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惊雷霹雳若等闲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惊雷霹雳若等闲

    “王氏?呵呵……”

    说道王氏,贾赦眼中闪过毫不掩饰的不屑,淡然道:“王氏的性子,其实是金陵王家的环境养出来的,至于所谓的金陵四大家族,妹妹你以后可不要在外头胡说,除了我贾家和史家还算不错之外,其余两家么,薛家的情况特殊不好多说,王家么根本就是一个破落户!”

    王家就是一个破落户?

    贾敏被这个说法给惊呆了,她在苏州守孝之时,可是没少听闻金陵四大家族的威名啊。

    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

    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

    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找金陵王;

    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

    四大家族可是号称金陵的护官符啊,在金陵城和江南一带都相当有名,权势也是极为惊人。

    可堂堂的金陵王家,在大哥口中却是‘破落户’!

    “怎么,不相信?”

    轻轻扫了贾敏一眼,贾赦哪会看不出她脸上的不信?

    “确实不敢相信!”

    点了点头,贾敏倒也没有隐瞒心中想法。

    “大言不惭,老大你倒是说说看,王家怎么个破落法?”

    贾母新奇不顺,怎么看贾赦都不顺眼,冷笑道:“堂堂四大家族之一的王家,在你口中竟然都成了破落户,老大你才当了几天管,就如此不知天高地厚了,真是叫人失望啊!”

    面对贾母的嘲讽,贾赦不置可否轻笑道:“妹妹你看看,王家宗脉两位嫡女,长姐嫁到荣国府作为二房太太,按理来说根本就没有管家权!”

    “而幼女则是远嫁金陵,嫁作了商人妇!”

    说到这里,他嘴角一弯露出满满的嘲讽,不屑道:“当时王家老爷子还在吧,王家沦落到了什么地步,才会将嫡女嫁为商人妇?”

    贾母和贾敏母女俩互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奇。

    不是贾赦说出的话,她们还真的忽略了这个重要细节,王家竟然将两位嫡女,嫁给贾政和薛家下任家主,明显的家族破败气象啊。

    贾母当然不会认为贾政出身不如贾赦,只是一个继承人的问题就将两兄弟的地位彻底拉开,这是不争的事实。

    至于薛家,第一代薛家家主倒是得封七品紫薇舍人官位,勉强算得上官场中人,薛家当时可以算入官宦人家行列。

    可是自从第一代薛家家主去世后,薛家又变成了彻底的商户之家,尽管是替内务府办差的皇商,但也摆脱不了一个‘商’字。

    在封建朝代,商人的地位相当低下,出门甚至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穿戴丝绸衣裳,社会地位更是低得可怜。

    当然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但是官宦人家根本就瞧不起商户之家这是肯定的,更不要说联姻了,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是要惹人耻笑的。

    可王家老爷子,偏偏就将自家嫡亲小女儿,嫁到了薛家这样的商户之家,也不知道这位老爷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大哥,之前你说薛家身份特殊,怎么个特殊法?”

    贾敏脑子灵活,瞬间抓住了贾赦话中的深意,好奇追问。

    不仅是她,贾母也相当的好奇,薛家名为四大家族之一,其实知识其余三家的钱袋子罢了。

    她可是知晓,为了抱住其余三家的大腿,薛家每年送来的礼物价值就不下十万两之巨,在重要的年份,比如说荣府当家人整寿之际,送出的礼物更是惊人,出手相当的大方豪爽。

    再加上四大家族联络有亲,这有才了薛家一席之地,现在她才知晓薛家另有身份。

    “呵呵,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薛家是皇家安插在江南的密探头领之一,身负皇命自然很不简单了!”

    贾赦嘿嘿一笑,不以为然道:“当然,王家老爷子将嫡幼女嫁给薛家,最为看重的还是薛家的万贯家财啊!”

    “胡说什么呢,王家又不是没钱!”

    贾母气乐了,没好气讥讽道:“王家家主当初可是掌管外与大庆的交流一事,其中可利益大得惊人!”

    “最后如何,王家老爷子还是没保住位置吧?”

    贾赦淡淡一笑,悠然道:“王家真要有钱,也不会养出王氏这等贪婪性子,就像是掉进钱眼里一般!”

    贾母和贾敏母女好一阵面面相觑,被贾赦所言彻底惊住。

    “虽然我不知道当初到底生了什么,但可以肯定在任期内,王老爷子肯定出了大娄子,最后把王家的底子都给掏空了!”

    贾赦神色平静,侃侃而谈:“不然的话,堂堂王家嫡女,何至于嫁得那么低,王氏在荣国府就像是投保的人质般,而小王氏则是套用薛家大笔银钱的棋子,可就是如此王家依旧还是混得相当之差!”

    淡淡一笑,撇嘴不屑道:“整个王氏宗支,到了现在竟然只有王子腾一个人在军中折腾,而且还混得相当艰难!”

    能不艰难么,到现在都还没重新返回京营任职,还不知道以后怎么样呢!

    见贾母和贾敏都听呆了,贾赦轻轻一笑缓声道:“老太太扶起王氏管家我没意见,就是让她将荣国府掏空我也没啥想法,可在此之前我是不会让张氏置身险地的!”

    贾母脸上怒容一闪,不满道:“说来说起,你还不是不想让张氏回来么,找那么多借口干什么?”

    不说贾赦,就是坐在旁边的贾敏都一阵无语,明显看得出贾母这是在无理取闹。

    事情明摆着么,王氏因为家族因素影响太过贪婪,到了她手里的掌家权又怎么可能轻易让出?

    以贾敏对其的了解,她违抗不了贾母的命令,只好把目标放在针对张氏身上。只要张氏没了,荣国府就没有能跟她争夺管家权的女人。

    贾母享受惯了,已经不耐继续操劳,显然王氏对此看得相当清楚。

    如此一来,张氏的处境就相当危险了,幸好大哥早早将她送大庄子上保护起来,否则能不能活这么长时间还两说得很。

    贾敏相当无奈,也不知道母亲到底怎么想的,大哥都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她还一如既往的相信并支持王氏管家,也难怪大哥不满,换了她只怕早就闹腾得满府鸡飞狗跳了。

    “就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老太太告辞了!”

    贾赦神色依旧平静如常,好象早就知道会是如此一般,慢悠悠冲着贾母行礼后,便起身准备离开。

    “大哥!”

    贾敏突然开口叫住了贾赦,有些不好意思道:“夫君想让我问问大哥,不知道明年外调是否合适?”

    “敏儿,你们夫妇回京才不到一年时间呢,怎么又要离开么?”

    不等贾赦回答,贾母便满脸激动问道。

    “母亲!”

    贾敏很是为难,不过最后还是咬牙解释道:“如海说最近朝堂不太平,他怕殃及池鱼所以想要出去避一避!”

    “这说的什么话,难道以荣国府的声势,还护卫不住女婿么?”

    贾母相当不满,没好气反问:“难道说,女婿怀疑府里的能力不成?”

    “不,不是这样的,母亲不要生气!”

    贾敏一听急了,有些不好意思扫了大哥一眼,咬了咬牙这才小声道:“听如海的意思,几位成年皇子的争斗好象突然变得十分激烈!”

    “什么?”

    贾母吃了一惊,脸上神色惊疑不定,不过最后还是一脸不以为然,傲气道:“你父可是当今的心腹重臣!”

    “父亲没去之前自然是心腹重臣,如今去了那就叫做已故忠臣!”

    看不上贾母这种天老大,皇家老二,老子老三的作势,贾赦不咸不淡提醒了句:“还有忘说了,我得罪了二皇子还有三皇子!”

    “造孽啊,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玩意!”

    贾母神色一滞,下一刻连连拍打扶手大声干嚎,扫向贾赦的眼神满是凶狠和厌恶,怒声咆哮道:“老大你想拖着荣府一起完蛋么?”

    那可是两位成年皇子啊,老大这个作死的玩意竟然一连得罪了两位,荣府现在岂不是被两位成年皇子敌视?

    一想到这里,贾母的心顿时凉了半截,只觉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升头顶,头晕目眩好不难受,指着贾赦半晌说不出话。

    “大哥,你怎么……”

    贾敏也惊得面无血色,她哪里知道大哥竟然不声不响的得罪了两位成年皇子,只觉心头好不心慌。

    就算以她公府小姐的傲气,也没胆子面对两位成年皇子的怒火无动于衷啊。

    “想要在官场有番作为的话,怎么可能不得罪人?”

    见贾母和贾敏两母女一副天塌下来的摸样,淡然道:“你们却是不用担心,那两位皇子有我顶着就成!”

    “混帐,混帐东西,你能顶得住么?”

    贾母撒了泼一般大喊大叫,犹如一个疯婆子般指着贾赦怒骂:“你个混帐东西,是要托着荣府一起下水啊,天呐老国公啊,你就睁睁眼收了眼前的混帐啊,省得他害了府里一家子,连带还将贾氏一族给害了!”

    贾赦眼神一冷,没好气道:“老太太,既然你如此看不上我,又担心我拖累了府里,那就分家分宗吧,就是我身上的爵位我都可以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