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二十四章 府中偶遇话家事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二十四章 府中偶遇话家事

    一场叫人哭笑不得的闹剧……

    牛气烘烘的漕帮四大金刚之,江湖一流颠峰高手洪天赐,竟然连贾赦一腿都没能接住,直接被踹断八跟肋骨昏死过去,一下子把所有人都给惊住了。

    “全部带回去,但有反抗格杀勿论!”

    淡淡扫了僵在原地,一脸不可思议的漕帮帮众一眼,贾赦挥了挥手轻描淡写吩咐道:“全部关进死囚牢,让他们在那里好好过个年!”

    说着,再也懒得施舍一个眼神,转身大步流星直接离开。

    真是无趣啊,还以为所谓的江湖一流颠峰强者多厉害,原来不过跟暗劲期内家高手差不多,跟他这样的丹劲强者根本没法比啊。

    一帮衙役如狼似虎蜂拥而上,三下五除二就将一干失魂落魄,或者说被吓住的漕帮精锐拿下。

    “大人,是不是太过了,他们毕竟是漕帮的核心帮众!”

    回去的路上,6黄河满怀忐忑,小心翼翼凑到贾赦跟前小声提醒。

    “那又如何?”

    贾赦嘴角露出一丝不屑,轻笑道:“还是那句话,漕帮势力很大不假,可它有资格跟朝廷顶牛么?”

    自然是没有的!

    6黄河无话可说,心中却是暗暗腹诽,可大人你也代表不了朝廷啊。

    “不用担心,漕帮的情况我也知道一点,大部分帮众都是运河两岸讨生活的百姓和苦力,他们真正能够调动的精锐人手能有五千就不错了!”

    贾赦眼中闪烁凌厉精芒,冷声道:“而且还分散在千里之长的运河两岸,他们真要是不知死活调动过两百以上的人手,你看朝廷会不会把他们当土匪给剿了!”

    开玩笑,当今可不是一个软弱的君主,对朝堂的掌控力度相当强势,就连那些大世家大贵族都不敢炸刺,何况区区一家以运河为生的江湖帮派?

    真要惹急了朝廷,当今一声令下,漕帮不说灰飞湮灭吧起码也要损失惨重,然后朝廷再扶持有力的江湖势力跟其竞争,真用不了多长时间漕帮的声势便会一落千丈。

    漕帮的领显然明白这一点,所以平时表现得相当低调,在帮朝廷运送漕粮时更是不遗余力不敢有丝毫怠慢,估计就是清楚这一点吧。

    这些事情,作为朝堂准高级官员,心中还是相当清楚的。而6黄河虽然是老江湖了,可毕竟站的位置不够高,看得也不够透彻,这才被漕帮的声势吓住。

    再说了,以贾赦的实力,会把漕帮的所谓好手看在眼里么?

    这只是衙门封笔后的一次小插曲,并没有在贾赦心中留下多少波澜。回到城里后,直接出手封住了洪天赐等人的血脉,而后亲眼看着他们被送入环境相当险恶的死囚牢房,这才带着不错心情返回了荣国府。

    他准备跟贾母打声招呼,直接返回城外的庄子,跟妻儿还有通房在一起,等到过年前一日再带着妻儿一同回城。

    反正眼下所居东院已是一个空架子,贾母也不好强留他继续窝在府里两看相厌,过年嘛还是得图个好心情不是?

    “大哥,你回来啦!”

    没想到在荣庆堂见到了妹妹贾敏,笑着说道:“妹夫应该也放假了吧,你怎么不陪着妹夫一起啊!”

    “讨厌,大哥你胡说什么呢!”

    贾敏两颊浮起两团红云,没好气道:“我想母亲了不成啊!”

    “当然好啊!”

    贾赦跟贾母见过礼后,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笑道:“老太太最近可没少念叨妹妹呢,过年期间正好多走动走动!”

    “好啊,别到时候我走动得多了,你又嫌我回娘家太过频繁!”

    贾敏眼睛一亮,下意识接口道,可是话一出口就察觉不对,急忙闭口秀美的脸上露出一丝赫然。

    “谁敢乱说,看我不揍得他像个猪头!”

    淡淡扫了这位素来眼高于顶,看不起自己的妹妹一眼,心中门儿清也不点破,笑着说道:“不用理会那些闲言碎语,嘴巴长在别人脸上,你还能拿针将它们全部堵上不成!”

    “嘻嘻。大哥你可得说话算数啊!”

    贾敏嘻嘻一笑,一点都没有客气,直接道:“在过年祭祖之前,我可是要经常回来看望母亲的!”

    “好啊好啊,有敏儿在身边,我这个孤老婆子也不会寂寞了!”

    见贾敏和贾赦一副兄妹‘情深’轻松言笑的摸样,贾母顿时乐得眉开眼笑合不拢嘴,一把拉住贾敏的手笑道:“我的敏儿可是公府千金,看哪个家伙敢乱嚼舌头根!”

    有了贾母的‘宠腻’,贾敏显得更加兴高采烈容光焕,嘴皮子利索得紧,三言两语便把贾母逗得哈哈大笑乐不可支。

    贾敏心中暗暗得意,眼角的余光扫过坐在一旁的大哥,心中很有些复杂。

    她着实没想到,大哥的变化如此之大,大到她都几乎不相信,眼前这位就是那位印象中,贪花好色一无是处的大哥了。

    自从跟着丈夫回京之后,不管是跟手帕交聚会,还是与其她一同游玩,耳边几乎全是对大哥的夸赞之言,这让她这个妹妹感觉脸上有光,好象在贵妇圈子里的声望都抬升了不少。

    这对她来说,感觉简直不可思议啊。

    可这还不算,关键是丈夫林如海时常跟她感叹,大舅兄对他在翰林院的帮助极大,让他少受了不少排挤和压制。

    这让她感觉很不可思议,大哥不是勋贵圈子出身么,怎么影响力竟然还能辐射到翰林院这等地方?

    丈夫也没瞒着她,告诉了她心中的关窍,京畿府府丞可不是一般的官吏,只要做得好更进一步是铁板钉钉的事情。

    很显然,大哥贾赦在这个位置上做得相当不错,按丈夫的说法就是风声水起,并且得到了当今的几番赞赏,可以说前途不可限量。

    翰林院清贵不假,但很少有人能在这里待一辈子专心研究学问,总有出外做官,或者在六部坐衙的一天。

    到时候,贾赦的地位就显得十分不俗了,搞不好翰林院中的某些翰林,甚至都有可能调到贾赦手下做事。

    能在官场上厮混的都是聪明人,他们可不敢早早就得罪了贾赦这样的官场红人,既而对其妹夫林如海自然也是高看一眼。

    加上林如海本身能力不俗,又是人圈子里很被看好的后起之秀,他在翰林院混得如鱼得水相当舒服。

    林如海不是傻子,当然明白其中的关窍,回去后时不时跟着贾敏念叨一二,时间长了贾敏自然越清楚大哥的分量,对以前看不上的大哥逐渐改变的观念,当然要敏大小姐向贾赦低头讨好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最近一段时间,不知为何上门拜访的人士子突然增多,刚开始她以为是丈夫的影响力所然,最后的结果却是叫她又是郁闷又是自豪,原来这些官小吏,还有一些落魄士子主动上门,却是想通过丈夫的关系,跟大哥结识。

    这样的结果真真叫人哭笑不得,不过贾敏心中还是相当得意的,那可是她的嫡亲大哥,至于之前对大哥的恶感,早就被她选择性遗忘。

    不要说那些想要巴结,却是连门路都找不到的官小吏,就连丈夫林如海也是相当看重跟大哥之间的关系,她这些时日经常回到荣国府,可不仅仅只是本人的意愿,丈夫也没少暗示和鼓励。

    “妹妹在这里陪老太太,我正好要出城跟张氏他们汇合!”

    贾赦轻轻一笑,趁着此时气氛不错,直接提出了告辞,说着便准备起身。

    气氛一下子变得很是尴尬,贾母的脸色瞬间垮了下来,贾敏有些不知所措,又很是不满问道:“大哥,你为什么把大嫂还有瑚儿琏儿他们安置在郊外,是不是跟母亲闹了什么矛盾?”

    得,千金大小姐就是千金大小姐,一遇到不爽之事立即爆,立即就将丈夫之前的叮嘱,还有来时的想法全部抛在一边。

    “妹妹怎么会这么想呢?”

    轻轻一笑不置可否,贾赦没有生气也没有恼怒,神色平静得叫人心惊。

    “要不是闹了矛盾,大嫂好好的长房长媳,又是府里的当家太太,又怎么在郊外一住就是近三年?”

    贾敏倒是看得明白,别人家里可没出现过这样的糊糊事儿,只有荣国府才有这样的奇葩事儿生。

    “一切特殊原因,妹妹就不要理会了,你来了只管跟老太太开开心心就好!”

    贾赦不为所动,淡淡一笑站起身来,冲着脸色不豫相当难看的贾母道:“老太太,我这就离开了!”

    “等等,你把话说清楚,我也正要弄个明白,张氏到底还回不回来?”

    见有女儿帮腔,贾母将心头积累的不满突然全部爆了出来,怒道:“婆婆还在城里呢,她这个做媳妇的倒好,竟然在郊外庄子上一待就是近三年,好大的贩子啊!”

    “大哥,究竟是怎么回事啊,能不能跟妹妹说一说?”

    贾敏心头升起一丝不安,却还是被满满的好奇取代,跟着说道。

    “妹妹真想知道?”

    见贾敏连连点头,再看贾母也没反对意思,贾赦预不惊人死不休道:“还不是怕你大嫂被莫名其妙的害了,这才被逼着送到城外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