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二十一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二十一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

    砰!

    三皇子手上的青花茶杯被狠狠摔在地上,砸个粉身碎骨尤不解恨,还要上前狠踩几脚。

    “我的好二哥啊,你实在欺人太甚!”

    三皇子咬牙切齿满脸狰狞,就连旁边一贯冷静自持的幕僚归先生,此时都脸色不善眼神阴冷。

    实在是从荣国府传来的消息,太叫他们生气了。

    从红楼原著便可知,荣国府就是一个大筛子,根本就隐瞒不住什么消息的,尤其这次还是如此劲爆的消息,事关两位皇子的争斗,让赖大总管等人吓个半死的同时,也免不了心中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与柱子分开后,他们倒是没敢在外头‘胡说八道’,一个个赶紧返回荣国府,将刚刚得到的劲爆消息告之贾母等人。

    贾母和王夫人也被惊得不轻,可震惊过后却忍不住打起了左右逢源的主意,想要拿这个‘隐秘’消息作为进身之阶,跟三皇子搭上关系。

    可她们不知道的是,因为贾赦的缘故,三皇子刚好在荣国府安插了探子,同时还花银子收买了好几个府中管事,在荣国府的消息来源一点不弱。

    这位探子第一时间得到准确消息,被消息中的内容惊得满头冷汗,却还是第一时间向三皇子做了汇报。

    这下,三皇子彻底炸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二哥利用了,当了一回冲锋陷阵的棋子不说,甚至还被贾赦几番打脸,原来一切都是他的好二哥弄的鬼。

    刚开始三皇子自是不信,可是跟心腹幕僚仔细推敲一番后,顿时由疑惑变得愤怒万分,气得摔了心爱的官窑青花茶碗,心中完全被怒火填塞。

    丢人,实在太丢人了!

    被二哥无声无息摆了一道,三皇子整个人都不好了。

    最叫他难堪的是,这个消息还是从荣国府得知的,他可以在荣国府安插探子,其余势力自然也可以,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这件糊糊事肯定会传遍整个顶层权贵圈,他将成为整个圈子的笑柄。

    心中怒火熊熊,从没有如这一刻般恨过一个人,而且还是他同父异母的兄长,实在是讽刺啊。

    归先生心情显然也相当糟糕,作为三皇子智郡王的席幕僚,一向自诩智计过人的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糟。

    他跟三皇子都被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对于他这样的谋士而言,这样的经历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心中怒火熊熊,但还没烧毁了他的理智,见三皇子有些失态,沉默片刻他还是满嘴苦涩道:“殿下还是消消火吧!”

    “消火,你叫我如何消火?”

    三皇子双眼通红,就好象受伤的野兽般意欲择人而噬,满脸狰狞咆哮道:“这次丢了这么大人,以后叫本王如此有脸出去见人?”

    归先生的脸颊一阵抽搐,心中有些不悦,不过最后还是强忍下来,冷静分析:“殿下生气无济于事,还是想着怎么报复回来才是!”

    一语惊醒梦中人!

    三皇子顿时醒悟,满脸狰狞咬牙怒道:“先生,有什么主意么?”

    同时心中也是相当震惊,没想到他这个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二哥,竟然还有这么一手,要不是荣国府那边泄露了消息,只怕他此时还被蒙在鼓里,像个傻子一样按照他二哥的想法,继续跟贾赦别扭的对抗。

    真是他的好二哥啊,没想到这位却是真正的毒蛇,平时深藏不露,一旦出手就如此狠辣,叫人防不胜防。

    心头生起一丝寒意,不知道他二哥针对自己这个弟弟还布置了什么手段没有,自己可是一点防备都没有啊。

    一想到这里,心头就忍不住一阵惶恐,要是在关键时刻被二哥抽冷子来一下,说不定就直接万劫不复了。

    “哎,二殿下果然深藏不露!”

    归先生心头的忌惮同样不弱,脸上露出满满的苦涩,无奈道:“仔细一想,二殿下好象真没什么明显的把柄和漏洞显露出来!”

    “不管了,就算没有漏洞,本王也要他好看!”

    三皇子心头更加难受,经由归先生提醒,他确实惊讶现,他那位好二哥好真是隐藏极深,明面上的手下一个个都规矩得很,一时想要找到办法找回场底确实相当不容易。

    只是,他作为皇子,真想要找茬的话,怎么都能找到机会的!

    “殿下,既然知晓了是二殿下在背后捣鬼,要不咱们趁机跟贾赦修复一下关系?”

    归先生想得比较深,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这厮的破坏力相当强悍,如果咱们联手的话,说不定真能给二殿下一个好看!”

    “没必要!”

    三皇子却是毫不犹豫拒绝了归先生的提议,冷笑道:“贾赦这厮也没安什么好心,不然消息哪会那么轻松在荣国府里传扬?”

    归先生苦笑,无奈道:“话是这么说没错,这位京畿府府丞还是相当有能力的,以陛下对其的看重,说不定到了明天他就能坐上京畿府府尹的位置了!”

    “没这么快吧!”

    三皇子闻言一愣,摇了摇头不信道:“杨波那厮,可也是父皇的亲信啊!”

    “可惜,杨波的性子实在不是做实事的料!”

    归先生不屑道:“之前京畿府那么折腾,这位却是只敢隐身幕后旁观,任由贾赦这个新上任的副手折腾,陛下显然对此相当不满!”

    这话倒也对!

    傻子都看得出来,当今对京畿府尹前段时间的表现不满,不过……

    三皇子还是摇了摇头一脸不信,道:“可是贾赦才刚刚进入官场一年时间吧,怎么可能第二年就踏足正三品行列?”

    正三品官员可是真正的高官,每一位都是朝堂中的重要角色,就是以三皇子这样的天皇贵胄之身,想要拉拢一位都相当困难。

    官位到了这份上,牵扯的利益和相关人员都相当庞大,如果不是没有办法的话,一般的三品以上大员是根本不会站队的,因为没那个必要。

    不管是谁当了皇帝,都需要他们这样的朝堂重臣支持,可以说他们几乎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历来,也很少有三品以上大员,直接参与皇子的夺嫡之争,除非是皇子的外家或者有特殊关系的大员,利益已经跟皇子绑到一起,才会不遗余力的初力支持,否则想要让那帮老狐狸站队想都别想。

    正当三皇子在郡王府里大雷霆之怒的当口,一干在荣国府派驻了探子的大佬,几乎同一时间得到了相同的信息。

    三皇子被二皇子狠狠阴了一把!

    当今面无表情,独自一人在勤政殿足足呆坐了半天,最后才长长叹了口气,脸上平静无波看不出丝毫异样。

    一干朝堂重臣无不心惊二皇子礼郡王的心机城府,要么敬而远之要么亲近有加,总之朝堂上起了一阵不大不小的妖风。

    时间慢慢到了深冬季节,随着腊月到来,京都城中弥漫着一股过年的喜庆气氛,街上的景象更加繁华喧闹。

    一些有实力的大户有钱人,已经开始采购年货的行动,大把大把银子撒出去,刺激得本来繁华的街市更添几分红火。

    荣国府也不例外,作为府里的老太君,说一不二的角色,喜好奢华的贾母,早早就吩咐管家太太王氏今年要大操大办。

    庄子里送来的东西只是最次的玩意,市面上有的,市面上没的好东西,只卖贵的不选对的,大把银子如流水一般撒了出去,整个荣国府还没过年,便已经装扮一新到处披红挂彩喜气洋洋。

    府中上上下下一派喜气洋洋的摸样,就连外嫁的四小姐贾敏,也时常回府探望贾母,荣庆堂不时传出阵阵欢声笑语。

    因着当家人贾赦突然崛起的缘故,自从上任国公贾代善去世以后,门庭逐渐冷落的荣国府突然又变得热闹起来。

    特别是过年前这段时间,借拜早年的机会一官员登门拜访,只把一向爱慕虚荣的贾母乐得合不拢嘴。

    “大老爷官做得越风光了,只可惜我家老爷却在衙门里艰难度日!”

    王氏见不得大房得势,趁着贾母乐呵呵的当口,冷不丁泼了一盆冷水,顿时叫贾母脸上的喜色都僵住了。

    “老二怎么艰难度日了,他不是工部的郎中么,衙门里出了尚书和两位侍郎,还有谁能给他脸色瞧不成?”

    有些不满二儿媳煞风景的行为,贾母没好气道:“他这么年轻就坐上了五品官位,以后的前程远大着呢!”

    对二儿子一向看重的她,自是不知贾政是如何的无能废柴,都快要被衙门里的同僚挤兑得成了孤家寡人了。

    尤其是当衙门里的同僚知晓,贾赦和贾政兄弟俩的关系,并不像表面上那般和睦的时候,对贾政的排挤更加肆无忌惮,当然都是在官场规则之内的手段。

    这就叫心高气傲,眼睛长在脑门上,一心想要越老大的贾政相当难受了。其实以他的出身,还有眼下的官品,只要稍稍放低一点姿态,愿意依附的六品一下官吏还是很多的,可惜他统统看不上啊。

    结果,就造成了明明他是工部郎中,却混成了孤家寡人的凄惨状况,而他本人不思反省,只一个劲认为自己遭遇了排挤打压,常常长吁短毯官场黑暗不得施展报复云云,结果这话被王氏听去还当了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