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八十九章 谁也别想占便宜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八十九章 谁也别想占便宜

    朝堂乱了……

    因为当今想要派京营将士下江南,引起江南出身的文官极力反对,顿时在朝堂上你来我往乱成一片。

    出身江南的文官顾不得会得罪贾赦这位首辅,整日里在朝堂上大放厥词说什么江南文风锦绣之地,怎能让北兵的粗鲁无知败坏了江南风水。

    这地图炮开的,简直把京都权贵全部给扫进去了,就算出身金陵的宁府和荣府以及王家都不乐意了,丫丫的他们在京都已经落地生根,只是祖籍在安宁放罢了,江南文官的话相当的打脸。

    怎么,就你江南是文风鼎盛之地,个个都是有学识的文化人,俺们北方出身的都是粗鲁的家伙?

    叔叔可以忍,婶婶也忍不了这口恶气啊!

    本来只是当今跟江南出身文官之间的口水仗,结果武官加入进来,尤其是出身北地的武官,大力支持当今的‘英明’决定。

    “江南都乱成那样了,连朝廷命官的命都岌岌可危,说什么江南锦绣之地是不是太过可笑!”

    玩嘴皮子自然是文官更厉害,可武官也有招啊,不是江南出了乱子么,拿这个说事就是。

    首辅大人可是受害者的父亲还有大舅兄呢,你们这么颠倒黑白敷衍是不是太想当然,真以为贾相爷是好招惹的啊。

    “话不能这么说!”

    江南出身的文臣自然不干,他们一通引经据典,说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意图混淆视听,至于真实用意就是让当今收回派北兵下江南的想法。

    这怎么可能?

    江南都拉成什么样子了,堂堂的巡盐御史竟然被人一路从家里追杀到兵营,简直就是在打朝廷的脸。

    还有军营之中竟然有刺客存在,真真叫当今感觉脸面无光,在贾赦跟前有种抬不起头的感觉。

    可是出身江南的官员一致反对派北兵南下,而且江南士绅也跟着强烈反对,这叫当今相当郁闷和恼火,却又无可奈何。

    要是派出的北兵得不到当地士绅支持的话,恐怕在江南将寸步难行,根本就起不到肃清地方的作用。

    除非不管不顾大开杀戒,可江南是大庆朝赋税重地,朝廷的赋税来源起码有四层都是来自江南,这里却是万万乱不得的。

    心存顾忌,也就造成了朝堂眼下的混乱局势。

    而古怪的是,作为当事人的贾赦却是始终保持沉默,叫人心神难安,生怕他在暗地里憋什么坏。

    还真被人给猜中了,至少当今就清楚,通政司通政使最近就频频接到来自内阁的指示,短短几天时间内通政司派往江南的好手和探子数量超过三百!

    这些探子都是通政司的精锐,而好手们更是精通刺杀之术,显然这位一直沉默不言的内阁首辅怒了。

    当今被其狠厉布置吓了一跳,却是没有多说什么,他对那帮子出身江南的文官也腻歪得紧,胡搅蛮缠以为谁不知道他们心中所想么?

    一帮吃里爬外的东西,要不是顾忌影响不好,都用不着贾赦出手,他就将他们全部干翻,送进天牢好好感受一番什么叫做皇威如狱!

    看着朝堂上的乱象,贾赦冷眼旁观不置可否,但跳得欢的官员全部被他记在心中,等这段时间一过再一个一个收拾。

    他的布置,远不止通政司那帮人马,那是摆在明面上叫当今和太上皇看的,真正的人手却是丐帮群雄还有震远镖局一干好手,过段时间他还准备去河南‘视察’一趟,准备跟漕帮帮主好好谈谈。

    马比的,要耍阴狠手段是吧,谁怕谁啊?

    从纷扰的朝堂离开,刚刚回到家中,贾敏带着一双儿女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哭告开了:“大哥大哥,你一定要救救如海,妹妹求你了!”

    “谁说妹夫处境危险了?”

    纸终究包不住火,朝堂吵得那么厉害,消息还是传到了外头,贾敏身份不差能够知晓也不算什么。

    贾赦淡淡扫了贾敏一眼,再看了小脸煞白眼圈泪光闪烁的小黛玉,还有一脸惊恐不安的小林源,眉头一皱不满道:“孩子年纪还小,不要吓坏了他们!”

    “大哥,我都听到了!”

    贾敏眼泪汪汪,却是将一双儿女抱得紧紧的,用力之大让小林源感倒疼痛不适,小脸紧紧皱起一副要哭不哭的小可怜样。

    “还不放手,没看都把孩子勒疼了么?”

    贾赦眼神一凝,贾敏只觉大哥的眼神如刀似剑,狠狠刺来脸颊生疼,忍不住心头发慌松开了手,见到被勒腾小脸苦兮兮的幼子,心头一酸又开口哀求道:“就算看在外甥外甥女还这么小的份上,大哥你不能袖手旁观啊!”

    “大舅舅,我父亲有危险么?”

    小黛玉终究没恩能够忍住,见自家母亲一脸惊慌绝望,忍不住心头发慌小声道:“大舅舅,能不能帮帮我爹?”

    “大舅舅,帮我爹帮我爹!”

    小林渊瞪着一双天真大眼,拍着巴掌大叫,他被保护得太好,虚岁虽然三岁了却依旧不明白母亲话中之意。

    “老爷!”

    张氏看得不忍,急忙上前拉着贾敏的手小声安慰:“妹妹放心,妹婿不会有事的,琏儿也在江南呢!”

    要说她不担心是假,不过贾赦早就跟他打过招呼,琏二身边有足够的好手护卫,又是身在江南总兵直辖军营。除非江南总兵想要造反,否则琏二跟林如海的安全是没问题的。

    “对对对,琏儿也在江南,大哥你怎么不将他调回来?”

    贾敏这才反应过来,顾不得某些忌讳直接问道:“莫不是大哥有什么顾忌吧?”

    “我能有什么顾忌?”

    贾赦无奈一笑,看来不说出一点东西,贾敏却是不肯甘心,只得解释道:“妹妹放心就是,妹夫此时和琏儿都待在江南总兵直辖军营,人身安全暂时不会有问题!”

    说到这儿,他眼中冷光一闪森然道:“至于江南那帮不安分的家伙,我已经派出大批好手过去,不管是谁想要找我的麻烦,都必须付出惨重代价!”

    贾敏心头先是一惊之后又是一喜,大哥的话让她惶恐不安的心放松下来,连忙擦了把脸上泪水和鼻涕,不好意思道:“让大哥见笑了!”

    “没什么,关心则乱么!”

    贾赦淡然一笑,摆手道:“最近外头不怎么太平,你安心待在侯府,那些夫人小姐间的聚会能推辞的还是推辞的好!”

    “这是为何?”

    贾敏还想多多参加京都贵妇社交圈聚会,给自家女儿和儿子以后的事业还有婚姻铺路呢。

    “朝堂上最近发生的事情,妹妹都知道了吧!”

    “听闻了,好象出身江南的官员对当今的做法十分不满!”

    “呵呵,这些文官掌握了话语权还真是大胆,竟然在外头放这样掐头去尾的传言,真把当今和朝堂诸公当傻子不成?”

    “大哥,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当今想调京营将士前往江南震慑宵小,那帮出身江南的官员极力反对,最近朝堂上闹腾得这么厉害,都是为了这事!”

    “不会吧,我听到的传闻可不是这样!”

    “所以说,传闻不可尽信,特别是涉及到了某一个官员群体时更是如此!”

    “……”

    贾敏带着一双儿女离开了侯府正堂,返回内宅的一处僻静小院子,几个月前她便硬大哥贾赦之邀住进了忠勇侯,眼下京都风起云涌待在侯府自然比在外头要安全得多。

    “老爷,江南那边真的没事么?”

    等小姑子离开,张氏终究没能压下心头担忧,开口问道:“江南总兵的态度太过模糊了,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会背叛当今!”

    “哼,夫人放心,就算将那总兵出了意外,琏儿和林如海的安全也没问题,老爷我在金陵已经布置好了!”

    贾赦森森一笑,冷然道:“这次不仅要将那帮混蛋连跟拔起,还能趁机试探一下金陵的族人到底跟那帮家伙牵连多深!”

    “处理族务是宁府的事情,老爷还是不要胡乱插手的好!”

    张氏却是不怎么认同,出身书香世家的她对规矩看得很重,劝解道:“大不了眼不净心不烦,老爷又何必太过理会?”

    “嘿嘿,老爷我不想理会他们,可他们要是打着侯府的旗号嚣张跋扈,竟给府里招惹仇恨呢?”

    贾赦冷声反问,张氏一时哑口无言,这确实是个不小麻烦。

    “金陵那帮族人,好象忘记了他们能够成为四大家族之首,在城里横行霸道成为所谓的‘护官符’,究竟靠的是谁啊!”

    贾赦摇头感叹,冷笑道:“所谓‘升米恩斗米仇’,给得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他们要是都把这些好处当作理所当然的事情,等以后要是收回这些好处,或者宁荣两府出了意外不能继续提供好处,得来的不会是理解反而是怨恨啊!”

    张氏默然,最后叹了口气提醒道:“老爷做这等得罪人的事时,别忘了把宁府也叫上!”

    “放心,谁也别想占咱们的便宜!”

    贾赦轻轻一笑,心中已经有了安排金陵族人的想法,到时候定会叫那帮家伙,还有整个天下都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