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连环设计坑皇子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连环设计坑皇子

    被二皇子这厮悄无声息阴了一把,贾赦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三皇子他都不怎么瞧得上眼,更何况存在感并不怎么强的二皇子?

    这厮有本事不声不响的阴了自己一把,甚至要不是因为王炎的事情,贾赦到现在都被蒙在鼓里呢。

    不得不道一声佩服,果然成年皇子没一个简单的!

    可不简单又如何,既然有胆子招惹他贾某人,就得有付出惨痛代价的心理准备。

    仔细盘点了一下二皇子礼郡王明面上的势力,他立即锁定了针对的目标:河南巡抚苏子通!

    嘿嘿一声冷笑,要是二皇子的最强力支持者,同样也是他的嫡亲舅舅突然倒台,不知道这位性格隐忍之极的皇子殿下会是何表情?

    二皇子的生母德妃苏氏,出身河北书香世族,其弟苏子通少年得中进士,进入官场之后有家族和姐姐的庇佑一路顺风顺水,在不到五十岁之前便做到了正二品的河南巡抚一方大员的地步,相当的不简单。

    如果是别的地方,贾赦一时还真就鞭长莫及,可是河南话,嘿嘿,他一定会叫这位巡抚大人,还有二皇子吃上一惊的。

    与此同时,二皇子礼郡王府,礼郡魍也得知了王炎的秘密暴露,贾赦已经知道他是幕后大黑手的事情。

    二皇子倒是不甚在意,区区一个正四品的京畿府府丞还不放在呀里。

    只是贾赦毕竟是京畿府的二号人物,手中实权还是相当可观的,真要一门心思找茬的话,二皇子的许多产业都得遭殃。

    尤其是那些暴利的偏门产业,这次被贾赦带着京畿府的衙役扫荡得七零八落,起码损失了过八十万两银子,间接的损失更是难以估量,这也是二皇子十分不爽贾赦的真实原因。

    至于三皇子,不过是被他推出来的棋子罢了,还傻忽忽的主动冲锋陷阵,结果把自己搞得灰头土脸好不狼狈,真是个蠢货。

    “想办法继续跟那帮家伙联系上,请他们再派一批好手,一定要把贾赦这厮个干掉!”

    沉吟片刻,二皇子很快就做出了决断,招来身边的亲信心腹,眼神阴恨吩咐道:“记得叫他们派真正的高手过去,不要再像上次那般垃圾!”

    心腹手下默然点头,悄无声息离开,二皇子脸色平静眼神冰冷,嘴角挂上一丝残酷冷笑:这次,本王看你如何逃脱!

    贾赦根本就不知道,第二波和第三波刺杀他的刺客,都是二皇子派人联络来的,要是知道的话只怕现在已经直接杀上门来了。

    “殿下,眼下风声甚紧,何不使出缓和一点的手段?”

    书房角落里,突然传出一道隐晦的劝解,一位上须瘦削中年,推着轮椅缓缓从角落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提醒道:“要是被当今觉,那可就糟糕了!”

    “无妨!”

    二皇子摆手冷笑,一脸的轻描淡写,语气平静道:“那帮杀手来历太过神秘,本王却是很想弄清他们的来历,有贾赦这么好一块磨刀石,不好好利用一番岂不可惜?”

    “怕就怕他们察觉了殿下的意图,会对殿下不利啊!”

    坐在轮椅上的中年男子摇了摇头,眼中闪烁睿智光芒轻声道:“倒是贾赦这厮的武力强得有些过分了,是个难得的武全才……”

    “先生不用说了!”

    二皇子却是毫不客气打断了轮椅男子的话,淡然道:“如此人才,父皇又岂会眼睁睁看着他落入我等囊中,根本就没有拉拢的可能!”

    “呵呵,殿下还是太心急了,陛下如今身子骨健朗,或许分出胜负的那一日在八年或者十年之后呢?”

    坐在轮椅上的中年男子轻轻一笑,轻拂颌下长须摇头道:“十年之后,以贾赦之能,定为朝堂重臣!”

    “十年之后?”

    二皇子嘴角露出一抹傲然自信,缓声道:“那时本王手中势力,已经足以撼动父皇的地位,到时候有没有贾赦都一样!”

    坐在轮椅上的中年男子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眼中闪烁着不赞同的神色。

    ……

    之后的几日,贾赦的生活相当的平淡。

    衙门里的事务已经上了正轨,没了地下赌场这样的毒瘤,京都城内的治安状况都好了不少,衙门里的事务一下子少了许多,贾赦自然跟着有了更多的空闲时光。

    当然维持京都治安,自然不是一次‘严打’行动就能彻底解决的,衙门里的衙役分成好些小队被派了出去巡街震慑宵小,这才是长久之道。

    下衙之后他一般很少直接回府,而是窝在悠然茶楼用晚膳和休闲。

    在他的指点下,茶楼掌柜的将祥庆班全盘接手,刚从京畿府大牢出来的班主,二话不说以白菜价转让。

    这些天,祥庆班里的戏子们都在恢复性训练,同时于晚上做一些简单的曲目表演,效果还算不错。

    而贾赦通过庆丰班表演的‘御史记’,果然不出所料迅红遍了整个京都,成为了一干闲人茶余饭后的新鲜谈资。

    眼见知名戏班子的舆论引导效果如此之好,贾赦根据官场上的真人真事,经过稍稍改编加工,成了新的戏曲曲目,让刚刚接手的祥庆班在茶楼表演,效果同样相当惊人。

    而祥庆班的名头,也在一场场火暴的表演中,迅摆脱之前的污点,成为了红极一时的京都名班。

    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这日,贾赦在悠然茶楼三楼,悠闲的享用了一顿丰盛美味,饭后端着茶盏坐在栏杆旁,津津有味看着楼下的戏曲表演,还有火暴热闹的景象。

    枝桠一声,没有栓上的木窗突然打开,前段时间闹得整个京都惶惶不安的飞天大盗6小飞窜身而入,满脸轻笑冲着贾赦抱拳笑道:“东主,找我有何贵干,事先说明,伤天害理的事情我是不做的!”

    “伤天害理个脑袋,本老爷是那样的人么?”

    贾赦笑骂出声,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示意6小飞坐下,悠然道:“河南那边的灾情,究竟闹腾得多厉害?”

    “相当严重,饿俘遍野易子而食!”

    说起这个,6小飞的脸色变得相当凝重,无奈道:“当地的官员一如既往的不管不问,甚至有些地方的官员还趁机强占民田民财!”

    “河南巡抚苏子通也是其中的一员么?”

    贾赦眼中精光闪烁,漫不经心问道。

    “谁知道呢?”

    不屑的撇了撇嘴,6小飞没好气道:“反正听说巡抚家的门子都买了不少的良田,估计这位苏巡抚也干净不了!”

    “让你做个事,说不定能解决眼下河南灾区的小部分问题!”

    贾赦没有客气,直截了当跟6小飞将心中打算道出,6小飞越听眼睛睁得越大,最后更是一脸不可思议惊问:“东主,你确定要如此行事?”

    “怎么,有问题么,还是说你的人脉不够啊?”

    放下手中精瓷茶盏,贾赦懒洋洋问道。

    “不是,以我在江湖上的名头,做成这事还是不难的,只是此事的后果相当严重,搞不好会引来朝廷震怒派兵来剿的!”

    6小飞苦笑,一脸无奈看向贾赦,饶头道:“我真是怀疑,东主是不是朝廷命官啊?”

    “是不是朝廷命官,可不是你这么个江洋大盗能够确定的,说说这事能不能做成吧?”

    贾赦摆了摆手,没好气问道。

    “真要如此做么?”

    6小飞有些犹豫,最后确定了一句。

    “你这不是废话么。实话跟你说吧,这次我要整倒河南巡抚苏子通,他亲侄子是当今二皇子,不用点激烈手段根本就没有效果!”

    贾赦脸上露出满满的狰狞之色,惊得6小飞寒气大冒连连点头应是:“好吧好吧,这次我就拼着小命冒一次险,不过东主你可千万不要掉链子啊,不然我跟我那帮朋友可就惨了!”

    “你本就是江洋大盗,怕个毛啊!”

    贾赦没好气翻了翻白眼,冷然道:“这事,最好在年前或者年初动手,如此效果才是最好!”

    6小飞脸色凝重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心头沉甸甸的。

    与此同时,柱子偷得浮生半日闲,此时正一脸惬意的坐在一家中等档次的酒楼雅间,在一票同行的恭维声中大吃大喝。

    “柱子大哥,你跟着老爷前程远大,以后达了可不要忘记了兄弟们啊!”

    宴请柱子的,正是荣国府一干实权派管事,就连一向眼高于顶的大总管赖大,也满脸陪笑小心侍侯在侧。

    “嘿嘿,那是自然,大家毕竟都是出身府里么!”

    柱子一改在贾赦身前老实谨慎的摸样,大大咧咧一脸的傲气,左手端酒右手夹菜忙得不亦乐乎。

    “柱子大哥,你跟着老爷可是见了不少世面,能不能跟我们说说啊?”

    几位荣府管事隐晦的互视一眼,其中一位满脸恭敬好奇道。

    今晚他们可都是带着任务而来,就是想从柱子口中,得知大老爷的详情。

    “说起世面,你们可能不知道,我跟着老爷可是见识了大大小小的场面!”

    柱子一点都不客气,好象根本就没有觉同行们的心思般,得意道:“别的不说,就是前段时间老爷被弹劾一事吧,你们肯定以为这是三皇子暗中做的手脚,但我今天可以明确告诉你们,真正在暗中动手脚的不是三皇子,而是隐藏得更深的二皇子,三皇子不过是被推出来的棋子罢了,可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