>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零三章 毒舌犀利战朝堂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零三章 毒舌犀利战朝堂

    “见过智郡王!”

    贾赦眼神微眯,直到那着蟒青年走到身前一丈处,他才随意拱手施礼,傻子都看得出来他的敷衍。

    “大胆!”

    侍立于智郡王,也就是当今膝下第三位成年皇子身边的太监,尖利着嗓子怒喝出声:“见到皇子殿下,还不速速行大礼!”

    “哦,本官见陛下时也是如此,智郡王真的要本官行大礼?”

    嘴角挂上一丝莫名笑意,贾赦眼神平静无波,叫人看不出其中想法如何,被扫中的智郡王眉头轻皱,好象被野兽盯着一般难受。

    “无妨!”

    智郡王心头大怒,脸上却是一派温和表情,只是火候不够略显僵硬,轻笑道:“本来听闻王炎王御史弹劾贾大人,本王想出面做个中人……”

    后面的话没有出口,看他现在的架势,显然已经没了这方面的兴致。

    在场官员一个个满脸古怪,看向贾赦的目光全是同情和幸灾乐祸,王炎弹劾之事还没解决,这厮竟然又得罪了三皇子智郡王,这是想要找死的节奏啊。

    旁边的贾政吓得脸都白了,急得满头大汗却是不敢妄动,一双眼睛像是受伤的小兽,可怜巴巴看向贾赦,希望老大不要再‘口出狂言’了。

    可惜,贾赦今天就是来呛火的,什么狗屁皇子都得靠边站,惹急了他直接扣大帽子,当今还没死呢!

    “哈哈,智郡王过了过了,王炎王大人不过只是一位御史罢了,还做不到出口成宪,就算弹劾了下官,也得拿出真凭实据来,我贾某人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贾赦语气平静,可在场官员却听得心头凛然,不知为何有一种与野兽为伍的惊悚感。

    “好好好,没想到贾大人还是块硬骨头,就不怕被王炎王大人的铁拳砸碎呢?”

    智郡王一阵冷笑,心道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等会有你个混蛋好看的。

    “嘿嘿,这个就不劳三皇子挂心了,都察院的两位都御史都没开声了,王炎不过他们手下的小卒罢了,如今大家只闻王炎之名,就连三皇子都是如此,这叫都察院一干御史情何以堪?”

    贾赦嘿嘿冷笑,当着都察院两位老大的面,直接给王炎上眼药。丫的你不是很能么,小小一个正七品御史的风头竟然盖过了两位从一品大员,真真不知死活啊。

    还有眼前的三皇子也不是好鸟,这时候主动上来搭讪,是不是背后就是这厮在玩弄手段,想要让他投入其麾下?

    “贾大人,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智郡王心中暗恨,贾赦这一手真叫狠毒,没见旁边人群中,都察院两位老大漆黑如墨的脸色么,显然这厮的挑拨之言起了作用。

    “事情还没弄清楚呢,三皇子就这么肯定,下官一定倒霉么?”

    眼中闪过一丝厌烦,贾赦淡然开口,讥笑道:“莫不是,三皇子对王炎的情况了若指掌,知晓他要如何炮制下官?”

    这话就狠毒了,明摆着说三皇子跟王炎一伙的,皇子和御史联合,实在犯忌得紧!

    在场众多官员齐齐倒吸一口凉气,都被贾赦的大胆给惊着了,竟然敢直接跟三皇子呛声,还如此的不客气挖坑,真真胆大包天啊。

    “放肆!”

    三皇子一张脸气得铁青,没想到贾赦竟然如此大胆,竟然敢给他下套,所谓主辱臣死,跟在身边的太监一脸狠毒尖利着嗓子怒道:“小小一个四品官儿也敢放肆,不知死活!”

    “哦,这位公公是赵高还是高力士,竟然连一位堂堂正四品的京畿府府丞都不放在眼里,真是好高的眼界啊!”

    淡淡扫了这厮一眼,贾赦轻笑着缓声道。

    声音虽然平缓,可那太监却是心头一凛,好象被野兽盯上一般,浑身汗毛倒竖竟吓得说不出话。

    “好好好,好一个牙尖嘴利的京畿府府丞!”

    智郡王气得七窍生烟,手指贾赦一脸铁青,冷笑道:“待会本王就要看看,贾大人是如何自辨脱罪的!”

    说着,转身拂袖而去,再不走他都担心自己控制不了清楚当场发飚。

    贾赦这厮说话太过狠毒,什么‘赵高’什么‘高力士’是能随便乱说得吗,万一要是传到父皇耳中,还以为他对那把椅子觊觎已久呢。

    尽管心中是这样的想法,可也不能明晃晃说出来啊,贾赦这个混沌,以后一定叫你好看。

    一场风波,就这么悄无声息消散,那位‘铁面御史’王炎始终都没有出面,不知道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但在场所有官员都感受到了一股压抑的气氛,显然事情并没有就此完结。

    “大哥你糊涂啊,怎么能跟三皇子过不去呢?”

    等旁边的官员各忙各的去后,贾政才稍稍回神,满脸不安低声说道。

    “你知道个屁!”

    贾赦没好气白了这蠢货一眼,没好气道:“难道你就没看出来,三皇子跟王炎是一伙的?”

    “怎么可能?”

    贾政吃了一惊,想到可能要跟三皇子直接对上,顿时吓得面无人色手脚发软,心中一个劲打颤。

    “怎么就不可能了?”

    贾赦翻了翻白眼,冷笑道:“堂堂一位郡王,没事跟我区区一位四品官员说什么屁话?”

    “那,那大哥怎么不顺水推舟?”

    贾政的思维不同寻常,却是想着这么好一个跟皇子拉近关系的机会,可惜老大就不知道珍惜,可惜啊。

    “你傻啊,这里可是宫门,谁知道周围有多少皇城司的探子?”

    贾赦真是无语了,没好气道:“还是说,你对三皇子的未来,很看好?”

    贾政的脸再次白了,低着脑袋屁都不敢多哼一声,显然也意识到自己的愚蠢了,心中又是尴尬又是惶恐。

    贾赦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冷笑道:“就你这猪脑子,也想在朝堂上玩站队那套,只怕到时候被人卖了,还高兴的帮人数钱呢,还是老实在工部待着吧!”

    贾政郁闷,头一次跟三皇子有相同的想法,老大的嘴真毒!

    时辰一到,宫门大开,在大内侍卫的监督下,一干大臣鱼贯而入,进入富丽堂皇又高大庄严的紫霄殿,按照各自官品地位按秩排列站立。

    贾赦正四品位于对列中下游,总算还能叫上首的皇帝看到个影子,而贾政就悲催了,直接站到了殿门口,再往后退就出了紫霄殿,不要说被上首的皇帝看到,能够听清前面说的什么话就不错了。

    只是叫贾赦以及一干大臣吃惊的是,一直缠绵病榻,已经许久没有出现的一等将军,前京营节度使贾代化竟然也赫然在列,排在武将一列第三位,地位之高可想而知。

    只是稍稍一想就明白,这位是来替邻府的大侄子站台来了,有他在谁也别想胡乱往贾赦头上扣帽子。

    当今也吃了一惊,不过看到多年的好伙计能够摆脱病痛,重新站立在朝堂上还是相当高兴的,刻意跟贾代化说了几句关心的话,叫一干臣子看得眼惹不已,心中对贾代化这个退役大将的评价又高了几分。

    本来想这样的大朝会,其实只是走个过场的意思,不过今天显然情况非同一般。

    等陛见礼过后,不等大内总管安海示意有事启奏无事退朝,作为被特许可以列席大朝会的监察御史之一,素有‘铁面’之称的王炎突然出列,大声禀告:“臣监察御史王炎,有事弹劾一等将军,京畿府正四品府丞贾赦!”

    终于来了!

    在场官员,无论大小心头齐齐一震,满心好奇等待接下来的好戏。

    “王御史,你弹劾贾赦什么?”

    当今面无表情,谁也看不出他心中是什么想法,直接开口问道。

    “臣弹劾贾大人贪赃枉法,以权谋私两项罪名!”

    王炎昂首而立,一副坚贞不屈朝堂斗士的摸样,好象天下皆醉我独醒般牛皮,朝堂上的不少官员还真就吃这一套。

    “一等将军,京畿府府丞贾赦,你有何话可说?”

    当今嘴角抽搐,他发现王炎确实有些膨胀了,小小一个七品监察御史,哪来的底气这么高调?

    “臣有话说!”

    贾赦出列,声音平静不大不小,却是古怪的清晰传入每一个朝臣耳中。

    在场朝臣心头都是一动,知晓接下来一场唇枪舌剑的大战即将开启,不管是纯粹旁观还是心有恶念,或者想保住贾赦的大臣,都忍不住精神一振。

    “有话直言便是!”

    当今心中也有些期待,话音刚落贾赦冷笑出声,扭头斜视一脸昂扬正气的王炎,冷笑道:“王御史开口就是两项罪名,请问有证据么?”

    “当然有!”

    王炎却是一点不甘示弱,并没有因为双方之间品级的巨大差别就有丝毫怯弱之意,昂然道:“据本官所知,贾大人前不久带领众多衙差围堵京中众多青楼楚馆之时,是不是受了他们的孝敬?”

    “收了!”

    贾赦的回答一出,顿时引起朝堂官员一片大哗,没想到刚一交手贾赦这混球便败下阵来。

    朝臣们一个个心中不屑,这事是能随便承认的么,就是真做了,也不能大大咧咧在朝堂上这么承认啊,这不是白白落下把柄给人么,看来这位风头正劲的贾将军,还是个愣头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