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雷霆风暴起京都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雷霆风暴起京都

    惊雷霹雳!

    当江南总兵得知发生了什么事后,当真有如被惊雷直接劈中,傻了!

    可是当他看到那位被抓武官时脸色大变,并没有如同琏二等人所料那般大发雷霆之怒,顿时心头一沉知晓情况比他们想象中还要糟糕。

    “总兵大人,不知此人是何来人?”

    等总兵将那位私自带兵离营的武官关押之后,在总兵衙署花厅,琏二没忍住好奇问了出来。

    “说出来也没什么!”

    总兵显然心绪不宁,不过面对琏二还是很给面子的,无奈笑道:“他是江阴陆氏的旁系族人!”

    “江阴陆氏?”

    琏二吃了一惊,他在来江南之前,可是狠狠恶补了一番江南地方大族的信息,江阴陆氏可是真正的书香门第千年世家。

    据传,其祖可推论到三国之时的吴国大都督陆逊,扎根江南上千年,是江南地方的真正大豪。

    金陵甄家和四大家族跟其比起来,根本就是爆发户和真正的豪门没有可比性,在江南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江阴陆氏,也跟盐商扯上了关系?”

    琏二心情沉重,现在明白江南总兵郁闷的心情了。对上江阴陆氏这样的土皇帝,除了他那位武力惊人的老父不在意之外,估计当今都要头疼一阵,斟酌许久才会有所决断。

    反正他此时心中像是压了巨石一般,几乎难以喘息,根本就没有父亲那种无视一切的霸气。

    江南总兵明显想将自己从这些事情中摘出来,所以棉队琏二这么个贫瘠相差了十几级的小青年,能说的一点都没保留全部说了出来:“是啊,盐利丰厚之极,就是千年世家也不可能视而不见!”

    “嘿,好一个千年世家!”

    琏二冷笑,一旁陪坐的进士同僚却是吓得脸色苍白一言不发,显然江阴陆氏的名头把他们给彻底惊住了。

    江南总兵态度很明确,他是不会轻易干涉江南内部的浑水,琏二倒也没怎么失望,只是觉得江南军政都出了大问题。

    回到江南总兵在衙署安排的院落,那几位刑部随员的脸色彻底垮了下来,有些绝望表示,江南的情况太过复杂糟糕,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回京的好。

    “回京继续坐冷板凳么?”

    琏二的话,就像一盆冷水直接让那几位刑部随员心凉了半截。

    “可江南情况这么复杂,咱们一连遇到了好几波袭杀,两波穷凶极恶的海盗,最后甚至连官军都出动了,要是再这么下去还得了?”

    几位随员的担心也是有道理的,他们之前在扬州被灌了大量汤不假,可是经历这些险境之后要是再没反应过来,那真就是脑子有问题了。

    “正因为江南情况复杂,咱们才更应该坚持下去!”

    琏二却是不为所动,见几位同僚脸色大变还想反驳,他摆了摆直接道:“大道理我懒得多说,你们比我知道得更多,我只说一点,咱们是刑部甚至可以说是朝廷的探路先锋,一旦咱们在江南立稳了脚跟打开了局面,你们想想朝廷会有何奖赏?”

    升迁!

    以后的前程将一片光明!

    可以想见,在达到三这个高官的门槛之前,他们的升迁之路将一片坦途!

    一干刑部随员兴奋了,他们之前都是在京都苦苦等候候补的进士,对于官场升迁热衷到了极点,只有感受过了那种被冷落的滋味,才更加不愿意继续过那样的日子。

    轻易说服了同僚跟着一起拼搏,琏二这才松了口气,等同僚离开冲着一直没有开口的陆小飞道:“陆叔叔,没想到江南的情况如此复杂!”

    “是啊,确实够复杂的!”

    陆小飞也被江南那些大盐商的疯狂,还有所谓的千年世家的威慑力惊住。

    尼玛,堂堂的江南总兵啊,江南军界头号人物,竟然因为江阴陆氏的名号,而对那位私子调兵的武官不敢下手,这是何其荒谬之事?

    别的不说,他已经写好了密信,通过通政司的渠道送往京都,就是不知道当今得到消息后,会是什么表情。

    “没想到江南的世家大族,实力竟是如此恐怖!”

    琏二苦笑,此时他有一种束手束脚的感觉,不知道该如此施展才好。

    “不浸染?”

    陆小飞却是微微一笑,不以为然道:“大人曾经说过,所谓的影响力,无外乎权钱和兵罢了,所谓的世家大族正好垄断了这三样,才能有如此声势!”

    “我可没老爷那磅霸气十足,可以不将一切外物放在眼里!”

    琏二苦笑,郁闷道:“我们要动这些世家的利益,会迎来他们的疯狂报复的,那些海盗怎么来的以为我不知晓么?”

    “嘿嘿,二少爷没跟我说实话,我就不信大人没跟你说过解决江南麻烦的手段!”陆小飞不以为意,这世上的事说白了还是要看拳头大小的,他身后的那位拳头绝对是整个大庆最大的,没有之一。

    也不知道那帮盐商还有所谓的世家怎么农的,发生了海盗杀入县城这样大的事情,还有有武官私子带兵出营围杀朝廷命官的大事,竟然悄无声息没有丝毫风省传出。

    如此手段,让琏二等人再一次见识到了江南地头蛇们的实力。

    林如海第二天便匆匆赶来金陵江南总兵官署,见到琏二安然无恙这才长长松了口气。

    “琏儿没事就好,可把姑父吓坏了!”

    林如海脸色苍白神情憔悴,显然因为琏二之事昨晚肯定没睡好。

    “姑父放心,父亲特意派了陆叔叔过来,侄儿不会有事的!”

    琏二却是不以为意,将跟在旁边的陆小飞介绍给了林如海。

    面对大舅兄身边的‘奇人异士’,林如海不敢有丝毫怠慢,急忙拱手见礼,一点都没有人清高瞧不起的意思。

    没办法,他这条小命都是大舅兄派来的江湖好手保下的,他要是再瞧不起人不就是狼心狗肺了么?

    “姑父,江南沿海的海盗多么?”

    大家都是自己人,见过之后随意落座,琏二也不废话直奔正题。

    “也就是最近几年才突然多起来的,原来都是小打小闹不成气候!”

    林如海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将自己知道的情况说了出来,最后反问道:“有我们不对么?”

    “呵呵,如果我所料不错,这是江南大族怎么清海啊!”

    琏二脸上露出满满的敬佩,摇头道:“海贸获利极丰,往往来回一趟获利能达十万甚至数十万两之巨,船队够大的话只怕来回一趟起码上百万两的巨利是少不了的!”

    陆小飞和林如海都被琏二的话给惊住了,过了良久林如海才疑惑道:“琏儿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事就连姑父这个南方人都不怎么清楚!”

    “我父亲说的!”

    琏二只轻轻一句,林如海再无疑惑,顿时脸色大变怒声道:“原来如此,我道这些年出海行商的海商一个个血本无归,又或者直接被那些江南大族吞并,还有海盗出没得越来越频繁,原来如此!”

    “嘿嘿,我父亲所言,海贸不仅获利丰厚,还能带动大批有收益的百姓发家致福!”

    琏二悠然说道:“比如丝绸,茶叶还有瓷器等等,在海外都是价比黄金的物事,而在江南却不过是普通之极的商,海外广阔无垠需求也是极为惊人,整个江南的百姓都过上吃饱穿暖,甚至手有余钱的日子都不算难!”

    这话说起来简单,可听在林如海耳中好似惊雷阵阵,大舅兄治理政的能力他是相当佩服的,既然大舅兄如此说过,顺着这个思路蔓延开去,确实是一个叫人无比兴奋的兴盛局面。

    “可惜啊,现在看来那些江南想要独吞其利啊!”

    琏二冷笑,语气森森道:“就不知道,他们吃不吃得下!”

    “不行,这事我定要禀告朝廷……”

    林如海心头一片惊悚,拍案而起义愤填膺道:“不能让几家坏了整个江南的大好形势!”

    “然后姑父就等着被彻底闲置甚至革除官职踢出官场!”

    这一刻,琏二没有客气,他心中也生起了对姑父林如海的不屑,冷然道:“姑父你还是冷静下来,先把盐政上的麻烦解决了再说!”

    “怎么解决?”

    林如海心情激荡,倒是没有听出侄子话中的不屑和轻视。

    “很简单!”

    琏二冷冷一笑,森森道:“那帮大盐商既然敢对我下手,那就要承担父亲的滔天怒火,北方开辟新的盐场势在必行。我倒看看等盐利不是独出江南一家的时候,那帮大盐商还有何底气跟朝廷叫板!”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口,等到江南盐上不能一家独大的时候,那就有仇报仇有冤报冤了。

    几日后,陆小飞通过通政司的报告,已经摆到了当今的御案上。

    啪!

    当今雷霆震怒,一把将御案上的笔墨纸砚全部扫落在地,如此还难以平息心头的滔天怒火,直接飞起一叫将御案都踹翻在地,一干太监宫女无不噤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速速传忠勇侯觐见!”

    勉强压下心头滔天怒焰,当今满脸阴沉冲身边的心腹大太监戴权吩咐道,眼中厉色连连闪烁,惊得戴权吓出一身冷汗却不敢有丝毫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