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

    “在下归应元,求见贾将军,烦请这位兄弟通报一声!”

    庄子所在山谷谷口,三皇子手下第一幕僚归先生,正一脸客气冲着守护谷口的几位劲装中年大汉拱手客气道。

    同时,不忘暗暗观察山谷谷口看起来简单,暗地里却是布防严密的几处明暗哨,心中暗暗惊讶。

    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怎么说荣国府以武起家,两任国公都是手握军权的大将,手下有些军中好手作为亲兵也是可以理解的。

    “请稍等!”

    守谷口的老兵淡淡扫了归先生一眼,冷淡开口转身向后走去。

    “大胆!”

    如此‘傲慢’态度,当即让跟在归先生身边的两位王府侍卫勃然色变,其中一位踏步前行呛的一声拔剑在手,怒道:“知道先生是什么人么?”

    崩崩崩……

    回应他的,是五道弓弦绷紧之音,瞬间五把军中强弓被拉成满月,锋利冰冷的箭头将归先生和两名侍卫全部锁定,冷厉的杀机叫三人头皮一阵麻。

    “我不知道这位先生是谁,但我知道你们要是敢乱来的话,就不要怪我手下的弟兄不客气了!”

    那位守谷口的老兵头目,回头冷冷警告了句:“识相的话老实呆着,否则后果自负!”

    “先生……”

    那两位王府护卫,哪里受过如此威胁,急忙拔剑在手将归先生保护在身后,脸色难看问讯归先生的意思。

    “无妨,等见过贾将军再说其它!”

    被数把强弓对着,还有数道凛然杀气锁定,归先生浑身寒毛倒竖很不舒服,脸色微微凝重叮嘱:“不要乱来!”

    心中却是大为惊讶,没想到贾赦手下的护卫竟然如此精锐!

    要不是今天过来亲身感受了一把,只怕他跟身后的三皇子智郡王,很有可能会将贾赦手下这批精锐人马忽视过去。

    记得情报所示,前面的山谷中这样的军中老卒起码又近两千之数,这可是一股十分强悍的军力啊,要是在关键时刻很可能挥重要作用。

    归先生想到这里,心中又是惋惜又使郁闷。

    惋惜的是三皇子智郡王跟贾赦的关系闹得很僵,想要缓和不是那么容易的,更别说成为亲密无间的盟友了。

    郁闷的是,这一切都不是三皇子和他愿意见到的结果,全是二皇子在背后捣鬼,这才弄成眼下这等状况,实在叫人心生郁闷啊。

    哒哒哒……

    等候了也就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突然谷中一阵清脆的马蹄声响起,并以极快度向谷口方向接近。

    来了!

    归先生心头一喜,轻轻拉了拦在身前的两名王府侍卫一把,要他们不要轻举妄动,这才抬眼向谷口方向望了过去。

    果然,数骑人马疾驰而至,为的华服男子不是一等将军贾赦还能是谁?

    “归先生是吧,请入谷说话!”

    贾赦在谷口勒马停步,清冷的目光瞬间锁定在一身士长袍的归先生身上,淡然开口,说完掉转马头便准备在前带路。

    “大胆!”

    两名王府护卫脸色难看之极,没有理会归先生的难看神色,勃然大怒断然大喝,一左一右飞扑而起,手中寒光闪闪的长剑一左一右直取贾赦背心。

    “放肆!”

    守护谷口的老兵脸色大变,刚刚他们见到贾赦过来放下警惕,那几把端着的强弓也跟着松弦放下,岂料那两王府示威竟然趁机偷袭,真是不知死活。

    数位老兵抄起手头腰刀揉身而上,就要跟那两王府侍卫搏命,瞬间便组成一个小小的战斗队型,同时一道道强猛气息呼啸而出。

    在贾赦的感应中,数位悍然出手的老兵,好似数团熊熊燃烧的气血之焰,充满了勃勃的生机和强大的能量,其气息一点都不弱于江湖上三流好手!

    他们都是接受了贾赦的特别培训,修炼了他传授的硬气功,加上搭配合理的药膳温养身体补益气血,短短数年时间一个个实力突飞猛进,又有极为娴熟的战阵配合,战斗力比起纯粹的江湖好手可要强悍得多。

    数年时间,庄子所在山谷不是没人打过主意,张氏毕竟是荣府当家少奶奶出身,想要捞一把的江湖中人和土匪强人不在少数,其中还有别的一些势力参杂其中。

    可结果呢,山谷依旧牢牢控制在贾赦手上,那些打山谷主意的不是被重创就是直接成了一堆黄土,要么直接被吓得不敢再有丝毫妄想,这就是两位国公麾下亲兵如今的威慑。

    啪!

    面对两把带着凌厉气劲的锋利长剑,贾赦眉头都没轻皱一下,随手一甩,手中的马鞭犹如一道黑色闪电,凌厉的鞭影瞬间抽在那两名王府侍卫脸上,顿时皮开肉绽鲜血横流,那两货惨叫着翻身就倒,手中长剑顺被抛,双手捂脸一个劲的哀嚎痛叫。

    数位守护谷口的老兵瞬间一拥而上,拳打脚踢不过片刻功夫,那两位已是进气少出气多了。

    归先生心头不悦,却是看都没看那两倒霉蛋一眼,跟在贾赦身后翻身上马,一路疾驰来到了庄子上。

    心情不好,没有心思查看庄子里的景象,可他依旧被庄子里的勃勃生机给惊了一惊。

    他又不是没见过农人吃苦,三皇子手下的庄子他也去过,自家的庄子情况同样了若指掌,却没哪一家有眼前庄子这般生机勃勃的。

    心中的疑惑只是一闪便灭,他此行可不是来查看贾赦这座庄子虚实的,而是有要事与这位京都官场新秀分说。

    “你们都下去吧!”

    贾赦倒也善解人意,待小厮奉上茶果点心之后,便挥手将他们全部打初期,开门见山说道:“归先生贵人事忙,想必无事也不会跑来我这个偏僻的庄子,有什么事尽管直说就是!”

    “贾将军果然爽快!”

    归先生先是一愣,而后哈哈一笑郑重道:“既然将军如此快人快语,那归某也不拐弯抹角!”

    说着,端起茶盏轻抿一口,淡然开口道:“请贾将军放了漕帮的洪天赐!”

    “哦,漕帮好大的能量,竟然找到三皇子帮忙说项!”

    贾赦轻轻一笑,脸上没有丝毫惊讶之色,淡淡道:“三皇子怎么跟漕帮拉上关系的,就不怕当今对他声厌么?”

    归先生勃然色变,冷冷道:“这就不劳贾将军费心了,不知道将军能不能在年前将洪天赐放了?”

    要不是洪天赐被关在死囚牢,干系重大三皇子不好随意出手,哪用得着他如此大老远跑来一趟?

    “这个倒是没什么问题!”

    出乎归先生意料的是,贾赦一点刁难的意思都没有,直接爽快答应下来:“本来我跟那洪天赐就没什么恩怨,只是这厮不知好歹竟然挑选本官,不过给他一点小小的惩罚罢了!”

    说着,他当着归先生的面写了一封手令,直接喊来柱子吩咐了几句,挥了挥手让他快马赶去京畿府衙牢房放人。

    归先生看得目瞪口呆,又是尴尬又是不爽,原本以为贾赦这厮会将手令交由自己,哪想到根本就没这回事,真是尴尬啊。

    贾赦淡淡扫了归先生一眼,开玩笑,他怎么可能把手令这等重要东西随便给归先生这样一个外人,谁知道他拿了手令后是去放人,还有有其它用途。

    “既然事情已经办完,那归某这就告辞了!”

    怎么看都感觉贾赦相当不顺眼,见事情办好了归先生当即起身告辞,一点想要留下继续交流的想法都无。

    “好走,不送!”

    贾赦轻轻一笑,目送归先生离去的背影,等这厮即将出门的时候,突然说道:“记住跟三皇子说一声,他欠我一个人情!”

    归先生脚下一顿,心中既好笑又好气,贾赦这厮真是不可理喻。

    多少人想跟三皇子搭上关系连门路都找不到,贾赦这厮倒好一点都没想着缓和关系。之前的事情都是二皇子搞出来的,既然如此三皇子也是受害人,贾赦这厮却依旧不理不睬,真是颗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等归先生带着满腹心思和不爽离开,张氏从旁边的花厅走了出来,脸上带着忧色道:“老爷,真不愿跟三皇子缓和关系?”

    “缓和干什么?”

    贾赦却是不以为意,不屑道:“真以为一切过错都能推到二皇子身上么,之前做的事情就能当作没有生?”

    “那毕竟是皇家人……”

    张氏虽然对皇室相当不满,可她的固有思维还是对皇室相当敬畏的。

    “皇家人又如何,只要没坐上那把椅子,以后是死是活还两说得很!”

    贾赦淡淡一笑,握住张氏的手不以为意道:“你不用操心这些,你只要看好庄子和几个小弟,外头的事情有我处理就成!”

    张氏俏脸一红,默默点了点头,沉浸于突如其来的温馨不可自拔。

    可能今天注定了不是一个清闲的日子,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响起,门外的小厮急忙小声禀告:“老爷太太,姑老爷和姑太太来访!”

    张氏大羞,急忙挣脱逃也似的离开,贾赦嘿嘿一笑也不多说,端坐在椅子上没有起身的意思,淡然开口吩咐道:“叫大少爷前无谷口迎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