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 阴险毒辣整御史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 阴险毒辣整御史

    东城,悠然茶楼。

    今日的悠然茶楼一改往日的显然气氛,显得格外热闹,到处都是人声鼎沸的热闹景象。

    原因无它,今日茶楼请来了京都有名的庆丰班,准备开一场独家新戏。

    庆丰班可是京都排名前五的大戏班,在这个娱乐生活相当匮乏的时代,听戏唱曲就是有线有闲之辈最喜欢的娱乐方式,就跟现代追形听流行歌曲演唱会一般,基本上场场爆满号召力相当强劲。

    这不,听到了消息的票友蜂拥而至,将整个茶楼的一楼和二楼挤得吗满满当当,要不是三楼不对外开放,只怕也免不得人声鼎沸的场景。

    而面积宽大的三楼,此时临窗放着一张小酒桌,两个人正端坐在酒桌两旁,桌上摆上了几样精致小菜和一壶醇香美酒。

    “贾大人,本官没兴趣陪你喝酒,有事说事无事本官就不奉陪了!”

    王炎三十来岁,脸膛方正带着一股肃然之色,叫人见了不敢有丝毫小觑之心,算不得多么英俊却也不算难看,浑身上下透着读书人特有的清高还有御史的方正之气,一瞪精光四射令人心惊。

    今日他应一等将军京畿府府丞贾赦之邀,前来悠然茶楼赴会。

    以他跟贾赦之间的关系,本来是没心情理会这厮的,可是他想探一探这位新近崛起朝堂红人的底细,又想知道这厮葫芦里到底卖了什么关子,这才勉为其难赴约。

    当然,传话的小厮那句‘不来后果自负’,也引起了他的好奇和愤怒。

    他自是不怕贾赦打击报复的,作为都察院有名的御史,在当今那里挂了号的人物,贾赦真要如此不智他倒巴不得受一番罪。

    王炎就是看不惯贾赦‘小人得志’的摸样,以为在京都城里依靠粗暴手段搅风搅雨就来哦不器么,他要让这厮知道朝廷的规矩和威严。

    所以他来了,跟着贾赦这厮在三楼一坐就是小半个时辰,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他跟贾赦着实没什么共同语言,此时已是心生不耐起了离去之念。

    尤其整个茶楼闹哄哄的环境,让他这个一向习惯了安静环境的读书人份外不适,特别是那一干富家纨绔子弟的票友做派,叫他分外看不顺眼。

    “别急嘛,好戏很快就要上演了,你这半个猪脚要是不在了岂不可惜!”

    贾赦微微一笑,一边品尝茶楼大厨的精湛手艺,一边漫不经心道:“只要王大人一离开,以后肯定会后悔万分的!”

    “贾大人什么意思,威胁本官么?”

    王炎脸色一棱,将筷子重重放下,不满道:“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就是,我王某人行得正坐得直!”

    说着,腾的一下起身,冷冷道:“本官还真就不信,你能拿我怎么样?”

    当然,他心中还是有些诧异的,本来以为贾赦邀他前来,是准备放软话低头服输的,他都想好了措施,一定会义正言辞拒绝这厮的‘糖衣炮弹’,狠狠的羞辱一番而后拂袖而去。

    如此,才是刚正御史的做派啊!

    不过不管如何,他对贾赦却是没什么好声色,等了小半个时辰终于不耐烦了,没心思陪这厮一起浪费了。

    “王大人当官之后,为官清正确实不假,可惜啊,‘铁面御史’在还没进入官场之前,也脱不了俗人那套啊!”

    贾赦淡淡一笑,手中把玩着精瓷酒杯,冲着转身欲走的王炎嘿嘿一笑,意有所指道。

    王炎转过去的身子猛的一颤,脸色陡然变得相当难看,猛然回头冷声质问:“贾大人这话什么意思,本官听不明白!”

    “等会庆丰班的新戏上演,王大人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贾赦嘿嘿一笑,看都没看脸色阴晴变幻不定的王炎一眼,悠然说道。

    王炎心头震荡,一时有些不知所以,贾赦的话击中了他心中的痛处,一时惊疑不定不知晓这厮到底知晓了多少,转身重新坐回酒桌前一脸沉默,他倒想看看这厮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关子。

    就在这时,茶楼中央新搭建的舞台之上,梆子一声脆响顿时原本曹杂的声浪一下子消失不见,整个茶楼都变得安安静静。

    很快,随着后台一阵吹拉弹唱的奏乐声响起,一出别开生面的新戏上演。

    尽管贾赦对戏曲表演没啥兴趣,关键是有些唱词他根本听不懂,可一点都不妨碍他欣赏眼下这一出新戏。

    没办法,这出新戏就是由他亲手编剧而成,对里头的内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自然不用担心听不懂演员在唱些什么。

    新戏的剧情很简单,讲的是一位相当有读书天赋的少年,禁不住青春的躁动,跟同族俏寡妇有了一腿。

    结果俏寡妇一朝中标,珠胎暗结有了少年才子的孩子。而那少年才子没想到闹出‘人命’,惊慌之下留了一些银钱便借着举人试和进士试的机会远离家乡,把那位给他生下一个儿子的俏寡妇留下遭人白眼唾弃。

    而那少年才子也顺利通过科举考试,成为了朝廷的官员,并进入了御史台获得一番不俗成就。

    十年后御史返回家乡,见到自家私生子颇有读书天赋,比起自家两个嫡子要强不少,顿时心喜将其接至家中亲自教导,那位私生子也不负重望小小年纪就中了秀才,还在府学闯下偌大名声。

    一切都很美好,同样也很符合这时代人民的价值观,所以戏曲表演到精彩处时,时不时引来观众热烈的掌声和叫好声。

    可惜美好的时光总是太短,很快御史因为得罪了当朝权臣,他和私生子的事情突然被暴光,御史被削官夺职名声尽毁,原本前程远大的私生子也跟着成了过街老鼠被排斥在科举大门之外。

    故事的最后,前程无望精神受创的私生子一把火将自己烧死,而名声尽毁的御史也跟着流落街头惨死在权贵的马车轮下。

    故事终结,戏曲表演结束,所有观众都被之后大翻转的结局给惊到了,一个个还沉浸在悲伤绝望的气氛之中。

    而‘铁面御史’王炎早已是面无血色,双眼望着逐渐落幕的戏台空洞无神,心头一片冰凉浑身寒冷刺骨。

    此时他连看一眼贾赦都没有,生怕突然从这个不对付的朝堂新秀口中,蹦出一句‘王大人就是这般下场’的话来。

    刚才庆丰班所演的曲目,其实就是他的真实经历写照啊。

    只不过现在所经历的,还都是戏曲故事中上半截美好的一幕罢了。可他同样一点都不怀疑,只要贾赦动动嘴皮子,戏曲故事中下半截那凄惨的一幕,铁定会在他身上重演!

    “怎么样,王大人对于这曲故事有何感想?”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贾赦那恶魔一般的声调突然在耳边响起,吓得王阉身子一颤惊出一身冷汗。

    “你你你,你想做什么?”

    此时的王炎面无血色,额头冷汗滚滚手脚发软,心头一阵阵发寒,一双眼睛布满鲜红的血丝,嘶哑着嗓子怒道:“你休想叫我屈服!”

    “那好,王大人走好,不送!”

    贾赦轻轻一笑,猛的小手中精瓷酒盏往桌子上一顿,冷冷道:“今天晚上好好的享受一把,估计从明天开始你就没这个机会了!”

    “哼,你贾赦还当不了戏文里的权臣!”

    王炎心头一阵发虚,嘴上却是毫不示弱,满脸都是不屑鄙夷之色。

    “那又如何,只要把你王大御史的名声搞臭,在都察院混不下去,本官只要运作一番,将你送去西南或者西北边陲当个七品县令不成问题!”

    贾赦嘿嘿一笑,放在王炎眼中却是说不出的恶毒阴险。

    “你,你卑鄙!”

    王炎气得满脸通红,额头的冷汗却是一层连着一层不曾断绝,大滴大滴冷汗从脸颊眼角滑落,说不出的狼狈道不尽的惶恐。

    真要是被贾赦如此折腾,他的前程将彻底完蛋,至于看重的私生子也跑不掉,最后的结局虽然不至于像戏文里那般凄惨,但也绝对好不到哪去。

    对于读书人来说,名声最为重要,一旦毁了家族三代都得受牵连,以后子孙的仕途之路将无比艰难。

    “我卑鄙?”

    贾赦嗤笑,好象听到了极为不可思议的笑话般,没好气道:“是谁一直揪着老子不放的?”

    这一刻,他终于獠牙毕露,畅快之极连粗口都爆了出来。

    脸色一整,没好气道:“王大人这些天弹劾本官,弹劾得不亦乐乎啊!”

    王炎一时无言以对,过了半晌突然弱弱问道:“不知贾大人想要如何,才肯放王某一回?”

    嘿嘿,什么狗屁‘铁面御史’,贾赦心中冷笑,就这么点胆子还敢如此折腾。

    “很简单,停下你那些叫人恶心的弹劾,还有你背后的主谋是谁?”

    贾赦直接提出了要求,一脸玩味盯着王炎,悠然道:“王大人最好想清楚,不然的话从明天早上开始,整个京都都会传出对王大人很不利的传言!”

    王炎刚开始好松了口气,可是听到贾赦后面一句时忍不住心头一颤,幕然睁大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纠结挣扎了一阵之后,一脸颓败道:“是二皇子礼郡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