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三十七章 混淆视听意在西北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三十七章 混淆视听意在西北

    贾赦作为京畿府的二号人物,行事作风又相当强硬铁血,在第二天就接到宫内传话,由他亲自负责京都城内的治安稳定,以及捉拿逆贼事宜。

    当今不是傻子,尽管心头又是恼火又是伤心,恼火自家儿子的表现,同样也是伤心两个儿子的去世,但他脑子还没糊涂。

    京都善之地不能乱,而且现在还是大年初一,当今也不想闹得太过引民怨沸腾,京畿府尹杨波手段不够狠辣,很难震住手下那帮衙役油子不会趁机骚扰百姓,毕竟大年初一出来干活心头肯定有怨气。

    贾赦经过之前的一系列事件,已经在京畿府树立了极大权威,下面那帮衙役油子也都掌控得住,眼下情况紧急也顾不得其它,只能让贾赦顶上了。

    他早有心理准备,早上刻意起了个大早,带着妻儿同贾母和贾政夫妇在荣禧堂吃了顿团圆饭,饭过还来不及些家长里短,宫里的命令就传过来了。

    贾母和贾政夫妇收起了脸上的不悦,他们一大早就被大房的人弄醒,在这寒冬腊月的心头着实不爽,不过现在么……

    “老大好好干,不要叫当今失望!”

    贾母一脸慈爱,出的话暖心之极,可惜在场没人相信。

    “大哥真是得当今眷顾啊,以后可不要忘了我这个弟弟!”

    贾政虽然在衙门里混得不开心,不过总算也历练出了一点点人情事故,而且又是在家人跟前倒也放得开。

    “放心,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贾赦淡淡一笑,招呼一轻穿戴整齐便离府赶到衙门坐镇。

    老实话,过年期间京都相当的安静,街上冷清清的没有了喧嚣的叫卖和嘈杂,除非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此时百姓们基本上都跟家人在一起过年。

    这就方便了京畿府衙役们的工作,只要顺着空荡荡的街道巡视而过就成,只是寒风刺骨叫人心生不爽罢了。

    当然,心中虽然不爽却是万万不敢表现出来,作为公门中人他们的消息极为灵通,已经隐隐听到宫宴大变的饿消息,皇宫于昨晚可谓血流横河尸横遍野,甚至还有皇子妃嫔都受波及死去。

    当今震怒可不是开玩笑的,此时谁要是不心撞枪口上绝对讨不了好。

    好在贾赦没有太过苛刻,他知道白莲教猛的来这么一下,几乎将他们在宫廷中的人手全部暴露,甚至还将隐藏的好手都给搭进去,显然所谋甚大。

    只是他对白莲教并不是很了解,不知道他们的势力范围在哪,也就难以猜测他们的具体目的,不过想来动作肯定不会就是!

    京都城肯定还有白莲教余孽,可想要找出来却是极为困难,从昨天晚上的宫宴大变上便可知,白莲教为了昨天的行动可是布置了不短时间。

    可能是某户定居京都多年的普通百姓,也可能是某处不起眼的茶楼酒肆,反正京都城里方方面面的人都有可能是白莲教的探子,除非他们主动暴露,否则根本就没办法详查。

    倒是从昨晚宫宴大变中出现的白莲教徒身上,可以寻得一些线索,不过这些被俘或者被杀的白莲教徒,基本上都落在皇城司手里,他不是很想插手进去。

    不是他怕了白莲教,只是这帮家伙比较难缠,宗教疯子在哪个时代都是恐怖分子的代名词,只要他们不主动招惹自己,贾赦也没兴趣玩单挑群雄的单机游戏,他还没那么闲!

    知道京畿府衙役出动不会有任何收获,贾赦也就没将手下逼得太过,只是让他们执行正常强度的治安巡逻,震慑一下不安分的宵,然后收捡那些在寒冷冬天里活活冻死的流民乞丐。

    他能做的有限,当然能帮一把的话也不会吝啬,正好京畿府最近的经费比较充足,也不介意收容一些流民乞丐,当一回善人。

    因为宫宴大变的缘故,京营接管了城门,整个京都都笼罩在一种压抑的气氛中,整个白天一点事情都没有出现,倒是收容流民乞丐尸体这样的晦气之事,叫一干衙役叫苦不迭,毕竟过年嘛谁也不愿跟死人沾染。

    中午的时候,他让自家开的悠然茶楼送来好几桌美味佳肴,就当是过年聚会请今天忙碌的官吏衙役好好吃了一顿,倒是收获了不少真诚的感激。

    晚上散衙后,贾赦没有急着回府,而是直奔林府而去。

    见他到来,互道了新年好恭喜之类的喜庆话后,林如海立即吩咐下去置办了一桌酒席,他跟夫人贾敏一起热情接待了贾赦。

    过年嘛,到各处吃酒都是寻常之事,贾赦也没跟他们客气,直接上桌一边吃喝一边就聊开了。

    林如海作为官场中人,又是颇有上进心的官场新秀,自然对昨天宫宴上生的惊变十分好奇,可惜他的官位够不上参加宫宴的资格,大年初一又不好四下拜访打探,心中好奇得紧。

    贾赦倒也没藏着掩着,林如海这个妹夫的能力不差,又是正经的探花出身,以后前途不可限量,起码比贾政这个假正经要靠谱得多。

    将宫宴惊变的事情简单述了一遍,当然大年初一他也不好得太过血腥,对于白莲叫腿制造的疯狂绝口不提,只道当今受了惊吓又损了妃嫔皇子,估计以后相当长一段时间京都的气氛哦度不会好。

    顺便,他也将此行来意道明:“妹妹妹夫,从明天开始最好到荣府住上几日,这些天京都不会太平!”

    “这样不太好吧?”

    刚刚过了新年,就住到岳母家去很有些不过去。当然此时情况特殊,尽管贾赦的述十分简略,但林如海夫妇却也听出了其中的惊心动魄。

    要不害怕是假的,只是面子上有些过不去罢了。

    “没什么好不好的,安全第一!”

    贾赦脸色平静,不以为然道:“妹夫在京中孤身一人,没有家族同支扶持,在这等微妙的局势下还是心一点为妙!”

    林如海苦笑,加上贾敏的劝,最后答应了贾赦的提议,偌大一个五进林府就住着他们夫妻两人,府上的护卫力量也不是很强,一旦出了事情可不是开玩笑的,还是心一点为好。

    只是让贾赦可惜的是,林如海对白莲教的事情也不甚至熟悉,只是知晓有这么个组织,在大庆开国初期闹腾了不的动静,只是后来突然销声匿迹,官方也极力压制了白莲教的信息,他所知着实有限。

    贾赦倒也没多少失望,吃过一顿丰盛酒席后,他辞别了林如海和贾敏夫妇,趁着夜色赶回宁荣街,直奔红灯高照喜气洋洋的宁国府而去。

    “哈哈哈,恩侯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忘了今天的约定呢!”

    见贾赦上门,商代化相当高兴,亲自在宁国府正堂接待了他,并且招来贾敬还有贾珍爷两,摆下酒席边吃边聊。

    “恩侯你这次可是了不得,力挽狂澜功劳不啊!”

    贾代化一脸惊叹,昨天的宫宴他也在场,惊变生之时他也受到了波及。只是作为战场老将他的经验极其丰富,很轻松便寻找一处较为安全隐蔽之处,一直等到宫宴惊变结束都安然无恙。

    期间,贾赦惊人之极的表现他全部看在眼里,心中震撼之余也是狂喜不已,知晓这次贾赦大侄子立下救驾大功,当今必有厚赐,京都贾氏一族重兴有望。

    “没什么大不了的,以我这身武艺到哪都能混得开!”

    贾赦轻轻一笑不以为意,随意转移了话题调侃道:“倒是几位成年皇子的表现,叫当今心寒啊!”

    “嘿嘿,经此一事他们都没了机会,现在就看那些未成年皇子有没有厉害角色了!”贾代化嘿嘿一笑,脸上露出一丝不以为然,出的话却是惊心动魄。

    起码陪坐的贾敬和贾珍父子俩就感觉一阵惊心动魄,目瞪口呆看着自家老父(祖父)跟贾赦这厮,肆无忌惮分析皇家秘闻。

    同时心中又十分好奇,不知道贾赦这位邻府当家人,在昨天的宫宴惊变中究竟挥了什么作用,怎么父亲(祖父)一副开怀不已的架势?

    原来贾代化安然回府后,没将宫宴惊变中的细节告之他们父子,。只是警告他们不得胡言乱语。可是看到眼下其与邻府贾赦言笑无忌的摸样,心中颇为不爽利罢了。

    一顿酒席过后,依旧一头雾水的陪客贾珍被毫不客气赶走,贾代铪特意留下儿子贾敬,跟贾赦起了极为严肃的正事。

    “伯父,只怕这次宫变之事不是那么简单,白莲教突然来这么一下,显然目的也不仅仅只是刺杀当今那么简单!”

    没有外人在场,贾赦一点都没客气,直接出了心中想法,疑惑道了:“只是侄儿我对白莲教的情况不是很了解,就是不知道他们的具体目标在哪?”

    贾代化满脸冷厉,冷声道:“哼,这帮白莲邪教余孽还不肯甘休,此次宫宴惊变只不过是他们混淆视听扰乱朝廷的手段把了,他们的目的估计就是西北之地……”

    我汗,懒病犯了,更晚了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