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八十章 说灭你全家就灭你全家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八十章 说灭你全家就灭你全家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在江南竟有海盗连番袭杀朝廷命官,还有武官私自带兵出营围杀朝廷命官!

    无论哪一样,都过了当今和皇室能够容忍的极限!

    海盗连番袭杀,每次都能找准琏二所在位置,要说其中没有猫腻当今会信么?

    最可恨的是,江南某些势力为了维护权利,竟然放任海盗冲入县城大肆抢掠,这是想干什么?

    还有江南总兵麾下武官,竟私自带兵出营截杀朝廷命官,谁给他这么大胆子和底气?

    最叫当今愤怒,或者说心惊的是,江南总兵却是不敢将其以军法论处,只敢关押了事!

    这还是大庆的天下么?

    江南的局势,已经崩坏到当今感觉失去了控制的地步!

    贾赦赶到皇宫,当今二话不说带他赶到太上皇修养所在宫殿,三人于宫殿之中密议良久,等出来时便散开谁也不知道他们商量了什么。

    只是皇宫某个偏僻角落的小小宫殿,六位白苍苍的老道猛的抬头,看着皇宫之上的气运金红愤怒咆哮,忍不住脸色齐齐一变摇头不语。

    “看来大庆又要不太平了!”

    “我等清修之士,还是少参合朝政事务为妙!”

    “此言大善!”

    “……”

    第二天,当今突然于小朝会上决定,加封刑部尚书大学士衔,正式入阁成为大庆朝权力金字塔颠峰那几位。

    消息传出,满朝哗然。

    不止如此,贾赦初一上任便被当今委以重任,将全国盐铁这一块交由他全盘掌控,顿时引内阁一阵激烈反对。

    可惜,大庆朝不是明朝,文官势力虽然排名朝堂第一,却还不至于一手遮天,他们也没有军权在手可以跟皇帝顶着干。

    在当今坚持太上皇默然的情况下,脑子聪明的已经明白,这是两代皇帝共同的决定,已经不是臣子可以轻易置喙的。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可接下来贾赦所为却是再一次掀起轩然大波。

    他以勋贵大臣为核心,大肆招入北地出身进士,以及西南西北边陲有功将士,组建了一个临时的盐铁管控衙门。

    而盐铁管控衙门成立后的第一把火,却不是烧到朝堂任何一处,而是宣布在津门长芦开辟海盐场。

    一石激起千层浪!

    朝野哗然,反对之音冲霄而起,一个个文臣慷慨激昂极力反对,说来说去就一个意思,朝廷有江南盐政已然足够,再开一个大盐场有与民争利之嫌!

    “劳民伤财不可取也!”

    大朝会上,文臣群起而攻,有那心情激奋的还手指贾赦厉声大喝。

    啪!

    贾赦反而一耳光抽了过去,相隔数十步依旧将那厮抽得横飞而起,一头撞在旁边的宫墙上不知死活。

    “没大没小,区区五品小吏也敢手指阁臣,谁给他的胆子?”

    这一刻贾赦目光森冷如电,高大挺拔的身躯犹如高山巍峨,缓缓扫视了一干满脸气愤的文臣一眼,在刀锋般眼神的逼视下竟是无人敢于哼声。

    一帮欺软怕硬的混蛋!

    此情此景,看在当今眼里气在心里,真有一种吐血三升的冲动,尼玛这帮尽会耍嘴皮子的文臣在他跟前多么理直气壮大义凛然,怎么到了贾赦这疯子面前就缩了?

    文人的风骨呢,哪去了?

    “拖出去,殿前失仪仗责三十,削去官职剥夺功名永不叙用,众卿以为如何?”

    当今也是下了狠心,一点都没责怪贾赦殿前出手伤过,反而将那位倒霉的五品文官往死里整。

    玛逼的,天下文官是一家,都不是好东西,正好拿来杀鸡敬猴!

    果然,决议一出顿时引起文臣队列一阵倒抽冷气声,却是没一个敢于出面给那位出头鸟帮腔,一个个如坠冰窟不敢言声。

    就连其余三位老资格阁臣,都察觉到气氛隐隐不多,贾赦和当今明显是在唱双簧,他们这样的老狐狸才不会轻易出面自找麻烦。

    无论是当今还是贾赦,都不是他们能够轻易招惹的!

    “吾之盐法,乃海盐晾晒之法,不用劳民伤财耗费国库银钱,预计出产不比江南盐场差!”

    贾赦悠然的述说着自己的计划,一干朝臣却是被震得七晕八素,可有前车之鉴在他们却是不敢开口反驳。

    海盐晾晒之法并不是什么希奇之事,前代早已有之,只是担心出盐量大影响了朝廷盐税这才屏弃不用,没想到贾赦却是打的这个主意。

    “难道贾大人不担心出盐量太大,影响了朝廷盐税收入么?”

    终于,同为内阁阁臣的三辅李和没能忍住,满脸怒色质问道。

    “呵呵,如今朝廷盐税几何?”

    贾赦轻笑,说出的话却是叫人心惊:“一年不过近千万两,还要拿巡盐御史的性命去换,北地的盐价一直高企不下,难道平抑盐价让百姓能够松一口气,不好么?”

    “盐税……”

    “去尼玛的盐税,要是盐税比去年少了,少多少老子自己拿银子补贴总可以吧?”

    贾赦脸色一沉突然开口怒骂,手指李和冷笑道:“要是长芦盐场不仅没有影响盐税收入还有盈余,盈余多少你李大学士就从家里拿出多少主动送给国库,可好?”

    满朝皆惊,没想到贾赦胆子如此之大,竟然在大朝会上指着一位阁臣破口大骂,简直有辱斯文不当人子啊。

    不过却是无人敢于出头,这是阁臣的战争下面的臣子根本没资格插手,再说要是被贾赦盯上,也要他跟着打赌怎么办?

    江南盐税怎么回事,在场除了脑子不好用的贾政和几个书呆子外,谁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真要是能够将盐税全部收齐,每年国库起码得多出上千万两银子!

    谁也不知道贾赦鼓捣出的海盐盐场,究竟能有多大出产,又能有多少收入,要是一不小心陷进入可不是开玩笑的。

    “你你你,本官为官一向清正,家无余财……”

    李和被气得倒仰,吹胡子瞪眼恨不得狠狠抽贾赦一顿,大义凛然开口。

    “啧啧,那李阁老家的豪宅美妾,城外的千倾良田,还有……”

    贾赦毫不犹豫打断了李和的话头,淡淡开口满脸冷笑,后面的话没有出口显然很是有料啊。

    “你你你……”

    李和一张老脸憋得通红,脸如猪肝一般好不尴尬,却是气得说不出话,安静的紫霄殿只听到他大口喘气的声音。

    贾赦满脸不屑看都懒得多看这厮一眼,冲着当今拱手一礼,继续阐述自己在盐铁方面的‘施政纲要’。

    之后的大朝会却是顺畅无比,所有朝臣都见识到了贾赦的战斗力,自忖根本就不是对手,也就没胆子出口反驳。

    不论是贾赦的耳刮子,还是当今的明显偏袒,还有几位阁臣的集体沉默,都让这次大朝会在诡异起气氛中,顺利完结。

    “贾大人好风光好霸气,只是希望贾大人能长久维持下去才好!”

    出得紫霄殿,李和拦住贾赦的去路,满脸阴冷不屑道:“就怕到时候忠勇侯府将万劫不复!”

    “李和你敢威胁我?”

    贾赦轻轻一笑,笑意却是未达眼底。

    “只是忠告而已!”

    李和冷冷一笑,眼神冰冷杀气凛然。

    呵呵……

    贾赦轻轻一笑拍了拍李和老头的肩膀,在外人看来两人举止亲密,还引来好一阵诧异,更有那心思阴暗的怀疑这两货刚才是在唱双簧。

    “等你倒下那一日,就是李家彻底覆灭之时!”

    一道冷硬的声音在李和耳中响起,惊得老头浑身一震极不舒服,等他反应过来时贾赦已经大步流星离去,他满脸愤恨冷声道:“走着瞧!”

    当晚,内阁阁臣李和突然吐血昏迷,李府一片大乱,不等从宫里请来的御医赶到便一命呜呼。

    第二日,贾赦亲率刑部和大理寺官员,以及五城兵马司兵丁包围李府,直接破门而入大肆抄家。

    如此疯狂之举顿时震动朝野,贾赦‘肆意妄为’之名大盛,一干文臣在辅和次辅的带领下入宫面圣,请求圣上阻止贾赦的疯狂之举,同时严惩这厮的‘不当’行为。

    当今面沉似水,等一干上告文臣吵闹得差不多,他将手中的一份厚厚折子狠狠摔到辅脚下,冷声道:“这就是所谓的士林表率李阁老么,士林也太不值钱了吧?”

    两位阁老心中咯噔一下,不敢再多废话直接捡起地上奏折仔细观阅,越看脸色越是难看,身子都跟着微微颤抖起来。

    折子之上,全是李和这些年贪脏枉法的确凿证据,其中最严重的一条,便是替江南盐商充当保护伞暗中收取惊人孝敬!

    本来他们还想替李和家族说几句情的,可当效率极高的抄家队伍,将从李和家抄出的两百万两现银,三十万两金子,以及各种价值不菲的珍宝饰,还有孤本古籍,以及京畿城外数千倾田地地契,以及惊都城中数十间繁华地段商铺契书,还有李和在江南的万倾良田和上百商铺的契约全部摆在勤政殿上时,当今的脸色漆黑如墨,两位阁老和一干文臣惊得脸色苍白摇摇欲坠。

    “李和贼子欺君犯上,革去一切功命家族全部贬为贱籍……”

    当今咬牙切齿怒声令,好好的一家世家豪门一日间轰然倒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