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庄子见闻训小儿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庄子见闻训小儿

    贾赦可不知道妹妹妹夫的想法,当着妹妹的面跟贾母喷了一顿后,若无其事离开荣庆堂,当天就带着一干小厮护卫离开了京都。

    赦大老爷的到来,让本就充盈着过年喜庆之意的庄子,显得更加的热闹。

    “夫人辛苦了!”

    见到站在庄子门口迎接的张氏,贾赦轻笑着走了过去小声说道。

    “老爷客气了,这是妾身的本分!”

    张氏脸上露出一抹感动,摇了摇头郑重道。

    “见过父亲!”

    这时,站在旁边的贾瑚和贾琏两个小子,凑了上来见礼问好。

    贾赦轻轻恩了声,点了点头与张氏一同回到庄子正堂,屏退了一干凑热闹的下人后,一家四口这才有闲心聊一聊家常。

    不一会,赵氏和钱氏两位通房,带着越发活泼的一双庶子庶女赶了过来,正堂显得越发热闹喜庆。

    因着两个嫡子贾瑚和贾琏,比两位庶弟庶妹起码都大了四五岁,根本就没啥利益冲突可言,四个小的关系倒是相当融洽。

    尤其是迎春,小姑娘三岁最是蠢萌好玩的年纪,不一会便如众星拱月一般逗得咯咯直笑,张氏也忍不住将她抱起好一阵亲香,其乐融融说不出的温馨。

    待一家人说说笑笑,吃了顿接风宴后,送两个小的回房休息,贾赦带着贾瑚和贾琏两个小子随意在庄子里走动。

    庄子所在的山谷目前拥有佃户三百户,人口差不多在一千五百左右。放在外头如此规模的种地人口,比得上一座规模不小的镇子了。

    还有近两千两位国公的亲随,以及几倍于此的家眷,人口多了自然发展就快,庄子前的大片荒地如今已被彻底利用起来,建了纵横双向四条商业街,任由住在山谷里的佃户和亲随家眷在这里做些小买卖赚点零用钱。

    这些都只是庄子的内部事务,并没有对外头开放,所以一切都显得相当简陋,规模也都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只要时机合适一旦与外界取得了联系后,很容易就能发展壮大,以贾赦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成为一个生活安定的繁华小镇不成问题。

    当然,因着安全方面的考量,起码在短时间内她是不打算放开庄子与外界的交流,同时还得更进一步加强庄子的防御力度。

    无论是当初那支杀手小队的幕后组织,还是漕帮的好手都有可能报复,贾赦自己倒是无所谓,可是妻小却是没这种底气,只能依靠严密的防护来保护自身安全,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带着两个嫡子在庄子所在山谷走了一圈,情况还算不错叫他非常满意。

    回到庄子上,进了正院书房,他脸色一板,两个嫡子顿时心神一凛,恭工敬站在书桌前静候父亲的训示。

    “瑚儿,你有什么打算?”

    贾赦轻轻一笑,示意两个嫡子不要紧张,先坐下慢慢说即可。

    “不知父亲有何安排?”

    贾瑚心头一喜,有些忐忑小心道:“儿子不是读书的料,而且身体先天不足也没法练武,只能这么吊着实在有些不甘啊!”

    “怎么,你这个二等子耐不住寂寞,想要做一番事业?”

    贾赦轻笑,心中感慨封建时代的男子成熟得太早了点吧,贾瑚这小子虚岁不过才十二罢了,就想着做一番事业了?

    “嘿嘿,父亲在京都官场闯下偌大名声,做儿子的自然也不能太差!”

    贾瑚嘿嘿一笑,很是自然道:“不知道有没有儿子出力的地方?”

    “叫你现在进官场拼杀,那是在害你!”

    淡淡扫了这小子一眼,贾赦轻笑道:“不过你可以先在为父身边做个幕僚,先慢慢熟悉官场里的规矩和行事手段再说!”

    听了父亲的其那半句贾瑚很是失落,不过后半句一出他却是满脸惊喜,不敢置信道:“父亲,这是真的么?”

    “自然是真的,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

    贾赦没好气白了他一眼,淡淡道:“不过在此之前,你得先把整部《大庆律例》背全了再说!”

    “放心吧,儿子不会叫父亲失望的!”

    贾瑚满脸兴奋,虽然大庆律例这本书相当厚实,而且其中用词都比较拗口,不过眼下他满心兴奋自然不会将这点小麻烦放在心上。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一旁的贾琏见大哥有了着落顿时急了,急忙开口嚷嚷着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哦,你小子的书背齐了没?”

    对这个红楼原著中赫赫有名的花花公子,贾赦满心满脸都恶意。

    一听背书,贾琏小盆友顿时好似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变得无精打采精神萎靡,小脸满是委屈和郁闷。

    说起来都是泪啊,由贾赦一手组建起来的庄子学堂,秉承着最为暴力刻板的教学方式,以背书为主要目的不求甚解,采取的手段就是毫不留情的严厉责打,反正完不成背书任务就得挨打谁也不能躲过。

    贾琏小盆友基本上就是在挨打中度过的,每天不挨一顿打就不舒服,开始张氏还有些心疼,可是久而久之习惯了,甚至有的时候贾琏这小子太过调皮捣蛋,她都不介意亲手狠狠赏给这小子一顿竹条。

    不是说贾琏脑子愚笨,相反这小子的脑子相当聪明,只要肯用心背书,学堂的背书任务其实算不得什么。

    可是这小子的心思根本就没在这上头,结果自然是三天两头挨打时常罚跪,贾赦甚至听闻这小子都有了一个转属的‘跪位’,专门留给这小子罚跪用的。

    为此,张氏相当恼怒,不是恼怒学堂对贾琏如此狠心,而是恼怒贾琏这小子不求上进,丢了他外祖家书香门第的脸。

    怎么说张家一门都是大庆朝相当有名的书香世家,林如海所在的林家跟其比起来,根本就没啥可比性。

    张氏的两位嫡亲兄长都是二甲进士出身,表哥表弟们最差都有举人功名,要不是家族不允许,起码能再多出十来位进士,这是多么恐怖的底蕴啊。

    而她的嫡长子贾瑚,因为先天身体不好的缘故,跟本就没有办法科举入仕。

    好在丈夫争气,已经提前为嫡长子做好了安排,争取到了一个二等子的爵位,就算没法继承荣府的爵位也不算什么。

    她的一腔对读书科举的向往,自然而然全部放在嫡次子贾琏身上。

    正如贾母看重贾政那般,一心想要替贾政以后弄个好出路,张氏的心思其实也差不多,只是她没有贾母的私心那般重,也没有对长子有丝毫不满的意思,只是想让次子有个出身以后混得轻松一些罢了。

    可惜啊,贾琏这小子太皮实了,根本领会不到张氏的深深母爱啊。

    话说庄子学堂也算是奇葩,老师全都是贾赦身边的清客和幕僚充当,只要求学生们背书其它什么都不教。

    贾赦对四书五经的理解不深,可以说相当的肤浅,但他却认识四书五经总共就那么几本书,只要把它们全部背全了,打好了牢固的基础后,以后再学习理解就自然轻松得多。

    事实也确实如此,贾瑚在国子监只读了大半年的书,可是他的学业成绩相当不俗,国子监的老师对其都相当看好,认为是考进士的好料子。

    而且他在国子监的学习进度相当惊人,当别的学生还在一边背书一边辛苦理解书中经义之时,他只需要根据背得滚挂烂熟的上下文内容,顺着老实的讲解慢慢领会就成。

    如此的学习效率相当之快,他半年的学习生涯,按照授课的老师所言,比得上其余学生一年半以上的时间!

    因为贾赦强令学生们做学习笔记的缘故,贾瑚自然也不能例外,他的学习笔记让几位清客幕僚相当震惊,直言运气好的话考个举人也不在话下。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经历,所以张氏再也没有诟病庄子学堂的教训方式粗暴了,只是一门心思督促贾琏这小混球用心背书。

    “父亲,二弟的学业相当不错了,目前已经背全了四书,再过两年估计五经也都能全部背下!”

    见二弟一副畏首畏尾的摸样,贾瑚好笑帮忙说着好花:“二弟学习还是很用功的!”

    “用功个屁,你别替他说好话,真以为我不知道么?”

    贾赦没好气翻了翻白眼,斜瞥了垂头耸脑的贾琏一眼,冷笑道:“这小子三天不打就敢上房揭瓦,背书的进度也是学堂里排名倒数前三的,可把你母亲气得够戗!”

    贾瑚讪讪,这是事情他也无话可说,只能在心里替二弟点了跟蜡,祈祷他自球多福了。

    “再说,先生们都说了,学堂排名前几位的学生,都可以参加明年的童生试和秀才试了,就他这进度能叫人满意么?”

    贾赦脸色倒也说不上差,他没有要求贾琏一定要小小年纪就中秀才,但是这小子的学习态度十分恶劣,他有必要好好敲打敲打。

    话说庄子学堂虽然只是他顺手而为的初级教育机构,可贾赦对于学堂还是相当看重的,因为里头的学生都是他以后的得力帮手,成才的越多他以后可用的得力人手就越多,势力和影响力也就越大。

    也就在他安居郊外庄子上时,突然来一一位不速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