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气血之柱惊僧道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气血之柱惊僧道

    “气血凝煞,霸气冲霄!”

    京都城门,一个满头癞子僧袍灰黑看不清本来面目的僧人,和一个跛脚身上道袍同样邋遢不堪的道人刚刚入城,便被城中突如其来的霸道气血能量吹了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顾不得周围行人商旅厌恶鄙夷的目光,他俩瘫坐在地看着远处那一根霸气十足的气血之柱,一时心神为之被夺半晌说不出话。

    “和,和尚,那边,那边好象就是荣国府吧?”

    跛足道士一脸苦闷,冲着那道气血冲天之柱所在方向结结巴巴问道。

    “应该,也许,可能就是那里了!”

    癞头和尚也是一脸苦闷,看着那条笔直冲霄的气血之柱半晌说不出话。

    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浓浓忧虑。

    他们的主要目标贾宝玉和林黛玉都在那里,还有一干情鬼也偶跟荣国府有或密切或藕断丝连的关系,可眼下他们真不敢贸贸然过去找虐啊。

    两人没有怀疑贾赦的真实身份,毕竟贾赦只是气血能量惊人,身体实力强悍无比,并没有涉及到法术等等玄奇之处,而以他两的实力,也别指望能掐算过去未来,不要说他们就是背后的警幻仙子都没这能耐。

    “和尚,咱们现在该怎么办,有那位坐镇荣国府,咱们连靠近都困难啊!”

    跛足道士一脸郁闷,叹气道:“也不知道贾家是不是祖坟冒青烟,竟然出了这么一位狠人!”

    癞头和尚脸上神色一阵变换,最后狠一咬牙道:“既然荣国府去不得,那咱们就先去找其它情鬼,等以后寻着空挡了再来不迟!”

    “这样……”

    跛足道人脸上很是意动,嘴上却是迟疑道:“这跟仙子的吩咐冲突吧?”

    “管不了那么多了!”

    癞头和尚却是一脸无奈,郁闷道:“咱们这一身修为得来不易,可不能白白折损在这上头了!”

    “这个倒是!”

    跛足道人连连点头,接着道:“再说了,那块补天石可是被送入皇宫,咱们的能耐也无法直接潜入皇宫不被人现啊!”

    “说得对!”

    癞头和尚一脸深以为然,最后总结道:“看来这一次只能无功而返了,不是我们不努力,而是情况出乎意料啊!”

    “对对对,情况出乎意料!”

    跛足道人连连点头,神色‘凝重’道:“就算仙子问罪,也不好拿咱们太过,不然咱们不干了总成吧?”

    “道兄说得好!”

    癞头和尚满脸堆笑,两人一问一答间早已返身出了城门,脚下度不慢很快就消失在路的尽头,看得沿途行人商旅一阵侧目。

    ……

    与此同时,皇宫大内一座偏偏小殿,几位皇室供奉正盘膝闭目潜修,突然心头一跳猛的睁眼,六道矫健身影瞬间出了修炼密室。

    “咝,气血冲天风平浪静,这是哪位武道强者出世?”

    “看位置,好象是荣国府吧!”

    “肯定是忠勇侯贾赦,没想到他的武道修为竟然已经强到这等程度了!”

    “哎,以咱们这点修为,要是被他身上的气血能量冲击,估计一身修为都得尽毁!”

    “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练出来的,真真恐怖之极!”

    “还是传信门派,叫他们好好约束门下弟子吧,不然撞到这位手上,不死也得废修为啊!”

    “……”

    六位白苍苍,一身道袍仙风道骨的老道,此时正聚在一处议论纷纷,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心情相当的糟糕。

    任谁身边住着一位,随时都能取他们性命强悍存在,心情都好不了。

    所幸皇宫有龙气庇佑,不用担心被这股惊人的气血能量冲撞,否则他们就是想安心打座都不敢啊。

    连奇门正宗修士都被惊得不轻,更别说其他的散修野修了。

    几位王爷府上,还有那些底蕴悠久的大权贵府中偏僻处,不时传来噗噗噗的喷血声,一位位往日里不可一世的‘仙师’,此时却是精神萎靡满脸惊恐,看着荣国府上空那道冲天而起的气血之柱,惊恐之余也是哭笑不得。

    那位忠勇侯吃饱了没事干么,突然散如此强猛气血能量干甚?

    幸好他们此时都不是闭关修炼,否则非得走火入魔不可!

    心中腹诽归腹诽,却是对忠勇侯贾赦忌惮到了极点,单单气血能量就能逼得他们吐血不支,真要是正面杠上估计下场绝对凄惨。

    这时候,他们才算明白为何魔教那两位修士,为何会败入如此之惨,甚至连反抗之力都无,对上这样的怪物根本就没法对抗好吧?

    ……

    贾赦并不知道,他突然释放周身大半气血能量,竟然引京都一干修士如此大的反应,甚至还将红楼原著中十分神秘的僧道两人吓走。

    身上的气血能量一放即收,可就是如此贾敏也被吓得不轻,一张俏脸煞白一片,心脏扑通扑通疯狂跳动,刚才从大哥身上突然爆无比威势,当其冲的她只觉周身气血都凝固了般,过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

    “妹妹不好意思,一时没收走惊到你了!”

    贾赦无奈苦笑,郑重道:“妹妹尽管放心,扬州那边我不仅安排了琏儿他们这一趟明面上的人手,暗中也派出了不少的江湖好手!”

    “真的么?”

    贾敏顾不得刚才几乎窒息的惊恐,闻言一脸惊喜道。

    她可是知道,大哥手下奇人异士不少,哦应该说是江湖上的豪侠不少,在河南时大哥跟当地的帮派关系可不怎么样,最后那些帮派甚至包括大名鼎鼎的漕帮都老实安分下来,这其中有大哥的恐怖实力镇压,也少不得一干实力不俗的江湖侠士相帮。

    “放心就是,除非出现了意外变故,否则真的不用担心这些!”

    贾赦淡然轻笑,坦然道:“那边真闹得过分了,大哥不介意亲自过去一趟!”

    话说得轻松,可贾敏却不由自主俏脸一白,心中既有感动也有不安,她可是知晓大哥出手有多恐怖,耳边似乎还回荡着河南百姓的凄惨哭嚎……

    一场庆祝筵席从早热闹到晚,还好贾政和王氏夫妇脑子没坏透,知晓适可而止,庆祝筵席只开了一天,也只请来了亲朋好友,不然动静闹得太大真以为都察院的御史是摆设不成?

    可就是如此,荣国府这次依旧成了权贵圈子的笑话。

    堂堂荣国府嫡长孙女,三等将军的嫡长女,竟然参加宫中小选,一直熬到二十二才出头,而且只是一个嫔位荣国府便高兴成那样,好象贾氏元春做了皇后一般。

    要不是顾忌忠勇侯的面子,只怕弹劾贾政不知所谓的折子,已经将当今的御案塞满了。

    当今听闻消息,也是一阵目瞪口呆,而后便是冷笑连连,荣国府的当家人蠢点好,要是太过精明的话他还要担心呢。

    自觉有了元春和贾政一家子牵制忠勇侯,当今一时心情轻松特意在贾嫔那里住了几晚,顿时引来后宫醋海生波新的一轮争斗开始。

    贾元春却是一点不知道危险已然临近,正沉浸于皇帝的宠爱之中不可自拔,同时心中也是傲气自得不已,半月之内一连召来母亲三次会见,这等破坏内宫规矩之事更是惹得一干后宫大佬震怒。

    要不是当今亲自叮嘱皇后和四妃,要她们不要找贾嫔的麻烦,只怕此时贾元春就要倒血霉了。

    这些后宫破事,自然不可能引起贾赦的注意,只是贾元春也不知道听了她母亲什么话,竟然在之后的一月时间里,连连召唤忠勇侯夫人张氏以及贾瑚嫡妻杨氏,还有贾琏嫡妻王熙凤如宫觐见。

    张氏回来后对贾赦抱怨,元春太不知好歹,只是一个嫔位占了一座宫殿不说,行为举止都大有不妥之处,言语间一副趾高气昂的架势,明里暗里要求忠勇侯府多多照顾她父母。

    “不用理会,就当是小女孩的糊涂话就是!”

    贾赦却是不以为意,淡然道:“元春被老太太和她母亲给养歪了,一门心思钻进富贵眼中,不吃足了苦头是清醒不过来的!”

    “不会有事吧?”

    张氏还是心软,尽管她十分不满元春趾高气昂的态度,可怎么说元春也是她看着长大的,自然不可能说无视就能真的无视。

    再说,如今贾元春已是后宫妃嫔,一举一动不仅代表她个人,也代表了整个京都贾氏,一旦出了问题整个贾氏家族都得倒霉。

    “无妨,有我在只要她不是弑君,当今都会留几分颜面的!”

    贾赦却是看得很开,反而叮嘱张氏道:“元春我倒是不担心,倒是琏儿媳妇的心性不足,很容易被皇宫的富贵迷花了眼,在元春的怂恿下做出什么不当之举,你仔细着点!”

    “哼,妾身不会叫琏儿媳妇拖琏儿后腿的!”

    张氏脸色一冷,她对王熙凤诸多不顺眼,要不是自家二儿子坚持,她才不会允许王熙凤这个王家人进门。

    如今听得贾赦提醒,仔细一琢磨王熙凤最近的言行举止,脸色顿时变得冷肃起来,心中对王熙凤十分瞧不上眼,一点子眼力介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