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 尘挨落定一地鸡毛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 尘挨落定一地鸡毛

    江南地下世界依旧混乱,整天打打杀杀没个消停……

    那帮大商巨贾一个个活得战战兢兢,生怕一不小心步‘前辈’后尘,少了这帮家伙花钱折腾,整个江南的明面秩序竟然比往常还要好上许多,真真叫人哭笑不得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可就在这时,鲁省的海盐场大量出盐,大批量海盐瞬间就将鲁省和两淮之地的盐价打落尘挨,甚至还有数量非常惊人的海盐,通过两淮之地直接涌入江南,对江南高企不下的盐价造成毁灭性打击。

    盐商一时损失惨重欲哭无泪,纷纷动官府以及江湖上的关系,要将大肆涌入江南的鲁地海盐全部赶出去。

    可是,江南官场刚刚一动,来自京都吏部的行文便纷纷而至,但凡有所举动的官员全部被调离江南,不愿远离家乡做官可以,直接辞官就是。

    这次自然又是贾赦下的狠手,江南之地的官位可是抢手得很,想要过去分一杯羹的大有人在,还是那句老话,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但两条腿愿意做官的进士举人多的是。

    至于以前地方官员不愿挪位,弄的‘坚辞不受’的把戏,在贾赦这头可没用。有他压着,再借吏部尚书管仁义几个狗胆,也不敢在这上头炸刺。

    结果就是,江南官场大地震,一个个官员人心惶惶自保尤嫌不足,哪还有心思替盐商出头做事?

    盐帮倒是想出头,漕帮的大批高手纷纷下江南,摆出一副准备跟盐帮搏命的架势,盐帮高层一匣子怂了。

    他们都是江南有数的大富豪,早就没了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干事的血性,真要拼命可下不了决心。

    家中有豪宅良田,有娇妻美妾又有金银珠宝无数,真没必要拿命跟漕帮的苦哈哈去拼命,要是不小心挂了,手里积攒的大笔银钱还不白白便宜了帮中其余高层?

    没了官面和江湖上的鼎力支持,江南盐商彻底悲催了。

    眼见着盐价在鲁地海盐的冲击下,一天一个摸样疯狂跳水,无论是大盐商还是小盐商都受不了啦,除非想把大批食盐砸在手里,否则就只能欲哭无泪跟着降价大甩卖。

    只过了区区一个来月时光,江南大地便有不少的小盐商纷纷破产,之前储存了大批食盐此时都成了赔钱的负担,就是把所有存货全部清仓大甩卖,也顶不住巨大的损失。

    他们之中可是有不少人,为了囤积大量食盐,甚至将家产抵押给地下钱庄,背着高额利息准备好好赚上一把,可惜……

    更大的打击还在后头,京都突然派出由户部刑部还有大理寺组成的联合人马,直接赶赴江南查看各地常平仓里的储备情况。

    结果,爆出江南各地府县常平仓被挪用大半的情况,当今闻讯气得差点吐血,懒得理会那帮出身江南朝臣的舔燥,直接命令联合派遣小组对涉案官员采取抓捕行动。

    可叫朝廷和当今万万没想到的是,联合派遣小组竟然在之后集体吃了过期食物被放倒,那帮涉岸官员胆子大的四下活动想要脱身,胆子小的直接辞官挂冠而去,不等联合派遣小组调查出结果就一走了之。

    更有还没被查到的府县常平仓突然起火被烧成一片灰烬,朝廷的损失极为惨重,消息传回京都满朝哗然,当今气得差点内伤。

    “严查,一定要严查,但凡涉案官员一个都不能放过!”

    感觉被江南地方官员欺骗打脸的当今,起了滔天杀意,这次不仅派出了更多的京都官员前往江南查看详情,甚至明令当地驻军保护常平仓的安全,摆明了已经不信任江南官员的操守。

    这又是一桩口水公案,也不知道朝堂上那帮出身江南的大臣怎么想的,在这种时候还跟当今硬顶,说什么‘法不责众’‘朝廷不坑苛责士大夫’云云,把个向来会因热的当今气得倒仰。

    有了当地驻军的保护,江南各地府县的常平仓倒是再没出事,只是那些官员为了将常平仓的缺口补上,大肆采购粮食又引江南新一轮的粮价大涨,引得民怨沸腾好不热闹。

    “贾卿这事就交给你处理了!”

    当今已经没心情恼火愤怒了,直接把内阁一干阁老全部喊来,直接把任务压到贾赦身上,给出了极大权限:“只要保证江南不乱,什么手段都可以!”

    他真是被气到了,江南官员的行径,越过了皇帝心中那根敏感的线,要是不狠狠处理一通,只怕皇室威严在江南将荡然无存。

    到了这时候,当今也是下了狠心,就算把江南这块富庶之地打烂,也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

    他也是有底气的,至于底气来源,恰好是贾赦治理出来的繁华河南,还有三处海盐盐场的丰厚盐税收入,朝廷此时国库丰盈经得起折腾。

    当然,能够不引起江南大乱便彻底解决问题,那就再好不过。

    当今算是看明白了,出身江南以及此时就在江南当官的家伙,太平富贵日子过得久了,已经结成了一张巨大的利益网络,甚至到了开始挑衅黄泉的地步,他作为皇帝怎么都忍不了。

    可惜,有太上皇在旁虎视耽耽,他身为皇帝又有诸多顾忌,真不好做得太过,吃香太难看的话以后史书上可没好话,当今还是很想青史留名的,当然是好名声而不是恶名。

    内阁辅贾赦做事就没这么多顾忌了,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他不在乎名声如何,不然之前也不会做出直接逼死内阁辅杨震的事情。

    不就是打价格战么,有朝廷全力支持谁怕谁啊?

    贾赦接手后第一时间,便从河南调出大笔粮食,通过运河运抵江南,直接通过驻军向当地百姓大肆出售,同时开启已经检盘查完毕的各地府县常平仓,里头的粮食抽取大半放入市面。

    粮价应声而跌,这下轮到想要囤积居奇的粮商欲哭无泪了,他们倒是很快秘密联合起来,准备大肆收下官府抛出的粮食,继续制造粮食恐慌抬高粮价。

    贾赦会跟他们客气么,当这些江南大粮商商量好后,还没等他们开始行动,其中几家名声最臭的已经有刑部官员带着官差直接上门抄家了。

    这些家伙凭日为富不仁,为了敛财可没少做恶事,黑材料随便一抓一大把,正好在江南公干的刑部官员直接将当地官府撇开,拿人抄家做得利索无比,都是之前被刑部老大贾赦给锻炼出来的狠人。

    这就是杀鸡敬猴,效果相当明显,当那几家为富不仁劣迹斑斑的粮商被抄家,并以最快度判决斩示众后,其余粮商直接吓尿再也不敢有什么小动作,江南粮价被彻底压制下去。

    “真是一帮贱骨头!”

    收到汇报后,贾赦冷冷一笑满脸不屑,悠然道:“赶着不走打着倒退,真以为老爷我对你们没法子么?”

    江南的盐商被打压下去,等待他们的将永无出头之日!

    有钱又如何,这次海盐冲击江南盐市,导致所有江南盐商全都遭遇惨重损失,要是在三年之内找不到其它来钱的暴利行业,只怕以前江南一个个土豪盐商家族都将彻底覆灭。

    他们背后的主子可不会怜悯他们的遭遇,每年该出的大笔孝敬不能少。而盐商家族过惯了奢侈无度的奢华生活,叫他们节衣缩食根本不可能。

    就算富可敌国,最多也只是多支撑几年,最后还是逃不了一个家族覆灭的下场。

    其中的利益牵连之大,根本就不是依靠田地出产就能解决的,到时候江南免不了又是一番风波。

    贾赦会生起丝毫同情心么,也许会也许不会,总之之前兴风作浪的江南盐商集团,从此冰消瓦解,就算最后还能留下一些虾兵蟹将,也只是跟普通的商号差不多,别指望还会像以往那般风光无限。

    伴随盐商倒霉的,是大批被手中粮食套牢的粮商,实力不足的眨眼间便破产完蛋,实力足够的也只是小有损失,反正粮食是日常消耗品,北方的粮食不可能长时间南运,粮价始终会回到‘正常’轨道,只是时间长短罢了。

    江南官场也是一地鸡毛,因着跟盐场勾结还有常平仓之事,或倒下回被调往外地任职的江南官员不要太多,江南官场一片哀鸿。

    这些都是可以预期出现的事情,贾赦没再多花心思关注,下衙回到忠勇侯府,直接吩咐身边的小丫鬟找来寄居在府里的妹妹贾敏。

    “大哥有什么好消息告诉妹妹,让妹妹也跟着高兴高兴!”

    贾敏的气色相当不错,脸色红润目光有神如花娇艳,见到贾赦急忙见礼笑道。

    “好消息,自然是好消息!”

    贾赦轻轻一笑也不卖关子,直接道:“我跟当今提过,目前的江南盐政已没有那么重要,再派遣一位堂堂三品大员坐镇有些不妥,妹夫用不了多久便会调回!”

    “真的么?”

    贾敏大喜,忍不住惊声反问,话一出口便觉不妥好不尴尬。

    “妹妹可以开始收拾自家府邸了,不过小黛玉和小林源最好还是待在侯府,免得出了什么意外!”

    贾赦不甚在意,淡然开口叮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