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九十二章 痴心妄想不知死活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九十二章 痴心妄想不知死活

    贾赦感觉很是蛋疼……

    在外头要应付一干不知所谓的官员,在家里还要面对眼前这位不肯消停的老太太,这日子过得那叫一个酸爽。

    之前在鲁地修建海盐场时,这位老太太特意将他喊到荣府,要他帮贾政某个管盐政的好差事,就跟邻府的贾敬一样。

    话说贾敬因着筹建长芦盐场和建造了津门府城受到当今赞赏,虽然还没有正式提拔升官,但内阁已经传出风声,等到他的任期一至最少都是从三品的高官,而且还是实职的那种。

    贾政眼热了,他又没胆子找贾赦要官,这才通过老太太敲边鼓。

    贾赦的态度很明确,直接表示调到盐政衙门甚至跟邻府堂兄贾敬一样筹建新城都成,但能做到何等程度他不会插手,不论做成了还是做坏了都是老二自己的事情!

    贾政一听迟疑了,犹豫了,盐政上的银子却是好捞,还有筹建新城过程中也少不得好处多多,只要做得好了升官发财轻而易举。

    可,万一要是做差了呢?

    老大贾赦肯定不会落井下石,可想要他捞自己一把,却也不是那么容易。贾政不是傻子,这些天的大朝会让他好不心惊胆战,老大简直就是个不顾一切的疯子,肆无忌惮几乎将整个朝堂都得罪光了。

    贾赦可以不在乎朝臣的群起而攻,甚至直接动手将两位阁老和其家族干翻,手段凶残叫人心惊,可他政二爷却没这胆子啊。

    说白了,他就是想要享受老大作为首辅大臣带来的好处,却不想承担丝毫风险和压力。

    他眼红邻府贾敬的美好前景,却又被其差点被海盗袭杀的遭遇惊住,如果换了他自己的话真不一定有这样的好运气。

    贾政是傻,但脑子绝对不糊涂,贾敬遭遇的事情跟江南盐商脱不了关系。如今江南盐商遭遇不明势力的疯狂报复,他就怀疑很可能是老大做的,这时候他要是外任被江南盐商盯住可是不妙。

    贾母也眼红贾敬的光明前景,自然想替二儿子弄个光明前景。

    贾赦没叫她失望,答应了会替老二安排,可没想到最后却是二儿子首先退缩了,这让她相当的不高兴。

    不过事后经过二儿子解释,想想也确实是这个理,又不由埋怨老大做事太没谱,得罪了太多朝臣要是牵连的二儿子可怎么办?

    结果上次的约定无疾而终,无论贾母还是贾政都对这个结果相当不满,贾母还是想让二儿子在官场上更进一步,成为朝堂真正的高级官员。

    而贾政呢,他一边羡慕邻府贾敬的大好前程,一边又相当犹豫是不是该冒险赌上一把,同时还对老大贾赦的表态很是不满。

    你都是内阁首辅了,朝臣第一人了都,只要稍稍偏帮一把,让他短时间内更进一步,正式进军高级官员行列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么?

    所幸贾赦不会读心术,否则要是知道了这厮的想法,真可能直接跟他闹翻,然后找个由头彻底分家。

    不想付出一点代价,就想着好处临身,这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

    因为上次的事情,贾赦跟贾母的关系有点僵。他也是无奈,都把话说得那么明白了,老二想要执掌盐场创建新城都单应了,是他自己没胆子接下,合着最后还是自己的错不成?

    偏心也没偏得这么离谱的,所幸他有自己的侯府,不用跟老二还有贾母住在一个屋檐下,否则还不郁闷死?

    好在他此时身为内阁首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身份已经不可同日而语,比之两代荣国公最鼎盛时都要风光,手头权势都要更盛,贾母有所顾忌不敢再像之前那般开口就骂。

    只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不他又被贾母喊来,开口便被扣了个损害族人利益的帽子,实在郁闷得紧。

    “老太太倒是好兴致,跟金陵的族人联系这般密切!”

    贾赦不以为意,端起茶盏轻笑着说道:“之前也没见金陵那帮族人,跟府里联系有多频繁啊!”

    “你这是什么话,他们毕竟是自家族人,又守护着祖宅祭田,多联系一番有什么不好的?”

    贾母迟疑片刻,也感觉这事有些不太寻常,不过她却是直接一笔带过,没好气道:“他们在信中可是埋怨得紧,对你这个族中出现的内阁首辅很是不满!”

    “怎么,他们远在金陵享福,有什么资格对我这个内阁收复指手画脚?”

    贾赦轻轻一笑,脸上满是不屑之色,淡然道:“他们管好自己的事情就是了,手伸得太长可不是什么好事!”

    “他们是贾氏一族的族人,你这怎么说话的?”

    贾母不满了,怒声道:“他们以族人身份怎么就不能说你了?”

    “哦,他们说我什么了?”

    撇了撇嘴脸色依旧不屑之极,贾赦轻轻一笑不以为意道:“什么都帮不了,就知道依靠宁荣两府的权势在金陵横行霸道,他们还有脸跟我说什么?”

    “金陵族人对你在鲁地连开两处盐场很是不满,大量的海盐出产都影响到了他们的生意!”

    贾母无奈了,想想确实也是,贾赦当上内阁首辅根本就没依靠家族的力量,至于金陵族人更是笑话。

    “呵呵,我怎么没听说过,金陵族人成了盐商了?”

    贾赦摆了摆手,不满道:“琏儿和妹夫的事情,我还没找他们算帐呢,他们倒是有胆子先找过来指责我了!”

    说着,脸色逐渐变得阴沉,冷笑道:“等我把朝堂上的事情理顺后,亲自去一趟金陵跟族人们好好理论理论!”

    贾母顿时惊出一头冷汗,没好气白了他一眼,怒道:“你这话什么意思,还想对金陵族人动手不成?”

    “呵呵,那就要看他们跟江南盐商牵连深不深了,太深的话我不介意大义灭亲!”

    贾赦淡淡一笑,语气平静却是听得贾母寒毛倒竖:“相信邻府的敬堂兄也不会反对的!”

    有这么一帮子族人扯后腿,贾敬作为贾氏一族族长身上的压力可大得多,一个不好甚至都会受到拖累,在官场上的前程受到严重影响。

    世家大族聚族而居,那是为了集合众人的力量替族里争取利益和生存空间的,而不是互相拉扯后腿的。

    真要闹到那一步,贾赦宗族散了也就散了。

    再说,有了京都十二房已经足够,有没有金陵八房其实没多少作用,相反金陵的‘护官符’中贾家可是名列第一的,可见金陵族人到底有多嚣张跋扈了。

    金陵甄家的实力,比起所谓四大家族留在金陵的实力加起来都大,无论政商军方面都是如此,怎么就没听闻甄家如何如何,反倒是所谓的四大家族‘风头大盛’,这其中的缘故很叫人深思啊。

    还有,金陵江南士绅力量的大本影之一,城里城外士绅力量极其强大,所谓的金陵四大家族究竟有多大影响力,真的不好说。

    真不能想,越想越感觉古怪,所谓的金陵四大家族,简直跟笑话差不多,也不知道待在金陵的族人知晓不?

    “我不管,反正金陵族人对你的行为十分不满,你得给一个交代!”

    贾母见此,突然耍起无赖,叫贾赦目瞪口呆好不郁闷。

    “老太太,咱们好象是旁支吧,有资格对金陵族人的事情指手画脚么?”

    淡淡一笑,贾赦不客气了,没理会贾母突然变得难看的脸色,没好气道:“再说了您这么维护金陵族人,他们究竟能给你带来什么好处?”

    贾母闻言一滞,没好气道:“这是我的事情,用不着你来多嘴!”

    呵呵……

    看来金陵族人舍得下血本,贾母都能为他们做到如此地步,贾赦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好奇问道:“老二最近怎么回事,不打算在官场上拼搏一把了么?”

    “你还说!”

    贾母暗暗松了口气,要她跟堂堂内阁首辅放对,还真的相当有心理压力,就算她是内阁首辅的母亲也一样。

    说到二儿子,她又没了好声色,不满道:“老二是你亲弟弟,你就不能多提携提携,直接弄上三品就成,还拼搏个什么劲?”

    “老二能承受得住那帮御史狗皮膏药般的弹劾么?”

    贾赦嗤笑出声,淡然道:“没有功绩升上三品,根基不稳根本就扛不住风浪,以老二的性子也不是那等坚韧不拔的能人啊!”

    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跟贾母说了几句便呛起来,说白了还是两人之间的意识差距太大,脑波根本就不在一个频段上。

    她跟老二一个想法,就是想占便宜不想承担一点义务!

    简直就是痴心妄想,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好事?

    贾赦倒是敢开方便之门,可老二敢接下么?

    还有金陵那帮不知死活的族人,也要找个机会好好修理一通,只是自己这边的布置还需要时间,先让这帮家伙再逍遥几日,真是不知死活啊,尽管贾母没有把话说透,可贾赦哪听不出来,这帮家伙竟然想要染指新开的鲁地盐场,他们以为自己是什么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