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 圣宠之隆无以复加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 圣宠之隆无以复加

    贾母见到贾瑚这个嫡长孙还是很高兴的,嘘寒问暖一通自然又少不得埋怨贾瑚狠心,很长一段时间不来见她这个祖母云云。

    这其实都是废话,个中原由大家心知肚明,可贾母偏偏还要仗着祖母的身份说个没完,真真让人无语。

    好在贾瑚性格温和,不断的陪着不是,又有贾赦在旁‘虎视耽耽’,这才让贾母折腾了会便消停下来。

    “以后就在府里住!”

    见贾瑚如此的乖巧听话,贾母不禁有些飘飘然,最后又提出了叫人无语的要求,真是不知道她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

    贾赦呵呵一笑不以为意,旁边一直僵坐着的王氏撑不住了,很是假摸假样的表示了欢迎之意,不过最后又隐晦提出贾瑚还在国子监读书,回来住不是太好会引人非议云云。

    贾母满脸不喜,很快就跟王氏明枪暗箭的斗起来了。

    看着这对斗鸡眼似的婆媳,贾赦真真无语之极,没见到还有晚辈在场么,也不知道避讳一点?

    挥手示意满脸尴尬不安的贾瑚离开,贾赦一脸悠然坐在下,一边喝着茶一边拿着点心享受,一副看好戏的摸样把贾母和王氏气得够戗。

    “老大你这是什么态度?”

    贾母怒了,撇开王氏冲着贾赦不满道:“你今天又遇到了刺杀,能不能消停点啊?”

    “我倒是想消停,也要看别人愿不愿意?”

    贾赦摊手无奈道:“等过段时间,事情完结之后估计就没这种事情了!”

    “还过段时间?”

    贾母怒道:“这天天打打杀杀的,还叫不叫人过安生日子了?”

    一直坐在旁边,充当背景板的贾政这时候也说道:“是啊大哥,我在衙门都提心吊胆的!”

    “想过安生日子,简单啊!”

    贾赦淡淡扫了贾母一眼,轻笑道:“分家分宗,到时候那些对头自然不会找荣国府的麻烦!”

    分家分宗!

    贾母的心猛的一揪,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怒道:“老大你胡说什么呢,只要我还没死,你就别想着分家!”

    贾政的脸色一阵苍白,看向贾赦就像看一位陌生人般,连连摇头道:“大哥算我看错你了,没想到你竟然这般绝情!”

    王氏猛的揪紧了手中的帕子,虽然没有说话,可那双眼睛中怨毒的目光,却显露了她心中的想法。

    “老二你有资格说这话么?”

    贾赦没好气讥讽了句,直接将贾政堵得灭话可说,他们夫妇说白了就是寄人篱下,只不过主人并没有计较罢了。

    “老大你说什么呢,老二怎么就没资格了!”

    贾母不乐意了,狠瞪了贾赦一眼怒道:“他可是你亲弟弟,你难道想看他流落街头?”

    这话说的……

    贾政又气又怒,脸上却是没半点愧疚之色。

    王氏咬紧牙关一脸愤恨,就差没扑上来咬贾赦两口了。

    “好好好,既然老太太是这个想法,那我自己分家分宗可好!”

    贾赦好一阵无语,老二怎么说这些年都捞了不少,起码不下五十万两吧,怎么说起来他们夫妇出了府就成乞丐了呢?

    贾母偏心已经成了习惯,他一点都不以为意,轻笑道:“我出府,我出宗总成了吧!”

    贾政和王氏夫妇俩眼睛一亮,还真希望贾赦‘疯狂’一把。

    “老大你胡说什么呢,你可是正经的荣国府当家人!”

    贾母却是不乐意了,贾政和王氏的眼神也暗淡了,贾赦却是笑了,不在意道:“无妨,不就是让爵呢,到时候我就是得罪了天王老子,也牵连不到府上!”

    此言一出,顿时满室皆静,贾政和王氏是满脸欣喜不敢置信,而贾母却是震惊得说不出话。

    “老大你脑子是不是糊涂了,这样的话也能说得出口?”

    贾母真有些心惊胆战,很有一种心疲力尽的感觉,没好气道:“一家子人说这样的话,叫外人见了还不笑掉大牙啊!”

    “我得罪人了嘛!”

    贾赦却是不以为然,并没有继续让爵的话题,他只是初期试探一番罢了,贾母的反应果然如出所料。

    可怜贾政和王氏根本就不明白,贾母最看重的还是自身的权利和地位啊,一旦贾赦退出了荣国府的权利斗争,变成王氏一家独大的局面,根本就不是她愿意见到的。

    两个儿子在她的手里,也不过是玩势力平衡的棋子罢了。

    “老大今天你不是从兵部农了一百五十套弓弩么,放在府里安全保障不就提升了许多么?”

    贾母话锋一转,说起了这批军械的事情。

    “全都送到庄子上去了,我可不敢留在府里!”

    贾赦的回答出乎意外,同样的简单直接,却是把贾母气得够戗,怒目圆睁一脸不爽,质问道:“这是为何?”

    “就府里那帮养大了心的奴才,谁敢保障他们得了这些军械后,会不会拿去换了银子?”

    贾赦冷笑,不屑道:“到时候出了问题,过错算我的还是府里的?”

    这话把贾母堵得不轻,把王氏弄得好不尴尬,心头恼火却又不敢接话。府里那帮奴才到底什么性子,没谁比她们更加清楚,还真有可能做出贾赦所言的事情来。

    “好了好了,每次跟你说事都弄得一肚子气,你还是赶紧回东院休息吧,这里不欢迎你!”

    贾母心头不爽,直接耍起无赖赶贾赦离开。

    贾赦二话不说,道了声别便起身出了荣庆堂,正好看到便宜儿子贾瑚和侄子贾珠在旁边的走廊里谈笑风声。

    “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贾赦走了过去好奇开口,把两个小的吓了一跳。

    “父亲!”“见过大伯!”

    点了点头,示意两个小的不必客气,随便一屁股坐在旁边回廊的木栏上,好奇道:“刚才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他的目光有意无意落到贾珠身上,八岁的小少年张得眉清目秀,只是身子骨单薄了点,体内气血也不是很旺盛,显然身体底子并不是很好。

    “父亲,刚才我正跟珠弟弟讲国子监的趣事呢!”

    贾瑚有些不好意思道:“珠弟弟很是向往国子监,所以儿子才说了说!”

    “好孩子!”

    轻轻一笑,贾赦不以为意,冲着满脸羞涩的贾珠道:“有志气!”

    “让大哥见笑,珠儿在读书上面还是有些天赋的!”

    贾政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两个小的急忙转身见礼。

    “爱读书是好事,起码要把身子骨先练好再说!”

    贾赦指了指贾珠单薄的身子,劝告道:“珠儿的身子骨还是太单薄了点,长年累月下去哪熬得过读书的苦?”

    贾政却是不以为意,只有求于老大却是不想说得太过,僵硬的转换了话题问道:“大哥,琏儿以后怎么安排?”

    “看他自己的意思了!”

    贾赦淡然开口:“他喜欢什么就让他做什么,当然那是等他考过秀才之后的事情了!”

    “大哥,能不能帮珠儿弄一个进入国子监的名额?”

    贾政有些不好意思开口,眼巴巴望了过来,显然早就打了这个主意了。

    “珠儿还这么小,你就想把他送到国子监去?”

    贾赦不以为意,贾政的无耻他已经见识过了,这点事情真不算什么,只是扫了贾珠还相当稚嫩的脸膛一眼,没好气道:“起码也得等珠儿过了十三岁再说,眼下进国子监就是受罪!”

    “就这么说定了!”

    贾政显然还不甚满意,想要自家儿子学贾瑚一般,十岁就入国子监就读,可惜名额掌握在贾赦他真不敢胡乱造次。

    “走吧,咱们回东院!”

    暗暗摇了摇头,贾政真是个彻彻底底的废物,他这么一位级高手的提醒还不足以引起重视么?

    贾珠的身子骨这么小就很是单薄,读书又是相当耗费精力的事情,等长大了那还了得?

    不过这是贾政父子的事情,他不好过多纠缠,提醒一番便算是尽到责任了,说得再说可能引人反感。

    “父亲,珠弟弟说他读书很是枯燥!”

    回东院的路上,贾瑚突然蹦出来这么一句。

    “没有同学,只一个人苦读,自然备感枯燥了!”

    贾赦轻轻一笑,暗暗叹了口气,贾政这厮真是叫人无语啊,显然他对自家儿子的心思还一无所知。

    “为何不让珠弟弟到庄子学堂上学呢?”

    贾瑚忍了又忍,最后还是没忍住好奇问道。

    “这个,你二叔看不上庄子学堂吧!”

    呵呵一笑,贾赦眼中闪过一丝不屑,摇了摇头摸了摸贾瑚的脑袋,笑道:“等你成了爵爷,以后想读书就读书,不想读书就不读书!”

    “真的么?”

    贾瑚大喜,一双眼睛亮晶晶神采熠熠。

    嘿,这小子也是个厌学的,

    贾赦但笑不语,这样的事情还用得着问么?

    第二日一大早,大内总管安海便满脸笑眯眯上门宣旨,再此引荣国府一片兵荒马乱,当贾母等人觉领旨的乃贾瑚时,脸上的表情之丰富可想而知。

    “奉天承运……,……特封贾瑚为二等子,钦此!”

    贾瑚从此之后,便从一介白丁一跃成为了末等勋贵之一,顿时引爆了整个勋贵圈子和朝堂。

    贾赦这厮的圣宠之隆当真无以复加,当今不好继续提拔只要把赏赐加恩到其嫡长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