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半个月后,在内阁首辅贾赦的强力推动下,鲁省靠海两处地方连开两处海盐场,大批劳役和官军将两处小渔村弄得热闹非凡好不喧嚣。

    一些想要搞破坏的家伙,见到有官军严密看守只得无奈放弃。而一些想要收‘好处费’的地头蛇,刚刚混进劳役队伍就被揪出,当初当地百姓和众多劳役的面,被趴下裤子狠狠打了一通板子,顿时哭爹喊娘再也不敢出来丢人。

    尼玛的当众趴了裤子打屁股,这得多丢人啊!

    由于有之前长芦盐场的建设经验,这次鲁地的两处沿海盐场的修建速度十分迅速,半月时间就将晒盐的盐田清理出来,可以开始正式晒盐出货了。

    贾赦特意跑到河南坐镇了一段时日,一边强压河南地方不得妄动,另一头也是给鲁地两处新盐场站台,谁要是想乱来就等着他的雷霆怒火吧。

    还有一层意思,江南那边的乱子依旧没有平息迹象,作为主力之一的漕帮,在他亲自强压之下,就算再不情愿也只得咬牙拼命。

    河南丐帮好手也是源源不断,通过运河赶赴江南参加江湖混战,还有北地一些江湖势力,也受到邀请跟着去江南凑了个热闹。

    此时的江南相当混乱,特别是地下世界真真乱成了一锅粥。

    北地江湖好汉专门针对江南的大盐商还有相关豪商巨贾,或杀或整不一而足,却是没对江南真正的土皇帝士绅动手。

    这样一来,尽管大盐商和豪商巨贾伤亡惨重,却是没真正引起江南的正常秩序运转,同样没有士绅联合一致的打击,那些豪商巨贾们通过自身关系,能够借助的官府力量真心不足。

    这也是北地江湖好汉在江南大杀四方,而没有引发大规模混乱,以及官府和地方联合围剿的重要原因。

    再说了,江南之地富庶之极,没了一批豪商巨贾又会新起一批,所谓铁打的江南流水的豪商是也。

    说不定,死了一些豪商巨贾百姓还会拍手称快,这些家伙依仗手头钱势,还有背后的靠山没少作恶,就是当地士绅对他们的观感都不怎么样。

    贾赦的行为虽然疯狂,却还有一个度,让江南士绅不至于暴跳如雷挺而奏险,真正引发江南大地骚动。

    至于单独一两位跟被杀豪商巨贾有密切联系的士绅跳出来折腾,谁也不会在意。无论是当今还是朝廷,忌惮的永远都是江南士绅集团这个整体。

    贾赦虽然不在乎,真要把他招惹狠了,他不介意将江南原有秩序直接打碎,再重新建立一个新的江南秩序,只是他本人没那种强烈意愿罢了。

    话说灵魂穿越过来这么长时间,随着修为的日渐精神,他隐隐感觉自己来到红楼世界好象不简单,至于到底怎么一个不简单法,他却是完全摸不着头绪,干脆按照自己的心意来。

    吾辈强者,自是以顺心畅意为要,念头通达为主,在这个世俗约定的规则框架下,做到随心所欲其实并不困难。

    见到一切都在掌控,朝廷那边又闹腾得厉害,当今每隔一日就是一封口信叫他回京,贾赦没在河南多待,警告了一番漕帮高层后便施施然回到京都。

    朝堂上又是一片混乱,因着新开的两处海盐场,还有当今依旧没有放弃的派北兵入驻江南之事,现在还多加了一个针对西北白莲邪教的严厉打击。

    堂堂朝廷内阁首辅,在京畿地区竟然遭遇白莲邪教五大伪圣使的偷袭,当今自然又气又怒高度重视,内阁首府贾赦有这样的能力,将五位白莲邪教伪圣使全部斩杀,其余大臣包括武将却没这份本事。

    就是当今自忖,如果自己遇到了这事的话,真不一定能幸免于难!

    每每想到此处,当今就不禁惊出一身冷汗,对清理镇压白莲邪教的态度更加坚决,这事根本就没得商量。

    朝臣自然不会在这上面触眉头,只是他们在针对白莲邪教清剿力度的大小上,出现了极大分歧。

    想要加大清剿力度,自然要向西北方面倾斜,无论是政策还是财政支援都必不可少,这让一干出身江南的官员很不满意。

    有反对自然也就有支持,贾赦一系官员还有北地官员联合一致,赞同当今加大对西北白莲邪教余孽的打击力度,甚至在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实行军事管制,一定要将白莲邪教余孽清理干净,或者赶出盘踞多年根深蒂固的西北地区。

    这一下,整个文臣集团不满意了,要是西北实行了军事管制制度,那不是说武将和勋贵的势力将得到极大膨胀,那怎么可以?

    文官们的嘴皮子相当利索,把历代朝堂出现尾大不掉的武将边镇势力,尤其是唐朝的藩镇之例一说,当今又开始犹豫了。

    总之,因着各种利益纷争,有小集团的利益之争,也有大集团的利益之争,有集团内部之间的利益之争,也有集团跟集团之间的利益之争,反正最近一段时日朝堂分外热闹。

    对于这些所谓的利益之争,贾赦一向都懒得理睬,就连一帮聚集在身边,以他为首的山头利益,他都懒得理会,任由朝堂整日热那得像个菜市场。

    不过有一点他十分坚持,吵闹归吵闹臆见不和归意见不和,谁要是因为这些破事消极怠工,他却是不肯轻易放过的。

    “张公,这些官员占着茅坑不拉屎,你最近处理一下,不要叫本官失望啊!”

    一日,他拿着一份准备清洗的名单,直接交给次辅张永,表明态度要他去当恶人将这些家伙清理干净。

    “这个贾相,我最近身体不太舒服……”

    接过那张密密麻麻写满名字的名单,张永的脸都黑了,身子微微一阵颤抖满嘴苦涩道。

    “哦,原来张大人年纪大了已经不中用了,那好,这事本官就交由赵能和管仁两位新晋阁老去做,想必他们会十分乐意!”

    说着,毫不客气从张永手中夺过那张名单,没理会这厮气得浑身发抖的难看脸色,直接转身离开。

    “竖子欺人太甚!”

    张永眼中一片血色,看着贾赦的背影满是怨毒。

    可惜,贾赦的手段比他想象中还要霸道不讲情面,就在第二天的大朝会上,当今就直接将张永调任为礼部尚书,兼管太常寺这样的清闲衙门,手中实权瞬间缩水大半,成了一个在内阁纯粹养老的阁老。

    这位气得够戗,当天回家就气病了,就在一干朝臣以为这厮要步前两位阁老的后尘撒手人寰时,这厮又坚强的活了过来,依旧每天风雨无阻到内阁上班,吃过教训之后可不敢再给贾赦任何机会将手中不多的权力剥夺。

    有这么一位活生生的例子摆在这里,刚刚进入内阁的户部尚书赵能和吏部尚书管仁心胆俱丧,尽管首辅贾赦给他们布置了一个烫手山芋般的艰难任务,可为了头顶乌纱只能对不起同僚了。

    很快,内阁两位新晋阁老突下重手,对京都各大衙门里的某些家伙直接予以削官罢职以及外派边缘地区为官处理,一下子在朝堂引发轩然大波。

    谁在官场没个亲朋好友,谁在官场没有同窗交好同僚,如今这些同僚好友甚至亲戚直接被革职或者外派边远之地,根本就是‘胡来’嘛。

    顿时,弹劾内阁几位阁老的奏折,如雪片般飞到当今的龙案上。

    “贾卿就不能消停点么?”

    当今无奈,指着堆积如山的弹劾奏折冲着贾赦苦笑:“再这么下去什么事都办不成,只能跟着这帮官员打口水官司了!”

    见贾赦不语,他又语重心长劝解道:“一下子清理了这么多官员,只六部和九卿衙门都运转不灵了!”

    “陛下这可就错了!”

    贾赦嗤笑出声,淡然道:“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可两条腿想做官又有资格做官的人不少,直接从那些愿意上进的候补官员那挑人补上就是!”

    当今一时哑口无言,他还真不还胡乱接话,要不然传扬出去可是要拉仇恨的。那帮候补官员也是一股不小势力,谁也不敢真把他们惹急了。

    “好吧,这事你去处置,朕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能出大乱子!”

    想来想去,最后当今还是把皮球踢了回去,自己当了个甩手掌柜,心中嘀咕着最好让贾赦栽个大跟头,也好杀杀这厮的嚣张气焰。

    结果当今失算了……

    那帮好不容易得以补上官员空缺的候补官员,十分珍惜得之不易的做官机会,而且还是在六部九卿衙门这样的朝堂重要部门做事,一个个认真得不得了,生怕被揪出错漏又重新过会之前候补等官的苦日子。

    贾赦只在暗中默默观察,等一起步入正轨便不在关注,而是着手处理荣国府那边的麻烦。

    这日贾母又要赖大请他过府,在荣庆堂苦口婆心劝他不要做得太过:“老大,金陵那边的族人来信,说你不顾族人死活,连开几处海盐场让他们的收入大降,你自己看着办吧!”

    贾母心情极度不爽,这个大儿子给她带来无限荣耀的同时,也没少让她烦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