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咬人的狗不叫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咬人的狗不叫

    “二皇子礼郡王?”

    贾赦眉头微皱,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位。

    果然,咬人的狗不叫啊!

    话说当今膝下成年的皇子数量足有六个,分别是大皇子到六皇子,说起来这些皇子命还不错,竟然没有一个中途夭折的。

    大皇子从小就被立为太子,是当今最为看重,也是亲手培养起来的继承人。

    那时大庆朝还不甚稳定,边疆以及内6地区时有战乱爆,当今不时要御驾亲征,谁也不知道会不会遇到意外突然驾崩,

    这也是当今早早立下太子的主要原因,可谁知当今却是一位运气相当不错,而且身体极好寿命悠长的皇帝,这下麻烦来了。

    到现在当今也不过近六十,而且身子骨健朗气血旺盛,以贾赦对身体的了解程度,只要不出意外当今还能再活二十年!

    而太子也是大皇子,却是当今十三岁时生下的儿子,当今正值壮年之时太子也到了壮年时期。

    两父子的年龄差距只有区区十三岁,在太子三十岁时跟当今站在一起,根本就看不出所谓的父子之相来,更像是一对兄弟。

    太子做得太久了,加上多年的经营,三十岁后已经足以威胁到当今的地位。

    所谓天家无亲情,当今至尽明里暗里扶持太子的一干兄弟,同时又将太子的心腹臣子一个个调离重要岗位,将太子压制得死死的难有出头之日。

    也许是被权利冲昏了头脑,也是是强压之下的反谈,总之在太子三十五岁那年终于没能忍住,突然动了宫变。

    最后宫变自然没有成功,太子也是相当果决之辈,当着当今也是最为敬爱的父皇之面自杀而亡。

    上代荣国公商代善也是在那次宫变之中受了重创,之后便告老养病没多久直接挂了,而跟随太子的一干勋贵重臣跟着全部倒了大霉。

    只是事情过后,当今又十分想念这个由他一手教养长大,完全以君主方式培养出来的接班人,狠心处置了一干‘教唆’太子挺而走险的臣子后,又亲自册封了太子嫡子为义忠郡王。

    这些事情,都是贾赦灵魂穿越过来之前,就生过的事情,而且还生在不久之前,所以他对这事还是相当了解的。

    甚至因为荣国府乃顶级权贵,自身太子党的缘故,还珍惜不少的宫变内幕,以及太子突然狂启动宫变的某些情况。

    因为这事,权贵阶层作为天然的正统拥护者,同样是坚定的太子党遭受重创,让官阶层迅崛起并有压过一头的气势。

    就是先荣国公贾代善,立下了救驾大功都不得不立即请辞离开朝堂,甚至还有当初的太子太师,也就是当朝丞相张氏一家,同是也是贾赦正妻的娘家受到牵连,老太师为了保全家族自杀,张氏家族子弟全部被贬为庶民,十分低调的从京都消失返回原籍种田养家。

    而太子一倒,却是给了下面的皇子们机会,现在他们纷纷成年,开始了暗中的夺嫡之争。

    之前一直是三皇子跟自己过不去,贾赦还以为王炎幕后的推手就是这傻比皇子,没想到却是另有其人。

    “真是希奇啊,不是说王大人你一向刚正不阿么,怎么突然就投靠礼郡王了?”贾赦脸色相当古怪,好奇问道:“还是说,王大人认为二皇子很有成为储君的机会不成?”

    既然已经被贾赦拿捏到了最大的把柄,王炎没底气继续摆‘铁面御史’的架子,无奈道:“贾大人都能拿捏我的把柄,更何必势力更加庞大的礼郡王?”

    “怎么,你那私生子的事情,也被礼郡王知晓了?”

    贾赦点了点头,也没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既然有夺储的想法,礼郡王自然会利用一切可供利用的机会展势力。

    王炎默默点了点头,一脸的郁闷加无奈。

    “你就知足吧,有利用价值总比没有好,不然哪天被抛弃了都不知道!”

    贾赦冷笑,不屑的瞥了这厮一眼,冷声道:“礼郡王为什么会突然针对我,好象我没有得罪过他吧?”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王炎平静回答,当然他不会说出真话,看贾赦不顺眼也是其中重要的原因。

    “三皇子智郡王又是怎么回事?”

    根本没有指望对方回答,贾赦自顾自说道:“哦,这应该是礼郡望的祸水东引之策,果然够阴险!”

    王炎摸了摸鼻子,对这个话题保持了沉默。

    “智郡王也真是的,这么容易就上了当,看来王御史的名头还是相当用嘛!”

    贾赦嘿嘿一笑,悠然道:“回去后,你直接跟礼郡王说,我现了你的把柄,并逼你以后不许再弹劾我!”

    “礼郡王会相信么?”

    闻言一愣,王炎有些不明所以道。

    “那就是我的事情了!”

    贾赦冷冷一笑,被人阴了这么久,既然知道了幕后真凶,他自然不会对其客气。不要说礼郡王屁股本就不干净,就算这厮的屁股干净,他也要扒了这位二皇子一层皮。

    王炎欲言又止,满心忐忑离开了悠然茶楼,贾赦则是抛开了心中的杂念,招来茶楼掌柜的询问:“今日的生意如何,客人是否都满意?”

    “好,出乎意料的好,尤其是庆丰班排的新戏,更是叫一干票友十分追捧!”

    掌柜的乐得合不拢嘴,急忙向东主汇报好消息:“大拿但今天一晚上的收益,便顶得上平时半个月!”

    “买下庆丰班的话,估计要多少银子?”

    贾赦淡然一笑,他对茶楼这点收入自然看不入眼,不过对于这种娱乐方式却是有自己的想法。

    “这个,恐怕不太可能!”

    掌柜的沉吟片刻,在贾赦的目光逼视下,最后还是无奈摇头道:“庆丰班是京都五大名班之一,赚钱能力相当厉害,其班主在京都也是交游广阔,想要来硬的强买可能不成!”

    “你想哪里去了?”

    贾赦有些哭笑不得,心道老子像是那种恶霸式的人物么?

    “以后可能有新戏需要戏班排演,祥庆班又如何?”

    脑筋一动,他立即想到了,那帮以戏班为掩护的拍花子,可是生生把一个戏班全给拖下了水。

    经过严格审讯,祥庆班的一干戏子们倒是没有任何问题,过不了两天都会无罪释放,只是他们的名声臭了想要再在京都混迹恐怕不太容易。

    “这个,他们的名声太臭……”

    果然,掌柜的一脸为难,小心劝解道:“老爷,不如另换一个戏班如何,或者直接跟庆丰班合作又不是不行!”

    “你不懂,老爷手里必须掌握一家完全听令的戏班,你就说祥庆班的实力如何吧,比起庆丰班如何?”

    贾赦没好气摆了摆手,直接开口问道。

    大庆朝的戏曲界就是现代的娱乐圈,在这个娱乐极为匮乏的时代影响力更是巨大。

    贾赦连戏都听不懂,哪有什么心思玩票?

    他想要通过控制一家知名的戏班子,表演通过官场或者豪门实际生过的事情,作为原料制作的高仿剧本,以达到引导舆论的目的。

    马逼的,这次王炎的事情虽然被他想办法解决了,可是王炎一动便引起部分人圈子跟进,对他大肆口诛笔伐,给他本就不甚良好的形象狠狠抹黑了几把,弄得他又好笑有好气却又无可奈何。

    主流圈子的舆论尼玛全掌握在那些精英人手中,以他勋贵出身又行事粗暴的风格,根本就入不了那帮精英人的法眼。

    现代人都知道,谁掌握了舆论谁就掌握了话语权,特别是在这个人势力十分强大的时代,像他这样的勋贵子弟想要更进一步,最起码就得经受得了主流圈子的舆论轰炸。

    贾赦可不是光挨骂不还手的性子,既然主流圈子的舆论没他插手的余地,那就另辟溪径通过这时代的‘娱乐圈’戏班子掌握部分‘在野’舆论也不错。

    就像今天晚上这出,有了庆丰班这个知名的戏班子演绎新戏,相信用不了几天就会在京都戏曲界形成潮流,既而迅扩大影响力让新戏能够远远传开。

    这也是王炎最为忌惮的地方,如果贾赦直接摆明车马让他低头也不是不行,可是想从他口中套出幕后黑手的信息,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因为通过知名戏班子的途径,只要操作得当甚至能在一夜之间,就让新戏跟王炎的事情传遍整个京都,到时候他就是想要遮掩都没有可能,当今出手都不成,那可是汹汹民议啊。

    贾赦要的就是这么一个舆论宣传口子,至于具体执行的戏班子名声如何他倒是不太在乎,只要能完美的将他编出的‘故事’演绎出来就成。

    “老爷,祥庆班的实力还是相当不俗,他们也是京都十分有名的戏班子之一!”掌柜的自然不知晓东家的心思,只是老实回答。

    “那就成了!”

    贾赦摆了摆手,当机立断道:“明天你派人前去衙门接人,祥庆班老爷我彻底接手了,以后就在茶楼长年开唱!”

    他没在悠然茶楼多待,悠闲了喝了一壶好茶后,便直接返回了空荡荡的荣府东院,直接窝在书房琢磨如何整治二皇子礼郡王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