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零九章 尚方宝剑入手来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零九章 尚方宝剑入手来

    勤政殿一片寂静,当今脸色铁青难看之极……

    听着贾赦说出的一桩桩一件件,当今都快气炸了肺。在场的朝臣和成年皇子也是听得目瞪口呆,对贾赦这厮的大胆爽直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历来官场都是瞒上不瞒下的,这些事情其实在场官员和成年皇底都心中有数,有的甚至就是这些地下赌坊的幕后大老板。

    没办法,别看地下赌坊上不得台面,可它吸金的能力真的相当强悍。

    别看京都百姓看似手头没什么闲钱,作为首都民众手头还是相当宽裕的,这就给了某些人捞偏门的机会。

    贾赦一点都没在意勤政殿紧张的气氛,将手中的帐本直接递到当今的手上。

    当今随便翻了翻,脸色更是漆黑如墨,没想到三家地下赌坊的吸金能力如此强悍,那些银子都哪去了?

    显然还觉得不够刺激,贾赦继续汇报:“就在刚才,微臣带着京畿府衙役和五城兵马司的兵丁,直接将三家地下赌坊的幕后老板家宅给围了!”

    什么?

    在场朝臣吃了一惊,有几位心中有鬼的,更是大惊失色。

    “贾将军你大胆,没有经过刑部决议你就把别人家的家宅给围了,是何居心?”刑部右侍郎牛磊第一个跳了出来指责道。

    “就是,陛下千万不能姑息,否则以后贾大人岂不更加肆无忌惮?”

    “贾大人真是好大的胆子,好大的威风啊!”

    “……”

    一时间,小朝会弹劾之声不绝,所有矛头一直对准了贾赦,直恨不得灭了这混蛋才好。

    “够了,你们闹够了没?”

    当今一拍御案,顿时勤政殿寂静无声,好象刚才的吵杂声根本就是幻觉一般,在场朝臣察言观色的能力相当强悍。

    “这是朕吩咐贾赦去做的,你们有什么意见?”

    当今相当不满,他又不是傻子,哪看不出底下朝臣群起而攻的具体原因,这是有些人心怀忐忑了。

    一干朝臣心头一凛,却是再也不敢哼声,当今都替贾赦背书了,他们要是继续纠缠的话,也就太没眼色了。

    “可是父皇,贾大人的动作是不是太过激烈了点,会不会引发不好的物议?”朝臣们偃旗息鼓了,可成年皇子们却是没这等顾忌,三皇子智郡王第一个跳了出来说道。

    “哦,老三你认为该如何行事?”

    当今眯缝着眼睛,语气平静看不出喜怒,却是叫在场所有人都有种心中压了块巨石的难受憋闷。

    “父皇,京都乃首善之地,怎么说也得让刑部爱有大理寺,以及都察院的人手参与进来吧!”

    三皇子智郡王侃侃而谈,一派胸有成竹智珠在握的架势,冷冷扫了贾赦一眼,不满道:“贾大人就这么直愣愣堵门,是不是太过草率了?”

    “贾赦你怎么说?”

    当今不置可否,砖头看向贾赦,平声问道。

    “好叫三皇子殿下知晓,那三家地下赌坊的幕后老板,已经被微臣拿下!”

    贾赦脸色平静,先是淡淡扫了三皇子一眼,而后冲着当今回禀道:“这三家可不简单,每家都养了好些位外功好手看家护院,实力可是一点都不比看守宫门的大内侍卫要差啊!”

    当今心头的火腾的一下就起来了,额头青筋直蹦差点没直接失态。区区三家地下赌坊幕后老板家的护卫,势力竟然比得上看守宫门的大内侍卫?

    简直就是赤落落的打脸啊,同时心中又相当的警惕,区区几家不起眼的富户,家中竟然有如厮实力,他们想干什么?

    “贾大人竟会胡说八道!”

    三皇子心中一突,脸上却满满都是讥讽之色。

    “哦,微臣刚才忘说了,就在微臣拿第一家地下赌坊的幕后之人时,他扬言乃智郡王门人!”

    贾赦闲闲扫了那厮一眼,悠然开口:“此事,一干衙役和兵丁可以作证!”

    “不可能!”

    三皇子闻言脸色大变,心中却是忍不住破口大骂,满心惶恐怒吼出声。

    “老三你给我闭嘴,是不是一差便知!”

    当今的脸色又变得相当难看,森森的望了自家三儿子一眼,眼底深处闪过一丝防备和警惕,回头冲着贾赦没好气道:“还有什么,你一并说了就是!”

    “微臣赶到第二家之时,却遇到了冠军侯家的护卫与手下衙役兵丁对峙!”

    贾赦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没理会在场朝臣惊骇的神色,直言道:“那护卫首领竟敢攻击微臣,被微臣视作叛逆当场击杀!”

    此言一出,顿时满堂皆惊,一个个神色相当精彩,看向贾赦的目光复杂之极。这厮真是个狠人啊,冠军侯的家将首领他们自然清楚,那可是漕帮高手,竟然被这厮轻易击杀,以后可是要闹出大乱子的。

    “竟敢当场袭击朝廷命官,该杀!”

    当今脸色平静,嘴里吐出的话却是杀气腾腾叫人心惊。

    “陛下,微臣来得太过匆忙,不过粗粗估计,从那三家抄出的家财,单单银子便足足有三十万两之巨!”

    贾赦显然还不肯放弃,拱手施礼道:“还请陛下派户部官吏,一同处理好些抄没的银两!”

    “什么,竟有这么多?”

    不要说当今,在场朝臣还有成年皇子全都震惊了,一个个张大嘴巴半晌说不出话,区区三家地下赌坊的幕后老板,其家财单单银子就有三十万两之巨?

    “范伟!”

    当今脸色阴晴不定,当即点了户部尚书的名。

    “臣在!”

    范伟一脸凝重,出列应声。

    “立即派出户部干吏,配合京畿府的衙役和兵丁,将收缴来的银子全部充入国库!”说到最后,当今甚至有一种咬牙切齿的冲动。

    他郁闷的发现,随着贾赦闹腾得越发厉害,京都平静的水面之下浮现出来的东西,越发叫他心生警惕。

    区区三位不知名的富商,家中不仅有强力护卫,单单白银库存就足有三十万两之巨,更是胆大包天敢派人刺杀朝廷命官,真真无法无天!

    最重要的是,其中一位还明言乃三皇子智郡王的门人!

    看来这个三儿子,已经开始有些稳不住了,不知道私下里还有多少替其敛财的门下,要是多来几位的话,那他的财力……

    三皇子此时心中忐忑万分,直恨不得杀了贾赦这混蛋,不用说这次他不仅损失了一位得力门下,同时损失了不小银子,更重要的是肯定会引起父皇的猜忌,这才是最要命的。

    其余几位成年皇子幸灾乐祸之余,心头也不禁凛然,三皇子这厮隐藏得如此之深,没想到竟是连连在贾赦这么个小角色手上吃亏。

    这贾赦,还真是人才啊!

    “贾赦,你好好做事,不管谁出面阻拦都不用担心,有朕替你做主!”

    深深吸了口气,当今勉强压下心头暴虐和烦躁,挥手叫安海拿来一见物事,冷然道:“此乃尚方宝剑,持剑在手如朕亲临,单有不服可当场斩杀!”

    说着,挥了挥手叫安海递给贾赦。目光森沉冷厉道:“朕的要求只有一个,将京都城里的牛鬼蛇神都给朕揪出来!”

    “遵命!”

    没有理会在场一干朝臣和成年皇子震惊,甚至是恐惧的目光,贾赦躬身接过放置尚方宝剑的锦盒,心中一片清明。

    ……

    手持尚方宝剑,贾赦行事自是更加肆无忌惮!

    当天下午,他便带着手下衙役和兵丁扫荡了南城和北城的地下赌坊。

    只是可惜,明显消息走漏等他去时,收获并不是很家,南北两大城区的五家地下赌坊加起来,收缴的银子竟然刚刚过万,至于银票和高利贷借条,更是连影子都没见到。

    他也是狠辣,既然搜不出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来个釜底抽薪,支使手下衙役敲锣打鼓大肆宣扬,通知地下赌坊周围的百姓,胆矾欠了赌坊高利贷的,只要在十天内于京畿府衙报备,衙门会提他们做主将欠债一笔勾销。

    这主意确实够狠,开始没谁相信,以为只是衙门虚张声势捞名声的手段,直到第三天终于有几家百姓,因为被逼债差点逼出人命,终于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找到京畿府衙。

    结果却是叫所有人大吃一惊,京畿府府丞贾大人不辞辛劳,亲自带着这几位欠了大笔高利贷的苦主,带着一票持刀衙役气势汹汹上门,逼着开地下赌坊的幕后老板签下免去那几位苦主债务的同意书。

    这下,整个京都都轰动了,每天京畿府衙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几乎全都是想请衙门帮他们免去高利贷债务的百姓。

    贾赦一律接下,每天都会在固定时间,带着大票身负高利贷的百姓堵门,要那些地下赌房的幕后老板将钱免去。

    但凡有不愿或者想仗着身后背景耍横的,贾赦二话不说抬出尚方宝剑,谁来求情都每用,强令其签单免去众多百姓的高利贷,虽说其中难免有浑水摸鱼的混帐,但那帮幕后老板绝不无辜。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此时贾赦初得尚方宝剑,直接返回了早已乱作一团的荣国府,进门就被大总管赖大拦下,直言老太太有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