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八十三章 凶狠歹毒气焰嚣张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八十三章 凶狠歹毒气焰嚣张

    朝堂震动!

    所有人都被贾赦拿出来的银票震住,贾赦显然觉得还不够刺激一般,淡然开口道:“因为要扩大生产,还有盐场的附属设施要建,盐场库房还有数万两银子作为筹备银钱!”

    所有朝臣包括当今好一阵无语,不过却也没有要追根就底的意思,眼下的收获已经足够惊人,总不能叫出了大力的官吏们一点油水都没有吧?

    “长芦盐场已经步入正轨,应该由户部全盘接手管理!”

    户部尚书第一个跳了出来想摘桃子,一双炯炯有神的目光紧紧着当今手里的那叠银票,意思不言而喻。?

    “既然是盐场,自然由工部管理!”

    工部尚书也不甘示弱,跳了出来争夺长芦盐场的掌控权。

    接着,兵部甚至礼部都跳了出来,想要染指长芦盐场的控制权,一个个激辩得面红耳赤好不激烈,叫人好一阵无语。

    要不是吏部尚书自忖根本没可能,只怕也会加入其中。只有贾赦为的刑部老神在在,有贾赦总揽津门盐场事务,他们的好处就少不了。

    “我看,由内阁直接掌握可好?”

    等几位尚书吵了一阵子消停下来,内阁次辅张永突然开口,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正该如此!”

    辅杨震微笑,转头看向贾赦问道:“贾大人意下如何?”

    在他看来,贾赦作为内阁一员,怎么说都要维护内阁的整体利益。而只要长芦盐场到手,之后么……

    可惜,贾赦却没这么高的‘觉悟’。

    “还是挂在皇家的名下吧!”

    贾赦轻轻一笑,不紧不慢道:“盐场就在京畿之地,别胡乱折腾了!”

    满朝哗然,只有当今和几位在场的王爷眼睛火热,看向贾赦的目光说不出的和善。

    辅杨震脸色一变,冷哼道:“贾大人这是什么话,难道内阁接手盐场就是瞎折腾么,别忘了你也是内阁成员!”

    “呵呵,起码本官能拍着胸膛保证,跟旁人没啥利益纠葛,杨公你能保证么?”贾赦淡淡一笑,看向杨震的目光十分不屑,直接将了对方一军。

    “这个……”

    杨震一下子卡了壳,出身江南士族的他,怎么可能跟旁人没有利益纠葛,那他又是如何坐上辅之位的。

    “真是好笑!”

    次辅张永一见不好,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怒声笑道:“也不知道是谁,硬是将堂兄贾敬安排到津门知府任上,难道贾大人没一点心虚么?”

    “贾敬我用得放心!”

    贾赦冷笑,撇嘴不屑道:“要不这样,张大人可以派人去查他,我同样派人去查张大人负责事务的属官如何,这样公平吧?”

    公平个屁!

    张永顿时哑巴了,自从长芦盐场海盐顺利出产以来,他就派人紧紧盯着那头,自然清楚贾敬有没有伸手。

    再说贾赦这厮虽然名声狼籍,但不得不说其在官员操守方面,简直可以充当楷模,基本上就没听过忠勇侯府什么负面传闻。

    这可不简单,满朝文武看贾赦不顺眼的不要太多,这厮虽然号称权臣叫人忌惮,可是却做不到只手遮天,起码文臣集团是不会鸟他的。

    甚至几位手握实权的王爷对其也相当不满,可是一直拿捏不住这厮的把柄,这就相当了不起了。

    至于自己身边的属僚什么尿性,张永却是相当清楚不过,不查都是文官楷模,一查那就是标准的朝廷蛀虫了,他可不敢拿这个跟贾赦对赌。

    两位阁老都哑火了,其余文臣自然也不敢跟贾赦硬呛,要是惹得这厮凶性大,最后倒霉的肯定还是自己。

    “那就这样吧!”

    当今手中拿着六十万两银票,心情相当的舒爽,摆了摆手一锤定音:“还是忠勇侯继续负责,等朕物色好了接替人选之后再说其它!”

    这一刻,他真是相当满意贾赦的存在。尽管这厮的态度嚣张霸道了一点,可起码其自身品行操守没啥问题,单单一人的战斗力便能顶得了一干讨厌的文官集团。

    “贾大人留步!”

    朝会结束后,贾赦正准备离开就被人给喊住,回头扫了一眼脸色不豫的辅杨震,轻笑道:“心有不喜,又何必多言?”

    杨震一愣,无奈道:“贾大人身为内阁成员,怎么就不为内阁的利益多思量思量?”

    “杨大人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贾赦微微一笑,根本就没理远处不时探头探脑的好奇目光,神色平静道。

    “真话怎么说,假话又怎么说?”

    杨震好不郁闷,你是辅还是我是辅,怎么感觉眼前这厮老是溜号呢?

    “假话就是,我对内阁利益没兴趣维护!”

    淡淡扫了这位须花白,已经快到古稀之年的老头,缓声道:“真话就是,我信不过你们!”

    说完,没有理会杨震瞬间变得难看的阴沉脸色,大步流星直接离开。

    ……

    当晚,内阁辅杨震府邸。

    大厅灯火通明,一干朝堂大佬,同时也是所谓的文官领袖济济一堂,一个个脸色难看商量着应对之策。

    贾赦太嚣张了,必须压下他的嚣张气焰!

    这是在座重臣的一致看法,可问题是他们该如何打压?

    贾赦勋贵出身,根本就不在乎名声,如今他的名声已经臭大街了,要是继续败坏下去那就是要结死仇的节奏,在座没一个愿意充当出头鸟。

    开玩笑,要是被贾赦这厮盯上,那下场绝对比之前的内阁阁老好不到哪去,家破人亡是最简单的,说不定死后还得背上一身污名遗臭百年。

    那厮行事太肆无忌惮,根本就不按官场规矩出牌,一干所谓的文臣领袖也是头疼不已。

    另一桩叫他们恼怒的事情,就是津门的盐场之事。

    在座大多出身江南豪族,跟江南盐商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有的还在盐场的生意里有干股,涉及的利益十分巨大。

    长芦盐场的出现,严重侵犯了他们的既得利益!

    如果能将盐场把控在手,他们自然有的是手段将盐场弄没,甚至直接从官府产业,变成自家产业都不是不可能。

    可是,有贾赦这官场煞神挡在那里,他们却是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

    之前的劳役之事就是个明证,结果贾赦没被为难住,他们好不容易安插到津门的棋子却是全部被废,下场相当凄惨,不仅官职被撸甚至功名被废,就连家族也都跟着受了牵连,三代之内不得科举入仕。

    这样的处罚,对于所谓的‘书香门第’相当要命,谁知道家族在官场断了三代之后,以后还有没有起复之日?

    因为这事,他们想要继续指使那些年轻热血的新近官员,给贾赦和津门盐场找茬添堵都指挥不动了。

    商量来商量去,最后都没商量出个结果,只是文人心狠他们觉得既然贾赦不好弄,那就弄他的家人好了。

    “什么人!”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杨府护院的怒声大喝,紧接着便是数道呼啸风声响起,然后还有噼里啪啦的激烈打斗声以及惨叫声传来。

    不好,刚才的话被人偷听了去!

    果然,只听黑暗中传来哈哈大笑,笑声相当不屑:“什么狗屁的士林领袖,不过都是一帮偷鸡摸狗,只敢在背地里阴人的龌龊小人罢了!”

    一干文臣脸色顿时大变,不等他们招呼杨家护院一定要将来人留下,没过多久护院领满身是血一脸虚弱在同伴的搀扶下走了过来。

    “小的们实力不济,还请老爷恕罪!”

    杨震脸色一白,身子一个摇晃差点摔倒,引得周围同僚一阵惊呼,最后稳住心神沉声问道:“对方什么人,武功很厉害么?”

    心中怒火万丈却无处泄,没见护院领都伤成那样子了么?

    “那人身着黑衣蒙面不知是谁,一身实力相当惊人,尤其一手拳法霸道异常,很有丐帮虎炮拳的架势,就是不知道是否丐帮中人!”

    护院领不敢怠慢,强忍身上不适回禀道,说完再也没能压着身上伤势,哇的一口鲜血喷出昏死过去。

    “丐帮!”

    挥手让下人将护院领台走,杨震眼中满是阴狠恼恨,周围的一干文臣也好不到哪去。

    可惜,还不等杨震等人找丐帮的麻烦,贾赦便已经主动上门,在内阁办公之所,他一脸冷笑看着杨辅,冷声道:“听说杨大人准备对我的家人动手,真是好大的胆子,本侯决定了先让杨家步了李家的后尘,弄个家破人亡再说!”

    “你你你……”

    杨震又惊又畏,眼前一嘿便彻底昏死过去,顿时引来一片混乱。

    贾赦冷笑,嘴角露出一丝不屑:“别以为你个老东西中风了,我就会放杨家一马,想都不要想会有这般好事!”

    这一日,朝堂震动,辅杨震被权臣贾赦气得武大臣从震惊中清醒,贾赦便拿出大把杨震以及杨家贪赃枉法,最重要是与江南士绅勾结,挖大庆墙角的确凿证据!

    当今震怒,立即下令严查,而贾赦正是督办总揽之官……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