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 ‘以权谋私’助亲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 ‘以权谋私’助亲人

    贾赦提出了什么建议呢?

    很简单,他眼下不是刑部尚书么,他的一切行为都是为了将刑部的影响力和权力扩张到最大。

    刑部可是后世的最高法,公安部和司法部等强权部分的统合体,结果现在的地位却是六部中比工部强一线的边缘部分,和手中掌握的事权根本不相匹陪。

    关键原因是刑部此时只充当了一个指导的角色,并没有实际掌控大庆真正的执法审理重权,这些权利全都被地方官府瓜分,根本就不关刑部多少事。

    而且刑部之前的官吏也不甚在意,由于人手和怕麻烦等等原因,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现在,在后世绝对的强权部门竟然成了连清闲衙门礼部都不如的边缘角色。

    贾赦作为刑部老大,自然有义务也有决心,扭转这种‘不正常’的现象。

    当然,其中也有妹夫林如海的缘故。

    之前林如海处境危险,妹妹贾敏连连来信求援,他自然不会无动于衷,除了派遣手下江湖好手过去帮忙之外,官场方面的助力自然不能少。

    可是江南乃龙潭虎穴,各方势力争夺最为激烈的财税之地,四大家族在金陵算是土霸王一级的存在,可出了金陵却使不上力了。

    这样的情况自然让他十分不满,正好他又新近接掌刑部,自然就想到了以刑部的名义,直接安插人手到江南,监督控制江南的相关事务。

    一味的采取江湖手段并不是正途,有些时候官场手段更有效,能够达成的效果也更为理想。

    “贾大人的提议确实不错,能够加强朝廷对地方官府的监管控制,只是人数是不是太多了点?”

    过了许久,户部尚书提出了不同意见,苦笑道:“按照贾大人的意思,起码刑部的吏员数量,要增加数十倍不止,单单每月的俸禄支出就是笔不小数目!”

    “只要给这些新收吏员基本的生活补助就成,不设俸禄以补贴形式发放,朝廷再怎么困难这点银子应该还是拿得出来吧?”

    贾赦轻轻一笑,淡然开口反驳道。

    “基本的生活补助,那是多少?”

    户部尚书赵能不倚不饶,直接问道:“贾大人能否给出一个具体数目,也好叫本官心里有素!”

    “一月半石米粮,外家一贯前的补贴,不多吧?”

    贾赦也不生气,淡淡开口反问。

    在场重臣齐齐倒吸一口凉气,就连高坐龙椅之上的当今都忍不住变了脸色。

    岂止不多,简直少得可怜,甚至就连从九品的小吏俸禄都不如,真真正正的基本生活补贴,不带一点参假的。

    甚至换到江南以及河南等繁华之地,这么点钱粮甚至都比不得稍微有点体面的仆役下人,真真低得可以!

    “这么低,那些进士愿意么?”

    吏部尚书管仁忍不住惊呼出声,脸上全是不敢置信之色。

    其余重臣齐齐点头,感觉贾赦实在有些不靠谱,就这么点补贴也想叫那些心高气傲的进士老实做事,开什么玩笑?

    贾赦却是嗤笑出声,一点都没在意这里是勤政殿,不屑道:“每次进士颗都要选中三百人左右,真正进入翰林院又或者直接授官的有几人?”

    勤政殿的气氛一滞,这话就不好接了,在场重臣心知肚明,能有六十个进入翰林院进修和授官就不错了,其余的都得好好等官。

    有门路的自然好说,没门路的日子就过得相当苦逼了。

    京城居,大不易!

    这话可不是说着玩的,京都作为大庆首善之地,不仅是政治中心也是经济中心,繁华喧闹比之江南和河南要强上不少,加上豪门官宦之家云集,各种生活物资的物价相当高昂。

    家里低云殷实的进士倒无所谓,可那些寒窗苦读十数载甚至数十载,结果好不容易中得进士却还得苦逼的等官,那日子简直能难出苦水来。

    话说国库借银中,一小部分都是被这些生活艰难的后备官员借走,朝廷对此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就连高坐龙椅之上,显示了刻薄寡恩之相的当今,都不好对这些苦苦煎熬的后备官员做出逼债之举,那真是要逼出人命引起公愤的,就是皇帝也顶不住悠悠之口啊。

    “那又如何?”

    吏部尚书管仁眉头一皱,不满道:“不能因为他们没有安排职位,就如此的苛待吧?”

    “什么叫苛待?”

    贾赦不屑一笑,摆了摆手冷然道:“十年寒窗苦读一朝成名,结果还要继续心路等待不知道有没有可能的官职,这才叫真正的痛苦!”

    “本官的提议中,虽然只是将他们编入吏员一列,但表现好可以直接成为有品级的官员,这对他们来说才是真正的希望!”

    嘿嘿一笑,摇了摇头撇嘴道:“再说虽然补贴少得可怜,但是供养他们自己甚至一家四口不成问题,只不过日子有些清苦罢了,总有熬出头的那一日!”

    说着,目光冷冽缓缓扫视在场重臣,淡然道:“总比他们都中了进士成了后备官员,还需要家养来得强,起码心中不用太过愧疚不是?”

    “好好,说得好!”

    勤政殿一片寂静,一干重臣确实无话可说,贾赦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们要是再唧唧歪歪,万一消息泄露那乐子可就大发了,谁反对谁肯定就会成为大票等侯补缺后备官员的死敌。

    在场谁都承担不起这样的责任,就是当今也不例外!

    而当今为什么反对,他哈哈大笑直接说道:“朕觉得贾大人的主意不错,你们认为呢?”

    对于当今来说,眼下最重要的是打压太上皇一系的势力。综观整个朝堂和地方官府,积聚绝大部分都是太上皇一系人马,要么就是其他与他同辈的王爷手下门人,当今手下的官员数量却是少得可怜!

    这样的清理,怎么可能叫当今满意?

    他想要清除太上皇和一干有威胁王爷的手下官员,又想要提拔自己的人上位,这么多的官员新鲜血液从哪里来,自然是每三年一次的春闱,以及时不时召开的制科选拔。

    之前他还不知道该如何安排这些天子门生,结果贾赦便出了一个十分不错的主意,以形部的名义向各地官府派驻‘观察员’!

    什么‘观察员’说得好听,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明晃晃的监督人缘,监督当地官员的品行操守,以及为官之时的表现和风评。

    当然,贾赦上的奏疏上没这么说,只说派出‘观察员’监督当地的刑狱之事,至于会不会将其它事情也向刑部衙门汇报,那就不是他贾某人管得了啦。

    其实,这就是现代版的公安垂直管理体系,除此之外他还想将地方政府的执法权,也彻底纳入‘观察员’的监督和管理之中,与地方官府形成双重管理体系,不给这些地方诸侯胡作非为的机会。

    当今又不是傻子,哪里看不出其中的好处,特别是对中央朝廷的好处?

    所以,他在贾赦一番犀利言辞,说得其余大臣无话可说之后,便毫不犹豫表态支持。

    其余重臣自然也看出了其中的好处,他们都是朝堂大佬,自然希望手中的权柄越重越好,地方官府越听话越好,贾赦的提议对他们来说也是好处多多。

    见当今表态支持,一干自诩太上皇心腹的老臣下意识就想反对,可是对上贾赦冷冽的目光心中猛的一突,眼前这位可不是善茬,就是太上皇也十分忌惮,他们没必要为了这么点‘小事’就将他彻底得罪了。

    于是,一件本来很可能引起朝堂动荡的提议,就这么轻而易举在勤政殿小朝会通过了。

    “如此,那就将第一拨五名‘观察员’,全部派到扬州去吧!”

    贾赦轻轻点了点头,直接开口确定道:“那里的水可是浑得很,我倒要看看当地官员到底还受不受朝廷驱使?”

    静,静,落针可闻的静!

    勤政殿瞬间便得呼吸可闻,在场重臣包括当今的心,好似瞬间压上一块大石般难受异常,一个个看着贾赦的眼神十分古怪。

    玛比的,这是赤落落的以权谋私啊!

    谁不知道,他那妹夫林如海在巡盐御史的位置上坐得艰难无比,几乎受到了整个扬州的大盐商仇视,而坐在龙椅上的那位却是一副看热闹的摸样,好象巴不得林如海直接被熬死一般。

    显然眼前这位素以强硬著称的刑部尚书,还没放弃救援他那位性格倔强的妹夫,竟然以这等方法替其减压。

    在这一刻,就连坐在上首龙椅之上的当今,都下意识吞了口唾沫,不敢发出反对意见,生怕引起贾赦的强烈反弹,在场包括整个京都都没人承担得起严重的后果。

    “既然诸位不反对,那事情就这么定下了,第一波‘观察员’全部派往扬州,第二波则是派到金陵,那里的官员是该好好敲打一番了!”

    贾赦的声音在勤政殿响起,好是惊雷滚滚于当今和众臣耳中心中炸响,震得他们好一阵心惊胆战,眼前好象出现了一副血流成河人头滚滚的惨烈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