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九十六章 区区郡王算个屁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九十六章 区区郡王算个屁

    宁府张灯结彩一派喜庆……

    府中仆役个个满脸含笑,眉梢眼角眼是喜意,就连走动都觉轻飘飘的。

    而正堂书房的气氛却有些沉闷,或者说凝重更为恰当。

    贾敬坐在主位,贾珍陪坐一旁,客座上坐着贾赦,只有他们再无旁人。

    “也就是说,那位秦氏乃前太子的外室女!”

    贾赦脸色平静如常,并没有被突如其来的消息惊住,自然宁府张罗着承重孙贾蓉的婚事以来,他心中就早有猜测。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之前宁府早就投靠前太子,并得到前太子的赏识有意重用,可惜还来不及出手便出了宫变一事!”

    贾敬无奈,苦笑道:“那段时日宁府上下惶惶不安,幸好太上皇并没有波及太广,这才让宁府躲过一劫!”

    “嘿嘿,前太子坐在太子之位上他久啦,就算他不悍然发动宫变,太上皇也会逼着他出乱子的!”

    贾赦嘿嘿一笑不以为意,宁府能够逃过一劫,不仅因为他们涉入不深,还有先荣国公贾代善的情分在里头,不然宁府就算不被抄没也少不得一番折腾,想要短时间翻身很难。

    当然这话没必要出口,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也没什么关系。

    “蓉哥儿媳妇的事情,早在前太子还没薨逝之前就已经定好了的!”

    贾敬也是无奈,在贾赦跟前没有隐瞒直言道:“前些日子义忠郡王找到我,说起了这桩亲事……”

    “哦,没想到连这位都沉不住起,跳出来了么?”

    贾赦眉头一挑,有些吃惊问道:“他跟说什么了?”

    义忠郡王,就是前太子义忠亲王嫡长子,太上皇在义忠亲王自杀后,突然又对这个嫡长孙充满了关爱,不仅在退位前将其封为郡王,甚至在之后还格外青睐有加。

    这位义忠郡王,因着前太子的关系,绝对是宗室里的实力派角色,在太上皇还活着的时候,就连当今都不好对他怎样。

    只要他不明着举旗造反,一些不算过火行为就算被发现,当今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谁叫他得到的皇位是从前太子手里得来的呢?

    尽管事情并不是这样,可外人都是这么想的当今也没办法。

    “是啊,说过了蓉哥儿的婚事后,这位义忠郡王直言对津门海盐场很有兴趣!”

    贾敬满脸无奈说道:“我正为这事头疼着呢,答应不好不答应也不好哇!”

    “那就告诉他,盐价是不能动的,就说是我说的,想要赚大把银子我给他指条明路,至于能不能赚到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贾赦摆了摆手,不以为然道:“我倒要看看,这位为了那把椅子,到底有多大的勇气和决心!”

    “这是真的么?”

    贾敬满脸激动,兴奋道:“有了堂弟你的保证,想来那位也不会逼得太过,我算是松口气了!”

    “别太早松气!”

    贾赦没好气道:“这帮宗室子弟本事没多大,一个个胃口却是不小,谁知道那位到底是怎么想的,等蓉哥儿的婚事过后,让他来见我!”

    这个……

    贾敬有些傻眼,眨了眨眼无奈道:“堂弟是不是太过托大了,还是咱们去见他的好……”

    “区区一个前太子之子,有那么大脸么?”

    贾赦冷哼一声,没好气说了句起身直接走人,说道:“我还得去荣府一趟,你们自己忙活吧!”

    等他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贾敬和贾珍父子齐齐松了口气,互相对望一眼满脸苦笑。

    “这关终于过去了!”

    贾敬长长叹了口气,无奈道:“有了赦兄弟顶在前头,宁府算是安全了!”

    “义忠郡王欺人太甚,这不是把咱们宁府架在火上烤么?”

    贾珍一脸愤愤,咬牙不爽道:“还想要染指津门盐场,真是痴心妄想!”

    “这话是你能说的么?”

    贾敬没好气瞪了这厮一眼,无奈道:“幸好赦兄弟如今乃是内阁首辅,说话就连两位陛下都得掂量一下,否则宁府彻底埋下祸根了!”

    “那父亲,蓉儿媳妇……”

    “好好对待,怎么说都是皇室血脉,要是出了事只怕咱们吃不了兜着走!”

    贾敬一脸无奈,没好气道:“如果可以的话,谁愿意家里多一尊招惹不起的大佛?”

    说完,父子俩相顾无言,很快就被各自夫人喊了去忙活。

    而在另一边的荣府,荣庆堂中贾母笑眯眯冲着贾赦道:“蓉哥儿媳妇老婆子见了,果然是花一般的人儿,蓉哥儿这下有福了!”

    见她笑得高深莫测一脸高兴,贾赦就知晓这位看出了秦可卿的问题,并且还隐隐猜出了她的身份来历。

    周围没有外人,门口的丫鬟也被赶出几丈远,只要小声一些不用担心被人偷听了去,贾赦轻轻一笑直言不讳道;“蓉哥儿的媳妇,乃是皇室血脉,前太子的外室女!”

    贾母脸上神色不变,果然已经猜出了大概,沉声问道:“老大是怎么知道的?”

    “就在刚才,我去了宁府一趟,敬堂兄亲口说出来的!”

    贾赦不以为意,淡然道:“不过是想请我帮忙顶住义忠郡王府那边的压力罢了,麻烦不大!”

    “他倒是聪明!”

    贾母冷哼出声,继而压低了声音嘀咕道:“难不成,这位还有希望不成?”

    “老太太说什么胡话,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好事?”

    贾赦不屑嗤笑,淡然道:“太上皇还在的话,这位的地位很是超然,可一等太上皇没了……”

    “那宁府娶了那位,不是招灾惹祸么?”

    贾母顿时满脸忧心,不解道:“难道你就没什么办法么?”

    说话的功夫,眼中寒芒连连闪烁,意思已经相当明显。

    贾赦哑然,他终于明白原著中秦可卿怎么死的了,估计是太上皇挂了,那位义忠郡王也完了,贾家为了避祸也好还是向当今表忠心也好,总之最后把秦可卿弄死了。

    秦可卿一挂,贾元春立即被封为‘贤德妃’,这其中的因果十分奇妙,稍稍深想就不寒而栗啊。

    “没那么夸张,还用不到那一步!”

    贾赦摆了摆手,不以为然道:“她虽然没有写入皇室玉碟,怎么说都是皇家血脉,又岂是臣子能够随便摆弄的?”

    说完,森森一笑冷声道:“区区一个外室女儿,翻了天也就那样,皇室还可以留着她表示宽宏大量,可要是臣子家将她弄没了……”

    后面的话没有出口,但意思不言而喻。

    贾母闻言心头一凛,默默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老太太,还是把这事跟老二夫妇说清楚的好!”

    贾赦却是没有住口的意思,见贾母一脸愕然,淡然开口道:“老二夫妇可不是眼光刹长远之辈,要是不小心被他们夫妇知晓了蓉儿媳妇的身份,难免他们不打她的主意啊!”

    “这没什么吧?”

    贾母却是不以为然,笑呵呵道:“难道他们还敢害命不成?”

    “还真说不准!”

    贾赦认真道:“特别是王氏,胆大心黑为了一点子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见贾母依旧不以为意,他轻笑道:“要是她以为发现了天大的秘密,以蓉哥儿媳妇的性命,想帮元春在后宫更进一步……”

    贾母的脸色终于变了,阴晴不定左思右想,觉得老大说得还真有几分可能。万一要是真出了这样的是,宁府和荣府就彻底完啦。

    “以后我多约束着王氏就成,没必要闹出太大动静吧!”

    她依旧不甚愿意,这样的秘密越少人知晓越好,如此她才能在不知不觉中得到更多好处啊。

    “嘿嘿,两府挨得这么近,怎么可能一点风声都不透?”

    贾赦神色平静,淡然道:“再说了,这次义忠郡王想要拉拢宁府,对待他那位外室妹妹不可能差得了,一应起居用度起码都该是按照皇室县主或者乡主的份例,以宁荣两府那些大嘴巴仆役的德性,呵呵……”

    “好了好了,这事你不用操心,我自有计较!”

    贾母脸色变了变,摆了摆手没好气道:“你有那闲心思,还不如多帮帮你二弟,眼看着他在鸿胪寺已经待了六年啦!”

    呵呵,原著中老二在工部员外郎的位置上,一待就是二十来年,那才叫悲催到家呢。

    “这事还是看他到底想要如何!”

    贾赦淡然一笑,坦然道:“想要光得好处不付出努力的话,我能帮得了一时还能帮得了一世不成?”

    贾母差点脱口说出,怎么不能帮一世了。

    还好她脑子没糊涂到这等地步,心中明白只要自己一去,这两兄弟铁定分家再无多少往来,想到此处心中好不烦恼,摆了摆手示意老大可以走了,看到他就觉得烦。

    贾赦也不以为意,起身施礼便转身离开了荣庆堂,心里盘算着跟义忠郡王的会面,一点都没有面对皇室宗亲的压力,区区郡王算个屁,这厮要是识相倒也罢了,要真是不识相他真不介意,好好教他怎么认清形势。

    不过,显然义忠郡王只是一个开始,那帮手握实权的王爷们还有当今的那两位已经成年的皇子,想来也不会隐忍太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