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釜底抽薪下狠手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釜底抽薪下狠手

    江南突然乱了……

    就在江南盐商,还有他们背后的某些靠山心有不甘,做下杀官袭港的大事,只为了组织朝廷展北方津门盐场以保证自家利益,接到之前的一系列布置全部失效的同时,也迎来了一波江湖高手狂风暴雨一般的袭杀。

    四月十三,扬州大盐商张劲于醉春楼遇刺身亡,身边亲随护卫全部被杀,等他被现时尸体已经彻底僵硬。

    四月十五,扬州大盐商苏定于赴宴半途遇伏,包括他本人还有数十护卫全部被杀,尸体被吊在路旁的大树树枝之上好不凄惨。

    四月十八,金陵多宝钱庄老板钱多宝在庄子上遇刺,随行护卫全部被杀无一幸免,等其被现时早已死得不能再死!

    ……

    江南地面有头有脸,有钱有势的大豪商一个接着一个突然被杀,死得莫名其妙死得相当凄惨,顿时引起江南地面一阵恐慌,一位位富商大贾人人自危,官府受到了极大压力。

    作为江南当地最大帮派和地头蛇,盐帮自然不会允许有人在自家地盘胡作非为,盐帮高层得到了一干富商大贾的请求后,没有丝毫犹豫准备出手,将胆敢摸老虎屁股的蟊贼抓住干掉。

    可就在这时,闻名江湖的一流高手飞天大盗6小飞,携北地第一镖局震远镖局十数一流好手,丐帮四大长老还有漕帮八大金刚上门‘拜访’,关起门来一通大打出手,最后盐帮被逼低头不得插手江南之事。

    盐帮高层被吓得不轻,这才知晓江南之事乃京都朝堂辅一手操持,一个个惊得背心凉躲还来不及,哪有胆子主动跳进去找死?

    如果只是一般的文臣辅就算了,关键这厮在江湖上的势力太过庞大,就是盐帮也扛不住,自然不会为了几位金主就跟这样的大能死扛。

    盐帮偃旗息鼓了,江南的富商大贾们就倒了血霉,两三天挂一个简直不要太准时,不过短短半月时间就死了五位在整个江南都有名有姓的大商贾,而且都是被强杀的那种!

    一时间,整个江南的巨商大贾人人自危,各地的镖局业务一时火暴之极,而当了缩头乌龟的盐帮和当地官府,都承受了极大的压力。

    这些地头蛇们也不是好欺的,很快就通过各种渠道,将最近半月在江南制造恐怖气氛的北地江湖好手们揪了出来。

    他们找盐帮这个江南第一大帮帮忙,结果盐帮找各种借口推拒,只气得一干巨商大贾牙疼,要不是生命时刻受到威胁,他们定要盐帮上下好看。

    这些家伙家中也养了不少好手,既然盐帮靠不住,那就派自家打手亲自出马,结果江南各地江湖瞬间乱成一团糨糊,到处都是激烈的拼杀,整个江南的地下秩序甚至正常秩序都受到了极大影响。

    江南的官场也跟着动了起来,利用官府的力量一同针对这波来自北地的高手,一定要将他们彻底留在江南,让他们知道江南的水不是那么好趟的。

    可叫江南的地头蛇们吃惊的是,无论是情报传递度还是实力方面,这帮来自北地的江湖好手一点不比他们差,甚至在高手数量上更强!

    一连几番大规模战斗,双方都死伤惨重打出了火气,慢慢的已经不在局限于江湖纷争,那帮巨商大贾又成了北地江湖好手们重点打击绞杀的对象。

    江南大地暗地里一时烽烟四起,刀光剑影血肉横飞好不疯狂,随着时间推移突然死去的巨富大贾越来越多,他们害怕了胆怯了。

    没办法,北地这帮好手也不知道什么来头,好象跟将那这边的土财主们有了血仇大恨一般,不仅干架时卖力十分,甚至还有源源不绝一直干下去的架势,一副不把江南地下势力全部打爬下不甘休的态势。

    不要说一跟有钱人被这股气势惊住了,就是江南真正的土皇帝士绅们也给吓住了,地下世界的暗斗已经开始影响到了江南正常秩序,大有将他们也一起席卷进去的趋势。

    官府大肆出动,甚至还请来驻军配合,要么包围消灭现的北地江湖势力,要么直接以强势武力将他们全部驱逐离境。

    总之,一连两个来月时间,整个江南一片纷乱,盐商死伤惨重,几乎有四分之一有头有脸的大盐商突然被杀,整个江南的盐务一片混乱。

    有那被吓得狠了,也是急于报复的大盐商,在被逼急了后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与江南沿海肆虐的海盗联系,请来这帮肆虐大海实力强悍的亡命之徒帮忙,专门针对突然涌进江南的北地武林高手。

    与此同时,江南各方受到影响的势力,纷纷通过在朝廷的后台或者代言人,向朝廷施加压力,请求朝廷出面尽快制止江南眼下的乱局,否则江南出现动乱可就不好说了。

    当今也被江南突然出现的纷乱局势吓了一跳,急忙召来内阁辅贾赦,苦笑道:“贾爱卿,适可而止吧!”

    那帮大盐商被杀怕了,自保尚且来之不及,哪里还有心思找琏二和林如海的麻烦。两人现在已经基本安全,同时通过江南纷乱的局势暗中调查了不少江南的实际情况,当今得报后相当满意。

    他觉得如此态势已经够了,江南那帮骄横跋扈的家伙们得到了教训,起码短时间内再也骄横不起来,而朝廷正好可以利用机会再来一波狠厉打击。

    “臣准备在鲁地沿海再开两处盐场,以满足整个北地甚至部分江南地区的用盐需求!”

    贾赦答非所问,淡然开口意思十分明白,之后他要做的事情,算是彻底把江南盐商得罪死了,这时候要是收手那帮家伙又跳出来折腾怎么办?

    当今闻言眼睛一亮,瞬间明白贾赦言下之意,有些犹豫道:“再开两处盐场,是不是出盐量太大,影响盐税收入?”

    “陛下,盐税收入已经在出售食盐时已经收取,至于盐价到底如何跟朝廷的盐税收入已无关联!”

    贾赦轻轻一笑,笑意却是未达眼底,淡然道:“臣到是觉得,盐价越低越好,这样百姓用得起盐,用盐量会大为增加,盐税收入只会更高不会降低!”

    不等当今做出决断,继续道:“再说了,当初江南包揽了大庆大半的盐务,那些大盐商们倒是个个富可敌国,朝廷的盐税收入却是一年不日一年!”

    当今心头一震,是啊,要还是之前江南盐政一家独大的状态,朝廷每年的盐税收入也就千万上下,不会多只会少。

    哪像现在,单单长芦盐场每月的盐税收入便有八十万两左右,一年也差不多有千万两上下,要是再开两处海盐场的话……

    不能多想啊,当今都被想象中的海量银子给诱得口水哗哗的。

    “如此,就由贾卿按照章程去办吧!”

    至于江南之事,还是先放到一边再说,那帮家伙还没吃够教训,等他们彻底老实下来了,当今再施恩不迟。

    于是,闹腾的朝堂,被辅贾赦突然提出的再开两处海盐场之事,震得不轻,一时忘了江南糟糕的局势,针对能不能再开两处盐场之事,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反对大臣不多但声音依旧响亮。

    他们主要质疑的,跟当今一个心思,那就是新开两处海盐场,会印象国库的盐税收入。

    作为内阁辅,贾赦自然用不着亲自冲锋陷阵,自有小弟在旁摇旗呐喊,甚至就连户部尚书赵能都跳了出来表态支持。

    没办法,赵氏家族旁支接了长芦盐场一府之地的海盐唯一经销权,赵能要是敢在朝堂上不鼎力支持内阁辅的决定,回去后他老娘就饶不了他。

    得,连户部尚书都表态支持,其余人等再反对还有个屁用,气得朝中一干所谓清流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狠狠咬下赵能这个大叛徒一块肉,真是个吃里爬外的混帐家伙。

    赵能只能将苦水独自吞下,谁叫他得了辅大人的好处,要在关键时刻有所表示么。

    心中也是相当恼火,除了他之外,那帮得了大好处的勋贵和出身北地的文官不也大力支持么,丫的你们就不能分一点火力到他们身上?

    “哈哈,痛快痛快,夫人你是没见到那帮文官狗咬狗的架势,真以为他们那帮人能只手遮天啊,这下知晓厉害了吧!”

    回到府里,贾赦将朝堂上的争论当笑话说给张氏听,嘿嘿冷笑道:“这次老爷我不将江南的盐务打落尘挨绝不罢休!”

    “老爷,这样作会不会引起朝堂群官的反弹吧?”

    张氏有些胆战心惊,他可没贾赦肆无忌惮的底气,担忧道:“要是得罪了太多朝臣,老爷这个内阁辅的位置坐得也不会安生吧?”

    “无妨,这世上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想当官能当官的人!”

    贾赦嘿嘿冷笑,不屑道:“老爷我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么?”

    只是叫他没想到的是,第一个跳出来寻他晦气的不是外人,竟然是最近老实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贾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