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七百九十八章 建国称王不是梦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七百九十八章 建国称王不是梦

    义忠郡王气势汹汹而来,失魂落魄而去……

    贾赦没有起身,一如他见义忠郡王时那般,整个谈话过程都被他牢牢掌控,义忠郡王的思维都是跟着他的指挥棒在转。

    这厮有些眼大心空,一门心思盯着他父亲老义忠亲王丢失的那把龙椅,也不想想现在什么情况?

    先太子,也就是老义忠亲王挂掉都有十几年了,所谓人走茶凉,更别说当初太上皇大怒之下,可是把先太子的心腹手下差点连跟拔起,就连张氏老父太子少师都被逼着自杀以保全家族。

    其余人等都跟着受难,先太子的势力几乎被清洗干净,太上皇这才像是清醒过来般,对死无的先太子表现出来难得的‘温情’,封其为‘义忠亲王’,然后又将‘义忠郡王’的名号扣在自家嫡孙头上。

    对‘义忠郡王’这位嫡孙,太上皇表现出了相当的宠爱,甚至有一段时间叫诸位皇帝担心太上皇有意将皇位交由这个嫡孙。

    就连‘义忠郡王’本人,心中又何尝没有这样的想法和野望?

    可惜,最后几位皇王叛乱,太上皇心灰意冷,还是把皇位让个了看起来最好控制的‘当今’。

    如果在那时朝局动荡的时候起事,虽然最后依旧没有成功的可能,但起码也能折腾出点浪花来。

    可现在当今帝位逐渐稳固,太上皇虽然十分宠爱他这个嫡孙,却只是表面上风光其实没啥实权,就连那几位跟当今过不去的王爷都不如。

    现在想要闹事,简直就跟找死没啥两样,他手下这些年好不容易收拢的人马,愿不愿意跟着一起冒险还两说得很。

    义忠郡王心中明白,可他就是不甘心啊,本来皇位是他爹的,而他应该也是太子之尊,可是现在却只是一个所谓的义忠郡王,实权比之没了军权的异姓王北静郡王强了那么点点,幻想和现实差距太大难以接受。

    于是,便有了这次秦可卿嫁入宁府的事情,除了拉拢宁府这个前太子的手下臣子之外,也是想跟当朝内阁首辅贾赦连上线。

    结果线是连上了,却是被这厮一通狠喷,搞得心慌意乱灰头土脸,实在太不给面子了。

    这位内阁首辅果然如同传闻所言,性格刚硬眼里不揉沙子,对他这个郡王说喷就喷,一点面子都不给。

    义忠郡王心头相当恼怒却又无可奈何,贾赦有句话说对了。两人对上的话,最后失败的一定是他。

    作为内阁首辅,而且还是大庆开国以来,手段最为狠毒强硬的内阁首辅,真要打击一位郡王真的太简单了。

    只要将他的门人全部拿下,堂堂郡王也就成了孤家寡人,除了面子上好看一点什么里子都没有,说不定当今还会跟着落井下石。

    以义忠郡王对当今的了解,这样的事情不是不可能,而是一定会发生!

    而贾赦给他指出的出路又太过虚幻,怎么都感觉不靠谱,没达到来时想法的他反而被搞得心神大乱,回去的时候自然就显得十分‘狼狈’了。

    ……

    不说郁闷的义忠郡王如何,再说贾赦这边刚刚送走了一个麻烦,贾敬便迫不及待走了进来,好奇问道:“怎么了,你们谈得如何了?”

    “不欢而散!”

    贾赦轻轻一笑,不以为意道;“难道堂兄就没见到那厮一副落魄的样子么,被我给喷走了,无脸见人所致!”

    “不会吧?”

    贾敬脸都吓白了,他可是正统的读书人出身,又是勋贵家族族长,对皇权有着天生的敬畏,听到贾赦的话顿时心都凉了半截。

    “我说赦大老爷,就算你看不上这位,也用不着直接将他得罪死啊,怎么说他都是堂堂的郡王,皇室贵胄啊!”

    说着,摇了摇头郁闷坐到贾赦对面,心中盘算着如何补救才好。

    想来想去,除非宁府彻底投靠过去,否则这个梁子却是化解不开了。可他能在宁府这样的环境下考中进士,脑子绝对不会差,又在官场混了那么久,哪里不知道这位根本就没有希望啊。

    “区区一个郡王而已,怕什么?”

    看到贾敬急得好似热锅上的蚂蚁,贾赦没有继续逗他,淡然道:“要说心中急切,这位比谁都要焦急,要知道太上皇的身子骨一日不如一日了,要是哪一日去了,嘿嘿……”

    话中之意不言而喻,没了太上皇罩着,那位还想讨得了好?

    如果他老老实实也就罢了,当今也不会介意拿他当幌子,表现一番皇家的‘仁善’,将这厮当块招牌提起来,以后就是一个清闲郡王的命。

    可这对心怀‘大志’的义忠郡王,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结果,所以他才这么急切想拉拢贾赦,做那最后的殊死一搏。

    “怕的就是这个啊!”

    贾敬脑子一转便想清楚了其中关节,脸上担忧之色更加浓郁,无奈道:“一旦这位到了紧急关头,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疯狂举动?”

    怕的就是这厮拉着贾氏一族陪葬啊,那他岂不是成了贾氏一族的罪人么?

    “放心,我给他指了一条‘光明’的出路,只要当今不主动出手对付这厮,这厮就不会挺而走险!”

    贾赦轻笑着摇了摇头,一脸肯定道。

    “什么‘光明’出路,能不能说来听听?”

    贾敬闻言一喜,而后又有些不信问道:“不会是诓骗之语吧?”

    要真是如此,他就更担心了,欺骗一位即将陷入绝境的郡王,会有什么可怕后果谁也不清楚。

    “说出来也没什么,我给他的建议就是立足海外,建国称王!”

    贾赦轻轻一笑,说出来的话却如惊雷霹雳,惊得贾敬猛的跳起,一脸色饿不可思议张大嘴巴,半晌才回神结巴道:“不,不会吧,你你你,你竟然出,出了这么个馊,馊主意?”

    “怎么能说是馊主意呢?”

    贾赦不满道;“大庆周围疆域广阔无边,多的是无主之地,面积堪比一府甚至一省乃至数省之地,只要手头有数千训练有素的人马,想要将其拿下并占领轻松得紧,到时候称王称霸还不是随他高兴?”

    “可是蛮夷之地烟瘴之所,当地土人还未开化,哪比得上神州物华天宝人文鼎盛?”

    贾敬却是不以为暗,摇头道;“好好的开化文明之地不待,跑去那等野蛮蒙昧之处,换我是绝对不会去的!”

    “谁说那些地方都是蒙昧没有开化之地?”

    贾赦没好气翻了个白眼,他最讨厌的就是像贾敬这样的读书人,自以为是不知天高地厚,看不起人直到被人打进家门口才知晓厉害。

    虽然红楼世界没有明清两朝,可是历史的脉络差不多,大庆朝替代了明末清初那段历史,现在差不多洋人已经将南洋之地全部占了,想来再过不久又会来上一波鸦片战争。

    真等到了那时候,说什么都晚了,还是早点开辟南洋殖民地,御敌于国门之外的好。

    当然,这些话他是不会随便说出来的,只是没好气道:“茜香国,真真国,还有倭国等等国家,不也有自身文明么,说什么蛮夷未开化之地,治理得好能化夷为夏,这事就是儒家都十分推崇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

    贾敬摇了摇头,一脸无奈道:“可惜大庆之人重土难迁,只要还能活下去谁又愿意远渡重洋讨生活?”

    “这你还真就说错了!”

    贾赦冷笑,直言道:“闽浙之地沿海多山少田,那里的人口众多靠那点田地根本养不过,多的是生计无着的贫民冒险驾船出海讨生活!”

    “朝廷不是有声音传出,想要禁海么?”

    贾敬却是不以为然,摇了摇头反驳道:“海外之地不利于朝廷管控,想要朝廷开放口子难之又难!”

    “你说的禁海,就是那帮子沿海地方大族弄出的名堂!”

    贾赦冷笑,不屑道:“他们为了独占海贸惊人利益,这才鼓动利益相关朝臣,上折子建议禁海,其实不过是为了一己之私罢了!”

    “只要我还在朝廷一天,他们想要禁海便是痴心妄想!”

    冷冷一笑,没理会贾敬目瞪口呆的神情,接着道:“至于去海外占地称王,朝廷自然不会轻易答应,也不会放开口子,可以义忠郡王的能耐,要是这点的妨碍都解决不了的话,还不如老实当一个闲王的好!”

    贾敬无言以对,也没心思跟贾赦争论这事,以后事实会证明一切的。

    不过让他放心的是,有了贾赦的忽悠,想来那位郡王只要不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肯定不会狗急跳墙。

    至于宁府跟其的关系,那就保持隐秘的联系好了,反正有内阁首辅作为靠山,只要不做出威胁当今地位的蠢事,基本上都不会有多少麻烦。

    见贾敬如此态度,贾赦也不以为意,时间会证明一切,他以后的布置也会证明一切,有些事情不是想象中那么不堪,也不是想象中那么困难,只要能踏出第一步,看到了好处和曙光后自然会有源源不绝的后来之人跟上。

    那几位王爷,还有当今膝下已经成年和开始成年的皇子们,他很想看到这一日早点到来……