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八十五章 纷乱渐起刀震群邪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八十五章 纷乱渐起刀震群邪

    江南粮价暴涨!

    当消息以八百里急报传至京都时,江南已经开始乱了。

    粮价从之前的半两银子一石大米,不过短短两月时间就涨到了一两半银子一石大米,足足涨了三倍。

    最先恐慌起来的自然是江南百姓,他们一见粮价莫名其妙暴涨,以为出了什么大事,顿时心急着买米储存。

    一时间江南各大城市的米行粮店前,竟然排起长长的采购队伍。而粮行米店竟然采取了限购之策,引得一阵民怨沸腾之余,硬生生将粮价推到了一石两两银子的高度。

    整个江南的百姓彻底恐慌了,各地因为采购粮食以及家中粮食短缺的缘故,都出现了不小骚乱。

    诡异的是,如此景象江南各地官府竟是视而不见,好象根本就没有发生一般,依旧‘醉生梦死’潇洒自在。

    还是江南通政司,以及皇室的另外几路探子,以及一些忠心朝廷,却又心惊于江南官场诡异形式的官员,秘密将信息传到京都皇宫。

    “混蛋混蛋,他们这是想要干什么?”

    当今大发雷霆之怒,心中更是涌起阵阵彻骨寒意,江南发生的一幕幕哪能瞒得了聪明人的眼睛,不过是官绅勾结哄抬粮价而已。

    可这次官商勾结的动静弄得太大,以致江南民怨沸腾各地已隐有骚乱迹象,这是当今最难以容忍的地方。

    江南官员食君之禄却不干人事,如此蔑视朝廷和皇帝威严,叔叔可以忍婶婶也绝对忍不了这口恶气,如此行径与逼宫何异?

    当今不是傻子,担心这事是他那帮子不省心的兄弟闹出来的,第一时间不是找内阁群臣商议解决之道,而是带着刚刚收到的情报来到太上皇的宫殿。

    太上皇此时面沉似水,当今受到情报的速度比他这个老子慢了不少,心中的恼怒却是一样汹涌。

    作为大庆真正的主宰,手中掌握着绝对的财权,军权还有人事之权,太上皇的消息渠道比当今要多多了,第一时间就察觉了事情不对。

    最近一段时间,被他推出来跟当今打擂台的一干儿子,此时却是被近在咫尺的津门盐场厚利迷昏了头,正想方设法把手伸进盐场好有个来钱的大金矿,倒是没有折腾其它什么破事。

    他的这些儿子们虽然插手了江南盐务,却都隐身幕后没有直接赤膊上阵,只是每年收取盐商们的大笔孝敬,替盐商们在朝堂张目,还没到为了这些盐商跟新任首辅贾赦对着干的地步。

    贾赦这样的疯狂家伙,就是太上皇都忌惮不已,不是逼不得已或者贾赦欲行不轨已是证据确凿,他都不敢轻易针对这厮。

    之前膝下有位儿子的门人做了错事,惹到了这厮,不仅那门人全家一夜死光光,他那愚蠢的儿子也被贾赦挑了个错处直接整得失去了跟当今炸刺的勇气,如今待在自己郡王府老实安分得不得了。

    心中既欣慰又恼怒,最后还不是不了了之,难道他还能因此跟贾赦彻底闹翻么,还要不要命了?

    既然不是那几个儿子折腾,江南这次的粮价暴涨就不简单了!

    太上皇眯缝着眼睛,道道冷芒在眼缝中闪烁,以他多年的治政经验,哪里不明白江南的情况不是很好。

    就在这时,大太监安海来报皇帝来了,太上皇面无表情示意让他进来。

    ……

    扬州巡盐御史府,晚上突然遭遇大股好手偷袭,守备府邸的普通兵丁第一时间被杀得干干净净,等到来人杀入府邸后院时,跟听到动静做好了反应的数十护卫好手战至一团。

    愤怒的打斗声传出老远,可古怪的是周围街道却是静悄悄的毫无反应,林如海的脸色一片苍白,在几位眼见情况不妙的护卫保护下,通过巡盐御史府秘密开辟出来的暗道突围而出,坐上一艘小型商船迅速向金陵奔逃。

    “怎会如此,怎会如此?”

    林如海哪经历过这样的阵仗,那帮强人简直就是明火执仗杀官造反呐,难道他们就不怕朝廷事后追究?

    “大人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还是先逃出生天再说!”

    护卫在身边的好手倒是见多识广,对方明显是狗急跳墙之势,说什么都没用先保住性命再说其它。

    林如海无奈点头,心中多大舅兄感激不已,要不是大舅兄强行安排在身边的这批护卫保护,这次怎么都逃不过一死了。

    那伙强人背后的势力相当惊人,林如海刚刚坐船逃走,扬州码头便有数艘快船飞速跟上,其中竟有好几艘长江兵船!

    林如海站在漆黑的船尾,看着远处水面上迅速逼进的几艘快船,脸色漆黑如墨身子微微发抖,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吓的。

    咻!

    跟在身边的数名护卫却是脸色不变,为首之人拿出一个小竹筒,每隔十里放出一朵闪耀漆黑夜空的娇艳玫瑰烟花!

    林如海莫名其妙,他们所乘小船在一个不知名的小码头靠岸,然后迅速潜入漆黑的夜色中,叫他感觉震惊异常的是,每隔数里都有几个身着补丁衣服的精壮大汉接应,带他们通过小路迅速转移。

    而身后远远夜色的,凄厉的喊杀声陡然响起,还有兵器叮叮当当的剧烈撞击声以及濒死时的惨嚎声隐隐传来,惊得他手脚冰凉满心惶恐。

    “这,这是怎么回事?”

    一路狂奔跑路,幸好林如海一直坚持当初大舅兄传授的太极拳锻炼,身子骨强健还能跟得上,尽管气喘吁吁却还有余力相问。

    “有丐帮的弟兄帮咱们拖延,大人咱们还是速速赶路的好,不要枉费了他们一番心意!”

    身边护卫的回答,叫林如海心中掀起惊涛骇浪,他很明白这估计又是大舅兄的安排,叫他一时无言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一路急急奔逃,躲过好几波追杀强人,终于在两天后抵达金陵,没有进城直接赶至城外的大庆军营。

    “姑父没事吧?”

    琏二听到消息急急将林如海迎进军营,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急声道:“姑父咱们待在军营不要乱跑,江南将有大变!”

    咻咻咻……

    话音刚落,数道蒙面矫健身影电射而至,人还在半空数道暗器便飞射而出。

    “大胆!”

    陆小飞身如大鸟腾空而起,速度快若疾风手指连连点动,数道凝聚指劲激射将飞驰暗器全部打落,身在半空好是飞鸟上下飞舞,瞬间与那几位突如其来的刺客战至一处,短短几个招面就将其中两人击毙当场。

    轰隆,整个军营陡然沸腾……

    贾赦骑在高大骏马上,身后跟着一队亲兵护卫,出得京都城门正向津门赶去。刚刚得报竟然有人阻扰官府押送物资到津门,他立即责问户部尚书赵能,结果这厮也是一头雾水。

    他党纪察觉其中情况有异,一边责令赵能迅速查清事实,一边亲自带队赶赴津门查看详情,心中隐隐有所预感,津门那边将有大事发生。

    到了城外官道,一路快马疾行沿途所遇商旅行人无不退避三舍,可是在半途中偶遇一支规模极大的商队时,竟然惊扰了商队的驮马引起一阵混乱,整个商队将道路全部阻挡,贾赦一行自然只得减速慢行。

    “狗官去死吧!”

    突然,商队中的伙计暴起发难,身形矫健飞窜而起,双手飞扬大把暗器如雨抛洒,伴随暗器飞扑而至的是一股泌人心肺的古怪甜香。

    骑马走在前头的护卫反应迅速,直接抄起挂在马鞍上的盾牌,可是刚刚举起便觉浑身无力从马上掉落,发出声声无力惨叫。

    “雕虫小技,也敢出来献丑!”

    贾赦冷笑,他早就察觉了这支商队气氛不对,一个个伙计身上杀气隐隐,原本没想过问谁知对方就是冲自己而来,顿时勃然大怒宽袖一扬体内气血猛的鼓荡筋骨皮膜微微抖动。

    呼!

    一股狂风呼啸而起,带着凛冽霸道之意将漫天暗器以及甜香倒卷而去,双腿轻夹马腹疾冲而上,右手往马鞍上一摸顿时抽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厚重斩马刀。

    显然商队中人早有准备,贾赦刚刚冲上前去,突然几杆锋利长枪从车马缝隙中疾刺而出,将贾赦和座下骏马要害全部笼罩其中。

    同时,数十道矫健身影呼啸而起,手持利刃迅速将贾赦围住,刀光闪闪寒芒逼人一通砍杀。

    “都给我滚!”

    贾赦冷笑,手中厚重斩马刀横扫千军,刺来的长枪以及寒芒利刃全部被砍成两半,凌厉霸道的刀劲不依不饶继续狂飚突进,所过之处一片残肢断臂鲜血狂喷,紧随而后一位位刺客惨叫着倒在血泊中。

    如此威势,简直犹如霸王在世,一下子将围杀而至的刺客全部震住。

    也就这么一愣神功夫,跟随贾赦而来的护卫亲兵反应过来,纷纷策马奔驰扬刀就砍,瞬间砍杀数十人,与商队那帮普通刺客混战在一处,杀得天昏地暗舍生忘死。

    “真空家乡,无生老母,圣光降临,金刚不怀……”

    就在这时,商队后面一阵整齐的唱诵声响起,一道古怪带着神圣气息的能量波动突然从天而降,化分五股涌入五位白莲教徒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