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七十一章 有功不赏刻薄君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七十一章 有功不赏刻薄君

    那近十颗成人脑袋大小,散发炽烈红芒的火球,竟像是被捅破的猪尿泡一般,噗噗噗连连爆开化作点点火星四下飞溅。

    正混战不休的军士,还有实力强悍的江湖高手全都傻眼!

    尼玛,有这么玩的么,那可是仙法制造出来的火球啊,怎么就这么容易就破了呢,难道说这不是仙法只是障眼法?

    龙禁卫统领和大内侍卫统领互视一眼,全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讶,和懊悔。早知道那些火球只是银样蜡枪头,打死他们都不会让贾赦抢了头功去。

    怎么说此行以他们为首,虽然十分忌惮贾赦的强横武力,但他们俩的确不想被贾赦抢了风头。

    可惜啊……

    下面正与强敌好手交战的官军就没这么复杂的想法了,眼见着气势汹汹的火球就这么灭了,顿时心中大定士气猛涨,刀枪并举战斗力狂升,一下子竟杀得那几位江湖超一流高手手忙脚乱。

    砰!

    贾赦的手段自然不止这些,伸掌凌空一拍,体内气血鼓荡掌劲如排山倒海般呼啸而出,犹如一堵无形有质的巨墙,以高速朝那边缓慢移动过来的火墙狠狠撞了过去。

    轰隆一声巨响突然传来,震得一干人等耳膜儿膜嗡嗡作响好不难受,而那面气势惊人的火墙也在爆炸声中化作火雨四下抛洒。

    仙家法术就这么破了?

    所有人再次傻眼,这也太简单太儿戏了吧,而此时村子深处的一座青砖瓦房内,一位身形瘦削的中年男子正一脸阴霾望着寸口方向,脸上露出叫人心惊不已的狰狞神色,过了好久才勉强平复震惊愤怒的心绪。

    “贾赦贾赦,总有一日吾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着,匆匆收拾了一下随身重要物品,拿包袱一裹就准备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教中多年经营毁于一旦,心情自然相当糟糕低落。

    可就在这时,一股恐怖到了极点的危机感突然涌上心头,浑身寒毛瞬间倒竖一股凉气从脚底重冲头顶百汇。

    身子瞬间僵住,竟然动弹不得叫他惊恐万状!

    而就在此时,贾赦随手破了火球和火墙之后抽身而退,从随行的马上拿出一把乌光闪闪的巨弓,此弓周身密布神秘花纹,给人一种十分古怪却又威力强猛的错觉,正是贾赦从当今那讨来的宝弓——屠日神弓!

    此弓乃前朝皇室供奉所制,用修士手段配合特殊材料,制出这把弓强百石的神弓,威力强猛霸绝天下。

    只是此神弓制成以后,竟是无人能够拉动弓弦,使得此等宝弓竟宝珠蒙尘,明明乃是一等一的宝物,却是因为之前无人能够拉动而成了摆设。

    不过此神弓到了贾赦手中……

    枝桠,一道叫人牙酸的弓弦拉动声响起,贾赦两臂筋肉块块鼓起,两条手臂都似瞬间膨胀一圈,弯弓搭箭弓拉满月,精神力与特制箭矢相合瞬间锁定村中那位奇门修士,突然松手蹦的一声好似霹雳炸响,那支特制利箭已化作虚影电射而出。

    啊……

    离弦之箭速度快若闪电,一干混战的官军和江湖高手根本就没察觉什么,只是被突如其来的霹雳炸响惊了一跳,过了片刻才听得尖锐刺耳的尖啸之音。

    而隐身村中那位正准备跑路的奇门修士,竟是连反应都无只觉胸口一凉一疼,等到随后赶来的劲气带着狂风呼啸,他这才反应过来低头一看前后洞穿的巨大血洞,疼痛如潮水般将他淹没,这才发出声声惨绝人寰的惨叫。

    手中提着的包裹掉落,鲜血好似不要钱般从对穿血洞前后喷洒,满眼惊恐绝望轰然倒地身亡。

    这时,如果有人仔细观察会惊讶发现,从这座青砖黑瓦的小院院墙,到奇门修士所在的屋子墙壁前后,在一条笔直的线上出现五个大洞,而那只特制利矢却是洞穿了整个院子横跨整个村子,直到一头扎到村子后头的一颗大树上这才停歇。

    如此惊人的一幕并未被发现,就连那位奇门修士死亡都无人察觉。村子里杀出的那几位超一流高手,明显是想为村子里那位修士跑路争取时间,简直个个奋不顾身,一身强悍武力发挥到了极致。

    一连力战足足半个时辰,杀死杀伤官军足足超过三百这才被个个击破力歇而亡。

    等到战斗彻底结束,天边的夕阳已经慢慢西坠,天空的色彩明显变得暗淡,空气中血腥弥漫好不凄凉。

    一战下来战损过半,无论是龙禁卫统领还是大内侍卫统领都觉脸上无光,当然心中对村子里竟有如此之众的高手也是震惊不已。

    顾不得肉痛手下弟兄的损伤,他们立即带着手下弟兄将村子仔仔细细里里外外搜查一通,直到月上中天没有察觉再有活口这才松了口大气。

    当然他们看到屋子里奇门修士那恐怖的死状时也吓了一跳,从这厮的包裹中翻拣出一些施法道具,叫两位见多识广的统领大人立即明白过来,对贾赦的恐怖实力又敬又畏。

    真是恐怖啊,隔了起码两里来地,这厮是怎么锁定这位奇门修士,又是如何将其直接射杀的?

    等他们想到之前贾赦从当今那弄了把屠日神弓,再结合之前的那一声突兀之极的霹雳惊弦之音,什么都明白了。

    贾赦却是没跟他们混在一起,在官军解决了最后那几位超一流高手后,他便找了个由头向两位统领告辞,早早便离开了这一处满布血腥的古怪村子。

    人在半途,从旁边的树林里突然窜出一道矫健身影,不是飞天大盗陆小飞还是谁来?

    “大人,那个古怪村子已经解决了么?”

    “已经彻底解决了,没有活口留下!”

    “好厉害,朝廷的官军还是很有实力的嘛,竟然这么快就将那些高手一网打尽!”

    “也是他们想要替那位奇门修士争取时间,竟然跟阵型严密的官军直接血拼,他们要是不死这次带队的两位统领就要倒霉了!”

    “那位奇门修士呢,逃走么?”

    “被本老爷一箭射杀!”

    “……”

    那处村子相当古怪,整个村子的村民突然消失,竟然没引起周围乡民反应。

    而大内侍卫统领从村子里搜到的一些文字情报,更是叫当今大吃一惊之余惊怒交加。

    从村子里搜出的某些信笺推敲,那处村子竟然是个杀手之村,整个村子男女老少全都是杀手,专门接受京畿一带的刺杀任务。

    这叫当今如何不惊如何不怒,堂堂天子脚下首善之区,竟然隐藏了一个杀手之村足足近二十年无人知晓,要不是这次偶然获知消息,果断派兵围剿的话,还不知道会隐藏多长时间。

    每每想到距离京都不过五十里,距离皇城不足六十里处,竟然有一个全是杀手的村子,当今就忍不住心头发凉。

    而且从大内侍卫统领口中得知,这个杀手之村的杀手实力相当强劲,其中的几位佼佼者放在江湖上都是超一流以上强者!

    当今不是傻子,江湖超一流以上强者意味着什么,叫他心中好是震惊又愤怒不已,立即把京畿府尹喊来随便找了个由头狠狠训斥一通,这才算是出了心头一口闷气。

    贾赦是数天之后才得知这个消息的,却是一点都没有意外,只是对杀手村幕后的势力更加好奇了,二十年布局真真目光深远,要不是这次惹上了他,一时半会还真不会轻易暴露。

    同时知晓这个消息的是一干有资格参加小朝会的重臣,看他们一个个震惊莫名的摸样,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们被蒙在鼓里。

    贾赦敢拿项上人头打赌,这些重臣之中肯定有跟杀手之村杀手有‘生意’往来的存在。

    这次两位带队统领受到了当今的极力赞扬和奖赏,竟然一人给了个男爵的爵位,真真大方之极。

    至于贾赦这个出力最大的功臣,也不知当今是觉得不好封赏呢,还是另有其它原由,却是迟迟不见动静。

    贾赦倒没什么,只是以后当今想要派他做什么事情,别指望他会尽心尽力。而知晓因由的张氏却是愤愤不已,觉得当今实在太过刻薄寡恩,以老爷的功劳起码身上的爵位也该升一升了。

    只是任贾赦和张氏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到当今竟然会玩另外的一手推恩。

    当宫中传来消息,他那被狠心的二弟二弟妹送入宫中当宫女的侄女贾元春,被册封为元嫔之时,心中的感受就如一万头呼啸而过,只留下一地狼籍。

    而当老二夫妇兴高采烈送来请贴,打算大肆庆祝女儿终于出头,成为了宫中继皇后妃子之外的第三阶层贵人大摆筵席,心中就像是了一只苍蝇那般恶心。

    他不是对侄女贾元春有啥意见,只是当今用这么一手,打算抹去他之前剿灭杀手村的功劳,实在叫人有些无语,对当今的官感瞬间调底数个档次,再小气也不能小气成这个样子。

    当然贾赦这是不在乎,要是换了个对权势热衷的家伙,当今就准备等来满满的恶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