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官船上,看着那几位同行进士眉飞色舞斗志昂扬的摸样,贾琏暗暗撇了撇嘴,心道等到了江南有你们哭的时候。

    不过作为一行江南‘观察员’中唯一有品级的官员,他自然不可能放任这帮家伙不管,到时候真要是突然挂了几个,那他也讨不了好,没法向朝廷和父亲交代。

    只是,这几个家伙在京都候官候久了,心里憋了一肚子怨气,对他这个含着金汤匙出身的勋贵子弟有隐隐的排斥,真是叫人头疼啊。

    “你们几个悠着点,别到了江南之后被那地里土财主们看不起!”

    走进那几位高谈阔论无品级吏员的所在船舱,贾琏敲了敲舱壁提醒道:“别以为这次江南之行轻松,因为盐政的事情,江南官场那边闹得不可开交!”

    见那几个家伙虽然不敢言声却一脸不以为然的摸样,他顿时气乐了,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告诉你们也无妨,为了盐政的事情江南官场可是死了不少人的,抄家流放遇刺纵火等等层出不穷!”

    那几位心高气傲,又憋足了闷气的新近吏员终于边了脸色,贾琏这才冷淡道:“该提醒的我都提醒了,到了江南之后注意一点,要是出了事情我一个小小的七品官员也兜不住,你们就自求多福吧!”

    “贾,贾大人,难,难道江南的土财主们,还敢对我们这些京都来的‘观察员’不敬?”

    几个没啥见识的新近吏员吓得脸色苍白,其中一位哆哆嗦嗦不服气问道。

    “什么京都来的‘观察员’,又不是钦差大臣!”

    没好气瞥了这帮家伙一眼,贾琏冷笑:“他们连当地五品以上官员都敢暗杀,你们以为他们有没有胆子针对咱们啊?”

    “这这这,这不可能吧?”

    那几位新近吏员,顿时吓得浑身哆嗦脸色更是难看。

    “有什么不可能的!”

    贾琏冷笑,不屑道:“江南别的不多,就是盐枭多,到时候把你们的事往盐枭身上一推,朝廷又能如何?”

    这一下,随行的几位新近吏员真被吓住了,一时脸色苍白身子直哆嗦,半晌发不出一个屁来。

    百无一用是书生!

    见这帮家伙如此怂样,贾琏忍不住心中暗骂,不过脸上却是没有表现出来,缓声安慰道:“当然你们也用不着太过当心,这次咱们随行的人马中,有五十位实力不俗的好手,到了江南后不管去什么地方身边一定要带上足够人手!”

    见几人心有不甘,他冷哼出声没好气道;“这次江南之行可是有公务的,你们别给我玩什么风流才子那套,要是被我发现了,你们就等着被革除功名直接滚蛋吧,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侯补进士却是多得很!”

    几位随行吏员这次真被吓住了,革除功名可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以后不说他们本人将永无出头之日,只怕连他们身后的家族以及子孙后代都难以幸免,可以说是他们最畏惧的惩罚,只比贬入贱籍稍好一点。

    不说贾琏在船上如何整治手下小吏,刑部派遣‘观察员’到扬州的消息,也如风一般传到了江南,顿时整个江南官场大震。

    以权谋私!

    所有得到消息的江南高官,心头生起的头一个念头,却是更当初初闻此讯的朝堂重臣一个想法,那就是刑部尚书忠勇侯贾赦,为了帮自家妹夫巡盐御史林如海,真真是费心尽力使尽了手段。

    不要说别人,就连林如海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这个想法,心中说不感动是假的,可除了感动之外又多了几分烦闷和无奈,他高傲的自尊心受打击了。

    大舅兄对他的帮助确实很大,甚至不惜在朝堂上跟王爷顶杠,可是每次都是自己这边出了问题,由妻子向大舅兄求援,然后大舅兄出手轻松解决麻烦,让他感觉说不出的郁闷和失落。

    好象他的地位和一切,都不是努力换来的一般,是大舅兄赐于的一样。不仅他有这样的感觉,周围的同僚无不是这样的想法。

    这对于有雄心报复的林如海而言,实在有点难以接受啊。

    真是矫情,也不想想如果不是贾赦替他遮风挡雨的话,以他的瘦胳膊瘦腿,顶得住那帮如狼似虎的王爷们,又能坚持到现在身体依旧完好无损么?

    周围的同僚官员羡慕都来不及,他却在这儿烦恼真是矫情的家伙!

    不说江南官场震动,同时他们对于刑部派遣的所谓‘观察员’,到底是个什么章程却是两眼一摸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

    要说钦差吧,刑部代表不了内阁和当今,而且派来的所谓‘观察员’品级最高的不过才七品而已。可要说他们无关紧要吧,可他们又确实是朝廷郑而重之派遣而来,江南官员可不敢随意怠慢了去。

    同时,从京都前往江南的官道上,近十位送信的信使正打马疾奔,换马不换人几乎一路不停狂奔江南而去。

    这些信使背后,几乎全是京都有名有姓的大权贵,都是跟江南某些利益集团有极深关联的存在,此番排除信使想要提前一步赶赴江南,知会他们的关联人员小心注意,这次刑部派员不简单!

    当然,那几家大盐商的幕后老板,也就是对皇位依旧觊觎不肯放弃的王爷们,也纷纷派信使赶赴江南知会利益相关方,警告他们最近一段时间收敛些,不要被刑部派员盯住惹出什么乱子。

    区区几位刑部派员自然入不得这些权势滔天的大佬之眼,可他们背后的支持者刑部尚书忠勇侯贾赦,却是连太上皇都忌惮的狠人,要是把他们惹急了亲赴江南,可以想见到时候只怕江南又是一番血雨腥风。

    江南是他们的钱袋子和私库,却是万万乱不得的,不然某些大权贵就得立马断粮,不要说继续未尽的事业就连维持手下庞大的开支的应付不来。

    真以为太上皇和当今是吃素的啊,一旦露出破绽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招来当今的迎头痛击。

    等近十波信使提前一步赶到江南,顿时在江南官场以及商业圈又引起一番震动,官场还好说毕竟规矩摆在那里,就算心中再不爽都不得不压下。

    就是江南总督这样地方诸侯中排名第一的存在,也不敢轻易跟刑部尚书对上,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反倒是商业圈子,因为利益太大的缘故,不仅牵扯到了官场同时还跟江湖势力联合紧密。那些江南豪商又是当土皇帝当久了,根本就没怎么把幕后主子们的提醒和警告太当回事。

    甚至,几位正对巡盐御史加大压迫力度的大盐商,还难得聚在一起商讨了一番,竟然胆大妄为到准备给前来扬州的刑部派员一个‘惊喜’。

    三日后,贾琏一行所乘官船即将抵达江南,这日傍晚停宿运河旁的一处小市镇时,突然有数十好手从运河水中一跃而起,突然‘飞’到船上吓了船上的水手和那几位新近吏员一跳。

    谁也没料道,邻近江南一带的‘水匪’竟然如此胆大妄为,眼见一场屠杀即将开始时异变突生。

    随船跟来的五十位江湖好手突然出手,弓弩齐备刀剑并举,毫不犹豫跟突然跳上官船的‘水匪’大打出手,战斗从一开始便进入白热化状态,明显随船而来的五十好手实力更加强悍,不过片刻功夫已是将来犯‘水匪’斩杀大半。

    其余‘水匪’一见情况不妙,当即呼哨一声倒跃入水瞬间消失无踪。

    官船上的战斗来得快去得也快,等那几位从没见过此等光景的新近刑部小吏从惊魂之中恢复,随船而来的五十好手基本已将船上的狼籍打扫干净。

    并且起中数位江湖经验极其丰富,对江湖上的成名角色都跟有了解的几位老镖师,还暗地里告诉贾琏,被斩杀的几位‘水匪’身份已经确定,是江南一带小有名气的江湖好手!

    面对如此状况,贾琏却是不慌不忙,首先严令船上所有人等不许透露消息,同时他通过停靠的小镇驿站送了封急信到京都刑部衙门。

    “胆大妄为!”

    十日后,当贾赦坐衙之时接到急件,打开一看顿时勃然大怒,腾身而起一掌将身前厚实桌案拍成木屑,一脸怒容杀气森森:“简直无法无天,看来江南之地是该好好整顿整顿了!”

    没有理会衙门里一干被吓得战战兢兢的下属,当即赶赴皇城跟太上皇和当今打了声招呼,表示了十分不满的态度。

    尼玛真是不给面子啊,连他堂堂刑部尚书忠勇侯的嫡次子都敢动,是不是再给他们几个胆子,直接在江南自立啊?

    太上皇和当今什么都没说,只是让贾赦自由发挥,江南那帮家伙也确实做得有些过分了,竟然公然袭击朝廷派员,要是不狠狠杀一杀这些家伙的嚣张气焰,岂不是要翻天了?

    得了太上皇和当今的默许,贾赦心中的暴虐杀气一时汹涌澎湃,要不是江南隔得太远,他又一时无法抽身前往,他真不介意在江南掀起一轮腥风血雨,让那帮养尊处优富贵日子过惯了的土财主们,知道什么叫做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