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心生不岔投长兄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心生不岔投长兄

    贾敏的心情很不平静,随着时间流逝越焦躁。

    她带着一双儿女到了京都,确实变得安全了,可对丈夫的思念和担忧却日甚一日,这几日更是常常从噩梦惊醒,梦中情景叫她心悸难安。

    而且她在荣国府住得也不甚舒心,二嫂子王氏表面毫无异色,可是府中最近却是流传各种谣言,其中大部分就是跟林家有关,最叫她气愤的是竟然有人说她们母子三人在府白吃白喝白住,简直岂有此理。

    要是换了以前,她早不管不顾去找母亲哭诉讨个说法了,可是现在顾及一双儿女的感受却是没有这般行事,只是心中相当难受。

    她也是作惯林府主母的,暗里不知道其中的猫腻,无外乎就是王氏暗中捣鬼罢了,不然借府中仆人几个胆子也不敢如此‘肆意妄为’。

    既然二嫂不待见他们母子,贾敏又见京都之地没有多少危险,便打算直接搬离荣府返回林府在京中的府宅。

    本来她想不管不顾直接离开的,可是就在她起了心思时,突然爆两大奇门修士闹京都的事儿。

    尽管这事很快就被官府压了下去,可贾敏却被吓着了。

    这世上,还真有神仙一般的人物啊!

    当然,更叫她惊奇的是,大哥贾赦的实力竟然强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一出手便压下了两位无法无天的奇门修士。

    普通百姓可能不清楚,可作为权贵之家的贵妇人,消息渠道还是相当宽广的,尽管官府和皇室极力掩饰,可她依旧知晓了佛门名刹法源寺一夜之间毁于一旦,尽管此时的法源寺已经闭门谢客说是新建佛塔,但京都但凡有大能量的权贵官宦,哪个不知其中因由?

    贾敏有些害怕了,扬州那些大盐商的能量到底有多恐怖,她可是有切身体会的。那些林府几代家丁,一个个都倒在了如山的银钱攻势下,竟是连连背主残害主家血脉,最后弄得林如海心惊胆战不得不将妻子儿女全部送走。

    之前不知这世上还有奇人存在,贾敏更不知那些大盐商是否与奇人有联系,真要是有所关联的话……

    想想都感觉不寒而栗,不要说搬回林府,就是继续住在荣府都不甚安全。

    她可是知晓,丈夫当人巡盐御史期间,虽然手段圆滑尽量不得罪人,可是那些大盐商却是贪婪无度,加上丈夫心中自由底线,谁也不知道这些大盐商恼怒之后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不仅如此,她还想到了上京之前,幼子突然生病昏迷,来府上拜访欲渡张女黛玉的一僧一道,现在想来确实不是凡俗。

    当然她并不后悔之前的决定,长女乃她和丈夫的掌中宝,怎么可能叫其小小年纪便长伴青灯古佛?

    再说了僧道两人的扮相着实不雅,就算要送长女修行也不会送到僧道手中,只要一想到漂亮乖巧的长女一副蓬头垢面邋遢无比的摸样,贾敏就不禁一阵毛枯悚然,瞬间熄了某些不该有的心思。

    所幸她还有依靠,大哥贾赦的实力强得不像话,竟然能够力压两位奇门修士自身却是毫无损。

    等大哥应母亲之请回府,兄妹俩说了会子话后,贾敏悬着的心算是彻底放下,起码不用担心宵小之辈觊觎。

    可叫她心惊胆战的是,大哥出府后在半后竟然遇袭,刺客用的还是军中重器神臂弩,不要说是她,就是母亲还有二哥夫妇都吓坏了。

    贼人真是胆大妄为,竟然敢在皇城脚下动用军中利器,简直不将大庆朝廷和皇室放在眼里。

    所幸大哥武力强横依然无事,没过几日京中权贵圈子突然传出风声,城外五十里有一个杀手村,已被朝廷派兵彻底剿灭,而当初埋伏欲射杀大哥的刺客,也都是来自那处杀手村。

    贾敏没有如同别人那般松了口气,只觉浑身冰凉满心寒气,短短时间便让她彻底见识到了,什么才叫世道险恶。

    相比起来,扬州城里的大盐商手段虽然卑劣,却还没到如此疯狂的地步。

    以她的聪慧,却是隐约察觉这次的事情有些不对,剿灭杀手村的功臣之中,怎么会没有大哥的名字?

    可没过几天,宫中便传来消息,大侄女元春被当今宠幸直接晋升嫔位。

    贾敏心头暗暗凉,她却是隐隐猜到了当今的心思,对这位皇帝的心胸当真不屑得紧,功劳是这么封赏的么,也不怕寒了大哥的心?

    同时,她对二哥二嫂也相当不满,好好的三等将军嫡女,竟然不走正常的宫妃大选之路,竟然自降身价通过小选去当服侍人的宫女。

    女官说得好听,还不只是高级宫女么?

    真真是把荣国府贾家的脸丢尽了,二哥和二嫂的权利欲未免也太重了点吧,连亲生女儿说送进宫就送进宫去?

    只是看到母亲眉开眼笑,二哥和二嫂脸上隐隐的得色,贾敏将心中的劝戒之言吞入腹中,她这个外嫁女还是不要讨嫌的好。

    “大哥,我想带着黛玉和源儿到忠勇侯府住上一段时日,大哥不会不欢迎吧?”

    好不容易逮着一个空闲机会,在东院遇上大哥贾赦,贾敏毫不犹豫直接开口。

    “怎么可能,妹妹能来我自然欢迎!”

    贾赦淡淡,也没客套直接问道:“是不是在这边住得不舒心?”

    “恩!”

    贾敏没有隐瞒,苦笑道:“二嫂什么性子你应该知道,我实在受不了!”

    “等过几天你就搬过去吧,院子都已经为你准备好了!”

    贾赦点了点头轻笑出声,道:“也好叫黛玉和源儿多几个玩伴,我家那几个小子丫头淘气得紧,正好跟黛玉学习如何做个淑女!”

    “大哥说笑了!”

    贾敏喜笑颜开,红光满面道:“大哥家的小子一个个都是童生秀才的,源儿才要像他们好好学习呢!”

    “再说了!”

    想到之前花园里的热闹,她忍不住娇笑出声:“大哥家的几个丫头,可是十分抢手,没见那帮贵妇人把她们当成了香饽饽?”

    “别扯谈了,想娶我家丫头,也得她们家的小子品行不坏才成!”

    贾赦嗤笑出声:“就荣国府那帮老亲,一个个混得还不如荣国府呢,那些后辈子弟一个个都是纨绔无能之辈,而且性子骄纵得不像样,就那摸样还想娶我家丫头,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冷冷一笑,屋子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好些,从原著中可知,荣国府的那帮所谓老亲日子过得都不咋样。

    眼下荣国府出了一位贾赦,靠他的威慑生生止住了荣国府的下坠之势,却也只能在三流权贵圈子里占了个中上位置,距离以前最颠峰时的气势已经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而跟荣国府有亲的勋贵家族,除了宁府被拉了一把,贾敬如今也做到了正四品的官职,贾珍在太仆寺混了个七品小官,宁府的声势倒是比原著强多了,并没有出现半分颓势,其余老亲那就呵呵了。

    反正此时京城贾氏一族声势不减,其余几家联络有亲的勋贵家族,除了王家有个王子腾撑场子之外,其余的都已经迅败落下来。

    可能当初都是泥腿子出身,迹之后受到了文人阶层的集体排斥,加上在家族传承之事上摸不清头绪,还有教导家族子弟也下不了狠手,所以那些开国勋贵家族到了现在已经历经三代到四代,少的也历经了两代,后辈子弟真的相当不肖,溜鹰逗狗流连青楼倒是好手,在其它方面却一无是处。

    当然贾赦不是看不瞧纨绔子弟,只要品行不错不沾染那些要命的恶习,自家闺女有看上了眼嫁了也就嫁了,大不了多给些嫁妆,以后多多照顾一番便是。

    可问题是,荣国府那帮老亲勋贵家族的子弟,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诅咒,竟然性子一个比一个恶劣,小小年纪便已在京都闯下偌大恶名,贾赦要是看得上眼才怪。

    贾敏只觉一股冷气袭来,吓了一跳不敢再开这种玩笑了,同时心中对那几个丫头也是感叹不已,大哥还真是宠腻她们啊。

    “大哥,扬州那边的情况如何了?”

    她终究没有忍住,还是问出了心中的担忧:“夫君那边没出问题吧?”

    “能出什么问题?”

    贾赦轻轻一笑,摇头道:“刑部的派员刚刚抵达不久,哪个家伙敢在这时主动挑事,我不介意送他来刑部大牢住上一段时间,如果他身上没什么问题倒罢了,如果有问题的话嘿嘿……”

    后面的话没有出口,但意思已经十分明显。

    贾敏生生打了个寒战,有些心虚劝说道:“大哥还是不要做得太过激烈才好,那些盐商手段太过阴毒!”

    “怕什么?”

    贾赦轻笑出声,笑意却是未达眼底,冷声道:“只要他们还在大庆朝的土地上,就要受到大庆律法约束,他们要是真想找死,我也不介意送他们一程!”

    说着,身上陡然升起一股滔天霸气,混合着熊熊气血能量呼啸而起,犹如一根火柱一般飞上虚空顶天立地,周围的风云都像是被镇压一般老实得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