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一十三章 君臣相得讨官爵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一十三章 君臣相得讨官爵

    一场临时召开的小朝会,就在贾赦的个人表演结果后终结。

    一干朝廷高级官员满心郁闷离开,同时心中也很是惴惴,最近的朝堂局势持续动荡,这对他们来说可不是好现象。

    “怎么,贾赦你还有事?”

    当今的心情不算很好,不过看在贾赦替国库一下子弄来近两百万两银子的份上,还是相当和颜悦色的。

    “陛下,微臣有事相求!”

    贾赦刻意留下来,就是想要向当今讨要好处的,丫丫的他一次性替国库拉来近两百万两银子的巨款,怎么也得表示表示吧?

    “哦,你还有事相求,真是难得啊!”

    当今来了兴趣,自从知晓了贾赦是位级高手后,虽然很是放心叫他去折腾,将京都本就不平静的水搅得更浑,可同样也升起一种无法掌控的感觉。

    这对皇帝而言,不是很好的感觉。

    “陛下,臣想请陛下给臣膝下嫡长子一个脸面!”

    贾赦轻轻一笑,坦然道出了心中想法。

    “哦,你这家伙倒是有趣,竟然有胆子这么直接想朕讨要好处!”

    当今眼神一凝,不过视线扫过殿中那堆价值近两百万的钱财时,心头释然点了点头,轻笑道:“说说看,你想给你儿子封个什么爵位?”

    正如贾赦所料那般,他这次的功劳可是不小,一下子替国库充盈了近两百万两银子,要是没点表示真就说不过去。

    “一等男足以!”

    贾赦呵呵一笑,直言不讳道出了心中的要求。

    “一等男倒是简单,可你不是有爵位在身,等以后传给你儿子时,他不同样能得封三等将军么?”

    当今闻言一愣,倒是没想到贾赦的要求如此简单。

    对他而言确实不算什么,一等男不过相当于三品官的级别罢了,跟三等将军的爵位几乎一样,都是空头架子算不得什么。

    而且近两百万两银子,就买这么一个爵位确实相当的廉价。

    大庆朝虽然禁止官爵买卖,但私下里还是有一套半公开的价目表,当今其实知道这些,只是装作不知晓罢了。

    就如红楼原著中,宁国府贾蓉大婚,因着想脸面好看一些的缘故,府里替贾蓉卖了个五品的龙禁尉的职位,也算是一种十分低级的爵位,只花费了区区一千二百两。

    除非有传承的三等将军,像是原著中宁国府那样,才算是真正的京都权贵家族,否则一个空爵屁都不是。

    一等男也是这个道理,没有实权没有人脉资源的话,地位可能比普通百姓高,可在权利场中屁都不是!

    这也是当今奇怪的原因,既然贾瑚以后会继承荣国府留下的爵位,又何必浪费眼下这么好的机会,只弄个区区的一等男?

    当今都做好了心理准备,为了笼络贾赦这位能吏和级高手,最高他都能许诺一个伯爵的爵位。

    “呵呵,荣国府的那个爵位,想要顺利继承,还不知道需要花费多少精力和波折,有些人太过看重臣也是无可奈何啊!”

    贾赦双手一摊无奈道:“真要因为荣国府的爵位闹得不可开交,我让一步又如何,顺了母亲的意也不是不行!”

    “你想让爵?”

    当今心头震动,深深凝视了贾赦许久,冷冷道:“爵位传承自有朝廷法度,还轮不到你们私相授受!”

    同时心中又很是好笑,又有点幸灾乐祸。贾母真是相当厉害的老妇人啊,竟然能够逼得贾赦这样的强人不得不让爵退缩。

    “事情还没到那一步,臣自然用不着如此!”

    贾赦神色平静之极,根本就没将当今的训斥放在心上。在他的敏锐感知中,当今的气血没有丝毫变快迹象,显然这位只是在恐吓而已。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当今摇头感叹了句,随意脸色郑重道:“真到了那时候,朕自然会为你做主,用不着担心!”

    “臣一点都不担心,只是不想被内宅的争斗牵连的心思罢了!”

    贾赦苦笑,郁闷道:“臣府中的情况,陛下应该有所耳闻,闹得太僵也没多大意思,真要到了那一步退让又如何?”

    “那可是荣国府的传承爵位,就算降等袭爵也是三品官爵,难道你一点都不心疼?”

    当今点了点头,好奇反问道。

    “荣国府最重要的不是爵位,而是祖父两辈积累的人脉资源!”

    对于这样的事情,贾赦当真直言不讳,笑道:“我父已去世经年,多年积累的人脉资源也是有时间限制的,等再过十年二十年……”

    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但意思已经相当明显了。

    当今了然,对贾赦又多了几份认识和信任,能跟他这个皇帝说话这么坦然的,自从他登基以后眼前这位还是第一次。

    作为皇帝,勋贵家族又是他背后的最大支持力量,他对勋贵家族的了解自然非常深刻。

    勋贵家族崛起和亡故都依托于皇室,有俊杰人物出来便可突然崛起,可一旦家族没了顶梁柱支撑,又可在两代之内彻底败落。

    这也是当今重用勋贵的主要原因,因为勋贵的根基太过浅薄,比不得那些书香门第动不动都有百年,数百年甚至千年的恐怖历史。

    荣国府情况也是如此,随着上代荣国公去世时间日久,之前积累的人脉见逐渐消散,再过十年二十年可能连二流权贵末尾的资格都保不住。

    真要衰落到了三流权贵甚至不入流权贵的圈子里,整个荣国府的荣耀,估计还比不得贾赦一人风光显赫。

    当今倒是有了决定,只要贾赦不背叛一定要重用!

    像他这么不怕得罪权贵阶层,又势力强悍,手段不俗的狠人,正是朝廷所需的能吏干吏,没见这厮崛起才短短一年时间,便闹出多少风云变幻,同时又给朝廷带来多少好处么?

    要不是这厮,当今到现在还蒙在鼓里,不知道城外有那些好儿子们的秘密武装,城内更是隐藏了各类牛鬼蛇神!

    尽管心中有些不爽,不过当今最后还是答应了贾赦的请求。

    只是区区一个一等男罢了,对于大庆朝的稳定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从皇宫出来,时间已经到了傍晚。

    看着天边红彤彤的晚霞,贾赦脸上带着丝丝淡然轻笑,没有回家而是转道不远处的国子监。

    “贾瑚贾瑚,你父来找!”

    正当贾瑚和几位同窗好友下了课,准备一同出外用膳之时,突然有看守国子监的兵丁前来通知。

    “诸位,我父来找可能有事,咱们下次再一起出去如何?”

    贾瑚不敢怠慢,彬彬有礼冲着身边的同窗好友说道。

    “正该如此!”

    那几位虽然心中好奇,却是不好打扰贾瑚与父亲相处,点了点头便结伴离开。

    “父亲找儿子,不知有何事吩咐?”

    见到父亲后,贾瑚恭恭敬敬行礼问好,颇有那么一点君子风范。

    “叫你的小厮将行李收拾收拾,等会你跟我一同回府!”

    对于贾瑚这个便宜儿子,贾赦还是很满意的,尽管身子骨先天不足,但是脾气温和性格很好,很有一点温润君子风范。

    贾瑚吃了一惊,好奇问道;“这是为何?”

    “你父亲我最近得罪了不少人,都遭遇了两波刺杀!”

    贾赦淡淡一笑,招了招手让不远出的几位震远镖局趟子手过来,冷声道:“我倒是不怕,就怕那些家伙狗急跳强对付你!”

    “父亲有没有事?”

    贾瑚一听急了,连脸色都跟着变得有些白,一脸关切问道。

    “无事,你父亲我的武力可不是那帮刺客能应付得来的!”

    贾赦摇头轻笑,吩咐道:“你跟我回府,明天直接返回郊外的庄子上,以后不用再来国子监读书了!”

    “这样不太好吧?”

    贾瑚满脸吃惊有些不知所措,他还想着通过科举入仕呢。

    “没什么不好的,过两天陛下的封赏旨意就会下来,到时候你直接领了爵位,再参加科举就有些不妥了!”

    贾赦摆了摆手,一脸平静道:“咱们勋贵家族,用不着科举入仕,再说你的身体也经不住举人和进士试的折腾!”

    “听凭父亲做主!”

    贾瑚性子温和,见父亲将一切都安排好了,他也没有非要科举入仕的想法,点了点头吩咐身边的小厮,快回去将宿舍里的东西全部收拾妥当,等会一同返回荣国府。

    贾赦满意点头,在此期间特意拜访了正在办公的国子监祭酒,跟他说了一下贾瑚的情况,自然一切顺顺当当的办理妥当。

    “大少爷回来啦!”

    当贾赦带着贾瑚回到荣国府之时,这个消息瞬间震动了整个府里,贾母更是第一时间派人来请。

    作为荣国府的嫡长孙,贾瑚的地位自然十分特殊,可是因着府力由王氏掌家的缘故,贾赦自然不会让贾瑚轻易踏足府内,每每放假之时都以孝敬母亲为名回到郊外的庄子上。

    贾母对此相当不满,可贾赦坚持她也无可奈何,这还是贾瑚进入国子监学习以来,第一次返回荣国府,自然会年2来贾母的特别关注,急忙派人来请。

    “走吧,一起去见见老太太!”

    贾赦轻笑,自然不会在这等事情上,让自家便宜儿子为难,带着长大也长高了不少的贾瑚,直接赶到荣庆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