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荣国府,荣庆堂正厅。

    此时这里一派其乐融融的气氛,贾母坐在上首一脸慈祥微笑,下首一位端庄美丽的女童正小声逗趣,不时引来贾母一阵会心微笑。

    “大老爷到!”

    可就在这时,外头的小丫鬟一声通报,让屋子里和乐的气氛僵了僵。

    美丽女童慌忙起身,待贾赦大步流星进屋后,急忙上前施礼问道:“侄女见过大伯!”

    声音清脆娇软,带着童子特有的软萌,说不出的娇俏可爱。

    “哦,元春都长这么大了,都成漂亮的大姑娘啦!”

    见到女童,贾赦呵呵一笑,从身上取下一块精致小巧的仙鹤图样小玉佩,乃正宗和田羊脂白玉雕刻而成,又经贾赦一身骄阳般的气息冲刷滋润,已经成了一件有些特殊能力的玩意。

    待在身上,冬暖夏凉有调理身体气血之效,至于能不能驱邪避鬼,贾赦暂时还没遇到过那样的玩意,没有验证过不好说。

    将玉佩递给小女童,笑道:“给,拿这当小玩意把玩!”

    小女童元春也没客气,伸出双手接过玉佩,一股暖流从玉佩传入手心,而后顺着手臂传便全身,好似大冷天晒太阳一般舒服,顿时笑颜如花脆声道:“谢谢大伯,侄女很喜欢!”

    “好孩子!”

    贾赦哈哈一笑,摸了摸小元春光溜溜只有脑门正中留着一小撮毛发的脑袋,笑着冲贾母道:“老太太,元春也不小了,是不是请了女先生教她一些东西啊!”

    贾母的脸色自从贾赦进来后,便变得十分的严肃,见他问到元春的教育之事,没好气道:“等你这个大伯过问,黄花菜都凉了,为了教导元春,我可是托了不少关系,请了一位宫里的教养麽麽!”

    “宫里的教养麽麽?”

    贾赦随意找了把椅子坐下,无奈道:“是不是太过了点?”

    元春也就比贾琏那小子大几个月罢了,此时正好满了五岁,放在现代时正是上幼儿园活泼可爱的时候,想想这么小的年纪就要遭受‘容麽麽’的‘迫害’,实在叫人于心不忍啊。

    别见那只小燕子和紫薇花,都被整什么样了么?

    “你知道什么?”

    贾母没好气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元春作为荣国府嫡长孙女,要不从小严格教养,长大以后如何寻到好人家?”

    “祖母!”

    元春撒娇似的叫了一声,看她的小脸蛋红彤彤的,显然明白了贾母话中之意。贾赦好一阵无语,有没有搞错,这么小的孩子就知道婚姻嫁娶了?

    “好好好,祖母不说祖母不说,元春乖到外头去玩一会,祖母有事情跟你大伯商量!”

    贾母一脸慈祥抱着小元春又亲又爱的,只把小姑娘逗得咯咯直消这才放手,吩咐身边的丫鬟和婆子带元春下去玩耍。

    “祖母,大伯我去玩啦!”

    元春小姑娘很有眼色,并没有哭闹着留下,而是乖乖在一帮丫鬟婆子的簇拥下,离开了气氛有些沉闷的荣庆堂正厅。

    “以我跟老二的发展势头,还有荣国府的家势,只要不是嫁到皇家,无论到了哪家都得好好的供着,怕什么?”

    贾赦却是很不以为意,对贾母的话并不是很赞同。

    “你说得倒轻巧!”

    贾母脸色一沉,怒声道:“我说老大,你安安稳稳做官不成么,非要闹腾得满城风雨,最后甚至引来刺客刺杀!”

    说到后面已是疾言厉色,怒道:“咱们荣国府已经够炫耀的,用不着你来命来拼前程!”

    这话,倒还有点人情味,像个母亲对儿子的关心之言。

    “老太太,我也没想着会出这一遭啊!”

    贾赦摊手无奈道:“可是事已至此,想收手却是不可能了!”

    “怎么不可能?”

    贾母不满,责问道;“你不这么得罪人,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想要升官,想要往上爬,想要荣国府恢复鼎盛之势,能不努力吗?”

    贾赦知晓,跟贾母谈什么理想抱负都是扯谈,只有切切实实的利益好处才能入了她的心。

    果然,闻言贾母一缓,无奈道:“可就是如此,老大你也用不着太过拼命吧?”

    “不拼不行啊!”

    贾赦摇头苦笑,郁闷道:“我出仕的途径叫人诟病,要是再不表现出足够的能力,光是那帮文官的口水,就能叫我吃不了兜着走!”

    贾母一滞,一想也确实是这个理,不爽道:“难道就没两全齐美的法子么?”

    “有啊!”

    贾赦淡然一笑,直言道:“投靠某个皇子,要么升天要么下地狱,我是无所谓,可是府里和贾氏宗族一大帮子人呢,怎么能轻率做出决定?”

    贾母无言以队,一时只觉心闷气短很不痛快。

    贾赦趁热打铁道:“正好跟老太太说个事,府里的防御力量太薄弱了,要是有那心怀不轨的家伙派好手入府,那可就不妙了!”

    闻言,贾母的脸都吓白了,惊道:“真会有危险?”

    “是啊,连我这个朝廷命官,那帮混蛋说刺杀就刺杀……”

    贾赦点头,后面的话没有说出,但意思已经相当明白了。真要把人给逼急了,谁知道那帮手中有权有势还有好手的家伙,会不会做出什么疯狂之举?

    “不行,实在太危险了,要不老大你换个清闲点的职位?”

    贾母越想越怕,自己把自己吓出一身冷汗,突然一拍巴掌说道:“只要你不在这个位置上,那麻烦就不是麻烦了吧?”

    老太太,你想得太简单了!

    “迟了,该得罪的人基本上都得罪光了,特别是当今还对我相当赞赏,甚至还赐下尚方宝剑叫我便宜行事,这时候退缩我倒是没什么,就怕到时候整个荣国府都被当今厌弃!”

    说着,贾赦摇了摇头,又下了一剂猛药:“不行,我不能拖累府里,明天就派人将那两个通房,还有两个庶子全部送到庄子上去,那里还是比较安全的!”

    “那府里怎么办?”

    贾母一听急了,怒道:“老大,你可是荣国府的正经当家人,不能不看顾家里的安危!”

    老大连留在府里作为象征性的‘人质’都要送走,显然情况已经相当危险了,贾母自然急得不行。

    荣国府一家早就没了尚武之气,家里除了青壮奴仆还有一些护院家丁却是没什么好手守护,直到这时他有些后悔苛待两任国公留下的那些百战老兵。

    “我会从庄子上调两支共两百人队的老兵护卫,有他们守护府里,加上邻府的看顾已经足够!”

    贾赦等的就是这句话,直接将自己的安排说了出来:“不过府里对这些护卫最好好一些,不然他们敷衍了事一旦出了什么问题,那可真就迟了!”

    “放心放心,有我老婆子看着,不会出问题的!”

    贾母一听就明白了,老大这是担心王氏从中动手脚,换作以前她可以睁只眼闭只眼,可现在关系到自家性命,哪里还容得王氏作妖?

    “这就好!”

    贾赦点了点头,他也确实不愿见到荣国府出了什么意外,怎么说都相处了这么长世界,尽管其间闹了不少矛盾,但总有份感情再不是?

    “等会我进宫面圣,请当今允许荣府使用一批军中弓箭,如此只要不是被打个措手不及,就算对方来的是江湖上的一流好手也讨不了好!”

    贾赦继续将自己的安排说出,这确实是他的真实想法。

    “好好好,那老大你自己的安全呢?”

    贾母连连道好,不过转念又觉得不对,很是关心起了老大的安危,没办法此时的贾赦绝对身系整个荣国府的荣辱。

    “嘿嘿,老太太放心就是,就连当今身边的御前侍卫都不是我的一合之敌,就算遇到了麻烦,也只是别人寻死罢了!”

    说着,将身边带着的黄色锦盒拿了出来,轻笑道:“当今为了支持我的事业,特赐了尚方宝剑如朕亲临,这就是了!”

    贾母满脸惊奇接过装着尚方宝剑的长盒,特意打开揪里其中的宝剑几眼,满脸微笑把贾赦之前的话抛到脑后,只觉满心满眼都是自豪荣耀。

    “大哥,母亲说什么呢?”

    就在这时,贾政脚步匆匆走了进来,连外头的小丫鬟都来不及招呼,看他那一脸焦急的神情显然很是急切啊。

    “没什么,只是跟老太太说一说府里的安全问题!”

    贾赦淡淡扫了这厮一眼,心中暗暗摇头不已,真是个没胆魄也没脑子的蠢货啊。之前跟他提了荣禧堂之事,到现在都没个动静,显然这厮是不打算诺窝了,真是愚蠢啊。

    如今他可是当今眼里的红人,你贾政何德何能竟敢鸠占雀巢?

    只要贾赦还入得了当今的法眼,贾政以后就没有以后了。不要说他本就无能之极,就算再有能力,当今和朝廷都不需要这样没规矩的家伙。

    可以说,荣禧堂事小却是关系到朝廷的法度。

    “老太太,等明天庄子上的护卫过来,我就帮去衙门暂住,先把外面的火力全部吸引离开再说!”

    贾赦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拿起放置尚方宝剑的锦盒,大步流星离开眼中精光闪烁,府外几股若有若无的杀气已被他彻底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