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家宅不宁因贪念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家宅不宁因贪念

    “什么,大哥你说什么?”

    贾敏一双美目睁得老大,满脸不可思议,简直以为自己听岔了。

    大哥说什么了,竟然说大嫂是为了避祸,这才躲到城外庄子上去的?

    荒谬!

    这是贾敏心中闪过的头一个念头,堂堂国公府,怎么在大哥的口中,却成了要人命的二虎狼之地了?

    可等她现大哥脸色虽然依旧平静,却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后,心头猛的咯噔一下,竟升起浓浓的莫名寒意。

    莫非,或许,也许,大嫂真的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跑去郊外庄子上避祸的?

    下意识的,她的一双秀目看向贾母……

    此时的贾母脸色阴沉,看向贾母的眼神竟是说不出的阴冷和厌恶,冷冷道:“老大你胡说什么呢,把府里当作什么地方了?”

    “呵呵,眼下屋子里就咱们三人,周围五丈之内没有外人存在,不用担心说出的话被外人听到,那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贾赦轻轻一笑,重新坐回了椅子上,原本屋里侍侯的丫鬟,早就退了出去,以他的实力自然知晓周围五丈方圆,确实没有外人存在。

    “什么亮话,老大你可要说清楚!”

    贾母冷冷一笑,看向贾赦的目光越不善,冷声道:“不要以为你当了个什么小官,就以为自己很了不起!”

    “比起老太太的作威作福,不顾张氏产后身体虚弱,硬逼着她侍侯,一心想将张氏整死差多了!”

    贾赦淡淡一笑,说出的话却是惊雷霹雳一般,震得贾敏两眼呆,脑子嗡嗡作响根本一片空白。

    “老大你这话我却是不认可,媳妇孝敬婆婆可是天经地义之事!”

    贾母面沉似水,冷声道:“难道张氏孝敬我这个婆婆,还孝敬错了不成?”

    “呵呵,老太太别老是拿孝字说事!”

    拿其茶盏轻轻抿了一口,贾赦一脸轻松,悠然道:“府里这么多的丫鬟都是干什么的,老太太用个膳都得两位媳妇站在一边侍侯,夹菜添饭的是显威风呢,还是故意在一帮下人跟前落她们的脸啊?”

    “混帐东西!”

    贾母一脸铁青,砰的一声重重一掌拍在身前的案几上,冷笑道:“我这个做婆婆的,想怎么让媳妇侍侯就怎么让她们侍侯,有你置喙的资格么?”

    “我没置喙啊!”

    放下茶盏,贾赦耸肩摊手道:“所以在父亲的孝期,任凭老太太如何折腾,张氏就算病得只剩下半条命,我那时屁都没放一个!”

    “粗鄙!”

    贾母冷冷骂了一句,冷笑道;“祭是如此,那你还有什么好记恨的?”

    “我没记恨!”

    懒懒靠在椅背上,贾赦神色平静悠然道:“要不是我暗中出手,张氏早就撑不到父亲的孝期过去了,我这个做丈夫的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张氏被活活折腾死吧?”

    “既然如此,那你又在父孝过后,匆匆把张氏还有瑚儿琏儿送走作甚?”

    贾母满脸不悦,冷冷扫了贾赦一眼,对这个翅膀硬了的大儿子,越看不顺眼,恨不得一巴掌将他给拍死。

    贾赦和贾母唇枪舌剑互相对碰,贾敏在一边却是听傻了,整个人都浑浑噩噩脑子一团糨糊。

    她没有想到,一向温柔大方的大嫂,竟然差点被母亲给生生折腾死,这是何等可怕的事情啊。

    更没有想到,大哥竟然隐忍若斯,大嫂都被折腾得半死不活了,他还能隐忍得住,直到父孝过后才匆匆将大嫂送出京都。

    一向以来都备受宠爱的她,根本就没见过,更是连听都没听过如此恐怖的‘婆媳之战’。

    她嫁去林府后,婆婆便直接放下了府中大权,没多久后更是因为体弱多病直接撒手人寰,根本就没给她这个儿媳妇制造什么麻烦。

    之后整个林府后宅,就是她一家独大,根本就没有谁敢给她气受!

    原本以为娘家也应该差不多,哪里知道大嫂的遭遇竟是如此凶险,简直跟进了虎狼窝差不多。

    她有些不敢置信悄悄打量了母亲一眼,感觉脸色铁青一脸愤恨的母亲好生陌生,这还是她心目中慈祥的母亲么?

    竟然因为看大嫂不顺眼,就要生生的将大嫂折腾至死!

    想想都感觉恐怖,贾敏额头不知何时已泌出一层冷汗,低着脑袋努力装做小透明,不想让正犀利交锋的母兄注意到。

    这边,正激烈交锋的贾赦和贾母,确实没有太过在意坐在旁边的贾敏,直接把她当作了小透明。

    “老太太自是好手段,把弟妹王氏抬了出来掌家,为了张氏的生命安全,还有瑚儿和琏儿的安全,我自然得把他们送出府去!”

    贾赦一开口,又是一番叫人心惊胆战的话。

    “老大你胡说什么,难道王氏还会对张氏下手不成?”

    贾母狠狠一拍案几,十分不满怒叫出声。

    “呵呵,不瞒老太太,以王氏的贪婪性子,一旦得了管家权,为了牢牢抓住这次机会,哪里还会让张氏还有复起之机?”

    呵呵一笑,贾赦真就顺着贾母的话说了下去,说出的话相当的诛心。

    “胡说什么呢,你弟妹不是那样的人!”

    贾母老脸一阵扭曲,毫不犹豫断然否定了贾赦的说法。

    “是啊大哥,没凭没据都是自家人,又何必说这样的话呢?”

    贾敏有些不满,没有继续装小透明突然开口帮腔:“是不是大哥你不岔王氏拿去了管家权这才心存怨怼的?”

    她本人对没化的王氏也相当看不顺眼,但怎么说都是二哥的正妻,怎么也要给二哥一点面子不是?

    当然,叫她喊二嫂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呵呵,她要是没心思的话,怎么会一掌家,就迫不及待收买大房的丫鬟婆子?”

    贾赦也没生气,只是淡淡一笑悠然道:“父亲的孝期刚过,妹妹知道张氏身边有多少人被收买了么,足足有十几位,其中还有一位贴身大丫鬟!”

    震惊,贾敏相当的震惊,大哥的话犹如重锤一般,狠狠击打在她的心头,叫她有一种难以喘气的感觉。

    是啊,王氏如果没什么想法的话,为何会在短短一年时间内,就收买了大嫂身边那么多的丫鬟婆子,甚至还有一位心腹大丫鬟?

    “还有,妹妹知道王氏掌家之后,府中的支出和公中的损耗有多大么?”

    贾赦嘿嘿一笑,不急不缓轻声道:“足足一百一十万两之巨!”

    什么?

    这下不仅贾敏傻眼了,就连贾母都震惊了,满脸不可思议看向贾赦,不知道他这话是胡说八道还是真有其事?

    “不要这么望着我,这事是真是假很容易推测得出,王氏自己捞的银子歧视不多,老二那个家伙别看一副正经摸样,可是花起银子来相当凶狠,父亲孝期过后才短短一年,单单他从公中支取的银子便过六十万两!”

    贾敏再次风中凌乱,好象话本故事一般不可思议。

    六十万两对于偌大的荣国府来说,也算是一笔相当惊人的数字了,没见贾母的脸色都跟着变了么?

    “至于其它的银子哪去了,我都懒得多说,真真丢人现眼!”

    贾赦好象尤嫌不够,淡淡一笑摇了摇头,没好气道:“妹妹还认为,我对王氏的管家不满么?”

    “那大哥你是怎么想的?”

    贾敏当然不会相信贾赦对王氏掌家没意见,只是大哥确实做得相当容忍,面对二哥和二嫂如此败家行径都没有传出丝毫不满声音,就这点来说大哥的胸襟当真宽广得紧。

    “我能有什么想法,荣国府就这么大架子,我的想法就是在府里被他们夫妇两败光之前,把欠朝廷的欠银全部还钱,还有六十万两的空额!”

    贾赦轻轻一笑,终于第一次对着贾母说出了心理话:“至于荣国府最后被糟蹋成什么样子,有老太太坐镇呢还轮不到我说话!”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变的极为沉闷,贾母的脸色依旧难看,贾敏则是相当的不安和忐忑,她没想到府里的情况竟是如此糟糕。

    “王氏还有二哥,为什么会做得如此过分?”

    最终,她还是没能忍心中的不满,问了出来:“难道他们不知道,荣国府要是出了问题,他们也讨不了好么?”

    “妹妹你这个问题,问得有些傻啊!”

    贾赦轻笑着调侃了句,神色淡然解释道:“他们不是府里的正经当家人,自然要趁着掌家的机会,能捞多少就捞多少嘛,老太太肯定认为我继承了爵位,得到了最大的好处,能让老二占些便宜就占些便宜,免得以后老二一家子的生活困难嘛!”

    轻轻一笑,他好象说的不是自家财产被人白白占了一样,神色平静语气轻松,说不出的悠然自得,懒懒道:“老二夫妇都是看重眼前利益的性子,只怕在他们心里,荣国府的钱财取之不尽用之不绝吧?”

    “这不关你二弟的事,都是王氏弄的鬼!”

    贾母终于开口,还是一如既往的偏帮小儿子,轻轻松松就把贾政给摘得干干净净。

    “王氏怎么说也是金陵王家宗家嫡女,再怎么贪婪也不至于连这么点眼界都没有吧?”

    贾敏也愿意帮二哥一把,皱着秀眉不解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