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八十六章 群魔乱舞津门遭袭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八十六章 群魔乱舞津门遭袭

    白莲邪教,又是白莲邪教!

    这帮家伙,真是阴魂不散啊!

    十五年前,他们在西北起事叛乱,朝廷足足花费了五年时间才将叛乱彻底平息,却是跑掉了白莲教的一干核心骨干。

    到现在,西北之地还在为当年的战乱赔付利息,日子过得苦巴巴的,是朝廷财政最大的负担。

    没想到这帮家伙隐匿了十年后,竟然又跳了出来跟自己作对,简直不知死活啊。

    感受到那五股磅礴的神圣气息,嘴角露出丝丝冷笑,将斩马刀放回马鞍取出‘屠日神弓’,体内气血震荡沸腾,弯弓搭箭一气呵成。

    烘的一声,一道熊熊气血烈焰在长长的特制利矢之上蔓延,不过瞬间便将整只特制利矢全部包裹。

    嘿!

    轻轻一笑,庞大的精神感知瞬间锁定了那五道神圣气息,眼中闪烁冰冷寒芒,突然拉弦控箭的手一松。

    砰的一声闷响好似雷霆炸响,包裹熊熊气血之焰的特制长矢如闪电般疾驰而出,瞬间在空气中留下一道浅浅残影,眨眼间跨越近里距离,轰的一声将一位神圣能量附体的白莲邪教教徒胸口穿出一个大洞。

    怎,怎么可能?

    那厮满脸不可思议看着胸口的大洞,以及狂喷而出的鲜血和内脏,身上的神圣能量好似被点燃的汽油一般迅速消耗,还不等那厮彻底死去便消耗一空。

    在场的白莲邪教教徒吃了一惊,可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又是砰砰两声弓弦炸响,护卫在引神教徒身前的信徒,以及两位身上神圣气息弥漫的狂信徒,身上瞬间出现一个血淋淋的大洞,鲜血混合内脏狂喷瞬间倒地不起。

    “啊啊啊,魔鬼,你这个魔鬼,我跟你拼啦!”

    最后剩下的两位引神上身成功的白莲邪教教徒一声厉呼,两条弥漫神圣气息的身影风驰电掣飞腾而至,闪亮的弯刀在阳光下闪烁冰冷寒芒。

    找死!

    贾赦冷笑,瞬间放下神弓取出斩马刀,双腿轻夹马腹战马一声长嘶于人群中疯狂奔驰,体内气血鼓荡奔涌斩马大刀之上瞬间弥漫一层熊熊气血之焰,刀势如龙奔腾咆哮。

    包裹汹汹气血之焰的斩马刀后发先至,一刀一个将电射而至的两把弯刀斩成两断,余势不衰狠狠在那两白莲邪教教徒身上斩下。

    砰砰两声闷响传出,两位白莲邪教教徒发出凄厉惨叫,以比来时更快速度倒飞而回,一连将路上‘阻拦’的同伙撞翻了十几位才止住去势。

    白莲邪教的引神之法确实厉害,要是换作普通人或者江湖绝顶高手挨了如此迅猛一刀,不死也得重伤,可那两货只是惨叫一阵,身上的神圣气息明显减弱了五分之一左右,一骨碌从地上爬起屁事没有,顺手从旁边同伙手里拿过武器,身如蛟龙再扑而来。

    贾赦冷笑,策马奔驰手中气血光焰笼罩的斩马刀纵横呼啸如雷奔腾,毫不犹豫以硬碰硬跟那两位请神上身的白莲教徒战至一处。

    砰砰之音连绵不绝,两位请神上身刀枪不入的白莲邪教教徒连伐惨叫,身子犹如败絮一般连连被砍飞出去,不过半盏茶功夫身上的神圣气息已是大衰隐不可查,那两位白莲邪教教徒的头发皮肤以肉眼可见速度变得苍老。

    如此惊人一幕,看得其余白莲邪教教徒心惊胆战,一时士气大跌要不是害怕被秋后算帐,只怕此时早已轰然而散。

    可就是如此,贾赦纵马驰骋竟是没有一位白莲邪教教徒敢于出手拦截,只是眼睁睁看着两位‘神使’在他手下被打得狼狈万分。

    如果此时那两位身上毫发无损的白莲信徒逃走的话,说不定还能留下一命,贾赦此时急着赶赴津门没兴趣跟他们纠缠,可惜被神圣能量洗礼过的两位,明显脑子不是一般的狂热,或者说不将自己生命看在眼里。

    明明身上神圣气息已经少得微不可查,两位狂信徒依旧怒吼咆哮连连,手中家伙连连挥舞如影相随,身形矫健再一次飞腾而至。

    那你们就去死吧!

    贾赦面无表情,眼中杀意凛然毫不犹豫挥刀狂砍,两道气血光焰包裹的刀光匹练呼啸纵横,座下骏马呼啸疾驰而过,两颗须发花白苍老的透露冲天而起,没了神圣能量保护的两位狂信徒再也没能抵御死亡侵袭,被贾赦一刀斩于马下!

    哗啦!

    眼见两位刀枪不入的‘神使’,眨眼间竟被对手砍掉脑袋,剩下白莲邪教教徒顿时一片哗然,也不知使谁大喊一声顿时轰然散去。

    后面的白莲教徒一轰而散,可把前头跟贾赦手下亲兵护卫大大出手的那上百好手坑苦了,一时士气大落被围着狠杀一通,不过半柱香功夫已是死伤惨重彻底崩溃。

    贾赦这次也是下了狠手,没有在一旁`作壁上观,而是直接策马奔驰挥刀狂砍,将那帮好手中的一流和以上高手全部砍杀干净。

    最后惶惶逃走的不足十人,其余半路截杀的江湖好手全部被斩杀当场,整条官道路面都被残缺尸体和刺鼻鲜血填满,场面惨不忍睹见之欲呕。

    古怪的是,贾赦和手下亲兵才将拦路高手斩杀大半,还来不及清理收拾自身伤势,便有一队官差衙役疾奔而至,带头的一位官员远远大喝:“大胆匪徒,竟敢于光天化日之下滥杀无辜,还不速速投降?”

    “大胆,内阁首辅贾大人在此,再敢口吐妄言小心头顶乌纱帽不保!”

    无需贾赦开口,亲兵副队长便策马而出怒斥出声。

    “当朝首辅贾大人,你蒙谁呢?”

    那位带队官员嗤笑出声,大手一挥怒道:“全部给本官拿下,本官倒要看看谁有那么大胆子,竟敢冒充当朝首辅!”

    话音刚落,他座下骏马脑门上突然多出一个血洞,鲜血混合脑浆喷涌而出,连哼都没哼一声前扑翻倒,那位刚才还威风凛凛的官员措不及防狠狠摔了出去,脑袋砸落在地顿时摔了个七晕八素头破血流好不狼狈。

    不等他从地上挣扎爬起,一阵清脆马蹄声响起,一双修长强健马腿出现在其眼前,贾赦居高临下冷声道:“你是何人,想要拿下本官?”

    人,高大英俊身上霸气四溢官威慑人。

    马,神骏挺拔浑身白毛没一丝杂色。

    人如玉树马如龙,威势无匹霸气无双,瞬间就将一干官差衙役震住不敢妄动,一个个满脸惶恐心中忐忑不安。

    “你你你,谁知道你是不是当朝首辅?”

    那位官员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满脸土灰混和鲜血好不狼狈,被贾赦身上凛然气息一震说话都不利落了,却是依旧坚持己见。

    “你是何人,报上官名!”

    贾赦眼中冷芒闪烁,别以为这厮眼中隐晦的慌乱和愤恨他没发现,嘴角露出一丝冷酷笑意,看向这厮的目光就像看死人一般。

    “奔,本官京畿府下辖……”

    那厮满脸慌乱,说话结巴半晌都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行了,你和你身后的家族,准备等着朝廷抄家吧!”

    贾赦冷冷一笑,一指亲卫队手里扬起的相旗依仗,冷冷一笑语气森寒:“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联合白莲邪教教徒阻本官去路,你不想要命了别带着手下官差一通赴死!”

    扭头冲着一干脸色大变的官差冷然道:“看住这厮你们就没事,要是这厮跑了你们都得问罪!”

    说完,没理会一干面若死灰的官差衙役,留下一队五名亲兵看着这位不知死活的官员,而后掉转马头朝津门狂奔而去。

    这是,想要将他拦在半路,将津门一举捣毁的节奏啊。

    ……

    而此时在津门外海,一只由近十艘海船组成的船队,正乘风破浪朝津门沿海飞驰而去。

    不久后看到了海岸线的船队放慢了速度,一位位满身彪悍杀气凛然的水手汉子手持钢叉大刀等兵器,满脸冷酷等待海船靠岸然后冲进津门府大肆劫掠一通,顺便将那里的盐场全部捣毁。

    船队的出现,很快也在津门沿岸引起震动,可是衙门里的官吏却是不闻不问,甚至还将过来报信的百姓临时扣押。

    “杀杀杀,杀光盐场里的盐丁,抢光津门府里的财物和女人!”

    就在津门官府的‘配合’下,船队终于在津门外海数里处停下,一只只登陆小船被放下,数百满身杀气的海盗拼命划浆,他们所乘登陆小船速度飞快冲上海岸滩涂,哈哈狂笑满脸狰狞见人就杀见财就抢。

    “不好了不好了,海盗杀上岸来啦!”

    顿时,刚刚新建不久的津门府一片混乱,几位衙门属官再没压制民声,第一时间找到知府贾敬汇报了这个‘不幸’消息。

    “怎么会这样?”

    贾敬这一惊非同小可,顾不得理会其中的漏洞,急匆匆带着心腹亲兵冲到海岸边,看到一伙凶残海盗正在大肆虐杀寻常百姓,顿时勃然大怒抄起大刀就冲了上去:“顶住顶住,一定给本官顶住!”

    看着不顾一切冲杀上前的知府老爷,一干属官互相对了个眼神露出阴冷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