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三十六章 乱后余波人心乱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三十六章 乱后余波人心乱

    浑身气血鼓荡,体内劲气勃发,贾赦犹如下山猛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杀入白莲教徒之中,瞬间惊呼惨叫连成一片,普通的白莲教徒连反应都来不及做出便惨叫着倒飞了出去,却是再也没能爬起来。

    至于那几位请神上身,威风八面的白莲教徒,贾赦也没跟他们客气墨迹,直接伸掌重重印在他们心口,暗劲勃发瞬间震碎了他们的心脉,这些之前还威风凛凛,杀得龙禁卫屁滚尿流的恐怖存在,瞬间就被震断心脉七窍流血而亡。

    “本官一等将军贾赦,陛下在此尔等还不速速见驾?”

    轻松解决了最难缠的白莲教徒,贾赦飘身而退,扬声大喝:“速速解决了这些白莲余孽前来见驾!”

    声如洪钟,好似炸雷在龙禁卫耳中炸响,顿时叫这帮士气低迷的家伙心头一震,急忙鼓起余勇一阵冲杀,将失了主心骨的白莲教徒全部斩杀当场。

    等他们清理了白莲教徒,急忙上前拜见当今,并在当今的要求下杀向混乱的内宫。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有军队出马,刺客之中又没有那种能以一人之力独挑大军的猛人,自然被一一击杀。

    这一场皇宫内的混乱,直到天色快亮之时才勉强结束。

    整个皇宫一片狼籍,到处都是仰倒的尸体和刺鼻的血腥气味。因为天气寒冷的缘故,这些尸体和鲜血已经结成冰块,看起来更加恐怖惊人。

    经过粗略统计,这次皇宫之乱,死去的妃嫔美人还有宫女上百,最叫当今心痛的是两位未成年皇子十四和十五死于混乱之中,参加宫宴的重臣权贵也挂了十几个,可谓损失惨重。

    当今勃然大怒,下令彻查刺客混入宫廷之事,相信不久内宫之中将再次血流成河人头滚滚。

    同时当今下令禁闭京都城门一日,五城兵马司和京畿府衙彻查城内不法,还有京营将士布防各大城门以备万一。

    从除夕开始,整个京都都笼罩在一层紧张的阴霾中,再无丝毫过年的喜庆气氛,整个城市都显得紧张之极叫人难以喘息。

    当然这些跟贾赦没有多少关系,待皇宫内院的刺客全部肃清之后,他之前向当今告辞回府。

    当今倒是想把他留在身边当作侍卫,可惜他根本就不答应。并且还明确表示,他是不会进入军中的,也算是让当今放心。

    他表现出来的武力实在太猛,可以说宫宴的混乱就是被他一力压制下去也不为过,当今回过神来铁定得严加防备,他还不如早早表态,至于当今到底怎么想的他就管不着了。

    如果这位皇帝真容不下他在官场,按他干脆辞官当个闲散爵爷也不错,到时候自然另有其它乐事去做,并不是一定要挂在官场这颗树上吊死。

    所幸当今不是过河拆桥的性子,估计也是忌惮贾赦的恐怖武力,他并没有坚持让贾赦留下护卫,并且很明显表示了感谢,等后续事宜处理妥当后会有重赏。

    贾赦心情愉快跟邻府伯父一同离开皇宫,约定大年初二上门拜访后便返回荣国府,果然贾母和二房一干人等全部等候多时矣。

    “老大,今晚皇宫究竟出了什么事,喊杀震天的叫人心惊胆战!”

    贾母最先沉不住气,见贾赦进门二话不说开口问道。

    因为身体有些不适,她昨晚并没有参加宫宴,而是留在府中享受二儿子和二儿媳的孝敬,没想到宫内突然传来阵阵喊杀声可被吓得够戗。

    张氏也是同样的原因没有参加宫宴,怎么说张氏装病都装了好几年,自然不会在这等事情上犯下‘不孝’的大罪。

    大庆的大年宫宴规矩不严,除了受邀的重臣和权贵之外,其家眷可来可不来,视本身的意愿而定。

    “是啊大哥究竟怎么回事?”

    贾政一脸焦急,好象宫中大变跟他有莫大关系似的。

    “没什么,有反贼想要刺杀皇帝,最后失败了!”

    淡淡扫了在场几位一眼,贾赦不以为然说道:“用不着如此紧张,当今没有事情,也不会牵连到咱们头上!”

    “怎么能说没关系?”

    贾母没好气道:“等会上个折子向当今请个安露个脸,表表荣国府的忠心!”

    贾政眼睛一亮,他要的就是这样的露脸机会,要是没老大这个荣国府袭爵人带着,他还真没资格上折子。

    “要上就让老二自己上去,估计最近几天京畿府要忙死,我可没这闲功夫!”

    只微微一想,贾赦哪还不知贾母和贾政心中打的什么主意,顿时没了说话的兴致,摆了摆手露出一副疲倦摸样,打了个哈欠道:“在宫里待了大半夜实在疲倦,老太太我这就告辞了!”

    说着也不等老太太反应过来,拱了拱手转身就离开了荣庆堂正房。

    “这这这,这个混帐东西!”

    直到贾赦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屋里,贾母这才反应过来一脸气愤,拍着扶手却是无可奈何。

    “母亲,你看这个请安折子……”

    贾政一脸急色,郁闷道:“这么好一露脸机会,大哥怎么就不知道争取呢?”

    “哼,估计是不想让老爷出头吧!”

    王氏在一旁阴阴开口,脸上露出一抹愤恨之色。

    “哼,没有他难道我们就不能送折子入宫么?”

    贾母心头火起,猛的一拍扶手冷笑道:“怎么说我也是超品国公夫人,一份请安折子还是送到皇帝案头的!”

    “如此,是不是有些失礼了?”

    贾政却是有些犹豫,小心道:“没有大哥联名,总感觉不太妥当!”

    “那你认为该如何?”

    贾母郁闷了,老二这性子太过绵软了,前怕狼后怕虎的还怎么成事?

    ……

    不说荣庆堂母子二人的纠结,贾赦悠然回到东院。

    果然东院也是一片灯火通明的景象,张氏,赵氏和钱氏都在,贾瑚和贾琏两个小的也在,至于贾淙和贾迎春则是呼呼睡得正香。

    “老爷,宫里发生什么事了?”

    见到贾赦安然返回,几个女人眼睛一亮齐齐起身相迎,张氏作为正房一边观察贾赦的状态,一边好奇问道。

    “没事,今天宫宴上突然窜出一皮刺客,把好好一个宫宴搅得天翻地覆,幸好夫人你没跟着一起进宫,不然我还真不好顾及!”

    贾赦摆了摆手,往主位的椅子上一主,简单将宫内突然爆发的乱子说了一下,最后总结道:“当今没事,估计宫内还会乱上一阵子,老爷我这次可是立了救驾大功,至于当今能有什么封赏就不好说了!”

    “这可真是太好了!”

    不仅张氏,赵氏和钱氏全都一脸眉飞色舞,老爷不仅在宫宴大乱中没有丝毫损伤,反而还立下救驾之功,皇帝肯定少不了重赏。

    功莫大于救驾!

    想当年老国公之所以能够恢复公爵爵位,还不是因为有一次救驾之功?

    不然真以军功而论的话,邻府的贾代化一点都不比老国公差,可他却是降等袭爵,这就是差别!

    “这事你们心中有数就成,在当今有动作之前千万不要泄露出去!”

    见几位女人一脸喜色,大有扬眉吐气之势,贾赦笑着摆了摆手:“老太太和老二那边对咱们大房可是看不顺眼得紧,你们可不要在这时候刺激他们!”

    张氏闻言一惊,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以老太太的心性,贾赦光宗谣祖可能还会高兴一下下,事后少不得敲打一番,而后又会要求老爷帮衬二老爷。

    而二老爷贾政夫妇可不是省油的灯,谁也不知道他们在提前得了消息之后,会不会做出一些叫人吃惊的事情来?

    尽管这样的可能不是很大,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谁也猜不透这对虚伪的夫妇心中到底是怎么个想法。

    “瑚儿琏儿,你们这几天待在东院哪都不要去!”

    叮嘱了几个兴高采烈的女人一番,贾赦这才把目光放在两个嫡子身上,吩咐道:“这两天不管是京都还是咱们所居的这一片都可能不太平,你们作为大房的男丁要保护好母亲还有弟弟妹妹,知道么?”

    “请父亲放心,孩儿跟弟弟不会叫您失望的!”

    贾瑚一脸郑重,牵着弟弟贾琏的手保证道,贾琏这小子也稍稍知事了,在一旁连连点头一副小大人摸样。

    “哦对了,等天一亮我便去妹妹妹夫那看看,顺便提醒他们注意,如果能叫他们到荣府暂住几日最好!”

    贾赦点头表示满意,回头又冲着张氏说了句,随后摆了摆手笑道:“好了好了,大家都散了吧,把心放到肚子里,有老爷我在出不了事情的!”

    赵氏和钱氏很有眼色急忙起身告辞,带者一双儿女在一票丫鬟婆子的簇拥下离开,贾瑚和贾琏也经不住熬夜的疲惫告辞离开,贾赦轻轻一笑和张氏一同返回东院主卧。

    第二天果然整个京都戒严,城里的喜庆气氛顿时消散,城中百姓惴惴不安,官员权贵也是人心慌乱,像贾政这样想要投机取巧的也不在少数,于是当今的案头突然多出了小山一样的请安折子,只把心情不爽到了极点的当今给气得不轻,却又不好拿这些官员发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