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一十一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一十一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智郡王府,书房。

    刚刚下朝的三皇子智郡王,此时正跟心腹幕僚紧张商讨应对之策。

    “贾赦这厮真是不知死活,竟敢跟本王作对,本王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智郡王满脸阴霾,这次小朝会上他被贾赦坑得不轻,明显感受到了当今对他的警惕和防备。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王爷息怒,小不忍则乱大谋!”

    三皇子的心腹幕僚归先生,一脸和缓劝慰道:“陛下已经对王爷起了防备,此时妄动殊为不智!”

    “可是本王心中,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啊!”

    三皇子如何不知其中关窍,可心中实在窝火得紧,他躺样的三皇子,竟然履次在一小小的四品小官身上吃憋,实在是贻笑大方啊。

    “王爷用不着生气,自然有人会替王爷出了这口气的!”

    归先生一脸智珠在握的神态,就差手了多把鹅毛扇,便可以假扮诸葛亮了。

    “哦,先生有何教我?”

    三皇子眼睛一亮,强忍心中不耐配合道。

    “贾赦得罪的可不仅仅只有王爷一人啊!”

    归先生淡然示意,见三皇子依旧眉头紧锁,心中暗叹口气却是不敢继续装下去了,直接道:“别人倒也罢了,冠军侯可不是好脾气的人!”

    “冠军侯?”

    三皇子先是眼睛一亮,而后摇了摇头苦笑道:“先生不知,父皇赐了贾赦那厮尚方宝剑,有临机决断之权,冠军侯虽然护短估计也没胆子跟贾赦直接起冲突,那可是冒犯圣颜的大罪!”

    作为手握实权的军中大将,冠军侯自然是三皇子拉拢的对象,所以对这位军中大将的脾气还是相当熟悉的。

    冠军侯的脾气火暴护短不假,可他又不是傻子,不然也不会走到军中大将这样的高位,自然不会梗着脖子跟当今硬扛。

    现在可不是开国那段风雨飘摇的时候了,军中大将的威望无法渗透到朝堂文官系统中,并且有进一步被压制之势,这时候强行出头可没什么好下场。

    “王爷忘了,那位被贾赦当场斩杀的冠军侯府护卫首领么?”

    归先生轻轻一笑,继续点拨了句。

    “一个没用的废物而已,归先生提他干什么?”

    说起这个三皇子就来气,好好的一个护卫首领竟然连区区一个四品小官都打不过,真是废物之极。

    他却是有意忽略了,在勤政殿上贾赦一招秒败御前侍卫李慕白的事情,依旧抱着固有思维把贾赦当作了一般文官看待。

    归先生苦笑,三皇子可以可意忽略贾赦的惊人势力,他这个做谋士的可不能轻忽大意,贾赦的实力之强确实出乎意料,无论是冠军侯府护卫首领还是御前侍卫高手,好象都是被一招秒掉的吧?

    “王爷忘了么,那位被杀的护卫首领,可是出身漕帮的好手!”

    见主顾老是想不到正点子上,归先生无奈只得点明了说:“冠军侯可以当缩头乌龟,可漕帮那帮胆大包天的家伙,却不一定会买朝廷的帐啊!”

    三皇子眼睛一亮,重重点了点头冷笑道:“先生说的是,要是能通过这个机会,跟漕帮高层连上线那就更好了!”

    好个屁!

    归先生一阵无语,心道眼前这位还是太嫩了啊,看不清大势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漕帮号称帮众百万,控制了大庆朝的漕运命脉,可以说掌握了大清朝的粮食命脉,实力相当恐怖。

    朝廷对漕帮也是又打又拉,甚至还设立了常规的漕运总督衙门,管辖一应漕运事务位比封疆。

    正因为地位特殊又十分关键,朝廷看得相当之紧,漕帮高层都被朝廷密切关注着,根本就不敢起丝毫妄念,否则等待他们的就是朝廷的雷霆打击。

    漕帮高层也是聪明,一直把自己当成江湖组织,从来都不跟京都的权贵有所交集,这才让当今稍稍放松了警惕,可一旦三皇子跟他们有所牵连,那乐子可就真的大发了。

    话一出口三皇子就知道自己孟浪了,自然没好意思自打嘴巴,很是牵强的转移了话题:“就是联系漕帮的好手过来,也需要不短时间吧!”

    他对贾赦恨之入骨,却是等不了那么长时间。

    “放心吧王爷,贾赦这厮得罪的可不仅只有咱们!”

    归先生却是嘿嘿一笑,脸上露出阴沉的笑意,冷声道:“那些利益受损的家伙,又岂会眼睁睁看着这厮依旧活得潇洒自在?”

    “不会吧,风声这么紧,那帮家伙有胆子顶风作案么?”

    三皇子吃了一惊,眼神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

    “王爷你不知晓,有些家伙的安生日子过得太久啦,真以为当今是慈眉善目的泥菩萨不成?”、

    归先生目光深邃,说出一番叫三皇子赫然变色的话……

    与此同时,一干被贾赦整得灰头土脸损失惨重的地下赌坊台前老板,此时纷纷凑在自家幕后的主子身边,满脸阴狠杀气腾腾。

    “这次,一定要叫贾赦那厮死无葬身之地!”

    贾赦离开荣庆堂后,回了一趟东院,通知两位通房收拾好东西,明天一早就去庄子上暂居。

    一时两位通房喜不自禁,随着两个孩子逐渐长大,在府里居住越来越不习惯,那些仆役铺天盖地的白眼大人都有些受不了,更惶论心思纯净的小儿了?

    贾淙已经快满三岁,通房赵氏可是打听清楚了,庄子上的学堂学生,最小的还没有贾淙大呢。

    这让望子成龙的赵氏相当急切,不想让自家孩子落后于起跑线上。

    本来庶子的身份就相当尴尬了,要是在读书这条起跑线上再落后了,以后孩子成长将永远慢人一步。

    再说了,老爷明显将庄子学堂,当作培养下一代的重要基地,就连两位嫡子都在学堂上学,要是贾淙这个庶子不及时赶上的话,以后想要利用府里的资源,只怕是千难万难。

    不说一定要靠科举出人头地,起码要跟嫡子搞好关系,跟以后荣府可能的后起之秀们搞好关系,成年后不管做什么都事半功倍不是?

    通房钱氏也有差不多的考量,有老爷的劝戒,她是万万不敢把女儿送到荣庆堂教养的,可她这个通房的名头实在不堪得很,地位只比府里的奴仆强上一些。要是亲自教养女儿,以后想要找个好婆家可是不容易。

    最好的办法,自然是送到庄子上正牌夫人张氏那里,就算不受待见只要有个受正牌嫡妻教养的名头,也是好的啊。

    再说了,按照老爷的说法,张氏一连生了两个都是嫡子,身子骨损了元气,以后还能不能生养都两说,她却是相当希望有个贴心的女儿在身边的。

    总不贾琏那猴子强,整天不是在学堂被老实打手板,就是放学后疯得不见人影,哪里想女儿那般乖巧听话,又能在身边长时间陪伴?

    钱氏很是心动,她很想把女儿送到张氏跟前教养,当然她要是能够在一旁照看最好,眼下有希望了。

    “柱子,叫院子里的婆子和仆役们盯紧了,可能今天府里不会太平!”

    出得东院内宅,贾赦手中提着装有尚方宝剑的锦盒,招来亲随柱子冷声吩咐道:“等会可能有些变故,你速去邻府借一些护卫过来守护!”

    “老爷,难道又有刺客不成?”

    柱子吓了一跳,一张脸顿时吓得雪白没有丝毫血色。

    “自寻死路的跳梁小丑罢了,用不着担心!”

    贾赦嘿嘿一笑,感应到数股极为微弱的杀气已经迅速向东院靠拢,其目的自然不言而喻。

    冷冷一笑,拍了拍柱子的肩膀,他大步流星主动出了东院大门。

    咻咻咻……

    刚刚出得东院大门,数道尖锐呼啸声疾飞而至。

    雕虫小技!

    脸上不动声色,右手轻轻一仰宽大的衣袖呼啸狂卷,顿时一道狂风陡然升腾,犹如龙卷风暴一般轻松就将袭来暗器全部卷飞。

    “贾赦受死!”

    隐藏在暗中的杀手没想到贾赦如此厉害,当即现出身形犹如鬼魅一般飞射而至,手中毫无光亮的长剑从四面八方直袭周身要害。

    找死!

    贾赦神色依旧平静,面对数把呼啸而至的长剑,眼睛都没眨一下,左手轻轻一震,放置尚方宝剑的锦盒突然打开,一柄剑炳华美的连鞘长剑飞腾而起,下一刻瞬间化作数道凌厉黑影,好似闪电一般疾刺而出。

    啊啊啊……

    数声惨叫突兀响起,那几位刺客根本就没料到,贾赦出剑的速度如此之快,竟然后发先至在他们脖子上一一抹过,等他们感觉脖子一凉察觉不对之时,脖子已是鲜血狂喷意识迅速模糊。

    砰砰砰,数道重物落地的声音突兀响起,等到东院的护卫家丁听到动静,急匆匆跑出来查看情况之时,却只见自家老爷傲然挺立,脚下趟着四具黑衣尸体,尸体脖子上鲜血狂喷,不过片刻便已在脚下地面积出一片小血泊。

    “刺客,有刺客……”

    直到这时,他们才彻底反应过来,一个个满心惶恐扯着嗓子凄厉尖叫,好象遇袭的人是他们一样。

    顿时,整个荣国府包括旁边的宁国府都乱了……

    停了一天电刚刚来,更晚了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