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轻描淡写慑群修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轻描淡写慑群修

    “小辈尔敢偷袭!”

    那位浑身诡异气息的黑衣奇门修士从废墟之中一跃而起,满脸阴狠怒声咆哮,顺手一扬一股无形能量波动呼啸而至。

    贾赦一动不动如枪傲立,只觉迎面一股诡异的热浪袭来,吸上一口五脏六腑都似乎要燃烧一般,皮肤却是结上一层薄薄白霜。

    “奇门术法?”

    心中讶意一闪而过,嘴角露出丝丝不屑,冷哼出声筋骨皮膜还有五脏六腑齐齐震动,瞬间就将身上不适排除干净。

    “嘿嘿小辈现在知道害怕了吧,晚啦!”

    周身缭绕诡异气息的那厮满脸狰狞,伸手掐诀连连舞动,股股诡异热浪好似排山倒海一般呼啸而至,一副吃定了贾赦的摸样。

    他也听闻过贾赦的名号,跟之前三位供奉老道一般心思,只以为夸大其词的胡乱宣传而已,暗地里还没少笑话少林无能。如今遇上了正主,欺负贾赦不会奇门之术,竟然在他跟前玩起了法术。

    “嘿,那本侯就见识见识,什么才叫拳罡席卷!”

    贾赦冷笑,右脚猛的前踏一步,顿时法源寺所在地面都跟着微微一震,体内气血鼓荡如龙,右手握拳突然轰然挥出。

    轰隆!

    平地一声炸雷,震得附近所有人等体内气血胡乱窜动,耳膜嗡嗡作响好不难受,而一股凌厉霸道之极的拳罡呼啸而出,顿时身前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刚刚脱手的拳罡迎风而涨,瞬间化作一堵拳罡之墙,带着一往无前之势呼啸向前。

    轰!

    拳罡之墙与诡异热风凌空相撞,出轰的一声闷响,在那气息诡异的黑衣奇门修士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中,犹如推土机一般倒卷而回。

    “怎么可能,啊……”

    那厮惊呼出声,紧接着被拳罡之墙逼回的诡异热浪淹没,顿时惨叫连连七窍溢血好不凄惨。

    也就在这时,贾赦轰出犀利无边的拳罡之墙赶到,砰的一声直接将这厮轰飞了出去,七窍流出的鲜血如雨抛洒好不凄惨。

    “就这点实力,也敢在本侯跟前炸刺?”

    还不等气息诡异的黑衣奇门修士如断线风筝从天摔落,贾赦双脚猛一蹬地身子腾空而起,如利矢疾驰瞬间呼啸跨越数十丈距离,后法先至身子如大鸟腾空,满脸狰狞看着身下刚刚倒飞而至的那厮。

    “不!”

    气息诡异的黑衣奇门修士看到贾赦居高临下腾空而至,顿时惊得差点魂飞魄散惊呼出声,可惜已经迟了。

    刷!

    贾赦右腿犹如战斧高高扬起狠狠劈下,直接砸在气息诡异的黑衣奇门修士胸口,只听咔嚓一声骨裂脆响传来,那厮顿时口中喷出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箭,身子犹如败絮一般砸落在地,扬起片片灰黑尘土。

    “嘿嘿,就这点本事也敢出来献丑,真是不知死活啊!”

    嘿嘿一声冷笑,贾赦好似无敌战神般从天而降,双脚直接落在气息诡异的黑衣奇门修士肚腹之上,顿时砸得这厮五脏六腑都差点移位,双眼暴突身子如虾米一般向上拱起,而后手脚而脑袋无力落下。

    而叫他心惊胆战的是,贾赦身周熊熊燃烧的气血光焰,好似春日融雪一般将他身上神灵所赐的‘神力’消弭于无形。

    “你你你……”

    本来受了再重的伤,只要心脏还能运转,脑袋没被打爆都能继续维持,可这一刻他却感受到了森森的死亡威胁,维持他身上伤势的‘神力’正以叫其心惊的度消散,一疼痛如潮水一般席卷而至。

    话没说完,他便眼皮一翻直接昏死过去。

    “呵呵,法源寺的和尚出来吧,你这是请来罗汉之力附身,看来今天又得多费一番手脚了!”

    贾赦看都懒得再看昏死过去的那厮一眼,回头冲着一片残缺庙宇轻笑出声,不等他出手那里已经慢步走出一位浑身佛门能量缭绕的老年和尚。

    “阿弥陀佛,忠勇侯果然好手段,贫僧佩服!”

    老僧双手合什行礼,一副低眉垂眼恭顺无比的架势,一点动手的意思都没有,显然他很明白自己跟贾赦之间的巨大实力差距。

    贾赦单刀赴少林之役他十分清楚,并不是外界虚传,堂堂十八罗汉之一附身的‘假罗汉’,都在贾赦手里占不到便宜,最后生生耗尽生命元气直接坐化,以他此时接引普通罗汉之力的实力,跟贾赦动手只是自取其辱。

    “给你两条路选择,要么跟我动手被直接击杀,要么等此事过后老实到刑部衙门报道,本侯在刑部大牢给你留个单间!”

    贾赦淡然轻笑,直接提出了条件,直接道:“自己选吧!”

    他的声音不大,却是能让法源寺废墟里存活的所有和尚,以及三位供奉老道听得清清楚楚,一个个惊骇欲绝却是连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口。

    法源寺的和尚,除了寺院高僧之外,一个个心中满是岔恨,觉得忠勇侯太过霸道不讲情面,怎么说法源寺都是京都名刹。

    而那三位供奉老道则是震惊了,从贾赦的嚣张跋扈再到法源寺拥有罗汉之力灌顶的高僧反应,可以看出很多叫他们头皮麻的东西。

    “贫僧,愿往刑部衙门领罚!”

    沉默片刻,拥有罗汉之力的法渊寺高僧低头服软。

    “聪明之举!”

    贾赦淡然轻笑,直接问道:“今晚是怎么回事,法源寺怎么会突然遭遇那厮的偷袭?”

    “这个……”

    法源寺高僧一脸无奈,合什行礼道:“贫僧不知!”

    “嘿嘿……”

    贾赦只是冷笑懒惰多问,回身冲着那位气息诡异的黑衣奇门修士走去,突然脸色微微一变,身子如风瞬间窜出来到那厮身边,感应着这厮迅消散的气血生命力脸色难看之极。

    “三位道长过来看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心中感觉很是古怪,但他对奇门手段毕竟不甚了解,挥了挥手招呼那三位供奉老道:“这厮的生命气息,正迅流逝!”

    三位供奉老道闻言一惊,不敢怠慢身如利矢飞射而至,仔细查看那厮的情况顿时脸色大变,惊呼道:“有人暗中做了手脚,要取他性命!”

    当即,三人顾不得其它,伸手连连掐诀,三道乌蒙蒙玄光瞬间浮现,顺着冥冥中某种神奇轨迹,好似电矢一般朝远处飞射而去。

    “侯爷勿怪,我等去查看一番!”

    其中一位老道开口,下一刻三位供奉老道身如轻烟呼啸而去,好似乘云驾雾的神仙中人一般。

    贾赦眼神闪动嘴角露出丝丝轻笑,他哪看不出三位供奉老道有意远离?

    不过他并不在意,知道害怕是好事,就是怕那些没脑子的傻缺,这样的家伙出手毫无顾忌才是最叫人头疼的。

    至于三位供奉老道的‘飞行’手段,对普通江湖高手来说可能很神奇,可对贾赦而言也就那样,不过是以术法方式改变周围的气流方向和强度罢了,这才造成了‘乘云驾雾’的潇洒飞遁之术,其实说白了也就那样。

    不过,他却并没有站在原地什么都不做,脸上挂着冷笑,精神感知如潮水一般向远处蔓延,很快眉头轻轻一抖露出一抹森森冷笑。

    五里之外的某处,一股奇特的能量波动好似黑夜中的火把,要多闪亮就有多闪亮,而且能量波动的蔓延方向,正好是脚下那位已经彻底挂掉,身体温度迅冷却的倒霉黑衣奇门修士。

    想在他眼皮子底下杀人,不付出点代价怎么可能?

    他没有直接杀奔过去,顺手从地上拿起一截重达数百斤的损毁木梁,嘿嘿一笑突然鼓荡体内气血双臂筋骨肌肉连连抖动,整条手臂猛的膨胀一圈。

    呼!

    一道划破空气的凄厉尖啸突兀响起,手中的沉重木梁已经化作黑影瞬间消失在夜空之中,如此惊人一幕,看得原本对贾赦满心不悦,眼神十分不善的法源寺和尚们目瞪口呆心头震颤,就连那位罗汉之力附身的高僧都忍不住心中颤,齐齐低头再也不敢有丝毫异动。

    尼玛,要是刚才贾赦随便捡起一块沉重木梁给他来一下子,就算有罗汉之里庇佑可血肉之躯也扛不住啊,不是每一尊罗汉都有金身法相的。

    啊!

    就在这时,远处夜空之中突然传出一声凄厉之极的惨叫,很快又传来三位供奉老道的厉喝呼喊之声,那位身具罗汉之力的法源寺高僧脸色一白,再也没有丝毫异动之念。

    可就在这时,贾赦突然轻笑出声,朝他轻轻挥出一掌,一股无形有质肉眼可见的火红气血光焰呼啸而至,好似一条火龙瞬间将拥有罗汉之力的高僧淹没。

    让那高僧惊骇不已的是,气血光焰临身后,身上的罗汉之力竟如退潮一般迅消散,还不等他有所反应,不过几个呼吸功夫身上的罗汉之力便已消散干净。

    顿时,一股浓浓的疲惫以及惊骇之意涌上心头,之前还与来犯之敌力战不歇的身躯犹如摇摇欲坠的烛火,扑通一声墩坐在地双手合什,脸上露出佛陀慈悲之意,声声佛唱从口中诵出。

    周围法源寺的和尚不知生了什么变故,见此也纷纷停下手中活计盘膝而坐大声念诵佛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