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 事有反常即为妖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 事有反常即为妖

    “琏二怎么说话呢,我可是你族叔!”

    来人三四十岁中年摸样,一身锦绣华服体态富贵,瞪着眼睛不满道,正是金陵贾氏一族的代表贾放。

    “什么族叔,之前我出了事情时怎么不见族人过来,现在你们有了事情就巴巴跑来,什么玩意!”

    琏二可没什么好声气,他受父亲贾赦的影响极深,对所谓的族人并不感冒,况且这帮金陵族人的表现实在叫他亲近不起来。

    谁都不是傻子,之前琏二连番遭遇刺杀之时,金陵贾氏族人一个个犹如隐形人一般,好似根本就不存在。

    琏二一见哪还不知道什么回事,所以直接找了江南总兵托庇,一点寻求金陵帮忙的意思都无。

    这帮家伙也是厚脸皮,见琏二如此直接当作无视,不要说互通声息就连打个招呼都欠奉。

    他虽不知金陵族人跟江南盐商搅和在一起,却也知晓这帮家伙不好看朝廷对盐商动手的结局,不声不响站在江南盐商这头。

    这就让琏二相当愤怒了,不知道朝堂上坚决针对江南盐商的就是父亲么,金陵族人的表现跟叛族有何不同?

    之后父亲来信,要他收集金陵族人的日常行事,尤其是违法犯罪之类的事情一定要查探清楚不得遗漏。

    以琏二对父亲的了解,显然金陵族人惹恼了远在京都的辅大人,至于父亲收集这些族人枉法的证据到底要做什么,用屁股想也知道,肯定是要收拾金陵这帮不消停的族人!

    知晓父亲的打算,琏二对金陵族人避之唯恐不及,哪里还会跟他们亲近?

    之后江南风云变幻,先是大批北地江湖好手涌入江南,对江南的地下秩序造成严重破坏,让盐商势力少了直接的武力保障。

    紧接着又是长芦盐场又是鲁地盐场。连续两波组合拳,直接将江南盐商集团在北地的商业网络打得支离破碎溃不成军。

    之后父亲又掀起江南官场动荡,趁着常平仓亏空一案清理不少江南官场官员,又利用朝廷大衣名分将部分江南官员调离,一下子将江南盐商可能的官面保护全部消弭。

    之后鲁地大量海盐一涌而入,瞬间击溃江南盐商集团,顺带还将江南粮商狠狠敲打一通,取得了这一轮‘战事’的完全胜利。

    现在金陵族人知道押错了宝,想要重新站队,跟京都宗支搞好关系,迟啦!

    “没大没小,我一定要写信问问忠勇侯,他是怎么教儿子的!”

    贾放脸色铁青,满脸不善怒道:“这次过来是想告诉你,族里的七叔公想跟你见个面,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着,带着几位族中子侄扬长而去,摆出一副根本就没将琏二放在眼里的架势,牛气得紧。

    “哼,什么玩意,想见就见不想见就装做不存在,哪那么便宜?”

    琏二气得够戗,根本就没将贾放的话放在心上,收拾好了行李跟江南总兵,以及特意跑来送行的江南总督以及几位巡抚打了招呼后,便在飞天大盗6小飞和一干高手护卫簇拥下离开江南。

    怎么说他现在都是顶级衙内,不是什么阿猫阿狗想见就见的。

    金陵城中的贾氏族人如何气愤自不去说,琏二乘船一路直抵京都码头,来不及回府跟久别的妻子王熙凤见面,先去了一趟刑部衙门交差,然后又到内阁向几位内阁阁老阐述这一次江南之行的经历。

    有贾赦这位内阁辅坐镇,其余几位阁老哪敢给琏二脸子?

    再说,他们其实也相当佩服贾赦和琏二这对父子,一个舍得把嫡子送到江南那等危险地方,一个更是在江南连番遭遇刺杀的情况下,还把刑部和朝廷的派遣任务完成,都相当了不得。

    最起码,他们是没勇气将自家子弟送去江南冒险的。

    述职完毕,内阁几位阁老当场做出决定,拔贾琏为户部五品郎中,作为他这一次江南之行的酬功。

    琏二高高兴兴领取了新的官服和印绶,等回到府里时已是傍晚掌灯十分。

    “你这死鬼,终于舍得回来啦!”

    王熙凤带着一双儿女,眼泪婆娑迎接琏二,嘴里说着不满的话脸上却是笑开了花,一时犹如牡丹盛开美艳不可方物。

    一家子团聚还不温馨,这时侯府派人传话不用过去吃饭,等晚膳过后再过去说话不迟。

    王熙凤自然相当满意,准备了一桌子好吃的招待琏儿,菜肴精致花样众多跟荣府有得一拼。

    吃吃喝喝气氛热烈,琏二询问他走这段时间,府中有没有事情。

    王熙凤笑吟吟表示没事,一切都很正常,就是她去荣府探望姑妈时,时常听姑妈念叨有些不耐。

    “二婶子念叨什么了?”

    琏二跟整个大房所有人一样,都对王氏没什么好感,之前荣府生的很多事情都跟这位王氏有关,每每做事损人不利己实在叫人看不上眼。

    “就是珠表哥一直待在工部不好,想要换个好点的衙门!”

    王熙凤也没怎么在意,娇艳如花的脸上甚至还露出几分得色,一向眼高于顶的姑妈求到头上,还是叫她相当有面子的。

    “以珠堂哥那身子骨,不老实待在工部做些不轻不重的活计,还能做什么?”

    琏二一脸不以为然,淡笑道:“二婶子也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吧,好衙门的位置是那么好坐的么,那种忙死忙活的劳累,又是珠堂哥能受得住的?”

    “不是还有几处盐场么,听说那里的活计挺清闲的!”

    王熙凤不以为意道:“有公公的面子在那里,谁敢让表哥累着啊?”

    “嘿嘿,难道父亲还能管堂哥一世不成?”

    琏二不屑道:“你不知官场里的门道,那帮官员可手狠心黑着呢,为了一个位置能争得头破血流,一旦被他们盯上可不是开玩笑的,单单有后台还不够,起码要表现出足够的能力!”

    王熙凤撇了撇嘴不以为然,道:“宁府的珍大哥不也跟着混得风声水起,听说在津门府干得不错,等任期一满起码一个七品实职少不了!”

    比起原著,王熙凤还是有不小进步的,起码眼界开阔知道官场不是那么简单的,不会对六七品的实职官位不以为然。

    人家进士授官,不是派名靠前的还没这样的好事呢,一个实职官员不仅只是一份权力那么简单,还牵连到了不少的人脉和官场势力,要是她还无知的不以为然,以后还是会闯下大祸。

    “珍大哥那是被逼出来的,能力其实不差吧!”

    提起贾珍,琏二就忍不住感觉好笑,这厮跟自己一样当初都是庄子学堂的问题学生,被老师教训挨打都是家常便饭,两人最后的出路也差不多,都是考取了秀才之后利用家中关系直接进入官场,都是从八品小官做起。

    见妻子一脸不以为然,他轻笑道:“你可能不知晓,现在津门府的展可不得了,听说之前只是小小的渔村,现在已经成了一座十分繁华的市镇展得十分迅猛,这就是功劳啊!”

    “可惜现在的盐价一落千丈,不然通过珍大哥的关系,弄些海盐贩卖倒是能有不错收入!”

    王熙凤对这些不怎么感兴趣,相反她对弄钱很有想法。

    “得了吧,父亲花费这么大心思,就是为了将盐价给彻底打压下去,哪里会留什么空子可钻?”

    这下轮到琏二不以为然了,轻笑道:“二奶奶这是掉钱眼里去了么?”

    “谁还会嫌钱多不成?”

    王熙凤娇笑,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神神秘秘道;“二爷你可知道,蓉儿就要娶亲了!”

    “蓉儿,哪个蓉儿?”

    王熙凤翻了个妩媚白眼,没好气道:“自然就是宁府珍大哥家的小子呗,那姑娘我可是见了,长得真叫一个国色天香!”

    “等等,你是说珍大哥家的小子蓉儿,贾蓉?”

    琏二却是吃了一惊,有些不敢置信道:“不会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贾蓉那小子今年虚岁才十四吧,这么小怎么就娶妻了啊?”

    “谁知道呢?”

    王熙凤撇了撇嘴不以为然,满脸八卦道:“二爷你肯定不知道,蓉哥儿娶的那位妻子,只是区区工部营缮郎的养女,还是从养生堂抱来的呢!”

    “什么?”

    琏二吃了一惊,瞬间就明白了其中可能另有原由,不过他并没有对妻子说出来,脸色变幻一阵凝声道:“二奶奶这话以后不许在外头乱说,免得恶了敬老爷就不好了!”

    开什么玩笑,邻府的敬老爷可是身有三等将军爵,又是四品的实职官员,按照‘门当户对’的传统结亲标准,作为承重孙的蓉哥儿娶的正妻,起码也得是正四品实职官员或者勋贵嫡女。

    可是既然敬老爷已经同意了这桩婚事,显然这其中很有隐情啊。

    而在旁边的忠勇侯府,吃过晚膳后,贾赦和张氏带着一票孩子都坐在正堂花厅,等候贾琏过来见礼,张氏先连着同样说到了贾蓉娶妻之事。

    “邻府的敬大伯怎么回事,怎么给蓉哥儿结了这么一门亲事?”

    张氏一脸不解,事有反常即为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