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四十七章 荣国府中说亲戚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四十七章 荣国府中说亲戚

    京都荣国府,荣庆堂依旧金碧辉煌富贵之极。

    贾母满脸开心收起手中来信纸,冲着身边坐着的王夫人,刑氏以及孙儿媳李纨笑道:“敏儿在信中说,过不了一月她就回京啦!”

    王氏脸上挂着假笑,虚伪道:“那就要恭喜老太太了,妹妹可是有许多年没有回京了!”

    心中却是暗恨不已,巴不得贾敏那个讨厌的小姑子永远都不要回来的好,省得她见了心烦。

    可惜,尽管荣国府已是贾政当家,王氏也是名副其实的当家太太,贾母在府里依旧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

    贾政夫妇郁闷发现,他们成了府里名副其实的主人,其实跟之前没啥两样。反而随着大房一家的搬离,府里的光景越发不如以往。

    他们这才深刻感受到,大房才是荣国府真正的架海紫金梁,少了大房的荣国府,也就是京都三流勋贵世家罢了,而且还是垫底的那种。

    好好感受了几年突然从云端跌落的‘美妙’滋味,贾政和王氏夫妇彻底慌了神,他们想过回以往风光的日子,大房的大粗腿却是绝对不能放弃。

    于是,作为荣国府跟忠勇侯府最好沟通桥梁的贾母,其地位从之前的摇摇欲坠,一下子又变回了以往的说一不二。

    这时,贾政夫妇就算脑子再傻,也隐约明白当初贾母在大房和二房之间使了手段,心寒之余也难免佩服不已。

    果然,在贾母三番两次的折腾下,大房那边受不住了,又开始了跟荣国府“亲密无间”的往来,外人一见顿时对荣国府高看几眼,荣国府的门槛又重新变得热闹起来。

    尝到了甜头后,贾政和王氏夫妇再也不愿感受之前的冷清滋味,对贾母这个勉强能约束大房的老太君越法的恭敬客气。

    就连贾母为了巩固地位,又或者有其它什么想法,直接将王氏挣命生下的嫡次子抱走,虽然心中恨得牙痒痒的,表面上却是一副受宠若惊欢欣鼓舞的样子,让王氏郁闷得不行。

    “是啊,几个子女中,我最得意的就是敏儿了,可惜她跟着如海一直在外奔走,一连十来年没有见过了!”

    贾母拍着身前案几感叹,一双老眼却是精光闪烁:“这次她还将我那从未见过的亲外孙女和外孙子也带来了!”

    “怎么,妹妹这是为妹夫回京打前哨么?”

    王氏吃了一惊,一向只把目光放在荣府一亩三分地上的她,自然不清楚林如海此时的危险处境,以及贾敏和一双儿女回京的真正目的。

    “估计是吧!”

    贾母眼底深处闪过一丝疑惑,总感觉其中不那么简单,可惜她跟王氏半斤八两,享受惯了的她对外界局势发展的情况敏感度实在弱得可以。

    “说起来也是赶巧!”

    王氏不愿再提贾敏之事,提起手帕遮住了嘴巴,娇笑道:“我那妹妹也带着一双儿女进京了!”

    “哦,是金陵薛府的薛家太太么?”

    贾母闻言吃了一惊,好奇道:“他们不是在金陵待得好好的,怎么就突然要进京了?”

    所谓‘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说的就是金陵薛家,因为是四大家族其余三大家族的钱袋子,所以勉强挂在四大家族的末尾。

    当然,薛家却是有钱,因为做着内务府皇家的生意,又有四大家族中其余三家的支持,薛家商铺开遍了大江南北,财势雄厚不输扬州大盐商。

    怎么说,薛家在金陵都是土霸王一类的角色,他们在那待得好好的,怎么就突然跑来京都了呢?

    京都可是权贵云集,大商巨贾更是不计其数,薛家到了京都可就屁都不是了,就连荣国府眼下也就因着忠勇侯府的缘故,只是京都的三流权贵上层之家罢了,虽然摆脱了垫底的角色,却也依旧属于三流权贵之家。

    根本就比不得老大的忠勇侯府,那可是真真正正的一流权贵府邸,就是那些顶级权贵和皇家都得给几分面子,不敢随便招惹的强大存在。

    王氏脸色一僵,无奈道:“别说了,说起来真是气死人,自从我那妹夫去了以后,妹妹带着一双儿女便受到薛氏一族的排挤打压,要不是我二哥派人过去得及时,只怕薛家宗支的财产都得让族人给抢了去!”

    话说五年前,薛家家主薛诚莫名其妙得了场重病就去了,留下没什么主见的薛姨妈根一双年纪不大的子女。

    薛家宗支也就是族长薛诚以前行事太过霸道,将整个薛家的资源全部拢于一手,不给其余族人丝毫染指之机。

    薛城在时自然无事,可是薛诚一旦故去,那些被压制已久的族人又岂会善罢甘休?

    薛姨妈毫无主见,薛家少主薛蟠又是个眼大心空的纨绔,根本就不知道如何收拢族人之心,只知道一味的强蛮霸道游手好闲,结果薛家生意一落千丈家族财富迅速缩水。

    当然,这不是薛姨妈和一双儿女一定要进京,毕竟薛家在金陵是土皇帝一般的存在,又有四大家族其余三家的支持,薛家族人虽然不满却也不敢闹腾得过分。

    他们进京主要的缘故,还是因为薛蟠这厮闯了祸,惹了人命官司这才上京避祸来了。

    王氏对此自然不甚明了,不过却还是满心欢喜,笑道:“听闻我那侄女生得端庄秀丽,教养又是一等一的严格,我这个做姨母的还没见过呢!”

    说着一脸的喜滋滋,心中却不经意打起妹妹一家的主意来了。

    “是么,那真是赶巧!”

    贾母神色淡淡的,她自然不会像王氏这般‘自甘堕落’,对区区一家商户如此的上心,尽管那是皇商也不例外。

    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回头她冲着旁边木头人一般的刑氏吩咐道:“刑氏,等会离开后你去跟老大说一声,就说敏儿快要回来了,过些天等敏儿回来后,叫他过来见见!”

    “是!”

    刑氏一脸木衲,急忙起身恭敬应是。

    贾母和王氏眼中都闪过一丝不屑,不过脸上却是没有显露出来。

    眼前的刑氏,其实就是红搂原著中的大房太太,当然这里就不是了,只是贾赦纳的二房罢了,也就是所谓的贵妾。

    当然,纳刑氏为二房并不是贾赦的本意,他才没有那么空闲,这位的进门都是贾母和王氏联手所为。

    不知道她们到底打的什么算盘,总之当贾赦六年前从河南任上返回京都后,她们便十分积极的替贾赦寻了这么一门贵妾,而且按照贾母的意思安置在荣国府东院,那里依旧属于大房所有。

    刑氏的情况跟红楼原著中一样,出身破落的官宦家庭,因为父母早逝需要带大一帮弟妹的缘故,刑氏生生被拖成了老姑娘,想要嫁出去却是不容易。

    如此出身,按理来说根本就不够资格进忠勇侯府的门,更别说还做了二房太太贵妾之位。

    贵妾的地位可是受官府认可,其所生子女的地位虽然不算嫡系,却也比庶出强多了,拥有部分财产和爵位继承权。

    不过贾母一力坚持,甚至抬出了孝道,贾赦没有跟贾母闹翻的想法,同样刑氏虽是‘老姑娘’却也长得确实不错,他也就答应了下来。

    贾母把刑氏当成了大房的‘人质’和代表,住在荣国府东院,因为出身不怎么样的缘故,受到了荣国府一干势利眼仆役的不屑,当然只敢在暗地里撇撇嘴,他们是没胆子光明正大说出口的。

    刑氏比原著中要硬气多了,当然这都是因为贾赦的缘故。而且因为头上还有一个大妇压着,她倒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只一心过好自己的小日子,还有带好亲生的儿子就心满意足了。

    这样的结果相比原著来说,强了可不是一星半点,当然她本人不知道就是,刑氏对眼下的生活还是相当满意的。

    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搬到忠勇侯府受大妇的管辖,也不愿整天小心侍侯贾母这样的金贵人物。

    她又不是傻子,能顶着族人不怀好意的心思,硬生生护住大半家产,将一帮弟妹拉扯长来,刑氏还是有些手段的。

    贾母和王氏明里暗里的瞧不起,还有府中下人的鄙视白眼,都让她对荣府心生恶感,巴不得早点逃离这个火坑,回归忠勇侯府的正轨二房生活。

    ……

    不说荣国府里,贾母跟王氏还有刑氏两个儿媳玩心眼,再说贾敏和一双儿女所乘官船一路顺风顺水抵达了运河河南地界。

    到了运河河南段,船上的水手和仆役,明显感受到了这里跟之前所处之地的极大不同,太过规矩严谨了。

    当官船停靠到运河河南段的第一处城镇码头时,不知贾敏出于什么考量,竟是罕见的带着一双儿女下了官船,带着遮挡整张脸膛的帷帽,兴致勃勃在繁华的码头城镇上闲逛起来。

    小黛玉和小林源自是兴奋的小脸红扑扑的,他们姐弟早就在船上待腻味了,要不是有母亲的故事吸引,早就闹腾开了要下船玩耍。

    现在母亲带他们到陌生的繁华城镇溜达,自是说不出的欢喜雀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