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朝局混乱冷眼观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朝局混乱冷眼观

    “大哥大哥,你可一定要救救如海,他此时的处境十分危险!”

    荣国府东院正堂,贾敏泪流满面哽咽不止,脸上满是苍白的绝望,悲伤道:“要是大哥不出手的话,估计如海渡不过这次难关了!”

    “我不是跟你说了么?”

    贾赦眼神一冷,不满道:“要他调离盐政衙门,他偏偏不听,真以为自己是国之栋梁,少了他盐政就无法运转,大庆朝就要完蛋啊?”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

    贾赦粗暴打断了贾敏的话头,没好气道:“贴身护卫我会继续派过去,但是其它的帮助想都别想!”

    “多谢大哥了!”

    虽然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贾敏却是不敢继续折腾下去了,心中又是沮丧又是欣慰,起身朝贾赦深深鞠了一躬表达谢意。

    “呵呵,只要妹妹领情就成,至于林如海我就不指望了!”

    贾赦脸色和缓,淡淡一笑点了点头叮嘱道:“既然到了京都,就带着一双儿女安心过好日子,我虽不才但护住你们安全的能力还是有的!”

    心中涌起一丝暖流,贾敏郑重点头表示:“绝对不会给大哥惹麻烦!”

    “没必要!”

    轻轻摆了摆手,贾赦轻笑着傲然道:“真要有不开眼的,或者心怀不轨的玩意,我是不介意送他们上西天的!”

    脸上的笑容一僵,贾敏心头涌起丝丝森冷寒意,心知别看大哥话说得轻松,却是饱含无穷暴虐杀意,心中本有的一丝忐忑却是突然消散。

    她可是知晓,大哥所言到底有多恐怖,河南之地的百姓最有体会,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没有不受到大哥强硬手腕摧残的,现在河南的良好风气,就是当初大哥生生摧残出来的。

    两兄妹又说了阵子话,等到小黛玉和小林源哈欠连连回到贾敏身边,她也感到一阵疲乏,便主动向贾赦辞别。

    应贾母的强烈要求,贾敏虽然不怎么情愿,最后却不得不暂时搬到荣国府定居,经过她的努力争取,他们一家三口住在梨香院旁边的一处三进院子里,有一道小门直接连通外面,不用担心蚀刻都要在府里行走。

    目送贾敏一行离开,贾赦也没多留带着夫人还有一干孩子,浩浩荡荡招摇过市返回不远处的忠勇侯府。

    屏退了孩子和下人,打发走了巴巴过来请安的通房,张氏这才一脸担忧问道:“老爷,妹妹此番回来……”

    “避祸来了!”

    贾赦神色淡淡,一点都没有想替嫡亲妹妹遮掩的意思,直接说道:“以后有空的话,叫她带着一双儿女多来府里坐坐!”

    张氏心头一凛,急忙点头应是,只是眉宇间的担忧却未消退。

    “夫人不用太过担心,江南离京都太远我够不着,不然要是有人胆敢上门挑衅,我早就出手将他灭了!”

    贾赦轻笑着宽慰,不屑道:“也就林如海这厮死脑筋,在哪不是当官非要窝在盐政上受罪,不然把他弄到北方无论哪里,别的不说起码他的人身安全没有问题!”

    “难道林妹夫的情况真这么险恶?”

    张氏心中一凛,她这些年过得顺风顺水,倒没怎么经历过挫折磨难,所以对于林如海此时的遭遇很是疑惑。

    “呵呵,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

    撇了撇嘴,贾赦冷冷一笑平静道:“林如海还是有些能力的,这些年将盐政整理得井井有条,每年上缴国库的盐税银子都有增加,算是一员干吏,可惜在盐政上做事单单有能力不行啊!”

    “那还需要什么?”

    “起码得有坚硬的后台,或者说一帮志同道合,能在关键时刻帮忙的同僚!”

    贾赦轻轻一笑,脸上露出莫名深意,缓声道:“还得有自保的武力,否则他那几个孩子也不会无缘无故死得那么惨了!”

    “说起来,那帮盐商真是大胆!”

    想起林如海的遭遇,张氏脸色有些发白,苦笑道:“不仅多次刺杀堂堂朝廷命官,就连他们的家人都不放过,林清多好的孩子啊,再进一步就考中举人了,结果却……”

    “不是那些大盐商胆子大,而是他们有了强硬后台,没将林如海放在眼里罢了!”

    摆了摆手,贾赦却是不以为然:“真要是纯粹的商人,有胆子跟朝廷命官斗么,也就是他们身后的主子需要大笔银钱,逼得他们不得不做出某些疯狂之举,不然只怕他们自己都保不住了!”

    “那可如何是好,老爷有什么法子帮他们么?”

    女人毕竟心软,尽管她跟林如海只见过寥寥几面,还是当初林如海刚娶贾敏的那段时日,后来基本上就没碰面机会了。

    只是他毕竟是老爷贾赦的妹夫,还有一个小姑子贾敏夹在中间,加上女人天生心软同情弱者,林如海的凄惨遭遇又叫她忍不住心软,这才难得开口询问。

    “不过是给他送几个强力护卫罢了,扬州毕竟离得太远,我就是想要做些什么也不容易啊!”

    轻轻一笑,贾赦倒是没有责怪张氏乱发好心,神色平淡冷漠道:“只要林如海一天还坐在巡盐御史这个位置上,想要做些事情就必然会得罪人,而且还是触犯了别人的巨大利益,想要轻松过关哪那么容易?”

    “那些王爷也真是的,怎么老死折腾不休,没本事尽拿下面的官员出气!”

    张氏心头十分不喜,眼下身边只有丈夫贾赦,所以就放松了心神忍不住痛恨道:“还有当今真是个冷情冷性的家伙,林妹夫做得这么好,他还不满意么?”

    “嘿嘿,当今的皇位是怎么得来的,可以说天降馅饼砸在他脑袋上,绝对捡了大便宜!”

    提起当今,贾赦眼中满是不屑,冷笑道:“比起太上皇,当今无论是心性还是气度都要差远了,没有自信疑神疑鬼,刻薄寡恩为了屁股下那把椅子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太上皇膝下那帮王爷,哪一个不是人中龙凤?”

    摇了摇头一脸不屑,淡然道:“太上皇也是老糊涂了,想要继续把持朝政结果特意选了个才能最平庸,看起来也最好控制的皇子坐上龙椅,结果不仅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还引发一干膝下王爷的不满!”

    “以当今的能力,压不住那帮本事非凡的兄弟啊!”

    摇了摇头,贾赦冷笑道:“当今为了稳固手中权柄,真是什么手段都使得出。像林如海这种没有多少政治立场的干吏,他不想着拉拢慢慢壮大自身势力,反而因为其是太上皇提拔就一味打压,叫人不齿得紧!”

    “那老爷您呢,不也是太上皇提拔的么?”

    张氏紧张了,有些担心说道:“难道当今也对老爷下手了不成?”

    “他有那胆子么?”

    见张氏如此,贾赦忍不住嗤笑出声,没好气道:“他就不怕我将他一拳轰下皇位么?”

    “老爷说笑了!”

    张氏却是笑不起来,担忧道:“那毕竟是皇帝啊!”

    “皇帝又如何,在绝对的武力面前都是渣!”

    贾赦冷冷一笑,身上猛的腾起一股绝世强者的强大自信,淡然道:“再说了,我又不是林如海那傻缺,明明有朋党却撇在一边,当什么纯臣!”

    张氏默然,最后还是提醒道:“老爷还是小心些的好,家里可是有一大帮小子丫头呢!”

    “哈哈,夫人放心就是,我就是混得再差,保住家人的安全都没什么问题!”

    贾赦轻笑,摇了摇头不以为然道:“只要别人不主动招惹,我也懒得理会其它,可真要把我给惹急了,谁倒霉就说不定了!”

    ……

    第二日,贾赦直接乘车宫门之前,与一干重臣汇合参加勤政殿的小朝会。

    小朝会一如既往的热闹,叫人感觉不可思议的是,参与小朝会的重臣,一大半的立场都跟坐在龙椅上,那位相貌不凡却是满脸冷厉的三十来岁新皇不对盘,一些小事也就罢了,可一旦涉及到相关利益的大事,这帮家伙就联合起来跟当今对着干。

    更叫贾赦不屑的是,当今大部分时候都是战败的一方,每每看到这厮那张越发阴霾冷厉的脸,就让重臣一阵倒胃口。

    贾赦倒是没怎么参与针对当今的‘常规活动’,可是谁也不敢小觑他的意见,就连身处后宫依旧职掌天下大权的太上皇都不敢。

    只要不是涉及到刑部的大政方针,又或者有人想要暗中动什么手脚,他都把自己当作透明人,根本就没什么心情参与那些没多大意思的争论。

    一个区区的四品知府官位,又不是什么繁华要地的知府,竟然也能吵个大半天,他也真是服了这些家伙。

    今日也不例外,为了西北某一府知府的位置,一干倾向太上皇的重臣跟当今以及其麾下小弟一番唇枪舌剑,最后结果自然是不了了之。

    也许是见贾赦太过悠闲,也许是心中不爽想找个地方发泄发泄,当今突然话锋一转,说道了贾赦身上:“前日贾尚书的提议,诸位爱卿以为如何?”

    此言一出,顿时勤政殿一片寂静,不管是跟当今不对付的,还是当今的手下干将,都不愿意轻易招惹贾赦这位朝堂地位超然的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