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和原著一样蠢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和原著一样蠢

    琏二奶奶王熙凤最近心情不错……

    当然,自从嫁进忠勇侯府后,她的心情一直都很不错。除了成婚就分家微微有些不爽之外,其余一切都相当美满。

    分家之后,她就是府里的正经当家太太,五年是孕育一儿一女,虽然比起公公差远了,可也算是儿女双全没了后顾之忧。

    而且分家之时,尽管只分得了侯府三成家产,可也价值三十万两银子,另外还有一些不好估价的好东西,日子过得不要太滋润。

    再有她本身的嫁妆,琏二奶奶手中掌握的银钱数量,达到了惊人的五十万两之巨,日子过得潇洒滋润得紧。

    只是有一桩不好,那就是自家男人虽然进了官场,而且有公公保驾护航以后前程可期,却是没有爵位继承下来叫她心中有碍。

    瞧瞧大伯子贾瑚,还没进入官场,公公就替其赚了个二等子的爵位,如今忠勇侯的爵位也跑不了,真真羡煞人也。

    王熙凤一开始也没多想,忠勇侯府不是荣国府,没有一个偏心眼的贾母,再说丈夫琏二也算不得多么受宠。

    从小就认识,她哪不知道琏二小时候什么光景,听说庄子学堂有专属于他的跪位,长年被老师打手板,简直就是坏学生的典型。

    可惜压有个不省心的姑姑,整天在她耳边嘀咕什么家产爵位啥的,听得多了心思渐渐歪了。

    确实觉得琏二只比贾瑚小几岁,同样是嫡子怎么就没资格继承爵位和家产呢,像荣国府那样不好么?

    而且当她盘算了一下忠勇侯府的家产,被那庞大的数字弄得眼红心跳,恨不能将之全部占为己有。

    可惜她心动没用啊,不说琏二根本没胆子肖想这些,而且忠勇侯府缺了个偏心眼的贾母保驾护航,她根本就没啥机会。

    如果贾瑚没有子嗣还好说,如今贾瑚却也有一对嫡子,就算自身突然出了问题,那一双嫡子也不会有问题的,真把贾赦当死人啊。

    再说,如今她已经分家出府,除了每日早晚两次的请安,其余时间也不好待在侯府,就是想做什么也没那机会。

    至于收买府中下人,基本上没有可能。

    不说侯府实行军事化管理,一旦被查出有问题,不仅小命不保还有其它严厉惩处,另外侯府内有一个神秘的内部监察机构,王熙凤也是无意中从大嫂口中得知,更加不敢有所意动。

    没有机会,就算王熙凤有天纵之才也没鸟用啊。

    姑姑王氏不仅怂恿他争家产争爵位,还给她指明了几条来钱的路子,包揽诉讼放印子钱都是其中的来钱途径。

    王熙凤有些犹豫,她虽然爱钱却也知道这样的来钱方式不妥。

    原著中她是因为要支撑荣府的开支不得不变卖嫁妆救急,这才开始受王氏的怂恿开始放印子钱和包揽诉讼的。

    也就是说,在刚进荣府那段时间,这位凤辣子还是比较‘规矩’的。

    如今的情况更是不同,她手里可以用动的现银便足有数十万两,虽然爱钱却也并不怎么急迫。

    再说琏二已经分家另过,想要打忠勇侯府的旗号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以琏二区区七品的官职,想要地方官员给他面子显然很不容易。

    至于放印子钱,王熙凤暂时还没想过。不是她怕了或者忌惮什么,而是感觉没啥必要,再说她现在可是有一双儿女傍身,比起原著的她底气要足得多,就算只是积阴德她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她不信神鬼归不信,却是不敢拿一双如珍似宝的儿女开玩笑,万一要是灵验了她可是哭都没地方哭去。

    姑姑王氏也不知道怎么的,见她不跟着一起‘发财’,显然心有芥蒂,之后有段时间跟她的来往少了不少。

    王熙凤倒是不甚在意,琏二分到的府邸怎么说也有四进,加上家仆丫鬟婆子什么的也有近百号人手,整天各种琐事不断,忙碌得很连一双儿女都是放在旁边的侯府让婆婆教养,哪有那么多时间跟姑姑闲扯?

    另有一桩叫她不爽的事,姑姑王氏先后在她手里借了足足五万两银子,到现在别说归还,甚至还想要继续拆借。

    王熙凤却是不依了,她又不是傻子,甭管王氏说得有多花言巧语,又或者凄惨得紧,她却是再不敢借银子了。

    开什么玩笑,这些银子都是她悄悄瞒着琏二借的,现在眼看着都要不回来了,正愁着怎么把这个大窟窿填上呢,哪里还会跟自家姑姑客气?

    她家可比不得金陵薛家那么有钱,要是被一向看自己不顺眼的婆婆知晓了,那后果真真不堪设想啊。

    这里跟原著有个极大的不同之处,那就是王熙凤的叔父王子腾可不是京营节度使,只是京营的一位统兵参将罢了,而且荣国府的声势虽然不如以往,可是忠勇侯府的声势惊人啊。

    借她几个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在琏二跟前得瑟王家有钱,指头缝里露一些都够贾家吃喝一阵子这样的蠢话了。

    叔父可是没少跟她叮嘱,要她一定侍奉好公婆,叔父以后的前程都把握在她手里了,一个不好以她公公的脾气,真有可能直接将叔父调到某个穷乡僻壤数蚊子,没了骄横的底气王熙凤可比原著老实低调多了。

    只是叫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堂妹同样也是表姑子贾元春,竟然在这时被当今看上,封为了贾嫔。

    这可真真了不得,宫嫔虽然比不上妃子和皇后,却也正经是后宫颇有分量的主子了,一旦机会来了便能一飞冲天富贵难言。

    而且听姑姑说,当今还相当宠爱大堂妹,一连几日都歇在大堂妹的宫殿里。

    还没等王熙凰彻底消化这个消息,之后荣国府的大摆筵席,众多宾客庆祝叫她还不羡慕,这些可都是京都城里赫赫有名的权贵家主啊。

    而等到大堂妹开恩,让她跟着婆婆进宫逛荡了一圈,顿时就被宫里的富贵荣华给迷花了眼,对大堂妹在宫中的风光显耀羡慕不已。

    而这时,姑姑王氏又找她拆借一笔银子,王熙凤虽然舍不得,但想着巴上宫中贵人这条线,以后无论对琏二还是她本人,又或者一双儿女都有极大好处,便咬咬牙又拿出了三万两银票。

    加上这三万两,她可是足足将府里一般的流动资金都给借了出去,看着姑姑王氏得意的面孔心中忍不住滴血。

    不过思及以后的好处也就好受了一些,她在心中如是安慰自己。

    之后,她跑荣国府的次数,便陡然多了起来,跟姑姑王氏俨然一副姑侄情深的架势。

    这日她刚刚从荣府回来,脑子里被姑姑灌了一脑子迷魂汤,对以后自己一家的光明前程期待不已,当然她还没失去理智,没有答应姑姑再一次的借银之请,实在她手头的活钱也不多了。

    府里一大家子要养,千里之外的琏二也需要大笔银子打开局面,还必须留下一笔银子防备不时之需,而距离庄子和铺子上交收成还早了点,她可不敢将手头银子再撒出去了。

    同时也难免暗暗心惊姑姑的花钱速度,三万两银子这才坚持了多久,才一个半月吧,又开始向她哭穷了?

    她开始有些心动姑姑的提议,是不是在外头弄一些‘外快’啊?

    就在这时,身边的心腹大丫鬟平儿禀告:“二奶奶,侯府老太太有请!”

    王熙凤吃了一惊,不知道婆婆找自己何事。她却是不敢怠慢急忙赶了过去,等到了地头见过礼后,张氏眼神犀利开门见山:“老二媳妇,你最近跑荣府跑得挺勤的嘛!”

    王熙凤头皮一阵发麻,只得表示她是去看望姑姑去了,绝对没有参合其它事情,婆婆一定要相信她云云。

    “我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我这次叫你过来,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情!”

    张氏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而后直接说道:“元春封嫔之事另有原由,还有你不要胡乱参合,免得引来老爷不快!”

    王熙凤吓了一跳,心中却是相当不服,那可是宫中贵人啊。

    “哼,你个蠢妇以为元春那个嫔位怎么来的,还不是当今把老爷的功劳扣在元春头上,这才能从区区女官一举成为嫔位妃子么?”

    张氏一眼看出了老二媳妇心中的不服,脸色一冷没好气道:“也亏得荣国府那边瞎折腾,老爷打赌不计较,否则……”

    后面的话没有出口,但意思已经相当明显,王熙凤只觉脑中一道惊雷炸项,一时被突如其来的消息震得晕头转向。

    大堂妹的嫔位,竟然是抢了公公的功劳而来!

    心中一阵苦楚,亏得姑姑还说什么当今宠爱大堂妹,原来全都是看在公公的面子上啊。

    还有,她这时候终于反应过来,后宫之中一位新晋的嫔算什么,相比手握实权连当今都要着力拉拢的公公,估计就是皇后也不敢怠慢吧,大堂妹以后想在后宫出头,能靠的可不是姑姑和姑父,而是权势熏天的公公啊。

    想到这里,她立即又想到了借出去的八万两银子,以她对姑姑的了解显然是要不回来了,顿时心如刀绞眼全一该黑仰头便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