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 三次遭袭觉不妥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 三次遭袭觉不妥

    不等一干心情复杂的宾客盈门,贾赦便郑重宣布了新鲜出炉的二等子贾瑚不再去国子监上学,同时搬到郊外的庄子上居住。

    之后,不等贾母等人从震惊之中清醒过来,他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带着新鲜出炉的二等子,以及两位通房还有一双庶子庶女,乘坐马车在一帮护卫的卫护下迅离开了荣国府。

    “这个混蛋逆子!”

    等贾母清醒过来,想好好笼络新鲜出炉的二等子时,哪里还有贾瑚的身影,甚至连大房最后的留守人员都全部离开。

    眼见大房如此姿态,贾母的心都凉了半截,大儿子不听话叫她有种失去对荣国府掌控的无力感。

    “瑚儿似乎,获封的不是荣国府的爵位?”

    贾政干巴巴说道,眼睛猛的一亮,联想到昨天晚上贾赦无意中说出的让爵之事,顿时心头火热好一阵口舌噪。

    王氏却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摸样,心中反反复复就一个念头,荣国府的管家大权就要离她而去,公中白花花的银子都像是长了翅膀要飞走一般,她心中说不出的怨恨和肉痛。

    ……

    贾赦自然不知晓,他逃难似的离开后,贾母等人的复杂心情。

    当然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在意的。

    此时他正拿着象征着二等子的铜印把玩,嘴里还不时念叨两句:“当今还算是给面子,竟然给了个二等子的爵位!”

    听得贾瑚好一阵心惊胆战,好象他身上的二等子爵位,就是父亲跟当今讨价还价弄来的一样!

    父亲真是胆大啊!

    贾瑚可没贾赦那般底气十足,不将皇权放在心上,他可是土生土长的土著,从小生活的环境让他对皇权充满了敬畏。

    “小子,你以后是堂堂的二等子了,相当于朝堂二品大员,以后可得做个好表率!”

    淡淡扫了小脸上满是兴奋的便宜儿子一眼,贾赦轻笑着调侃道:“起码得让你几个弟弟妹妹有个好的学习榜样!”

    “放心吧父亲,瑚儿不会叫您失望的!”

    贾瑚稚嫩的少年脸膛满是坚定之色,看得贾赦好不可乐,轻轻拍了拍少年的脑袋瓜,鼓励道:“我看好你!”

    而在另外一两宽大马车里,赵氏和钱氏各自抱着一个三岁左右的粉嫩小童,一脸轻松谈笑风生。

    终于逃离了荣国府那个叫人压抑,又胆战心惊的地方了。

    两位通房一直紧崩着的心,一下子放松下来,就连容光似乎都增色不少。

    让两个在怀里不安分的小的自各玩去,两位通房则一脸八卦议论不休。

    “没想到大少爷小小年纪,就得封二等子了,以后算是彻底无忧了!”

    “还不是老爷得圣上看重,不然大少爷什么功劳都没有,怎么可能突然得封二等子,这可是相当于二品大员的爵位啊!”

    “老爷也真是厉害,这才进入官场没一年时间吧,竟然就得到当今如此看重,以后前程不可限量!”

    “只希望大少爷和二少爷得了好处后,能让咱们的一双儿女分润点好处就成了,别的也不指望太多!”

    “是啊,这次到庄子上,一定要好好巴结夫人,以后咱们的一双儿女可全都指望两位少爷提携了!”

    “……”

    两位通房自以为在马车上说话,声音又小不会叫人听见。她们却是不知,以贾赦眼下的势力,已经达到了细致入微的阶段,自然轻松将她们的说哈声音全部听入耳中。

    嘴角弯曲露出一丝微笑,只要这两位没有什么古怪的想法就成,以张氏的手腕收拾她们还不是分分秒秒的事情?

    之前他还有些担心,经过荣国府这个大染缸的浸染,这两位家生子出身的通房,还会有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现在看来,他可以完全放心了。

    他也不想想,就他对女色不看重的态度,两位通房根本就没得到什么特殊对待,想‘以色凌人’都没机会不是?

    再说了,两位通房自从生下儿女后,便一直生活在王氏的阴影中,总有一种王氏要害她们一双儿女的想法,整天忙着防备这个警惕那个,哪还有心思想那些有的没的啊。

    与此同时,在京都城通往郊外庄子的必经之路上,数名黑衣人正小心潜伏,身形彻底隐入周围的环境中,如果不近距离仔细观察,根本就现不了他们的存在痕迹。

    两位领头的黑衣武者凑在一处不高的小丘陵之后,正小声的商议着什么。

    “十长老,是不是太过小题大做了,区区一个正四品的小官,用得着咱们阴影小队出马么?”

    “你知道个屁,李慕白知道吧,在贾赦手上连一招都没能走过!”

    “不能吧,那贾赦的实力也太过恐怖了点,只怕就是圣主都做不到吧!”

    “嘿嘿,李慕白那厮肯定犯了粗心大意的毛病,可就是如此,贾赦这厮也不是好对付了,之前他遭遇两次刺杀,那两波刺客全都全军覆没,贾赦本身却是毫无损!”

    “十长老,那帮江湖二流的刺杀手段,能跟咱们阴影小队比么?”

    “不管能不能比,等会出手之时都要小心一点,务必做到一击必杀!”

    “十长老,这贾赦什么来头啊,怎么圣主都被惊动,还要咱们亲自出手解决,是不是有什么秘密啊?”

    “没什么秘密,就是这厮的行为,对咱们以后的计划有很大妨碍,没见这厮才上任多长时间,便短了咱们好几条财路么?”

    “放心吧十长老,等会定叫他享受万箭穿心的美妙滋味!”

    “……”

    这帮家伙还真是不消停啊,真以为老子好欺负么?

    端坐在马车中的贾赦,突然感应到前方数里之外,有几股十分隐晦的肃杀之气外溢,若有若无要不是他的感应十分强烈,还真不一定能觉得了。

    将手上把玩的二等子铜印扔给便宜大儿子,扭头望向车窗之外脸上露出满满的狰狞冷笑。

    如果所料没错,前面那几股若隐若现的肃杀之气,应该是针对自己而来。

    让他感觉有些古怪的是,这些肃杀之气的强度,明显比之上两波刺客要强不少,按照江湖上的分类起码都到了一流境界。

    一下子出动几位一流好手埋伏,就是三皇子智郡王都没这能耐吧,毕竟他才成年开府没多长时间,根本没办法收罗到这么多的好手效力。

    同时他也感觉情况似乎有些不对,之前的第二波刺杀,很有种自我暴光的嫌疑,那几位地下赌坊台前老板的反应虽然合乎情理,可正因为太过合乎情理了,让他感觉很有些不正常啊。

    眼下竟然又将遭遇一波由一流好手组成的袭杀人马,好象除了几位郡王,其余朝堂重臣还没这份能耐吧?

    他好象也没特别得罪哪位郡王,就是三皇子智郡王都没彻底撕破脸皮,再加上如今皇帝又是勃然大怒的紧要关头,傻子才会顶风作案再次对自己出手!

    事情,似乎越有趣了!

    “停车!”

    轻轻一喝,正缓慢前行的马车顿时停下,身后跟着的车队,以及一飘护卫全都跟着停了下来。

    身形一闪,迅若狸猫窜了出去,贾瑚只觉眼前一花父亲已经消失不见,耳中倒是传来父亲的叮嘱:“不要出来,就坐在马车里!”

    待话音一落,贾瑚带着好奇担忧掀开车窗窗帘时,哪还见得到父亲贾赦的身影?

    “十长老,贾赦一行的车队突然停下了,不会出了什么变故吧?”

    暗中埋伏的好手第一时间觉情况,迅传到了两位主事人耳中。

    “没那么邪乎,咦,等等那是什么……”

    十长老自是不以为意,可是突然他的眼睛猛的睁得老大,瞳孔突的向内收缩,满脸不可思议望向前方的大路。

    旁边的阴影刺杀小队领心头一凛,也跟着转头望了过去,看到的情景叫他的瞳孔跟着猛的一阵收缩。

    只见京都通往郊外贾氏庄子的大路上,一道锦服身影疾如奔马狂奔而至。

    “不好,咱们暴露了!”

    十长老和阴影杀手领心头齐齐一震,而后猛的同时从隐身之处跳了出来,一声厉啸传荡四方:“弟兄们,拿起家伙跟我一起明袭!”

    说着,那位杀手领身如鬼魅电闪而出,不个闪身间便冲到了大路之上,手中不知何时已多出一把蓝汪汪的暗器,朝着度飞快狂奔而至的贾赦兜头飞洒而去。

    不自量力!

    贾赦眼中闪过一丝不屑,连丝毫防御动作都没做出,身形快若疾风迅拉近跟杀手领之间的距离,对面兜头抛洒而至,带着强猛内力的淬毒暗器,好似撞到一堵无形墙壁一般,猛的一顿而后全部掉落在地。

    这怎么可能?

    看到眼前如此不可思议的一幕,本来还自信满满,以为贾赦托大找死的杀手领顿时惊得亡魂大冒,突觉眼前一花一只硕大铁拳轰然奔袭而至。

    轰隆的气爆轰隆,震得他心神一阵乱颤,体内真气像是受了惊吓的老鼠般,无论他如此催运都没有丝毫动静,与此同时一股恐怖的威压呼啸而至,好似巨石一般压在心头几乎叫他难以喘气,只能满脸惊恐眼睁睁看着那只硕大拳头电闪而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