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人为财死高手约战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人为财死高手约战

    “等老大回来我会跟他的,让他提携提携自家弟弟!”

    贾母秉承一贯的偏心习惯,尽管相当不满王氏打扰了她的兴致,不过最后还是顺嘴了一句,神色中满是理所当然之意。

    “多谢老太太!”

    王氏口中连连道谢,嘴角却忍不住露出一丝得意微笑。

    老太太还真以为自己的话是圣旨啊,贾赦那厮会毫无保留的听命,最好这对可恶的母子闹得天翻地覆才好。

    不过想到最近的烦心事,王氏眼底闪过一丝阴狠。

    她恨啊,不仅恨风光无限,几乎将他们二房‘压制’得毫无出头之日的贾赦,同时也恨那些没眼色的混蛋。

    以王氏的贪婪性子,她早就将荣国府偌大的家产,看做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对于银钱的贪婪几乎已经深刻到了骨子里。

    最近不少官吏上门送礼,其中的银钱数目相当不菲,尽管知道眼下得罪不起贾赦这位大伯子,可王氏依旧眼红那一笔笔外财。

    这些外财可是纯粹的进项,不像三节两寿的节礼那般,与亲朋好友互通往来,不管礼轻礼重以后都是要还回的。

    而这些官吏为了巴结讨好送上的礼物,因为双方之间地位的巨大差距这是单方面的送礼,根本就不用考虑还礼之类的事情。

    当然,如果其中某几位后来发迹了,那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以王氏贪婪的性子,她最喜欢这样的礼物,完全都是纯收入,不用考虑还礼和付出什么的。

    只是简单在贾母跟前哭了哭穷,表示今年的年景不好,庄子上和铺子里的收入都大不如前,这个年估计不好过云云,便引起了贾母的不悦,狠狠训斥了她一通,回过头来却要求贾赦把这些礼物全部归入公中。

    “一切但凭老太太吩咐!”

    贾赦没有据理力挣,尽管这些纯粹的礼物折合银子起码也有上万两之巨,不过他自然看不上这么点‘钱钱’。

    而且他在府中又不是没眼线,哪会不知这是王氏的手脚,心中对这位弟媳真是百般看不上,怎么也是堂堂的王氏嫡女出身,怎么看起来跟个探勘无度的商人蠢妇没啥区别?

    只是叫人意外的是,王氏并没有因此就‘心满意足’,而是把目标对准了贾赦郊外的庄子。

    没办法,那些直接把礼物送到荣国府的,真的只是所谓的官吏,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府里做主的不是大房,而是不起眼的二房夫妇。

    而京都真正有实力,又想结交贾赦这位官场新秀的有心人,都把礼物直接送到了贾赦在郊外的庄子上,由贾赦的正室夫人张氏亲自接收。

    只有如此,才是真正的送礼巴结之道,叫贾赦明白他们的‘好意’。

    这些送礼的人,大部分是京都城叫得上名号的大商家大财主,他们出手阔绰相当大方,一次送礼价值起码都不会低欲五千两银子。

    尽管他们身后都有硬靠,却也不愿意得罪了贾赦这样的京畿府大佬。做大生意的,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做那违法犯罪之是,要是到时贾赦来个‘秉公执法’,以其之前展现出来的狠辣性情,这些富贵之极的有钱人可不敢保证人身安全。

    于是,张氏收礼收到手软,在年前的短短时间里竟然收到了价值超过十五万两的重礼,惊得目瞪口呆一阵胆战心惊。

    “老爷,这礼物是不是太厚重了点?”

    张氏真是担心收了重礼出事,等贾赦得闲到郊外的庄子上休息时,特意郑重跟他提了提。

    “没事,你尽管安心就是!”

    贾赦哈哈一笑不以为意,心道要不是他之前的手段太狠,得罪了不少的有钱人家,只怕这次一口气都能收下超过三十万两以上的重礼!

    好好的跟张氏一夜缠绵,第二天他便从礼物中取出十万两银子。浩浩荡荡直接送到了户部衙门,跟户部尚书范伟打了招呼,言明这是明年他本人偿还的库银,亲眼见到范伟满脸喜色销了十万两的帐目后,这才转身到了皇宫。

    “你这家伙,倒真会取巧!”

    勤政殿中,当今哭笑不得看着贾赦,没好气道“既然你已经把银子还到户部了,那就如此吧!”

    他还真没见过像贾赦这样的,竟然拿着别人送其的贿赂重礼,直接偿还了国库欠银,叫他就是想找茬都觉得没趣。

    “多谢陛下恩典!”

    贾赦嘿嘿一笑,不以为意道“微臣有一家子要养,还欠了国库一屁股债,压力不啊!”

    “屁的压力,别以为朕不知道你是个真正的大财主!”

    当今没好气翻了个白眼,摆了摆手笑道“罢罢,不要在朕跟前碍眼,记得叫你二弟把另外十万两还上!”

    这事很快在京都权贵圈子,又一次引发轰动,什么的都有,不过所有人也都知晓了,贾赦这厮年前收礼收到手软啊,竟然还得到了当今的认可,可以光明政党的大收狂收,真真没有天理啊。

    王氏听到消息,自然十分不爽,她认为这些礼物都应该划入公中,成为她的囊中之物才对,可是现在却都入了张氏之手,真真气煞人也。

    为此,她没少在贾母耳边嘀咕,那可是足足十五万两银子的超级重礼啊,怎么可能不归入公中呢?

    可是这次,贾母却没有丝毫动作,连出口的意思都没有。

    她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在这种事情上犯糊涂?

    真要以为可以对大儿子为所欲为,最后倒霉的肯定还是她自己。

    张氏还有一双嫡子,明显就是贾赦的底线,一旦触碰很可能发生不可预估的严重后果。

    与几乎钻进钱眼里的王氏不同,贾母虽然注重实际银钱利益,但她更加看重面子和地位,而且十五万两银子绝对不是数目,她也不敢肯定大儿子有没有心动,会因为这笔巨款的因素跟她大闹一场。

    再,其中的十万两已经归还了国库,难道还能从国库里要回来不成?

    当然,心中不爽是肯定的,这么大的事情老大竟然连跟她一声都没有,还有没有把她这个母亲放在眼里了?

    所以,当贾赦例行前来荣庆堂拜见贾母,又随口出了当今的要求后,贾母相当不满表示“府里的情况一年不如一年,哪里还拿得出钱偿还欠银?”

    这是想赖帐?

    贾赦一点过继反应都没有,贾母的性子他早已熟悉,根本就懒得跟她计较。真以为他不知道,老二那个每用的东西,每月起码都要支个几万两银子,来支撑他那可怜的个人爱好,购买各种古籍书画?

    有时候,贾赦不无恶意猜测,老二这个废物是不是跟他媳妇同样一个想法,知晓袭爵无望,所以就大肆的败家,将公中的银子换成自己的收藏?

    “老太太,你可得想清楚了!”

    他的声音平静之极,一点波澜都没有兴起,可出的话却惊心动魄之极“老二欠银子的事情,已经被当今记挂在心了,明年他要是不还规定的十万年,就等着丢官罢职吧!”

    “你是他大哥,这钱你就不能替他还了么?”

    贾母吃了一惊,既而满脸愤怒不满道“有你这样当大哥的么?”

    我草,贾赦真有一种抽人的冲动,见过偏心的还真没见过偏心偏成这样的。不过他依旧轻松压制了心头火气,平静道“老太太这话的,我连府里的管家权都让了出来,公中的财物任由老二夫妻两挥霍,甚至我还承担了一般的欠银数额,还想要我替他还钱?”

    “怎么,不行么?”

    贾母一滞,满脸不悦冷哼道“难道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么?”

    “还是分家分宗算了,老太太你的私房我也没啥兴趣,你爱给谁就给谁,至于其它的想都不要多想!”

    贾赦轻轻一笑,摆了摆手没好气道“大不了我以后不在回来就是,或者直接向当今请求让爵可好?”

    “你敢!”

    贾母又惊又怒勃然色变,没想到着着又闹得这么僵了,心中真是不出的愤怒和不爽,眼前的大儿子翅膀已经硬了,不再受她的控制了。

    “没什么敢不敢的,老太太你也应该清楚,我在府中可是一退再退,至于老二我也给他指明了前路,他不听我也无法,要求再多的话真没什么意思!”

    贾赦轻轻一笑,摇了摇头起身直接就走,声音远远飘了进来“老太太你自己看着办吧,想如何通知我一声即可,就算把整个荣国府让给老二又如何,他能守得住么?”

    “这个逆子!”

    贾母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拿贾赦无可奈何,无论是分家或者还国库欠银,都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于是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也不知道贾母如何跟贾政和王氏如何了,这对性格一致贪婪的夫妇,在年前散衙封笔之前,心不甘情不愿将十万两银子送到户部衙门。

    “漕帮洪天赐,欲与一等将军贾赦城外一战,贾将军可敢!”

    而就在年前一日,衙门散衙封笔的那天,正准备从衙门离开的贾赦,突然接到一封古怪的挑战帖……

    还是按摘想法慢慢写吧,我本人还是比较喜欢红楼同人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