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二十三章 跳梁小丑闹剧一场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二十三章 跳梁小丑闹剧一场

    “漕帮洪天赐,什么来历啊?”

    震远镖局总堂堂口,贾赦安然高坐首位,一干镖局高层镖师分作两排端坐,一个个精神抖擞不敢有丝毫懈怠。

    眼前这位,可是真正的强者!

    一身实力强悍得可怕,是他们前所为见的强者。不仅如此,他还是堂堂京畿府的正四品府丞!

    这身份就更了不得啦,凡是在京都混的江湖汉子,想要混得好都得看京畿府的脸色,尤其像贾赦这样强势的京畿府大佬,就算有硬靠也不敢轻易得罪啊。

    “大人,洪天赐是漕帮的四大金刚之首!”

    震远镖局总镖头陆黄河,老老实实开口解释道。

    “四大金刚?”

    贾赦轻轻一笑,眼中满是不屑之色,淡然开口“这是什么鬼?”

    陆黄河心头一阵狂汗,也就上首这位敢不将漕帮放在眼里了。

    不过想是这么想,他却没有多废话直接解道“四大金刚乃漕帮的外门首领,专门负责漕帮的江湖事务!”

    “这位洪天赐什么是里,这么牛皮烘烘上门挑战?”

    轻轻一笑,贾赦自然没将什么‘四大金刚’放在眼里,他只是好奇漕帮的好手,怎么突然找上门来约战了?

    “传闻其出身嵩山少林,乃少林俗家弟子,一手金刚拳相当厉害,已经达到了江湖一流颠峰水准!”

    陆黄河轻轻咳嗽一声,笑着道“当然,相比大人自是远远不如!”

    “我,这厮怎么会突然找本官挑战?”

    贾赦直接道出心中疑惑,好笑道“莫不是听到了什么传言,所以过来耀武扬威想扬名江湖的吧?”

    “大人,之前被您一腿轰杀的冠军侯府护卫首领,正是洪天赐的堂弟!”

    “原来还有这层关系啊!”

    贾赦轻轻一笑,笑意却是未达眼底,悠然道“那就,把这厮也干掉吧!”

    “不可,万万不可!”

    在座一干镖师大惊失色,齐齐开口劝阻。

    “怎么,不相信本官的实力?”

    贾赦淡淡一笑,虽然没有露出不满的神色,却是叫一干走南闯北,见过血也经历过大场面的镖师好手,吓得瞬间面无血色连心跳都停拍了一瞬。

    浑身上下寒毛倒竖,生不起丝毫的反抗之念,额头冷汗滚滚手脚无力好不狼狈,心头像是压了座大山般沉重。

    “大,大人,我们哪里敢置疑您的实力啊!”

    陆黄河勉强吐出一口闷气,苦笑道“只是,漕帮帮众百万,可不是好招惹的!”

    恩!

    贾赦轻轻点了点头,一干镖师好手突然心头压力一松,一个个就像是没了骨头一般,重重瘫软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浑身上下早已被冷汗湿透,就好象刚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偌大的镖局正堂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汗臭味。

    “那就,见见这位洪金刚吧!”

    贾赦轻轻一笑,没有好也没有不好,起身直接朝门口走。

    一干镖师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心头的好奇占了上风,齐刷刷起身跟了上。

    ……

    京都城外,十里铺。

    洪天赐带着手下一票弟,正静静凝立于此。

    他们都是漕帮骨干,一个个都有不弱身手,看起来满身精悍盛气凌人。

    如果不是为了替被杀的堂弟出头,洪天赐还真不愿意跟堂堂的京畿府二号人物放对,实在得不偿失啊。

    尽管漕帮势力强大,又跟朝堂重臣有很身联系,并不害怕区区一位正四品官员,可如果不是必要的话还是不要直接对上的好。

    一家江湖势力,针对朝堂大员本就是十分犯忌讳之事,搞不好引来当今震怒,就连漕帮大龙头也抗不住啊。

    而且据传贾赦实力强横,能在一招之间秒杀实力只弱他一筹的堂弟,这叫洪天赐难以置信之余心中充满了警惕。

    当然,他认为传言太过夸张,堂弟之所以被一招干掉,无非就是瞧于人,结果十成实力连五成都没使出便挂了。

    这次,他一定要好好教训那位京畿府府邸丞,可能的话他甚至想在贾赦体内制造暗伤,让这厮好好享受享受被痛苦折腾的美妙滋味。

    为了更方便行事,他甚至特意挑了个过年散衙封笔的日子,为的就是逼那京畿府府丞不好调动官府的力量逃避。

    而站在洪天赏身后的一干好手,则没有他这帮心思复杂了,他们一个个满脸轻松谈笑风声,就好象游山玩水一般。

    他们也确实把这次的出行,当作了游山玩水。

    “那个什么京畿府府丞,这次算是倒大霉了!”

    “嘿嘿,被洪老大盯上,哪还有他好的?”

    “就是不知道,洪老大敢不敢下重手?”

    “哼,区区一个四品官员,咱们漕帮又怕得谁来!”

    “得好,杀了就杀了难道咱们还怕了不成?”

    “……”

    听手下弟在后头的议论,双手抱雄独自凝立于前的洪天赐忍不住苦笑连连,真是站着话不腰疼啊。

    可就在这时……

    “来啦来啦,快看对面那帮家伙,是不是那位贾府丞来啦?”

    一声吆喝,顿时漕帮所有来人的目光,齐刷刷望了过,一眼就看到乌泱泱近五六十号人手大步流星走了过来,其中甚至还有半持刀衙役!

    “贾赦这厮真是胆鬼,竟然带这么多人过来,想群殴么?”

    “群殴就群殴,难道咱们还怕了他不成?”

    十来位满身精悍的汉子,满脸不善一字开纷纷走上前来,与对面乌泱泱一票人马遥遥对峙。

    洪天赐的脸色相当难看,一双铜铃大眼精光闪烁,看向对面为首的那位锦服华泡高大汉子,神色相当的不善。

    “贾赦贾大人,这是你我之间的约战,你带这么多人过来干什么,还守不守江湖规矩?”

    脸色相当难看,洪天赐心头怒火熊熊,一点都没给对面的一行人面子,冲着贾赦厉声怒喝。

    “大胆!”

    “放肆,竟敢如此跟大人话,是不是想进牢房过年?”

    “混帐东西,胡什么呢?”

    “……”

    跟随而来的京畿府衙役勃然色变,纷纷伸指怒斥洪天赐这不知好歹的玩意。要是按照他们以前的脾气,直接拿了人关进牢房再。

    只是现在贾赦对衙役们的约束甚严,不许他们依仗手头的执法权胡来,经过一段时间的整顿,现在的衙役们却是不敢像之前那般肆意妄为了。

    而震远镖局一干镖师好手,个个心头沉重脸色森沉,身子紧绷做好的开票的打算。他们也没想到贾赦出行竟是如此大的排场,这画风还真的跟江湖约战不搭界啊。

    伸手轻轻虚按,之前还沸腾喧闹的场面,一下子变得安静无声。如此惊人的转变还真叫对面的漕帮精锐心头一凛,竟生出丝丝不妙之感。

    贾赦跨步往前一站,轻轻一笑悠然道“你也喊本官大人了,跟堂堂的朝廷命官什么江湖规矩,亏你也得出来!”

    “你!”

    洪天赐顿时怒了,咬牙切齿冷冷道“不要以为当了个的四品官就了不起,我漕帮帮众也不是好招惹的!”

    此言一出,刚刚还满脸不爽叫嚣着抓人的衙役们,脸色顿时微微一变,心头打鼓很是发虚,没想到对面的强人竟然是漕帮中人。

    “漕帮又如何,难道还能凌驾于朝廷之上不成,你们,是不是想造反啊?”

    贾赦轻轻一笑,眼中冷芒闪烁冷冷问道,区区一个江湖帮派的帮众也敢如此嚣张,真是不知死活啊。

    “贾大人不要胡八道!”

    洪天赐脸色大变,怒道“难道大人你就只会耍嘴皮子么,漕帮可不是那么好栽赃的!”

    心中却是暗暗恼怒,眼前的家伙真是歹毒啊,句句都是陷阱,一个回答不好漕帮可能将遭遇大难。

    “放肆!”

    不等贾赦开口,跟在身后的震远镖局总镖头陆黄河一声怒喝,声若惊雷霹雳,浑身劲气鼓荡不出的威风霸气。

    “哦,原来是震远镖局的陆总镖头啊!”

    洪天赐眼睛微微一缩,突然话锋一转冷冷道“这是我跟贾大人之间的事,难道陆总镖头想跟漕帮放对么?”

    陆黄河一滞,心头恼火却真不敢胡乱应答,一个不好那可就真的惹下大敌了,很有些为难的看向贾赦。

    “你区区一个厉害点的打手,有资格代表整个漕帮么?”

    贾赦冷冷一笑,只轻轻一句便让洪天赐变了脸色,心中更是恼怒之极,顾不得什么怒喝出声“贾大人,你无故打死我堂弟,这事我要你给个交代,废话少接招吧!”

    着双脚猛的蹬地,浑身劲气汹涌身如利矢电射而出,直奔对面不远处的贾赦而。

    心中恼恨贾赦话太毒,几乎句句都是陷阱,洪天赐一点都不打算留手,一定要叫眼前这个可恶的混蛋知道得罪了他的后果。

    吼!

    突然张嘴发出一声惊人虎啸,犹如平地起惊雷狂风阵阵,身子电射而至右脚猛的前踏,轰隆一身在坚硬的夯土地面上蹬出一个坑,犹如猛虎下山一般一拳轰出。

    可还没等他的金刚拳完全展开,突觉眼前一花,没等他反应过来便觉胸口一阵剧痛传来,紧接着几声清脆的骨碎声响起,身子犹如破败的棉絮一般软绵绵倒飞出,昏死过之前只模糊看到贾赦慢悠悠收回右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