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扬州繁华是非多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扬州繁华是非多

    就在琏二奶奶王熙凤被张氏教训幡然醒悟之时,远在江南扬州的琏二也遇到了麻烦,而且还是不小的麻烦。

    作为刑部公差,监督扬州刑狱之事的任务在身,贾琏一行到了扬州后,受到了当地官府和乡绅的热情接待。

    一连半月,天天有酒席日日有宴请,美味珍肴扬州瘦马温香软玉,说不出的享受道不尽的消魂。

    短短半月,贾琏都沉迷于酒池肉林之中不可自拔,原本健壮的身子都跟着福胖了一圈。

    他还算克制的,毕竟出身侯府见过世面,又对以后的前程有所期望,尽管脑子一直迷迷糊糊却还保留了底线。

    吃酒可以,抱着美人调笑也成,但是夜里却是绝不留宿外头,不管多晚他都会返回临时官衙休息。

    倒不是他的意志真有这么坚定,只是老爹的威名太过恐怖,知晓身边的护卫都是老爹的人,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别想瞒过老爹的法眼,真要是做了糊涂事,以后回京可有得苦头吃了。

    当然,这半月的醉生梦死也让他见识到了扬州盐商的豪阔,简直就是挥金如土叫人瞠目结舌。

    他也算是见识过大世面的了,却也被这些大盐商们的豪气手段给惊住了,简直拿钱不当钱啊。

    同时心中很是古怪,盐商们的花消如此惊人,只要几天的花消便能将盐税补齐,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想到,偏偏要跟朝廷和官府对着干,就是把钱都撒在钱塘江的潮水里,也不愿意让朝廷收了去?

    琏二尚能撑得住,可跟他一起过来的侯官进士们就撑不住了,不过短短半月几乎全部沦陷,沉迷于酒色之中不可自拔,又或者被某家大盐商拉拢,成为了他们在刑部派员中的探子和代表。

    当琏二拿着身边护卫,送来的那一叠自关于身边同僚的情报,脸色气得铁青手抖个不停,心中一片冰凉,恐惧如同潮水般将他淹没。

    他这才知晓扬州盐商的厉害,拿银子不过几下就将那几个没见过世面的土鳖砸晕了,幸好他们并不知晓此行的真正来意,不然扬州这边还不闹翻了天啊?

    真被吓到了,酒也醒了脑袋也不昏沉了,毫不客气拒绝了那帮盐商们的邀请,直接奔赴巡盐御史衙门,想找姑父请教一二。

    “琏儿终于来了,姑父已经等了你半月啦!”

    林如海见到贾琏,一张满布沧桑的中年帅哥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调侃道:“姑父还以为你会再过半月,或者一月再来呢!”

    贾琏好不尴尬,不好意思拱手道:“实在是扬州当地官员,还有当地士绅太过热情了,一时沉迷还请姑父见谅!”

    “你能这么快就清醒过来,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林如海感叹出声,意有所指道:“比你那些同伴要强多了!”

    琏二老脸一红,心道要不是老爹派了人监视,他才没那么好的毅力,当然这话却是万万也不会说出口的。

    他将那张记载了同伴丑态的纸张放到林如海面前,苦笑道:“之前真没想到,扬州这帮盐商这么大胆!”

    林如海也不客气,直接拿过那几张纸,匆匆扫了几眼露出一丝诧异,点了点头沉声道:“钱太多了,就以为什么事情都能用钱解决,又有一干权贵替他们撑腰,结果胆子自然越来越大!”

    琏二心中凛然,点了点头表示认同,接着问道;“姑父最近还好吧,姑母还有堂弟堂妹托我给姑父问个好!”

    “好好好,他们也还好吧?”

    林如海轻轻一拍嘴巴,轻笑道:“看我这糊涂的,有你父亲照顾,他们娘三哪还能不好啊!”

    琏二但笑不语,这不是明摆着的么,在京都一亩三分地上,除了祖母还有二婶子,谁还敢给姑母气受不成?

    “姑父,扬州这边的情况如何,能不能跟小侄说一说?”

    他苦笑道:“之前来的时候不知道,到了之后才知晓这边的情况竟然这么复杂,根本就抽不开身!”

    林如海了然点头,别看贾琏官儿不大,可却是刑部派压,代表六部之一的刑部,对扬州府衙衙役有直接指挥之权。

    不管其中有多少水分,刑部的名头还有手下有人,就注定了贾琏在扬州属于过江龙,如果不想跟刑部彻底翻脸,又或者跟忠勇侯结怨的话,扬州官场谁也不敢给贾琏气受。

    “你们来了甚好,姑父这边的压力真的减轻不少,起码在将你们全部拉下水之前,是不会再对姑父下狠手的!”

    话说得凄凉,贾琏更是听得目瞪口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姑父怎么说都是在都察院挂了三品兰台寺大夫官衔的巡盐御史,论品级份属扬州第一,就是知府衙门与巡盐御史府不相统属,总还要给姑父几分面子吧?

    “进门之时,是否觉得府里冷冷清清?”

    一眼看出琏二眼中的疑惑,林如海苦笑反问,琏二下一时点头,他也确实有此疑惑。

    “无它,除了被你钴姆带走的心腹之人外,府中能够信任的仆役实在不多,你大表弟他们都是被那些可恶的家伙给害死的!”

    说到这里,林如海眼圈泛红,眼底深处闪烁仇恨光芒。

    “都是盐商们做的?”

    琏二脸色沉,语气森寒问道:“寻到是哪几家没有,直接灭了他们满门!”

    “灭他们满门又如何,人死不能复生啊!”

    林如海一脸悲怆,摇了摇头无奈道:“也就你父帮姑父报了仇,不然以那些盐商背后的靠山实力,姑父却是无能为力啊!”

    “难怪这帮盐商如此嚣张!”

    琏二点了点头,语气跟着沉重道:“难道扬州知府这边,不能出手帮忙吗?”

    “各家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

    林如海嗤笑出声,一脸不屑道:“不过一丘之貉罢了,扬州知府自身也不干净,哪能贼喊捉贼?”

    这扬州的吏治,彻底烂了!

    琏二听得好不心惊,不解道:“话说姑父应该也没太过得罪这些大盐商啊,怎么搞到了现在这副摸样?”

    “盐税是小头,姑父真正触犯了他们的,是私下之利!”

    林如海冷笑,不屑道:“姑父对盐场把控得严,这些盐商的私盐来源就少了许多,其中利益巨大让人岔恨啊!”

    “怎么,他们自己也贩私盐?”

    琏二吃了一惊,有些不可思议道:“这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啊!”

    “嘿嘿,在金山银海面前,自然有人会挺而走险!”

    林如海冷笑,摇头道:“官盐价高又味苦,其中更是渗了不少沙子,百姓多不购买,江南之地的百姓有大半以食用私盐为生!”

    琏二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心道乖乖,江南本就是大庆繁华之地,大半将那百姓都食私盐,这量可就极为惊人了。

    “再说了,把私盐贩卖到北地中原一带,利润更加丰厚!”

    林如海冷笑,无奈道:“其中利益纠葛,姑父卡住了他们的源头,自然会引来大肆报复!”

    琏二面沉似水默默点头,他没想到情况会如此糟糕,姑父的做法确实得罪了太多的人,难怪那些大盐商敢疯狂出手报复。

    “总有解决之道吧?”

    沉吟良久,想不出头绪他也没多想,反问道:“姑父有没有什么好的想法?”

    “有!”

    林如海郑重点头,直接道:“那就是开辟新的盐场!”

    “这主意好啊,江南这边不行可以放到河南山东那边,总有合适的地方!”

    琏二一拍巴掌,轻笑道:“扬州盐商的手伸得再长,也没办法伸到河南之地,他们真要有那胆子定叫他们好看!”

    林如海摇了摇头,苦笑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见琏二满脸疑惑,他沉声解释道:“大庆开国近百年,难道没人提出这样的想法么,肯定有最后却都被否决了!”

    “为何?”

    “朝廷担心放开了口子后,盐税回大降,朝堂上的官员有大半也都反对,结果自然不了了之!”

    林如海苦笑连连,摇头道:“说起河南,姑父不得不说一声佩服你父,之前河南是销售私盐的主要区域之一,如今私盐想进去却是难之又难!”

    “哈哈,漕帮那帮家伙被我父亲打怕了;哪敢在这种事情上找死?”

    琏二哈哈一笑,跟着将之前沉重的话题抛之脑后,轻笑道:“姑父也无需担心,父亲派我过来自然有帮衬姑父之意,只要不是太过分的事情,姑父完全可以叫给侄儿,无论是官面上还是江湖上的事儿,大部分侄儿都能解决!”

    “哦,你父将孙六派来了?”

    林如海眼睛一亮,他在河南任职三年,自然认识贾赦放在江湖上的手下孙六,也对其的武力有深刻印象。

    “没,孙六要帮父亲监视整个北地江湖,哪有时间过来?”

    琏二摇头,见姑父延伸暗淡请笑道:“不过侄儿男下时,身边可是带了不少江湖好手,而且扬州这一带的江湖帮派,也有我父亲的人手,跟盐帮干架没那底气,可是跟一帮大盐商明争暗斗却没问题!”

    林如海松了口气,满脸笑容连连道:“那就好那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