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连番袭杀水太深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连番袭杀水太深

    这日,琏二和同僚巡视到了一座沿海县城。

    看着手里姑父紧急送来的提醒书信,他脸上满是不屑。

    “姑父看来是被吓破了胆!”

    轻轻放下几张薄薄信纸,不以为意喃喃自语:“作吧作吧,作得越厉害这帮盐商就死得越快!”

    没谁比他更了解父亲的脾气和手段,要是再来一波海盗袭杀的话,估计北方驻军很会赶来,到时候有那帮盐商好看的。

    就在当天下午,突然一伙持械匪徒混进县城,见人就砍见钱就抢,顿时引得县城一阵大乱。

    琏二带着身边护卫,以及一干刑部同伴正好在附近的官署,闻听外头混乱立即跟当地县令冲了出来,一看那伙穷凶极恶的匪徒大砍大杀,哈哈狂笑直扑官署而来,口中还大喊‘杀狗官为民请命’之类混淆视听的屁话。

    更叫琏二一行无语的是,因为他的到来临时赶来护卫的上百驻军,竟然被吓得面无血色手软脚软,连跟那伙匪徒干一架的勇气都无,也不知道哪个混球大喊一声‘逃啊’,顿时人数明明是对方近三倍的驻军竟然一轰而散。

    “完了完了完了……”

    当地县令更是被吓傻,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股尿嫂扑鼻,竟是被吓鸟了,嘴里一个劲念叨‘完了’。

    我草,这是什么兵什么官啊?

    琏二好不无语,淡淡扫了那几位进士同伴一眼,威胁道:“你们要是敢如此不堪,休怪我不讲同僚情面让你们回京继续侯补去!”

    这下,同样被吓得不轻的几位刑部派员,却是不敢软倒在地了,真要是被赶回京都继续侯补,以后他们就彻底完了。

    “二爷,这些家伙都是沿海的海盗!”

    这时,一位衣裳破旧打了好几个补丁,却洗得干干净净的中年汉子凑到琏二耳边小声提醒。

    又是海盗?

    琏二嘴角露出满满的冷笑,那帮家伙还真是好手段啊,竟然弄出一伙凶残海盗袭杀,真以为别人都是傻子不成?

    看来,无论是江南官场还是驻军都要大洗牌了,竟然大意到让一伙海盗冲入县城烧杀抢掠,是不是海盗的人数更多一点,就准备占地为王啊?

    这次,他倒要看看被坑苦了的江南官员,还是不是那么听话,跟那些不知死活的大盐商一条路走到黑!

    “拿家伙,把他们全部干翻,不需活口!”

    心中打定了某个主意,冷冷一笑直接吩咐道:“让江南的官绅们见识见识,忠勇侯府的武力!”

    身边一干护卫点头应手,纷纷从随身包裹中取出一柄柄军中连弩!

    他们带着凛然杀气,往混乱的街头迅速推进,六位护卫分成两波前后呼应,等那帮烧杀抢掠的海盗进入连弩射程,立即扣中扳机箭如闪电呼啸而出。

    啊啊啊……

    那帮杀入县城的海盗,哪会料到目标人物身边的护卫手上,竟然有军用连弩这等杀人利器,措不及防之下只几个眨眼功夫,就被射翻近半!

    不得不说,这帮海盗还是很有‘职业精神’的,面对如此状况竟然没有想着跑路,而是满脸狰狞凶神恶煞猛扑上前。

    这些家伙的武力都不算差,最弱的都有不入流实力,有两位更是达到了江湖二流高手水准,加上那悍不畏死的凶悍气势,一般的江湖一流好手都不一定撑得住,他们身上的杀气太盛了。

    可惜……

    又是数波连绵箭雨,那帮凶悍海盗满心不甘,却也只能无奈被射杀当场,最后的念头却是这帮家伙怎么没被他们的凶悍吓到?

    又是一场风波掀起,琏二没有在县城多待,跟‘死里逃生’的县令打了声招呼后,便带着手下护卫以及依旧脸色煞白的同僚离开。

    本来以为暂时没事,可是在半路却被一伙官兵突然围住,带队军官却是叫嚣琏二等人放下武器束手就擒,否则格杀勿论立斩当场。

    “本官乃刑部派员,你真有胆子围杀?”

    琏二气得够戗,扫了一眼围上来的官兵,同样的精神萎靡东倒西歪没个正形,跟之前县城里那帮驻军有何两样?

    “简直无法无天,你们这帮家伙有匪不剿,竟敢围困朝廷官员!”

    “真真不当人子,吾定当报告朝廷严惩不怠!”

    “还不速速退去,否则你们一个杀官造反的名头是跑不了的!”

    “……”

    跟着琏二一同的刑部同僚炸了,一个个满脸愤怒厉斥出声,大义凛然好似自己等人乃文官领袖意气风发挥斥方酋。

    可他们这般……

    琏二有一种抚额的冲动,心道尼玛啊,有没有你们这么坑人的,你们这么做不是在解决麻烦,而是在逼着对方下死手啊。

    果然,那帮毫无兵样的所谓官兵顿时骚动面面相觑,而带队军官脸色一变当机立断怒喝:“好贼子竟敢乱我军心,弟兄们上干翻他们!”

    说着一使眼色,身边的心腹亲随顿时抽刀冲前怒砍,嘴里还大声呼喝:“杀啊杀啊,杀了这帮贼子大家有功有赏!”

    “大胆,竟敢围杀朝廷命官,难道你们想造反不成?”

    突然一声大喝犹如雷霆炸响,震得一干熊兵东倒西歪好不狼狈,远方一个小黑点如大雁疾驰飞纵而至,速度快到极致,几个起落间数里距离便瞬间而至,人如大雁飞腾半空,由天而降一爪探下正好抓住那满脸狰狞的带队军官。

    “吾乃御前六品带刀侍卫陆小飞,尔等竟敢围杀朝廷命官,是不是嫌命活得太长,想要在法场走上一遭?”

    来人身着大内侍卫官服,一手如抓小鸡一样抓着那位带队军官,另一只手持剑在手厉喝出声。

    在场官兵顿觉耳中轰鸣炸响,一个个震得气血翻腾好不难受,听得陆小飞的厉喝吓得魂飞魄散,也不管这厮是真是假纷纷扔掉手中刀枪,一个个老实跪倒在地连呼不敢。

    只有带队军官几位心腹长随满脸迟疑不肯放下手中军刀,陆小飞冷哼出声手中长剑连连虚点,几道尖锐真气剑芒电闪而出,瞬间在那几位迟疑不决的亲随身上射出几道血洞,顿时惨嚎着翻身倒地。

    “陆叔叔你怎么来了?”

    等一切搞定后,琏二一脸好奇上前问道。

    “我要是不来,二少爷你这次可就惨了!”

    陆小飞斜瞥了这厮一眼,轻笑道:“跟官军发生冲突甚至杀死对方,这可是不小的罪名!”

    “可我是自保!”琏二语气很是发虚。

    “正是,我们可以作证!”

    “欺人太甚,江南这边的家伙实在欺人太甚!”

    “难道我们不反抗,只有引颈受戮不成?”

    “……”

    几位刑部派员一个个气愤填膺,满脸不岔愤愤不平开口。

    “如果江南官场从上至下众口一调,你们觉得朝廷会听谁的?”

    陆小飞只轻飘飘一句,就让琏二跟一干同僚的脸色变得苍白事了血色。

    要真是如此,估计琏二的情况会好一些,其余几位都得倒霉,搞不好甚至还会革去功名

    “是不是啊这位军官大人?”

    说着,陆小飞大有深意扫了手上被抓的军官一眼,嘲讽道:“好大的手笔啊,大人一位五品武官就这么被当棋子放弃,看来幕后之人给的安家费不少吧,啧啧没想到江南的水这么深!”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本官听到线报,有人假冒官员身上甚至还藏有军中连弩,这才带着手下弟兄过来查看!”

    那位武官脸色一阵苍白,嘴巴却是硬气得很怒声大喝:“不管你是不是大内侍卫,最好把我放了否则……”

    “否则如何,你身后的主子,会为了你跟堂堂忠勇侯,刑部尚书对着干?”

    陆小飞突然脸色一变,厉喝出声:“你省省吧,今天要是琏二少爷出了丝毫差池,不仅仅是你,还有你家三代亲眷全部跑不掉!”

    见那武官一脸不信,陆小飞气乐了,不屑道:“真是无知者无畏啊,不仅是你这样的炮灰角色,还有你身后的靠山,以及整个江南的所有大盐商都得死!”

    “别说大话,你这个小小皇宫侍卫知道那些大盐商身后都是什么人么?”

    那武官一脸不屑,像看白痴一样看着陆小飞。

    “不就是几位皇子王爷么?”

    陆小飞斜瞥了这厮一眼,嗤笑出声却是没有再多说废话,眼中的不屑却是傻子都看得出来。

    “二少爷,看来江南的水比想象中更深更浑啊,咱们还是先到两江总兵的兵营里避上一避吧!”

    陆小飞冲着琏二笑道:“等侯爷支援的人手下来,定叫江南这帮土憋知道什么叫作天威难测!”

    “就按陆叔叔说的办!”

    琏二也是心惊不已,没想到江南的盐商胆子大到这等程度,连官军说动就能调动。

    那可是需要两江总兵的调兵文书,还需要两江总督以及下面的巡抚签押方可。很明显这伙官兵绝对没通过这些手续,竟然轻易出得军营围杀朝廷命官,江南这摊水实在浑得很呐。

    当江南总兵得知琏二一行前靠寻求庇护,其中甚至有大内侍卫时,顿时脑子蒙的一下炸开了,以他的见识和阅历自然知晓,这下天给捅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