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杀气腾腾凶焰起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杀气腾腾凶焰起

    与此同时,几封弹劾贾赦肆意妄为,抢掠民财的奏折摆在了当今的案头……

    “这个贾赦,倒是会折腾!”

    随手将这几份奏折放在案头,当今摇头轻笑,看不出心中是喜是怒。?网  8

    旁边侍立的大内总管安海默然不语,这样的话可不是随便能接的,况且以他的当今的了解,当今显然也不是想要他的答案。

    果然,当今只是稍稍感叹片刻,眼神便变得有些冷厉,不满道:“这些家伙,真当朕老糊涂了不成,不知道他们的那点小九九?”

    勤政殿的温度,随着他的话音一落,瞬间下降了不少,大内总管安海暗暗心惊,显然当今对某些官员的表现相当不满了。

    “安海,去查查贾赦这厮,最近又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大事,竟引得这些朝臣这么积极的弹劾!”

    当今冷笑,吩咐安海查一查贾赦最近的动向。

    “陛下,这个小的倒是有些了解!”

    安海犹豫了下,最后还是决定说实话,硬着头皮苦笑道:“听说就在昨天,贾将军带着京畿府的衙役,抄了好几家地下赌坊!”

    “哦,地下赌坊啊!”

    当今轻哦一声,眼中却是闪烁冰冷寒芒,别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地下赌坊就是个坑人的地方,而且以贾赦那种狠辣谨慎的性子,要不是拿到了实际的把柄,他也不会如此贸然行事。

    尽管前几天的大朝会他安然过关,总会有些忌惮的,不会让人抓了把柄去。

    “真是朕的好臣子啊,竟然帮这地下赌坊说话,还有没有把自己当作朝廷官员了?”

    不过转眼,当今气得嘴唇哆嗦,满脸不爽怒道:“这帮混蛋,真以为朕不会收拾他们不成?”

    “圣上息怒,为了这样的臣子气坏了身子不值!”

    安海吓了一跳,急忙小心劝慰,心中却是冷笑连连,那帮家伙平日里装得跟圣人似的,现在撞到当今的枪口上了吧,有你们好受的。

    “无妨,只是朕心头相当不爽利!”

    摆了摆手,在自己的绝对心腹跟前,当今也没摆什么架子,一脸不爽道:“这帮家伙,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身份!”

    见当今依旧怒气咻咻,安海笑眯眯转移了话题,笑道:“小的倒是好奇那位贾将军,真是胆大啊!”

    当今先是一愣,既而轻笑道:“是啊,这家伙才刚刚得罪了京都青楼楚馆的背后老板们,现在又开始对付京都城内的赌坊了!”

    “也是陛下慧眼如炬,这才有贾将军施展才华的余地,否则朝堂也不会出现这么一员悍将!”

    安海笑眯眯开口奉承,既而有些担心道:“就怕得罪的人和势力太多,贾将军最后顶不住被排挤了!”

    这话说得比较好听,排挤还是轻,最有可能的是获罪被杀,当今也不是什么性子强硬的君主,为了朝堂稳定说不定还真会如此行事。

    只是这话太过诛心,他却是万万都不敢说出口的。

    当今心头感叹,对贾赦的观感相当复杂,觉得朝堂应该有这么一位强硬角色,又觉得这样的家伙太叫人头疼,时不时都会弄点动静出来,叫他措手不及有无法掌控的感觉,这样的感觉相当不好。

    可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很快一个小太监便小心翼翼走了进来,凑到安海耳边小声说了些什么。

    安海脸色一变,当今看在眼里好奇问道:“出了什么事么?”

    不过短暂片刻,安海额头已是冷汗直冒,小心翼翼禀告道:“陛下,刚才贾将军离开衙门,便受到数位刺客偷袭!”

    “什么,刺客偷袭!”

    当今勃然变色,猛的起身怒道:“这是怎么回事,五城兵马司的人呢,贾赦又是在什么地方遇到偷袭的?”

    这件事情,已经越了当今能够容忍的底线,同时也拨动了他心中那根敏感之极的心弦。

    每个皇帝,都有‘总有刁民想害朕’的心理,只是或强烈或轻微,表现得有时明显有时隐晦罢了,但是他们的心却是极端敏感的,一旦有事触后果相当可怕,起码也得一部分官员人头落地或者乌纱帽被摘才会结束。

    当今的目光无意中扫过御案,看到那几封刚刚看过的奏折,眼神陡然变得凌厉万分,瞬间就将这两件事联系起来。

    很好很好,真是很好啊,看来他这个皇帝不威,还真被人当作病猫糊弄了,你们既然想找死,那朕就成全你们!

    安海心头一颤,侍侯当今多年的他,已经感受到了当今心头喷薄欲出的怒火,急忙弯腰禀告道:“圣上,贾将军是在出了衙门不久,还没离开御街区域受到偷袭的!”

    “好好好,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在御街偷袭朝堂重臣!”

    当今一听狂怒,心中那根敏感的心弦崩得紧紧的,有人竟然敢在御街行刺朝廷命官,就跟大耳刮子扇他耳光有什么区别?

    要是这样的事情都姑息了,以后朝臣们还敢跟他一条心么?

    “贾赦怎么样了?”

    强压下心头暴怒的火气,勉强恢复了一些冷静,当今冷声问道,他已经做好了损失一位得力干将的心理准备了。

    “还好贾将军命大,手下的两位护卫拼死抵抗,加上所乘马车车壁全比加装了铁板,一时没叫刺客得逞,等来了五城兵马司的巡逻队将刺客全部格杀!”

    安海暗暗松了口气,急忙小声禀告道,同时不忘用袖子偷偷擦了把头上的冷汗。

    “哦,贾赦没事就好!”

    当今的心情略松了些,既而轻笑道;“没想到这厮早有防备,竟然将所乘马车车壁全部换成铁的!”

    说起这个,他心中更加不爽,手下的臣子竟然混得这么没有安全感,他这个当皇帝的也是颜面无光啊。

    同时,当今对那帮混帐东西,更多了几分厌恶和不喜,这次一定要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不杀一批人不摘一批官帽子,他们就不知道皇帝的怒火有多可怕。

    安海不敢开口,心中也是对贾赦的‘先见之明’敬佩不已,这厮只怕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遭吧,不然防备手段不会这么齐备!

    “传令皇城司,全力追查此次刺客刺杀贾赦一案,不管涉及到什么人,一定都给朕查出来!”

    当今眼神冰冷如刀,咬牙切齿怒声吩咐道:“问问贾赦有没有事,需不需要休息,如果还能坚持的话,趁机把京都城中的某些毒瘤都给朕拔了!”

    贾赦当然没有任何问题,此时他正站在御街前不远的街上,神态悠然目光深沉,看着地上几具刺客尸体,没有丝毫异样神色。

    旁边一群五城兵马司的兵丁不敢靠近,只敢小心翼翼在外围围成一个小圈,将现场包围的水泄不通。

    安海所谓的刺客被五城兵马司来人斩杀完全就是放前的刺客全都是被贾赦一击秒杀!

    真是不知死活,区区几条杂鱼竟然敢找堂堂丹劲大宗师的麻烦,要不是不想弄得太过惊世骇俗,贾赦单单依靠体表的罡气就能把刺客们活活震死,还是那种站着让他们打的状态。

    至于五城兵马司的巡逻队,和现代许多影视剧中官差总是最后一个赶到一样,过了足足两盏茶功夫才姗姗来迟。

    显然他们都是一帮银样蜡枪头,被地上死状凄惨的几具刺客尸体吓了一跳,在得知这些死尸全是刺杀贾赦未遂反被当场击杀的倒霉蛋后,便一直有意无意跟贾赦来开距离。

    一帮废物!

    贾赦对五城兵马司来人的表现十分不满,却也什么都没有多说,直到安海亲率皇城司的人手赶到,这才施施然离去。

    当今果然是个妙人,竟然还通过安海问他能坚持否?

    当然能坚持了!

    要是不把这些毒瘤一网打尽,以后的麻烦可就无穷无尽了。

    有了皇帝的吩咐后,他做事自然更加肆无忌惮,重新返回京畿府衙,显然衙门中人也听到了风声,见到他一脸杀气赶回个个噤若寒蝉不敢言声。

    “除了留守的衙役,其余人等统统集合,随本官去抄家!”

    贾赦一声冷喝,顿时刚刚上衙的上百衙役纷纷抽刀在手整队集合,一个个神色肃杀不敢言声,而后在贾赦的带领下气势汹汹杀了出去。

    “哎,京都从此多事矣!”

    直到京畿府衙变得空荡荡,府尹杨波才慢悠悠从后衙走了出来,摇头感叹叫留守的一干官吏好不鄙视,尼玛有你这么当老大的么?

    有了当今的支持,贾赦这次了狠,不仅将京畿府衙有空闲的上百衙役全部带了出来,顺便还从五城兵马司借了两百人马,有皇帝的支持这一切都相当顺利。

    直接将手下人马分成三波,他亲率一波近百人马,另外两波全部都由心腹官吏带领,直接将最有嫌疑的三家东城富户宅院给围得水泄不通。

    “贾赦你干什么?”

    消息管控得必要严格,之前刺客全部被杀的消息并没有第一时间传回,所以当三家富户家宅被包围后,心中有鬼的他们顿时慌了神,第一时间亮出了背后主子的名号:“我可是智郡王的人,你有胆子就动我家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