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零四章 唇枪舌剑心不耐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零四章 唇枪舌剑心不耐

    “皇上,贾赦实在胆大妄为,请皇上一定严罚!”

    不等贾赦继续开口,便有朝臣跳了出来落井下石,众人一看原来是刑部右侍郎牛磊,齐齐心头一惊,这位可是三皇子智郡王手下的干将啊。

    难道说,三皇子智郡王,也要找贾赦的麻烦么?

    不过很多之前在宫门前,见过贾赦和三皇子有激烈语言冲突的大臣,对此却是不以为意。

    贾赦那厮不知死活,小小的四品官竟敢不给三皇子智郡王面子,现在报复来了吧,看来这位最近风头正盛的官场新秀要倒霉了。

    同时心中也暗暗凛然,对三皇子智郡王生了警惕之心,这厮的心眼也不大啊,以后可得小心一点了。

    “皇上,臣附议!”

    “臣也附议!”

    “……”

    一时间,隶属于三皇子麾下的朝臣,纷纷跳了出来摇旗呐喊,看这架势显然想将贾赦彻底整翻。

    当今眯缝着眼睛,面无表情看着这一切,心中却是冷笑连连。

    正如贾赦跟贾政所言那般,宫门口可是有不少的皇城司探子,之前发生在宫门口的冲突,皇帝第一时间得到了汇报。

    贾赦这厮一口一个‘赵高’‘高力士’的,叫皇帝听得十分刺耳,虽然不甚满意这厮的粗鲁言行,可他对三皇子更加不满,可以说由贾赦的话,起了丝丝的警惕。

    三皇子的行为本就相当古怪,叫人看了心中不舒服,以堂堂皇子之尊,参合到四品官员与御史之间的纷争之中,吃相未免有些难看了。

    这时又趁机落井下石,手段实在低劣得紧。而且一下子跳出了近十位五品四品甚至三品官员连声附和,当今心中对三皇子的忌惮更甚。

    他都没有察觉,自家这位行事张扬的三儿子,什么时候竟然悄无声息笼络了这么多的朝臣?

    那其他皇子呢?

    想到这里,就是以当今的沉府,都不由心生凛然警铃大作。

    当然,当今对贾赦这厮也没啥好感,见他一脸沉肃没有丝毫反应,好象一干朝臣弹劾的不是他般,尽管心中早有决断,此时却也不禁心生微怒,没好气道:“贾赦,你怎么说?”

    经由皇帝这么一提醒,一干朝臣这才反应过来,当事人贾赦的反应,未免有些太过平静了些,一双双好奇的目光全都投注了过来。

    “嘿嘿,我只想说,王炎王御史果然不愧是读书人,对外面的世界了解还是不够深刻啊!”

    贾赦嘿嘿一笑,没有辩驳反而出出一番叫人感觉莫名其妙的话。

    “贾大人此话何意?”

    王炎却是爱较真,一脸严肃冷然道:“还请不吝赐教!”

    “不敢不敢,只是生活常识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贾赦一点都不客气,直接笑纳了王炎的恭敬,坦然道:“我要是不收那笔银子,王大人以为那些青楼楚馆的管事会心安么?”

    “笑话,要不是相贾大人这样的贪婪之辈当官,又岂会有这样的风气形成?”王炎冷笑,毫不客气讥讽道。

    “王大人真是高风亮节,有本事你就不要接受朝廷三节两寿的赏赐啊!”

    贾赦撇了撇嘴,一脸不屑道:“如何,王大人愿不愿意啊?”

    “恕王某不能答应,那是朝廷的规矩!”

    王炎脸色微变,冷笑着说道。开玩笑,朝廷三节两寿期间的赏赐,还有衙门里的冰敬和炭敬,可是他家里的重要收入来源,要是没了以后得喝西被风去。

    京城居,大不易!

    这话可不是说着玩的,像他这样的‘清官’,又是在都察院这样的清水衙门,收入来源十分固定,家里又没有多余的资产,要是少了一份固定收入,那日子真就过得相当苦逼了。

    “那不就得了,朝廷有朝廷的规矩,衙门也有衙门的规矩!”

    贾赦冷笑,不屑道:“王大人也是厉害,一句话就要京畿府衙门将一大块收入来源砍掉,那空缺你来补啊!”

    “无耻,朝廷又不是没有划拨银子?”

    王炎勃然大怒,手指贾赦一脸不屑:“如此强抢豪夺之事,亏贾大人身为堂堂朝廷命官,还能说得如此振振有辞!”

    “有什么不能说的?”

    贾赦却是不以为意。不屑道:“看来王大人严重缺乏事务官的经历啊,朝廷划拨下来的银子,只能维持衙门正常运转,还有那一大票衙役官差怎么办,难道叫他们无偿替衙门卖命?”

    “他们本就是服的衙役,怎能叫衙门出钱供养?”

    王炎书呆子脾气上来,直接顺着贾赦的话怒道:“贾大人倒是大方,也没见京都城的治安有多好!”

    咳咳……

    果然是书呆子脾气,脑袋发热一说得罪一大片,别的不说,反正当过京畿府尹的几任朝廷大佬,此时的脸色绝对说不上好。

    其余朝臣也是暗暗摇头,心道王炎正如贾赦所言,是个没啥经验的菜鸟,这样的事情能随便乱说么?

    权力衙门要是没点额外收入,那倒霉的就只能是老百姓了,你真以为所有的人都跟你一样,高风亮节可以带着家人一起过清贫日子啊?

    “王大人这话就外道了吧,那帮衙役要是没有固定收入,他们又能管辖京都治安,手中有权却没钱,猜猜他们会做什么?”

    贾赦冷笑,摇了摇头感叹道:“看来王大人,还是需要好好熟悉外面的世界啊,不然要是哪天外放了,非得出乱子不可!”

    此言却是深得在场一干朝臣认同,衙门的规矩是那么好无视的么,既然存在了规矩那就表明有存在的必要,你要是随便废弃那是要出事的。

    就是当今也不禁皱起眉头,他可不是一位没出过皇城的皇帝,对外面的民生以及官府的运作熟悉得很,对王炎的表现大摇其头,看来这厮只适合在都察院混迹,不适合外放啊。

    得,就这么短短时间,王炎这厮被当今彻底定了性,以后除非机缘巧合,否则别指望能有外放机会!

    “贾大人这么急着岔开话题,跟我辩论什么衙门规矩,是不是心虚了啊!”

    王炎也不是傻子,发觉自己在具体的衙门事务上,却是没有贾赦熟悉,直接将这个话题中断,又重新提起了之前的话题。

    “我为什么要心虚?”

    贾赦冷笑:“看来王大人为了弹射贾某,却是做了不少功课啊!”

    “呵呵,知道贾大人爱较真,所以王某不得不将证据收集齐全啊!”

    王炎一脸不以为然,正色道:“贾大人,你是否承认自己贪赃枉法?”

    “嘿嘿,没影的事王大人还是不要胡乱扣帽子的好!”

    贾赦却是不吃这套,淡然道:“不知王大人收集证据的时候,有没有收到我将这些银子全部收入囊中啊?”

    “这个……”

    王炎有些犹豫,他还真不知晓青楼楚馆孝敬的银子,贾赦有没有中饱私囊。不过按他对贾赦这等‘贪官’的理解,自是不会放弃大贪特贪的机会吧?

    可是现在,他感觉有些不对了……

    “杨府尹,还请你出面解说一下吧,估计我说的话王大人不会相信!”

    贾赦看都懒得看这厮一眼,扭头冲着府尹杨波拱手道。

    “咳咳,这事我可以做个见证,那些收集起来的银子,贾大人全部用作衙门的办公经费,以及给手下弟兄们发奖励所用!”

    杨波咳嗽一声,如果可能的话他真不想趟这样的浑水,可惜没办法,贾赦毕竟是京畿府衙门的人,而且又没做错事情,帮他说句话还是不成问题的。

    怎么会这样?

    王炎又些傻眼,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冷笑道:“就算如此,贾大人你前段时间带着大票衙役招摇过市,经常上门堵那些青楼楚观的门,是不是枉法之举啊?”

    “我就不明白了!”

    贾赦看向王炎的目光好不古怪,没好气道:“王大人一个御史,怎么老是把青楼楚馆挂在嘴边?”

    轰隆一声,朝臣们忍不住轰然大笑,一时原本肃穆的气氛全部消失,想想确实有些古怪啊。

    “你你您,难道那些青楼楚馆就可以任由京畿府衙门欺负么?”

    王炎一张脸憋得通红,梗着脖子坚持道。

    “如果我说,我要是不这么做,那些狗眼看人低的青楼管事,不会老实将买到手的被拐孩子乖乖交出,你信是不信?”

    这厮实在有些胡搅蛮缠,贾赦有些不耐烦了,没好气道:“烦请王大人弹劾之前,把事情都弄清楚再说,”

    说着,不等王炎反驳没好气道:“因为王大人弹劾之事,弄得京畿府衙上下不安,耽搁了多少事你知不知道?”

    接着,不等王炎反驳,他冷笑着给出了最后一击:“另外,王大人还请一定不要忘记,我才去京畿府衙多长时间,就是想做什么坏事都来不及吧?”

    王炎听得瞠目结舌,却是半晌说不出话,最后只得无奈说道:“那你收了被拐童子家人的钱财,又怎么说?”

    说这话时,他心中相当没有底气,被贾赦弄没了信心。

    “这事具体如何,还请圣上裁断!”

    贾赦心头不耐懒得继续罗嗦,直接将皮球踢给了坐山观虎斗的当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