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一十七章 狗皮膏药惹人烦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一十七章 狗皮膏药惹人烦

    贾赦带来的八具已经散腐烂难闻气味的死士尸体,叫当今十分震惊,心情也相当的沉重……

    这次,当今也明白,不是臣子和皇子们做的,应该是一股隐藏在暗中极深的庞大势力所为。

    一次出动八名死士,想想都倍觉心惊。

    “贾赦这事你要放在心上,一定要查清楚这股势力的来龙去脉!”

    当今目光森沉,冷声吩咐道:“如果有谁胆敢阻拦的话,你直接跟朕说,由朕亲自处置!”

    说到最后,已是满面狰狞咬牙切齿。

    做皇帝的,最痛恨的不是手下出了叛逆,而是有控制不了的势力,这对皇帝的自信是一种严重的打击。

    要不是贾赦表现出了对仕途的强烈热情,还有对妻子儿女的满满温情,是个有情有义之人,只怕当今现在就得琢磨怎么对付他了。

    用八具满是腐烂难闻气味的尸体,‘提醒’了当今一把后,贾赦又重新回到了之前的生活状态。

    自古一开,黄赌毒都是滋生罪恶的霍乱之源,无论哪个朝代哪个时期都是一样。控制了黄赌毒的危害,也就限制了罪恶的蔓延。

    这个道理放在红楼世界同样有用,这里的霍乱之源乃是黄和赌,倒是没有毒这个祸根。

    京都城经由他之前一番折腾,将风月场所的最大祸患私下买卖被拐童子,还有影响极其恶劣的地下赌坊全部关停,尽管得罪了一帮利益相关体,可是京都的风气却是实实在在的有极大好转。

    这都是京都百姓能够感受得到的,街面上肆意妄为的青皮无赖少了,同时大肆吸血的地下赌坊也跟着消失不见,很少再见一群凶神恶煞的大汉上门逼债的场景,这对于普通的京都百姓而言就是最大的利好。

    所以,尽管贾赦在官场上的名声相当不好,甚至可以用臭不可闻来形容,可在京都民间的名声,倒是悄然之间变得相当之好。

    这让一干看贾赦极不顺眼,甚至恨不得他下十八层地狱的权贵,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贾赦带来的那八具散腐烂臭味的尸体,已经被朝堂高层以及成年皇子们知晓其中原由,心中震惊的同时却是越老实低调,他们可没胆子在当今情绪十分不好的时候挑刺,那跟找死没啥区别。

    三皇子智郡王府,还是那间书房,依旧是三皇子和智囊归先生,只是眼下两人的神色却相当凝重。

    “马的,这是哪来的势力,还懂不懂规矩,竟然在这时候招惹贾赦这厮,不是给咱们寻麻烦么?”

    三皇子心情烦躁都忍不住暴了粗口,最近几天当今给他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是啊,谁能料到京都竟然还隐藏着这么一股实力恐怖的势力!”

    归先生一脸凝重,冷声道:“这要是被其他皇子掌控,那可真就麻烦了!”

    三皇子闻言心头一凛,点头咬牙道:“马的,为了对付贾赦这厮,能一口气出动八位死士,想想都叫本王感觉不寒而栗!”

    连他这个堂堂三皇子,手下到现在才一两个珍贵之极的死士,那可都是在关键时刻拼命用的,哪里会这么轻易就在贾赦身上浪费?

    归先生叹了口气,遗憾道:“要不说,贾赦这厮的武力还是相当惊人的,连续三波刺杀都对他无可奈何,反倒被他击杀全部刺客!”

    说着,摇了摇头苦笑道:“可惜咱们跟这厮的关系不睦,要是这厮能为王爷所用的话,王爷的实力将如虎添翼!”

    三皇子眼神闪烁,脸色变幻一会狰狞一会又是微笑,显然心情极为纠结,摇头冷哼道:“哼,这厮的武力确实还有可取之处,不过想要拉练却是千难万难,父皇不会坐视不理的!”

    归先生暗暗叹了口气,三皇子眼下的气量还是不足啊,要争那把椅子何等凶险,在事情没有彻底成功之前,只要是人才就一定要好好争取,慢慢增强自身实力以期有更大的把握。

    贾赦的武力相当恐怖,没见当今和三皇子谈之色变的江湖死士,都是被他轻松击杀,而贾赦自身却是毫无损。

    如此武力,当真可敬可畏,如果放在军中那就是无敌大将,要是三皇子手下拥有如此人才,以后争储的希望起码大了三分不止。

    可惜啊,贾赦从一开始表现出来的态度就十分强硬,得罪了三皇子后依旧强硬得过分,这叫一向心高气傲自诩天皇贵胄的三皇子哪里受得了?

    结果越闹夜僵,想要缓和一下关系都不太可能了。

    而且,随着贾赦折腾得越厉害,各路牛鬼蛇神全部暴露了出来,那些地下赌坊台前老板们,竟然有胆子派刺客刺杀堂堂的朝廷命官,就连三皇子都被狠狠惊了一下。

    归先生知道,三皇子虽然对贾赦相当不满,恨不得其直接死去,可却是暂时做不出派杀手暗杀这样上不得台面的手段。

    朝堂有朝堂的规矩,作为皇子更不能轻易破坏,否则一旦规矩坏了,不仅朝堂要乱,三皇子的夺储之争也可以说彻底完蛋了。

    道理很简单,无论如何朝臣们都不会支持手段下作的皇子作为储君的,丫今天能因为一时之气对付别人,谁知道哪天自己会不会突然受到针对?

    “王爷,咱们就算不能彻底拉拢贾赦,起码也不能把关系搞得太僵!”

    归先生终究还是有些不甘,劝解道:“小不忍则乱大谋!”

    “这个本王自然知晓,可是叫本王低头却是不可能!”

    三皇子沉默片刻,最后满脸郁闷如此说道。

    “这个倒是简单!”

    归先生微微一笑,眼中闪烁智慧光芒,一副智珠在握的架势。

    “哦,先生何以教我?”

    三皇子眼睛一亮,忍不住好奇问道。

    “贾赦还有高堂也有亲兄弟,咱们不一定非得直接找他本人缓和关系啊!”

    归先生微微一笑,悠然道:“听说荣国府的史老太君可是相当强势,对两个儿子的影响很大。而那贾政也是个野心不小的,自身没什么能耐,却依靠史老太君的宠爱,竟然鸠占雀巢将贾赦赶到偏院居住,这两位可比贾赦好对付多了,王爷以为如何?”

    “好,咱们就从史老太君和贾政这两位入手!”

    三皇子有些厌恶的摆了摆手,最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风光无限的贾赦。也有这么苦逼的时候啊!”

    无独有偶,跟三皇子有相同想法的朝堂重臣,以及成年皇子还真不少,他们将贾赦定义为难得的武全才,从之前的情况来看想要彻底拉拢不太现实,当今还在一旁虎视耽耽呢。

    不过拉拢不成可以交好么,再不济也不能弄成敌对关系,可能在关键时刻派上大用场的。

    自从知晓了京都还隐藏了一个势力庞大,实力强悍的隐秘势力后,所有的成年皇子和朝堂重臣,都下意识加强了自身的防护力度。

    他们不敢保证永远不会跟那家神秘势力对上,到时候估计就要贾赦的强横武力救命了。

    不要说成年皇子和朝臣们,就连当今都动了将贾赦放在身边当侍卫的想法,不过因着贾赦自身的态度,还有朝堂局势不得不放弃了。

    可如果真有势力威胁到了当今的安全,他会毫不犹豫把贾赦调到身边护卫的,什么江山社稷都比不上自家的小命重要。

    贾赦突然现,自己在朝堂上的处境,突然变得大好。

    身边再没有经常唧唧歪歪跳出来找茬的家伙,而随着那八位杀手死士的全军覆没,不知道背地里的势力是不是心疼了,或者又使忌惮贾赦的实力,总之之后他再没有感受到那种若有若无的杀机缭绕四周。

    一下子,空气清新了,阳光明媚了,就连心情都跟着畅快不少。

    可惜,这世上永远都不缺那种自以为是,狗皮膏药一般的家伙,那位差点被贾赦将身上‘铁面御史’招牌整掉的御史王炎,也不知道出于何种心态,反正他揪着贾赦不放,好象要找回场地一般。

    三天两头上一封奏折,总是拿贾赦行事霸道,手段粗暴,不符合朝廷规矩之类的破事叫嚷,好象不整一次贾赦就心有不服一般。

    当今也是相当厌烦,可他又不好责怪王炎无事生非,他的每条弹劾都是确有其事,却又算不得什么大事的小污点,再说当今也舍不得王炎这么块招牌御史,所以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贾赦却是相当不爽,他可是知晓谎话说多了,慢慢也就成了真话的道理,也许现在当今和朝廷不当回事,可当王炎闹腾得久谁也说不准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变故,这都不是他希望看到的结果。

    丫丫的,真以为老子整治不了你是吧?

    贾赦被闹腾得烦了,准备出手整治王炎这么张狗皮膏药。

    也就在这时,亲信长随柱子汇报,震远镖局的王总镖头请他过去一趟,说是派去王炎家乡查探情况的镖师已经回来了,有些情况想向贾赦当面汇报。

    嘿嘿,真是瞌睡了就有枕头送上,之前还想用什么手段收拾王炎那厮呢,现在可好把柄来了。

    忙完了突然清闲下来的工作,贾赦准时下衙直奔震远镖局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