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零七章 出手如电狠如狼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零七章 出手如电狠如狼

    蠢货!

    这是贾赦对这厮的评价,要是不把智郡王说出来,说不定智郡王还会在之后捞这家伙一把,只是现在么……

    “立刻开门投降,接受检查否则以逆贼论处!”

    贾赦懒得跟他多说废话,直接下了最后通牒,身后跟着的数十衙役以及兵丁同时亮出手头家伙,数十把刀剑在清晨的阳光下闪烁凌人光芒,叫人看了忍不住心头毛好不畏惧。网? ? ≥=≠.≤≤z≤≥.≤c≤o≠

    “贾赦,别以为你是小小的京畿府府丞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这里可是京都,你凭什么说我是逆贼?”

    那富户显然嚣张惯了,虽然畏惧于数十把刀剑制造的凛然杀气,不过还是硬着头皮怒喝出声。

    “就凭本官今早遇袭,怀疑是你这个地下赌坊幕后老板所为,这个理由可不可以啊?”

    贾赦冷笑,大手一挥直接喝道:“给本官上!”

    数十衙役和兵丁一拥而上,结果却被牢牢挡在两扇紧闭的朱红大门之外。

    “哈哈哈,我看你们怎么进来!”

    那富户见此哈哈狂笑,指着顿足两扇大门前的衙役和兵丁满脸嘲讽,冲着贾赦冷笑道:“贾赦你有本事就破门进来啊,只要这次老子不死一定要你完蛋!”

    “废物,都给我让开!”

    贾赦眼神一冷,轻喝出声叫开了扣门的衙役和兵丁,要他们守在旁边高达一丈五的坚固院墙旁,衙役和兵丁着倒是有几个好手搭人梯想要攀上,结果院内突然伸出长长的竹竿,好似长枪又如长鞭,只轻轻一抖就将那几位外功好手扫落在地,显然院子里有好手坐镇。

    冷冷一笑,没理会富户站在高高的院墙上冷嘲热讽,几个跨步冲出,飞起一脚重重揣在严丝合缝的两扇朱漆木门合拢之处。

    轰隆一声巨响传出,刚才被衙役兵丁推桑不动的沉重木门,竟然被他一脚揣得四分五裂,犹如从山下滚落的巨石般,带着顶在门后的一硬杂物,劈头盖脸砸在一干奴仆和护院身上。

    “哎哟哎哟我的妈呀!”

    “门破了门破了,咱们快逃!”

    “我的腿我的腿,我的腿断啦快请郎中!”

    “……”

    一时间,偌大的院子乱作一团,贾赦收腿回头冲着目瞪口呆的衙役和兵丁怒道:“还愣着干什么,给本官冲进去不要放一热离开!”

    说着他就往门口一站,犹如一尊门神般矗立于空洞洞的门洞之前,说不出的威风道不尽的霸气。

    一干衙役兵丁立时反应过来,一个个士气大振精神抖擞,呐喊一声呼啦啦朝洞开的门洞冲了进去,当然他们都很是乖巧的避开了拦在路中央的贾赦。

    顿时,富户的大宅院中呼喊叫骂声连成一片,到处都是衙役兵丁的吆喝狞笑,同样也少不得乒乒乓乓的激烈打斗声传来。

    看来,这家富户并没有放弃抵抗啊!

    贾赦冷笑,迈步朝金铁交鸣声最响亮的正院方向走去,一路只见满脸兴奋狰狞衙役兵丁四下抓人,男仆丫鬟还有婆子一个都没有放过,不过一时半刻整个宅院已是哭声一片,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遭了土匪。

    周围的几家富户个个大门紧闭,高高的院墙之上却是伸出一个个迟疑的脑袋,一见是京畿府衙役和五城兵马司的人顿时松了口气,同时也十分好奇这家到底做了什么事引来这两帮混球。

    没心情同情这些无辜的奴仆,贾赦度飞快冲进了正院,正好到衙役兵丁中的几位外功高手,与几位锦服护卫正激烈打斗,此时正落于绝对下风。

    而那富户此时却是脸色苍白若纸,浑身哆嗦在护卫的保护下迅向后院退去。他冷冷一笑,顺手夺过身边一位兵丁手中的制式腰刀,一声长啸加入战团。

    刀光凌厉刀劲纵横,只一眨眼功夫,贾赦手中腰刀所向,几声凄厉惨叫突兀响起,等绵绵密密叫人眼花缭乱的刀花消失,刚刚还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几位锦服护卫已被刀背重击打碎双肩骨头,翻倒在地凄厉惨嚎着呢。

    “没用的东西,连这么几个废物都对付不了!”

    手中腰刀轻轻一甩,噗的一声连刀锋到刀身整个没入富户脚下坚硬的青石之中,吓得这厮和身边的护卫手脚软栽倒在地,这才回头冲着几位衙役兵丁中的好手冷冷训斥道:“还不快将人绑起来带回衙门!”

    那几位衙役和兵丁中的好手心头一颤,连连点头称是好似温顺的小猫,说不出的乖巧听话,却是被贾赦恐怖的武力给惊住了。

    他们哪里想得到,之前一直表现得比较克制的府丞大人,竟然还是位实力高强的外功高手,起码也是江湖一流颠峰实力了吧?

    在如此高手面前,他们那点三脚猫功夫屁都不是,没见连眼前翻滚哀嚎的家伙都不如么,真真丢人现眼啊,连个富户的打手都干不过!

    没了那几个实力高强的护卫还有富户挣扎,这家的下人很快崩溃全部被抓,上至大总管下至看门的婆子没一个能逃得出去的。

    至于富户的家眷,此时更是哭哭啼啼一脸惊惶,等待着身边那一票凶神恶煞的处置。

    “这些女眷就关在府里,其余人等一律压会衙门大牢,立刻审讯不得有误!”

    没有理会跟来衙役兵丁伸手占便宜的举动,贾赦没有一皱冷喝出声,没想到单单一家竟然如此难以对付,只怕两外两只分队情况不是很好啊,他还急着赶去支援呢。

    “那大人,要不要抄家?”

    这时,一位衙役中的头目小心翼翼开口问道。

    无视周围火热的目光,他冷冷道:“别想这样的好事,只怕到时候你们有命拿没命花!”

    这话一出,果然一干衙役兵丁虽然心有不甘,却是不再有所妄动,贾赦的权威已经深深印入他们的脑海之中,尤其是那势如奔雷的一脚,印象特别深刻。

    将后续事宜交有身边的心腹官吏处理,贾赦带着十几位挑选出来,还颇有些战力的衙役和兵丁,以最快度向另一处选顶的目标宅院飞赶去。

    果然不出所料,这边的情况相当的不好!

    只见上百衙役兵丁混合人马,跟一票精神抖擞装备精良的护卫互相对峙,明显衙役一方处于绝对弱势,都被逼离了目标宅院五丈之远。

    “吴帆怎么回事,不是叫你们冲进去抓人么?”

    贾赦愤怒的咆哮,犹如滚滚炸雷轰然炸响,震得在场对峙人马耳朵一阵嗡嗡轰鸣,体内气血跟着一阵乱窜好不难受。

    “是谁,胆敢如此大声喧哗!”

    那支实力不俗的护卫队中,突然传来一声不满大喝:“冠军侯家办事,你们这些京畿府的杂鱼还是不要随便找死的好!”

    这厮声音洪亮之极,犹如虎啸山林威风凛凛,一身功夫也达到了极为精湛的地步。

    “冠军侯这是想造反么?”

    贾赦冷笑,大步流星疾冲而至,浑身气息鼓荡煞气凌然,好似一头荒古凶兽巡视领地一般凶猛,一人之势竟然压得对峙双方数百人,有一种畏怯不敢直视的惊慌。

    “放屁,你这混蛋胆敢胡乱污蔑我家侯爷!”

    那护卫队领勃然大怒,尽管惊讶于贾赦展现出来的强大气场,却是丝毫不甘示弱纵跃而出,犹如猛虎下山一般朝贾赦猛扑而去。

    “大人小心!”

    一干京畿府衙役和五城兵马司的兵丁吃了一惊,没想到冠军侯家的护卫领如此大胆,竟然有胆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攻击朝廷命官,简直不知死活!

    他们可没见识之前贾赦的强悍表现,以为这次府丞大人一定会吃亏,所谓主辱臣死,这帮衙役兵丁顿时心头火气一阵骚动,对面的护卫队竟是不甘示弱,一个个满脸狰狞准备上演一出全武行。

    可接下来生的一幕,却叫所有人都惊呆了,心头的恐惧犹如野草一般疯狂生长,甚至胆小的已经吓得手脚软握不住手头家伙了。

    “好胆,竟敢当街袭击朝廷命官,当以叛逆罪论处!”

    贾赦眼中闪过两道残酷精光,大步流星疾奔而至的身形猛的一顿,突然冲天而起竟被那护卫领还跃得要高要猛,不等其反应变招,双手握拳拳背向下,犹如两颗天外流星狠狠砸落。

    喀嚓咔嚓两声叫人心头颤的骨裂声响起,那位气势汹汹想给贾赦迎头痛击的护卫领,一双强壮胳膊竟是被硬生生砸离身体。

    啊……

    凄厉的惨叫惊天动地,那位护卫领如遭雷击,缺了胳膊的肩膀处两道血泉喷涌,惨叫着瞬间砸落在地。

    “嘿嘿,就这点本事也敢出来献丑,真是不知死活啊,给我跪下听候落!”

    贾赦嘿嘿冷笑,高大身子犹如苍鹰一般从天而降,右手探爪如电直去被废护卫领的头颅。

    “混蛋,给我去死吧!”

    岂料那厮也是个狠人,受此重伤竟然还有反击之力,一双眼睛变得通红欲血,右腿猛的如电疾飞而起,犹如鞭子狠狠抽向贾赦的腰身,要是被他抽中腰骨铁定得全部完蛋。

    “找死!”

    贾赦眼中冷光一闪,高大的身子猛的凌空上翻,轻松让过狠毒的鞭腿,同时左腿直竖犹如战斧轰然砸下,砰的一声将还想挣扎的护卫领脑袋砸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