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三十章 静待时机候大变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三十章 静待时机候大变

    林如海和贾敏,在贾瑚的引领下,第一次踏足贾赦在郊外安置张氏和一双嫡子的庄子。

    庄子上的景象,对于他们这对出身名门的夫妻没有丝毫吸引力,反倒有阵阵的不适,脸上却不好表现出来。

    “瑚儿,你娘和你弟弟在庄子上住得还习惯吧?”

    对于贾糊这个性格温和的侄子,贾敏还是相当喜欢的,谁叫她跟林如海结婚好几年都没一点动静呢,她对小孩子特别喜欢。

    “习惯,很习惯啊,这里可比府里要轻松惬意多了!”

    贾瑚轻轻一笑,他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轻笑着说道:“要是姑姑哪天有空,不妨在庄子上待几天,就知道这里的好处了!”

    暗暗摇了摇头,庄子上的环境,又怎么可能比得上荣国府?

    生怕触动了少年人敏感的神经,贾敏也不说破,只是笑吟吟道:“如此就好,有空了记得来姑姑家里玩!”

    “一定一定,过年后我也要回城,到时候叨扰了姑姑和姑父,你们可不能嫌弃啊!”

    贾瑚嘻嘻一笑,顺着杆子就往上爬,乐滋滋道:“姑父府上的园林可是京都一景,我很是喜欢呢!”

    “喜欢就多来看看,又不是外人!”

    贾敏满脸欣喜,轻轻点了点贾瑚的脑门,好奇道:“怎么,明年瑚儿又要去国子监上学么,这是好事啊!”

    她并不知晓贾瑚有先天心疾之症,因为受到林家的书香之气影响,还是很希望娘家人中有读书有成之辈的。

    林如海站在一边笑吟吟不说话,默默听着妻子和大侄子笑闹,脸上始终挂着温煦的笑容,他对温文有礼的贾瑚也相当顺眼。

    “那倒不是,父亲叫我跟他到衙门里做事,先当父亲的幕僚!”

    说起这个,贾瑚便是一阵眉飞色舞,却没见到林如海和贾敏夫妇诧异的眼神,还有贾敏略带不满的神色。

    “你爹是怎么想的,怎么会让你这么小小年纪,就进衙门做事呢?”

    强忍下心头不满,贾敏语气平淡问道。

    贾瑚没有注意好些,笑嘻嘻道:“父亲说我已身有爵位,没必要读书科举,等我熟悉了官场规矩和衙门事务后,直接进入官场就行!”

    林如海和贾敏心头齐齐一震,这才突然想起眼前的少年可不仅仅只是一个存秀才,他还有二等子,相当于从二品的爵位在身。

    这下,贾敏无话可说,还真如大哥所言那般,瑚儿已经有爵位在身,自然用不着寒窗苦读,只要熟悉适应了官场的环境,直接进入官场就成,而且起点相当之高。

    别的不说,起码一个六品实权职位使少不了的!

    这让还只是七品翰林编修的林如海,心中郁闷苦笑连连。

    这就是有爵和无爵之分,差距相当的大,只要在官场上不作死的胡乱折腾,以后起码一个三品高官职位是少不了的。

    相比贾瑚和贾赦父子俩的顺畅,林如海的官场之路显然要艰难得多,起码他还得在地方和京都官场打几个混,才有可能挤身高官行列。

    好象感应到了丈夫的郁闷,贾敏适时岔开了话题:“你弟弟呢,难道他也不用读书么?”

    “自然要读书的!”

    说起这个,贾瑚就忍不住一阵嘿嘿怪笑,引得贾敏好奇追问,他这才笑着说道:“弟弟读书不用功,一双小手几乎从开学到放假,从来都没有消肿过!”

    “这么严厉?”

    林如海和贾敏齐齐吃了一惊,贾敏不信道:“打扫下得了这么大决心,难道不心疼么?”

    “母亲刚开始确实心疼,可是有父亲看着也没办法!”

    贾瑚轻笑着解释道:“后来打着打着习惯了,也就没有太过在意!”

    “庄子里的学堂,是怎么授课的?”

    林如海的关注点,显然跟妻子不太一样,好奇道:“学堂里的老师连你弟弟都敢经常打,胆子很大啊!”

    贾敏反应过来,同样满脸好奇看向贾瑚,同为女人自然更加理解女人的心思,要是她有孩子的话,有学堂老师敢如此折腾自家孩子,只怕她早就疯了一样找那学堂老师的麻烦了。

    “背书!”

    贾瑚有些奇怪的看了两位长辈一眼,微笑着回答道。

    “背书?”

    林如海疑心大起,好奇道;“没别的内容么?”

    “没了,就是背书啊,只要能把四书五经全部背熟了,就算毕业了!”

    贾瑚理所当然道:“难道有什么问题么?”

    有问题,当然有问题了!

    林如海一脸古怪,好笑道:“自然有问题,别的学堂除了背书之外,可要学习一些粗浅的经义理解啊!”

    “父亲说没必要!”

    贾瑚的回答出乎意料,只听他侃侃而谈:“父亲说,小孩子正是记东西最好最快的时候,趁着这时候背熟了四书五经,再经过模拟考试锻炼,只要运气不是太差的话一个秀才功名是跑不了的!”

    林如海听傻了,贾瑚的话彻底颠覆了他对读书的认识啊。

    贾瑚说得开心,难得有在长辈跟前露脸的机会,他一脸兴奋根本就没有察觉姑父古怪的脸色,笑道:“父亲说,童生试和秀才试都只是考最基本的记忆力罢了,只要背熟了四书五经,再对考试的环境有所了解的话,通过这两项考试并不困难!”

    这个倒是真的!

    林如海一愣,想了想还真是这个道理,童生试和秀才试也确实大多考的是考生的记忆力。

    “父亲说,最好能在十五岁,最迟不能差过二十岁就要考过秀才试,然后进官府学堂读书学习理解经义,再尝试着考举人试!”

    贾瑚说得兴起,一脸的眉飞色舞得意道:“父亲说,科举只是敲门砖,只要能迈入官场门槛就成,没必要对读书太过苛求,能养成读书的习惯最好,没这个习惯只要能通过了进士科也一样!”

    太功利了!

    林如海暗暗摇头,不过仔细想想又觉得十分有理。

    科举本就只是进入官场的途径罢了,至于读书趋势不能强求,他可是知道有些官员过了进士科的门槛后,从此再也没摸过书本。

    “大舅兄还真是个怪人!”

    心中虽然很不以为然,不过林如海还是冲着妻子态度和气轻笑道。

    ……

    庄子正堂,听到门外脚步声响起,贾赦这才起身迎了出去。

    “哈哈,妹妹妹夫你们来啦,真是叫人意外啊!”

    他呵呵笑着打了声招呼,让刚刚走了不短路途有些气喘吁吁的两人落座,挥手示意贾瑚退下,调侃道:“瞧你们的身体素质,走这么点路就气喘吁吁了!”

    “比不得大舅兄神功盖世!”

    林如海苦笑,没好气翻了翻白眼:“看来以后得多走动走动了!”

    “大哥,大嫂呢?”

    贾敏知道丈夫跟大哥有事要谈,直接问起张氏的踪迹。

    “在后院,你自己过去,我就不跑你大嫂过来了!”

    淡淡扫了贾敏一眼,贾赦轻笑点头:“都是自家人,大哥就不跟你客气了!”

    贾敏满脸高兴,点了点头也没怪大哥怠慢可她,正如大哥所言一般,都是一家子,如果太过客气那就见外了。

    点了点头,起身直接朝庄子后院走去,身边跟着几位贴身大丫鬟,一路上还有庄子上的丫鬟婆子指路,也不会真的受怠慢了。

    “说吧,妹夫有何事寻我?”

    待贾敏离开,贾赦又挥退了屋子里的下人,这才冲着林如海开门见山笑道:“不用藏着掩着,你我关系亲近用不着如此!”

    “大舅兄所言极是!”

    林如海也没客气,脸色一正直接问道:“不知道明年调离京都的话,有没有合适的机会?”

    不等贾赦回答,他轻笑道:“最近朝堂争斗激烈,我一个小小七品翰林编修实在不堪其扰,所以想要外出避避风头。本来想过年时跟大舅兄说的,不过想到那时大舅兄未必有空闲时间,所以就巴巴跑过来了!”

    “你我关系密切,用不着如此客气!”

    贾赦摆了摆手,稍作沉吟便直言道:“你想出外避避风头也好,有合适的地方么?”

    林如海苦笑,摇了摇头无奈道:“江南自是最好的选择,可惜我使不劲,西北和西南倒是有不少空缺,只怕夫人受不了苦!”

    贾赦默默点头,想到了什么突然抬头说道:“妹夫,如果你信我的话,先活动活动力度不要太大,等过年以后可能河南那边有变,到时候你倒可以去河南坐上一任地方官,距离京都不远也好照应!”

    河南有变?

    林如海吃了一惊,在贾赦面前没什么好隐藏的,脸上露出震惊之色,惊呼道:“大舅兄,这是真的么?”

    贾赦嘿嘿一笑,声音低沉森冷道:“河南巡抚苏子通乃二皇子亲舅,恰好河南那边又出了大问题,这次要不把这厮拉下马,岂不便宜的二皇子么?”

    林如海闻言身躯猛的一震,双眼陡然睁大一脸骇然望向贾赦,心头好似翻江倒海掀起道道惊涛骇浪。

    “可是,河南难头没有相熟的官场朋友啊!”

    等他稍稍平复了激荡的心情,很是郁闷的说道。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到时候自然会有同盟的,而且还是相当密切的那种!”

    贾赦微微一笑,满脸高深莫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