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九十七章 惊慌失措当头棒喝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九十七章 惊慌失措当头棒喝

    宁府承重孙贾蓉大婚,相当的热闹。

    整条宁荣街一片喜气洋洋,到处张灯结彩好不热闹。前来贺喜的宾客络绎不绝,其中不乏四大异姓王,还有八公中其中六公的后人,还有贾敬的同年和同僚,济济一堂冠盖如云,好一派豪门大家气象。

    很显然,四大异姓王以及其余六公家主,都清楚秦可卿的身份,不然也不会来得这么整齐。

    尽管宁府的声势逐渐上扬,却还没到能叫四大异姓王另眼相看的地步,换了忠勇侯府还差不多。

    东平郡王,南安郡王,西宁郡王还有北静郡王都手握兵权,除了北静郡王府暗弱,少主当家为了家族安危主动上交了兵权之外,其余三家都是拥有私兵数万的实权派大佬。

    要是前任宁国府主人,一等威烈将军贾代化还在的话,就是四大异姓王也不敢太过造次,现在么……

    当贾赦出现时,顿时成了整个婚宴现场的主角,四大异姓郡王无不上前笑脸相迎不敢有丝毫怠慢。

    这就是权势的威力,这就是权势的魅力!

    贾敬和贾珍父子又喜又忧,眼见自家孙子‘儿子’结婚的风头全被贾赦抢去了,当然他们也是相当感激贾赦的,不是他坐镇的话今日的宾客档次可不会有这么高杆。

    同样作为陪宾的贾政身边却是冷清得紧,看着被众多权贵大佬围在中心奉承的老大,嫉妒得眼睛都红了。

    贾赦并没有喧宾夺主的想法,只是跟一干权贵大佬稍稍打了招呼便罢,在一旁看着婚礼烦琐的程序继续下去。

    一切都显得富丽堂皇,一派豪门大家风范。

    只是,当贾赦看到跟新婚娘子在大堂行拜礼,身高刚刚过了一米五,满稚起嘴边绒毛清晰可辨的贾蓉时,不知怎么回事一种浓浓的即视感扑面而来。

    这位新郎官的身高,还没旁边的新婚妻子高呢,很有点童养婿的感觉……

    之后便是热闹的婚宴,该知道的都心中明亮,不知道的依旧不知道,总之婚宴相当热闹,同时来宾心思也各不相同。

    宁府突然娶了义忠郡王同父异母,没有上皇室玉碟的妹妹,是不是说宁府已经跟义忠郡王府合流了呢?

    尽管随着上代宁府之主贾代化去了后,宁府气势一时大落,可这些年随着贾敬一步一个脚印爬到正四品,如今又在津门赶得有声有色,等任期一满就会步入高级官员行列,下一代的贾珍也在官场斩露头角,宁府的声势也慢慢起来,放在整个京都也算是三流权贵中的佼佼者了。

    关键是宁府背后有忠勇侯府这样的顶级权贵豪门,无论是势头潜力还是影响力都不可小觑,义忠郡王要真是得了宁府的全力相助,实力必定大涨。

    只是忠勇侯贾赦是什么态度还没表明,一干来宾也不好胡乱猜测,以贾赦今时今日的地位和声势,区区一个义忠郡王根本压不住啊。

    贾赦自然不会说些不该说的话,尽管他并不怎么在乎,但能少一些麻烦还是少一些的好。

    等到宁府婚宴结束第三天,贾蓉和秦可卿这对少年夫妇回门之时,他在宁府书房跟悄然而来的义忠郡王见了一面。

    “贾相真是好大的气派,孤王想见一面都这般困难!”

    义忠郡王三十来岁,一脸的意气风发,行为举止很有些嚣张桀骜,见面就忍不住埋怨了句。

    “呵呵,你一个不是嫡支的郡王跟我会面,自然会引起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贾赦淡淡一笑,义忠郡王进来时他连起身的动作都没有,自然更不会对他客气什么了。

    “你说什么?”

    义忠郡王脸色一沉,双目闪烁丝丝狠厉紧紧盯着贾赦,好象他继续开口就要大打出手一般。

    “我说的,就是字面意思!”

    贾赦淡淡一笑,毫不客气直言道:“郡王不是太子,就算真是太子,敢跟我光明正大的会面么?”

    “好好好,你这是看不起本王么?”

    义忠郡王额头青筋根根爆起,看向贾赦的目光全是凛然杀机,咬牙切齿道:“讽刺我父王是个失败者?”

    “难道不是么?”

    贾赦嗤笑,一点都没被义忠郡王表现出来的凶狠吓倒,淡然道:“如果距离先太子薨逝没有多长时间,现在阁下手下会有大批忠心耿耿的实权派大佬,可是现在么……”

    后面的话没有出口,但意思已经相当明白。

    “你是想说,本王手头已经没什么实力了么?”

    义忠郡王咬牙切齿,满脸凶狠反问,突然仰天哈哈大笑,一脸不屑道:“你贾赦也不过如此,内阁首辅不过只是个目光短浅之辈!”

    “我的话是镇是假,阁下心中最为清楚!”

    贾赦一点都不以为意,轻笑道:“阁下现在还能跟我坐在一起说话,不过是借了太上皇的势罢了!”

    “那又如何?”

    义忠郡王冷笑道:“只要我皇祖父还在一天,本王的风光权势就不会有丝毫改变!”

    “太上皇已经快要八十了吧!”

    贾赦轻轻一笑,答非所问道:“就阁下这种嚣张姿态,等时候一到,不要说当今,就是那几位王爷还有皇子也不会放过你吧!”

    义忠郡王脸色一白,这正是他最为担忧的地方。

    太上皇年纪太大了,最近几年更是时常出现各种老人病,身体每况日下,对朝堂的掌控有些力不从心,对当今的压制也出现了漏洞,当当今抓住机会慢慢将势力增长起来。

    次消彼涨之下,只怕不等太上皇彻底老去,当今便会掌握绝对的优势力量。要不是孝道约束,只怕当今都有可能直接让太上皇‘病逝’。

    到时候,有仇报仇有冤报冤,他这个前太子之子的好日子也将一去不复返。

    想到这里,义忠郡王额头不知不觉泌出一层冷汗,生气愤怒的脑子也彻底清醒过来,压低了声音无奈道:“贾相助本王一臂之力如何?”

    “阁下以为自己还有机会么?”

    贾赦嗤笑,毫不客气道:“就算当今突然出了变故,按照父子传承还有兄终弟及的传统,怎么也轮不到阁下头上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

    义忠郡王脸色十分难看,满眼阴沉质问。

    “只是想告诉阁下一个事实,你根本就没希望!”

    贾赦轻轻一笑,哪会在意这厮的眼神威胁,悠然道:“我知道阁下手下有一批秘密人手,在官场上也有一定声势!”

    见义忠郡王脸色虽然不善,却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轻笑道:“说句不客气的话,不用当今动手只凭我手中权势,就能轻松将阁下手下羽翼全部剪除干净!”

    “你这是在威胁我么?”

    义忠郡王眼神一冷,杀气森森道:“贾相可要想清楚了,跟本王作对有什么下场!”

    “不是作对,而是实话实说!”

    轻轻一笑,贾赦哪会在意这么点口头威胁,淡然道:“不知道阁下是否也是这么认为?”

    “好大的口气,难道你知晓我手下的人是谁么?”

    义忠郡王气乐了,冷冷道:“没有确切目标,你贾赦虽为内阁首辅,也不能耐我手下如何吧?”

    “啧啧,阁下还是太自信了!”

    贾赦轻轻一笑,眯缝着眼睛悠然道:“真以为皇城司和通政司的人都死光啦,我可以肯定当今手里肯定有你的大部分人手名单,至于遗漏的肯定都是些无足轻重的小鱼小虾,阁下以为然否?”

    然否你妹啊,义忠郡王又惊又怕,没想到贾赦竟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以他的身份也没必要诓骗自己,也就是说这是真的!

    那那那,当今手头真有他手下绝大部分人马的名单?

    义忠郡王额头瞬间惊出一层冷汗,心中慌乱无措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比起经由太上皇亲自指点教导成人的前太子也就是他爹,他这位按照太子嫡子教导成人,经历风雨不多的郡王实在差太多了。

    犹移的目光扫到一脸笑眯眯的贾赦身上,他眼睛一亮顿时急道:“贾相,不如我们合作如何?”

    “阁下说这话有意思么?”

    贾赦淡然开口,毫不客气打击道:“先不说阁下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我又为什么要跟你合作,随便换个王爷皇子的成功率都比你要大吧?”

    “我妹妹嫁给了宁府贾蓉,对对对,你现在跟我算是姻亲关系!”

    义忠郡王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满脸兴奋激动道:“以本王对当今的了解,只要本王倒了,跟本王有牵连的宁府绝对跑不了,贾相也比恶习哪个置身事外!”

    “怎么样,贾相要不要合作一把?”

    见贾赦没有开口,义忠郡王更是兴奋莫名,畅想道:“以贾相的实力,加上郡王府的人买以及财力……”

    “省省吧,要不是这事牵连到了宁府,阁下以为我会坐在这里,跟阁下闲聊?”

    贾赦毫不客气打断了这厮的白日做梦,没好气道:“清醒点吧,阁下以为我会下这么大血本出力,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还是想想别的法子避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